第一百五十九章 打砸群英

    内卫的工作其实并不多,每天把守卫的人安排好,做好换防任务,其他的就是检查即可,基本也不会遇上什么事,一有事,那就是大事了。

    都知道我武功高,内卫们倒是不敢跟我炸刺,安排的任务倒是能完成,至于下面的小动作,只要不犯到我,我也不会去介意。

    经过两个月,这内卫我已能完全控制,他们倒也信服我这统领,特别是在城卫面前,知道我曾经一人灭了他们二十多人,城卫听说我都把牙咬碎,也拿我也没办法,他们更是信服了。因为内卫和城卫各成系统,但又有职能重合之处,这自然是谁是不会服谁,现在有我这能让城卫吃蹩的统领,那也是件很愉快的事。

    不过也有不好的地方,有好事者就把九城武力最强的人做了个排位,第一的是皇家守卫团的团人傅作人,第二是副团长刘望鹤,三是城卫统领成万城,四是太后护卫队的队长吴德胜,第五就是我。把我排在前五位,也不知是有心人故意把我架火上烤,还是就真如此,反正现在感觉到随时有人想当街就挑战我,自己好坐上那五大高手的交椅。我虽有点不厌其烦,却也不太在意,心里还有点小高兴:我是不是该就从吴德胜开始一个个挑战上去,挑战到第一的傅作人时我的落圆岂不是会就因此而有所突破?

    只是想挑战可不是就像其他人那样当街叫阵,既然大家都是高手了,有机会时再借机挑战更好更适合。

    我还发现了一个问题,虽然我做了内卫统领,但我太后护卫队副队长的职务却也还在兼着,我在想这是太后故意如此还是说她忘了?这样我时不时还要去护卫队里看看走走,护卫们倒是对我挺好,这次太后看在我面上,对于护卫队赏赐不少,死去的护卫们抚恤也比内卫内侍要高不少,他们也意识到了这是因为我救了太后的缘故,由此,护卫们倒是借机与我走近不少,后又按太后要求,护卫队又再扩张了近一百人,高端战力如我这样的虽然没有,却也增加了几个如叶长风那类的,叶长风伤好了后,知道与我差距太大,在护卫队里也收敛极多,他那副队长就只是个名誉了。

    在这两处安排完事,一般我都会跟武明和杨九泰走得极近,反而当时一来就找的庄则栋却渐渐疏离,想来她认为守卫团和我们护卫队有竞争,同行冤家,未免守护团的人嚼舌头,他也只能离我远些了,而且我现在达到的层次,也不是他所能够得到了。

    这日在杨九泰处与武明喝完酒,说起杨九泰新开了酒楼,想弄些什么新花样让这酒楼与众不同,我忍不住把我以前扬城珞阳楼里那一套跟他一说,听得他目瞪口呆,连说想不到酒楼还能这样搞,武明也想不到我这武夫还能说出这样的点子出来,一时也食指大动,就想说与杨九泰一起合伙搞这个综合娱乐楼起来,两人这一拍即合,楼是现成的,只要再改装,再扩建,这些都不是问题,他们一拍脑袋,给了我一成干股,说这些装修什么经营什么的都由我来负责。这算是把我跟他们绑在一块了,看来他们也看出我现在在太后那儿非常吃香,也有意无意地与我交好,这送我干股的事,一是我的点子在这时代真的很新奇,另外就让别人看到,以后我们就是一条船的了。

    反正我也是闲着没多少事,与太后的“商谈”次数每月基本是固定的,内卫的事交给副职去弄,护卫队更是吃闲饭的,闲着也是闲着,装修玩儿吧。

    这一动却是大动,那酒楼按我的要求来说就小了些了,这倒简单,杨九泰一发话,把前后左右全盘了过来,人家也不敢不卖,然后这统一一装修,金银如水般花去,只一月功夫,一如珞阳楼般的集合了青楼赌场酒店住宿这样的一个综合娱乐酒楼就出现了。

    装修好就不由我去操心,姑娘杨九泰去张罗,赌场的事由武明负责,让杨九泰配了个人给我指挥,我只管发号施令,那人自会帮我去完成。到全部完成要开业时,酒楼光是气势和那奢华就震撼了九城。

    这座叫明泰楼的综合酒楼,把人最喜欢的吃喝玩乐色全占了,有黄金扔进来,可以几天几夜吃喝玩乐都在这儿解决得掉,开业后,生意火爆的程度直接把杨九泰和武明惊呆了,他们想不到钱还能这样赚,客人进了明泰楼,那花钱就似流水般的,我又把以前经营的一些小花招拿出来,如拍卖初夜,什么赌王大赛,美食争霸这些拿出来,让这时代的土豪们大呼过瘾,我又搞了个什么消费土豪榜出来,把在里面花费前十的那些人放在榜上,让那些人倍有面子,到后来变成只要能在明泰楼花钱,都需要你有些许名气才行。

    这样好的生意,竞争自然就来了,在我们开了一个多月后,对面突然就弄出了一个叫群英楼的,经营什么的都是模仿着明泰楼,装修也相差不大,这是要直接对着干的节奏了。刚开时杨九泰他们还不大在意,但架不住人的心里都猎奇喜新,这客人还是分流出了大部分到群英楼。

    杨九泰一打听,却是曾小太宰开起来的,杨九泰当然不干了,这是**裸地打脸,上次我长街敌百人的事,如果不是太后和太宰大人干涉,估计曾二会被打出屎来,才几个月,这就又要跟杨九泰开战不成?

    杨九泰本来就是个纫绔脾性,本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如非他姐姐不时提点,他在九城早变得无法无天的了。从皇陵事件后,太后和两个太宰的关系尚可,也没能夺了他们城卫的权,太宰也一时不能削去武皇叔的权,大家就均衡发展,相安无事。但现在曾二居然跑门前打脸,这就有些奇怪了。

    杨九泰一时拿不准,这是高层有变动而致的还是曾二自己的主意,这要搞清楚,别像上次两边打半天却白打了。

    这是杨九泰找我分析时我才知道的,看不出这杨九泰也转性了,知道还需要谋定而后动。

    我知道太后现在和左右太宰不对付,只是现在大家谁也奈何不了谁,小辈再如何闹,估计也影响不了这个状况。

    我把我所知道的一说,杨九泰也明白了,那干他娘的,都跑我门口挑衅成这样,我还收着尾巴,这也是在打太后的脸!

    武明虽然势力要差些,现在也知道代表的是自家人的脸面,也坚持干死这曾二,于是两人一合计,先忍了这口了,然后悄悄在外组织着人马,本来也想让我带队的,我的这内卫统领的职务如果参与到这中间来,那会把事态复杂化,就让他们先弄着,我后面有机会和借口再上场。

    悄悄地把人马组织起来后,这一百来号人每人都是同样的一人一把大刀,砍人可以,砸东西也方便,挑了个夜黑风高的日子,等差不多到凌晨时分,一队人分成两队,一队从前面进入群英楼,一队从后门进入,这一突然在大街上出现,然后冲向群英楼,门口那些护卫的大汉还没有反应过来,七八人都被砍在了地上,这群人一冲进楼里,那就是为把一切都砸个稀烂,群英楼的人跑出来想救场,被前后一夹击,很快都被砍倒地上,伤都不致命,却血淋淋地把个群英楼弄得乱七八糟。到城卫从营帐来到群英楼,这群人砸完了早跑远了,就连群英楼里的姑娘都被吃了不少豆腐,至于那些在里面玩乐的人有多少人被吓得不举就不得而知了。

    我们坐在明泰楼最高处看着这砸得不亦乐乎,杨九泰得意忘形差点从楼上摔下。到砸完城卫们进场,我知道这事只会越闹越大了,曾二那不吃亏的性子,只要知道是谁干的,这场子他绝对要找回来。

    看这群英楼要再能经营怕也要到一个月后了,而且经过这么一次打砸,还有多少人敢在那儿玩乐那就说不定了。

    等城卫们都离开后,我说道:“九泰你现在要找些高手来坐镇场子了,曾二应该很快就能知道是我们下的手,报复估计很快就会来,那些低级打手就不要找了,要找就找些好手。以一抵十的,弄十个来楼里坐镇,让这曾二的人有来无回。”

    杨九泰笑首:“这个我前期找了几个,有满意的,也有不满意的,镇场子砍几十个人不成问题,刚才那帮人里也有几个狠角色,加上他们,如果曾老二上门,只要他不动用他老爹的城卫,放他来他就是找死。”

    我笑道:“如果是城卫直接上门,那就是想闹大事了,放心,如果城卫敢这样动,我内卫也不怕跟他们扛起来。”

    杨九泰扶掌大笑:“那就是了,既然你也不怕事,这我还真不怕了,反正一是咱占理,二是他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就算他知道是我们做的,没有证据,他也只能暗里使劲,不能明来,暗的我就不怕了,要明来,有你内卫扛着城卫,我也不怕了!”

    我想想道:“我调十来个护卫队的人来帮忙吧,还是防着点,让他们穿便装就是。到时你们给点辛苦费,不要让人白辛苦就是。”

    两人大喜,这再有护卫队的人加入,那更不怕了,除非是守护团的人才能一扛。但现在守护团地位超然,想动用守护团不是由曾太宰一个人说了算,不像是护卫队,就是太后的私人队伍,现在就听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