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朝廷争议

    我先给太后跪下行了礼,其他人我就当没看见。在跪下前一刻,我眼睛向上瞟了下,她关切和温暖的眼神一闪而逝,我嘴角微微一笑即敛,也只有她能看到。

    太后缓缓开口道:“骆队长,关于那日在皇陵遇袭的事,我跟皇叔和左右太宰大人都说了,他们还要再问些详细的,你就把那天事再说一遍吧。”

    我一鞠身,就把那天遇上的事说了一遍,只是把自己用灵觉的事换成了起夜的时候想着要查检下夜岗,当发现不对的时候,为保证太后安全,撇开了其他护卫独自带着太后翻山越岭逃避追兵。

    “太后,我想问的是,为什么就他能发现围攻的人,而且不通知所有人,而是带着您独自离开。这骆阳中间是不是有什么私心!”左太宰说道。

    我看向太后,她微一点头,我说道:“练武之人对于危险异于常人,这太正常不过了,至于我有什么私心,我只对太后一个人负责,有没私心她清楚。”我没给他什么脸面,反正我又不托庇于他生活,不用在意他的想法,其实这陈武朝内,除了太后,我真不在意其他人是如何想的。

    “哼,骆队长如此一说很难让人相信,很让人怀疑你是有什么目的,才会独自带着太后离开而不通知其他人。”

    我微微一笑反问道:“不知道后来所有内卫和护卫逃出了多少?”

    武皇叔在边上插口道:“所有人逃回来的不足一成,而且全都带着伤。”

    “那请问太宰大人,你现在还觉得我做得错了吗?”我直接把中间环节省略懒得说,随便是个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知道那时该如何选择,如果那样的情况还坚持与护卫们一起守着的,那才真的是有鬼了。

    左太宰一时没有了言语。

    右太宰突然插嘴问道:“那在回来的官道上,为什么你会下杀手伤了那么多城卫?我调查他们连身份都没报,你就下了手的。”

    我望向太后,她还是微一点头我才说道:“当时情况紧急,那城卫我还不知道是不是城卫,他一来就气势汹汹地要问太后和我的身份,我怎么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我还以为是那天偷袭我们的人呢,既然是这样,我怎么可能还等他们先动手了再还手呢?那时,所有人的身份都值得怀疑,何况还是那样咄咄逼人?太宰大人,我可是一个人,还带着太后,如果有丝毫意外,谁负这责?”

    武皇叔插嘴道:“在这事上,我也觉得骆队长处理得没有问题,太后没有安全的情况下,事急从权,任何情况下有过激的反应都是正常的。”

    太后也插话道:“当时的情况是很紧急,那第一个护卫来问话的样子,不像是找人询问,倒像是要抓人,如果不是骆队长出手,我想他的手都要抓到我身上了。”

    武皇叔又接道:“这些城卫在执行任务时狐假虎威,态度恶劣,我听说的时常有之,我认为从这件事可看出,这城卫的系统有必要整顿一下,这次都差点对太后下手,下次还不知道弄出什么事出来,我提议最好把城卫的指挥权收回交由太后调配。”

    右太宰却接道:“我们城卫在这次事件中可是死了不少人,而武皇叔你的兵马为什么在听到消息后反而没有一点动静?这是很让人奇怪的。”

    武皇叔说道:“兵马岂是能随便乱调动的,如果我这次为了皇陵事件调动兵马去救助,却把京城周边防卫全都丢了,那是我承担责任呢还是太宰您老人家承担责任?”

    左太宰却又接道:“那谁总说太后的安危高于一切的,一到真正紧急的时候就看出来了。还是我们城卫更在意太后。”

    我算是听出来了,这还是权力的分配问题,左右太宰的人是想从中找毛病攀上武皇叔的责任,而武皇叔也是一样想从这事件中把城卫权也收到太后手中,其实也差不多相当于到他手中。现在我才看出,左右太宰现在是一伙,而武皇叔和太后现在是站在一起。

    这么看来,太后的权力也不过象征意义太于实际意义,还要坐在庙堂之上听这几人唠唠叨叨、争权压利,难怪她心情这么不好。

    “好了,至于这是谁责任的问题我觉得现在不是最重要的,查明真相更重要,毕竟我们死了那么多人。”太后最后的话就把争执消弥了。

    她又道:“骆队长这次立了大功,武皇叔、两个太宰大人,可有想好如何褒奖于他?他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亏待了他我可不答应。”

    太后这是要给我加官进爵了?

    “禀太后,我们暂时还没想好安排骆队长到哪。不知太后您可有什么建议?”武皇叔听出太后对我的好感,顺着话就问了。当然他是猜不出我跟太后之间的猫腻,只是以为我救了太后而生的好感。

    “宫里的内卫在这次皇陵事件中玩忽了,放这么多人进皇陵都不知道,内卫首领王成需要承担主要责任,就免去他统领之职,由骆阳代之,有骆阳这么武功高强的人帮我守宫门,我也能安心睡觉了。”太后悠悠地说道。

    这次事情,内卫有责任,其实我们护卫也有责任,只是内卫是朝廷机构,而护卫是属于太后自己的卫队,她不追究所卫队的责任,自有她的理由,但对于内卫的责任,她要这样说,那也是让人无话可说的,毕竟是四五百人的内卫居然让人全灭了,而作为护卫队副队长的我,怎么说也保护了她的安危。

    左右太宰有些理亏,自是不好反对,武皇叔当然也不会反对太后的任命。我成为内卫统领这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我其实明白太后的心思,我成为了内卫统领,未来她就能名正言顺地叫我到宫里,名义上是商讨宫里的安全问题,其实是方便幽会,而作为护卫队长,我除了在她出宫时能陪伴外,其他时间都只能各守一方。

    内卫统领这个职位我还是有所了解的,在陈武朝内级别并不算太高,只是因为时时能处于权力核心位置,也很让人眼馋,令人没想到的是我这要一个无名小卒居然得到重用,让陈武朝所有宫员都掉了一地眼镜

    关于那晚皇陵的事,后来我才慢慢了解到,当时黑衣人围歼了内卫后,四处寻找没见到太后,知道任务出了问题,于是都没敢逗留地全部撤退得无影无踪,后面得到消息后的内卫城卫们去快马加鞭去皇陵探查,却是我们已进入大山内,他们自然查不到,被我杀伤打残的那帮人还真的是城卫,是被左右太宰派出寻找太后的,也活该他们倒霉,只因态度恶劣了些,就全部被我打残。既然暗杀的黑衣人们没有踪影,而明显太后身边有高手护卫,那也就没必要再派出内卫和城卫去寻人了,就怕还遇上这样的误会又被杀伤,还不如在京城里守株待兔好些。这也是从那日后为什么一路来并没遇上太多内卫和城卫的原因。

    这些我当然不会在意,如果城卫觉得气不过来找场子,我倒是非常欢迎有人送上门来给我练剑,我可是听说城卫大统领也是个武功高手。

    但那群黑衣人的来历,却再也没查出来,但左右太宰和武皇叔的扯皮还在继续。

    当任命正式下达的时候,我住进了专门的内卫统领府,这统领府就挨着皇宫,后门其实就是皇宫院墙,还开了门方便统领随时能进入皇宫内护卫,这给我最大的好处就是我不时能听宣进宫和太后“商谈”护卫事宜。

    我们商谈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商谈的地点自然也是各有不同,虽然太后在宫里那就是说一不二的主,但这样听宣的时候太多了也不是好事,要知道,我都能感受到太后那时时在脸上绽放出的春意,这要是让有心人知道了,我们俩吃不了都要兜着走。幸好我属于一个还能控制的人,太后也明白这问题的严重性,度过了刚开始的情热期后,我们都有默契地减少了“商谈”次数。

    这时其他城传来了我比较喜欢听,而太后最不喜欢听的消息,自由军在北方又收复了两座中型城市,据说是没费什么吹灰之力即收复了的,自由党发展出了一个地下党支部,专门潜入这些各城内发展党员和基层组织,短短几月,这两城乱军中的中下层士兵和管理都被地下党挖了个空,到自由军挥师进军北方两城的时候,那些士兵居然临阵倒戈,把乱军头领和上层军官全都绑了,大开城门送到自由军面前,陈武朝花费不知道多少精力心血都不能收复的北方一城,这样轻易就被自由军变成了囊中之物。

    至此,自由军的势力渐渐扩大已成强势不可挡,金沙河南北五座城都被其控制着,军队据说已超过五万之众,新武器的运用更趋成熟,党员更是不计其数,照这趋势,似是没有什么能阻挡自由党和自由军统一天下了。

    虽与太后恋情情热中,我却也很挂念着我那便宜老哥,我有时在想,当有一天我的老哥和我的情人对上的时候,我该怎么办?而且看这样子,这时间在一两年内就会到来。

    到时再说吧,我唯有这样安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