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一夜柔情

    我其实很担心的是我杀伤的那些人,他的同伙见到后会一路寻来找到我们,所以就算睡,我也是非常的惊醒,时不时还把灵觉放出去探寻着周边,非常奇怪的是,晚上这官道上居然连个过路的都没感觉到,更别说那引起拿刀拿枪的人。

    或者又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没事发生对于我是好事,先别管以后如何,至少现在是安全的,只是这京城还有多远我两眼一抹黑又让我郁闷异常。并非我不喜欢太后这小姑娘着急想把她送到京城,我只是害怕有什么意外发生,没能保护到她让她出现意外。

    再走一日,一路时不时会有一两个人从我们马车边上飞奔而过,或穿着城卫的衣服,或是穿内卫的衣服,居然也见到像那晚夜袭我们的黑衣人的衣服,只是不知道跟那些黑衣人有没关系。这些人都是骑着马飞奔,对于我们这两小马车根本望都不望一下,或者是皇陵袭击事件已结束了?

    再走下去,路上行人多了起来,不时在路边出现的小镇也逐渐繁华,想来我们是走对了路,因为我知道离京城越近的城镇,就越是繁华。

    这一路除了第一天上官道时出了意外,居然就没遇上任何事地让我们安然到了京城,到了京城我问了太后一声,她说先不要进去九城里,在外先观察几天时间再说。我不置可否,把她带到了我在九城外的那院子。

    院子因为很久没人住有些灰尘,我清扫了下,再擦擦灰还是可以住人,只是我这儿当初就没想过会接待人,就只留了一张床,换上干净的,晚上只能是给她睡了。

    我还是一样的,拿了张宽长凳睡在门口,虽然房间还多,却一个房间是大池子,另外一个是堆杂物基本没清理过,也只能跟她挤在一屋里。

    看着她睡下,我也躺倒在那张长凳下闭上眼,我在想她会不会还像上次那样来到我面前看着我。果然才睡了一会,她又轻轻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轻轻走到我面前。我还是闭着眼假装在睡觉,她站了一会,并没有像上次那样回到床上睡觉,而是整个上半身的扑到我的身上,我只感觉到她上半身紧贴着我,我也没法再装睡了。

    我睁开眼,伸手搂着她的肩背,她也顺势用手搂住了我的颈,整个上半身都压在我身上。

    我不明白她什么意思,像这样的时刻,我似乎该做点什么,但是我们的身份又让我不敢轻举妄动。

    她在我耳边,吐气如兰地轻声呢喃:“骆阳,抱我吧。“

    她这一声让我脑子里轰地一声响,从通道里穿越来这么久,我就一直没想着女人的事,这几天跟她在一起我都是有意的压抑着自己。她的这句话就是引燃我的火苗。

    我轻轻地用手把她拉向我,她终于转过了身看向我,两眼水润欲滴,我再也忍不住,头向前一伸,吻住了她

    过了良久良久,我们才渐渐平息下来,我们相互搂着,我浑身轻松地都忘了身在何处,只需要这一刻,就把我来到这世界一直崩着的那根弦放松下来。

    “骆阳,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跟你在一起?”她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我无意识地问道:“为什么?”

    她抬起上半身,莹白的身体完美呈现:“从第一天我见到你开始,你面对我那淡然的神情我就看出,在你眼里,我只是一个女人,所有人看我都只是看到我的身份和地位,只有你看我时,带着那种淡淡的怜悯,就好像在说,哦,这姑娘好可怜。所以从那时起我就想着好好了解你,为此我不惜调你到了我身边当上一个副队长,只有这样,我才能有更多的时间了解你与你相处。果然,这次的事情让我看到了你不同与常人的另一面,骆阳,你真的像个谜一样的让我不知所措。”

    我轻轻一笑:“其实我很奇怪的,怎么才见我一面就把我调到了护卫队,虽然有你兄弟推荐的缘故,但做为一国之后的贴身护卫,选择不该如此草率的,原来是有这个原因啊?”

    她似有些不好意思:“我不知怎么,一见到你就觉得我能完全的信任你,而且我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才”

    她顿了顿又说道:“果然证明我没错,经过这次的事,你是值得我信任的。没有你,不管是谁做我的护卫,这次我都不能幸免。你真的很神奇!”

    我没有说话,我当然不会对她说出我是从两千年后穿越来的,我也不能跟她说我有灵觉的事,这太耸人听闻了些,既然她认为我是神奇的,那就当我是神奇的吧,我不用解释。

    她又幽幽地道:“当我再回到九城的时候,我又成了那个身不由己的太后了,不知道到时候,我们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相拥在一起。”

    我也有些黯然,现在我们没有身份区别,当到了九城里,巨大的身份差距,让我们能几个月见一面就算是不错了,更勿论说还能睡在一起躺在一块。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或许很快你就不用做太后了。”

    她叹了口气:“哪有那么容易,不到隆儿成年亲政,我摄政太后的名是永远去不了的,有时候真不想做这个干巴巴的太后了,夹在各方利益间,根本做不了自己想做的一点事,连做自己都不可以,唉!回去,还不知道要面对一个什么样的局面呢。”她没猜到我说的是很可能再过一段时间自由党就会打到京城来。

    我拥了拥她:“放心,不管是任何时候,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你也放心,我会尽我所能保证你的安全。”

    她一下抱紧我,柔软的身躯更加柔软地贴紧我:“嗯,我相信你。如果我有什么危险,我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说完她两眼水汪汪地望着我:“趁着天还没亮吧”

    在她软软地贴过来时,我也一样的抱住了她,她一说我顺势一伸手拉过她的身体,一时满屋皆春。

    我们早早都起了床,本来想说去打探几天再进城的,昨晚后,太后又觉得没这必要,直接进九城看是怎么回事吧,猜半天不如直接出车看对方如何应手。

    到了九城门,一通报,自是鸡飞狗跳乱成一团,只一会,就见到一个二十**岁的男人从九城里骑着马冲出来,九城是不允许打马的,而这个男人可以在九城里打马狂奔,可想而知他的身份。

    “太后!果然是你!您没事吧?”那人一落马,随意地一鞠后即说道。

    “幸好啊,我差点就见不到皇叔了。”她稍仰着头,声音不疾不缓。昨天那个温嫁的女人不见了,现在又是一个身份叫太后的女人。

    “回宫再说吧!”那男人看了我一眼,有些疑问:“这是?”

    “这次如果不是骆队长拼死护卫,在皇陵我可能都不能回来了,皇叔,这个人你要好好待他!”她淡然地看了我一眼,那一眼看得我感觉她跟我没有发生过任何关系。

    “好!这次你立了大功,回头调查清楚了有赏!”那男人威严的声音说道。然后再没管我,手比了个姿势:“太后请。”

    我一鞠身,看着她在我面前坐上凤辇越走越远,我心里有些哀伤,这一别,下次见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我自是回到护卫队里继续当我的副队长,这次皇陵事件,护卫队的人去了近五十人,活着回来的还不足十人,可见当时战况之激烈。

    那活着回来的人自是不知道我当时在干嘛,虽有疑惑我这主帅当时去干嘛了,却不敢多问,毕竟我杀伤叶长风的那一幕还只是不久前发生的事,现在质疑我,那实在有找死的嫌疑。再说,太后现在还没说话,下属自然不会先发声。

    我自是也不会在意他们是如何想的。回来后先去见了武明和杨九泰他们,跟他们道了声安,顺便一起又吃了个饭,出这么大事,大家都不放心。

    到我还没来得及喘息一下的时候,却被叫内侍来叫去宫里,说有事要问。我知道要问我关于皇陵那晚的事了,不然我一个护卫根本没机会进宫里。

    却没想见我是在大殿里,这是非常正式的询问了。到我进去时,不仅有高坐在上的太后,还有那天我见的武皇叔,另外还站着两人,我都没见过,但看他们穿着和所站位置,应该就是左右太宰大人了。

    这是要对质呢还是询问?我把之前一直想好的说辞在脑里迅速过了一遍,觉得不会出问题,其实我所有的漏洞只在于我有先知先觉的灵觉,只要我能圆了这点,其他都是完全说得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