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万水千山

    不行,再迟一会那些黑衣人就要攻入营寨了,我努力用手掐了下自己的大腿,把自己从五彩斑澜的绮意里拉回了黑夜里,我没再管她,现在也不可能放下她拉着她走,只能是抓紧时间向前探路,多走出一段路,让后面的人追不到再放下她了。

    离营寨越远。我就走得越来越快,她的呼吸声在这寂静的黑夜里显得是那么大声,她也没感觉到,我能感觉到她全身都像掉入水里一般被汗水打得地,一双手已不是抱着我的肩,而是伸入我衣里无意识地摸向我胸膛。

    这真是要人命了,如果再这样下去,这太后估计会被我挑起的活活烧死,我没再放出灵觉,也没管前面有多少危险,只是靠着自己的耳力听着四周的动静,脚步也没敢用落圆,只能靠着自己的腿力向前迈步。

    幸好这一段已经进了山,我记得布防的时候,这山上最松的,像昨天那样的情形,估计山上的守卫都下山去喝酒聊天去了,我到现在都没遇上一个内卫和护卫。

    我松了口气,没用落圆,太后在我背上也稍自在了些,也不像刚才那样的难以忍受,手倒是没从我胸膛拿出来,却也没像刚才那样无意识地抚摸了。

    再跑一段,却是一片断崖,这如果不用灵觉,我根本攀不上去,无奈下也没跟她说,运起落圆到手上脚上,手脚并用地,或跳跃,或攀爬,只花了一会功夫就爬到了崖顶。

    就这么用了会落圆,我感觉到她在我背上又蠢蠢欲动,手又在我胸膛上动起来,我先用灵觉感知了下这崖顶,再过去是比较平坦的地方,除了我或用工具,也没有人能爬上这么高的崖顶,现在暂时是安全的,可以把她放下了。

    我解开系紧她的衣服,她像滩泥似的就从我背上滑落下来,我反手一抄抱住她,这时才感觉到,我背上和她全身,都被她的汗水浸透了。不知道刚才在我背上,她忍受了多少的煎熬才变成这样。

    我抱住她轻轻放她坐在一块石头上,轻声说道:“太后,我们暂时安全了。”

    她脸红得在这没有月光的夜晚我都能看到那红光,我装作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好像自己也很累地说道:“我们歇会再走,爬这个悬崖还是挺累人的。”

    她又轻嗯了一声,然后道:“骆队长,一切交给你了,我相信你。”

    她这话才说完,就见山下传来一阵震天的杀声,四处火光冲天,虽然很远,也可以看出是有些营帐被火点燃了,依稀望见一群人杀向营寨,措不及防的内卫们很多都被砍翻在地,幸好有几个内卫和护卫武功高强,坚持住了一会,还杀死了一些黑衣人,然后组织起一些内卫,开始有组织地抵抗着黑衣人的进攻。

    我看了一会,其他两方的黑衣人借着火光也围了上来,把营寨和内卫护卫们都围在中间,太后的人只能围成一圈地一起向外抵挡着进攻,他们根本不知道现在太后营帐的情况,但也不敢放任何一个人进入营寨里,只能是死一个另外一个马上补上缺口。

    我站起来说道:“走吧,太后,内卫们应该还能抵挡一阵子,到他们消灭了内卫才发现你不在营中时,我们估计能跑出很远了。”

    她站了起来,我犹豫了下问道:“太后,是我背着你走呢,还是我拉着你一起走?”

    她脸似又红了,轻声说道:“还是你背我走吧,你拉着我走肯定会很慢,拖慢了行程,对我们不利。”

    我点点头,让她又趴在我背上,歇了这么会好多了,感觉她身体再不像刚才那样发热。我又用衣服把她系在身上,没敢用灵觉探路了,只能是靠我的眼睛和耳朵去寻找着出路。

    这一走直走了两个时辰,如果不是我有落圆支撑着,背着一个人这样疾行,怕也支撑不住。我算了算,我们这一直向北差不多走了有二十多里路,我对这附近地形不熟悉,也不清楚这一路跋山涉水走到了哪个地方。

    我又换个方向走了近一个时辰,到差不多天亮时,才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把她解了下来,长时间趴我背上不动,她血脉有些不通,我放下她时她脚一软差点跌倒,还是我反手把她抱住了,等她脚稍有了点力,我才扶着她慢慢坐了下来。

    坐下后她嘘了口气:“骆队长,这次多亏了你,不然在这么个地方这么个时间被人偷袭,我肯定性命难保!”

    我问道:“太后您知道这些要对你不利的是什么人吗?”

    她摇了摇头:“很难猜到,如果非要猜,就左右太宰这两拨人,只有他们无时不想夺我性命赶我下台。”接着她又叹道:“如非还有武皇叔在支持我,我估计早就被他们找机会杀了。”

    我搞不清楚陈武朝高层的这些纠葛,为什么这支持那反对,民间流传的好像又是各种不同版本,反正我不会太在意,他们越乱,自由党的机会就越大,为此我只是随意地应了两声。

    我又问道:“太后你有什么计划没有?我们要去哪儿?”

    “当然是要先回京城,这次的事要好好的调查一番,来这么多人,可不是一时半会能组织出来的。”

    “只是这皇陵附近的山路我不熟,想回去怕要费一番周折了。”我据实说,当时的情形也就是先跑出来再说。

    “我也很少出京城,这附近的地形也不熟悉,不过京城在皇陵西,我们东走总会走到的,就算方向不对,走到官道就能通向京城,我们陈武每条官道朝一个方向走总能到京城。”这点我倒是不知道,看来这时代我还是了解太少了。

    其实我担忧的不是能不能到京城的问题,我想到的是这次的事情出了这么多人来完成,却被人逃出,那后续在信息传到京城这几天,肯定会围追堵截,这几天才是我们最危险的时候。但他们猜不到我们从哪儿走,这千来人肯定要分散到四处来追截,人少些,那就对我造不成什么威胁了。

    我现在也要猜他们会把主力放在哪个方向。只是想这样的事只要你认真想下去,就会觉得哪个方向都可能,还不如不想。算了,反正我也不是做计划谋略的人,想不出来就随他而去,走到哪算哪。

    我看向她:“太后,您饿了吧?”

    “还好,现在还早,没感觉太饿。”

    我点点道:“一会我们还要继续赶路,饿着肚子可不行,我去弄点吃的,您在这儿等着我,放心,我不会走远的。”

    她一拉我手:“我跟你一起去吧。”眼里带着的是一点点的恐惧。

    我有些无语,一个掌握生杀大权的太后,这时候也就跟一个无助的小姑娘没干什么区别,一个人在这大山里,她也就想着依靠一个男人,这是本能,跟地位无关。

    我打猎其实是不需要什么东西的,灵觉出去,直接拧断脖子或打断腿然后去捡就行,现在这美丽的太后跟着,我可不能去捡猎物了。

    找了几块小石头,灵觉先延伸去,幸好这大山里小型动物不少,到了稍近处,灵觉锁定,然后一石头出去,跟着去捡就行,一会就打了两只野鸡和一只兔子。看到打猎居然是如此简单的事,跟她想像的有很大区别,实在让她觉得无趣。

    找条山溪把这些猎物都剥洗干净,内脏这些东西都埋入地下,尽量减少让人发现的痕迹,烧上火,一会两只烧鸡一只烤兔就弄好了。

    太后估计这辈子也没这样弄过吃的,也没吃过这样的烧烤,吃得大是过瘾,一整只的野鸡她一个人就吃个干净,我也就吃了一只野鸡,那只兔子烤成肉干,带在路上以备不时之需。

    吃完把痕迹打扫干净,想了想,弄了树枝出来往天上一扔,枝梢指向哪个方向,我手朝那一指:“我们走那边。”她看着,眼睛都突了出来,还好这时她的太后属性已基本没有,只剩下一个小姑娘的本性,我说什么,她也不反对跟着做就是。

    这山里走着甚是崎岖,有的地方太后根本是走不了的,我只能又是把她缚在背上,或爬或跃才能过去,后来觉得放她下来反而走得太慢,也就一直把她背在背上赶路,这速度倒也提高了不少,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不敢随时使用落圆,只能爬过或跃过后就放弃了。

    这样走了两天,我也不知道走到了哪儿,太后也早习惯了在我背上度过一天,晚上还找了水有地方让这金枝玉叶洗漱一番,搞得我极其郁闷,像我从蓉城赶京城这几个月,我这澡想洗就洗,不洗也能坚持十多天,像她这么麻烦的,在与我同行的所有女人中是最麻烦的。

    这两天倒也不是很无聊,在我背上的日子,我了解了为什么她会成为一个皇后,她为什么会被逼摄政,丈夫为什么离奇地暴毙,左右太宰为什么会不待见她等等。她能跟我说这些秘辛,那是当我成自己人了。

    我也没想到一个姑娘从天真烂漫到成为权力极致的高峰,其间要付出那么多,可以说她一辈子的人生,就是各种无奈的集合,京城名门望族的她无奈地嫁给一个王子,无奈地成为皇后,又无奈地成为太后,没想过要从政的时候,却被各方势力推上了摄政的位置上,当适应了这位子想做点什么改变这世界的时候,却又无奈地发现,自己的权力并没有想像的那么大,她连自己家人都改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