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酒楼挑衅

    太后又对我说道:“骆阳,到时我重新赏你个差事,不知你愿意不愿意听我差遣?”

    我一鞠身道:“当时我就跟国舅说过,国舅于我有知遇之恩,国舅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太后赏我差事,这要看国舅愿不愿意让我去了,我听国舅的安排。”

    杨九泰看看我,又看看他姐姐,我见他是很想说不让我去,这话在他姐姐这摄政太后的面前委实没法说出来,最后只能长叹一声道:“姐姐你想让他干嘛,你看着办吧。”

    太后微微一笑:“看你这不乐意的,我不是派了一个供奉给你吗?有了那个供奉,骆阳不在你身边也不是大事。”

    杨九泰扁扁嘴道:“李供奉我是使唤不动的,上次让他帮我出手打曾老二,他却说我不是打手,就扬长而去。害我在曾老二面前很没面子,哪有骆阳这么好用。”

    “该,李供奉我叫去你那的时候就说过,非你生死危急时候不会出手,他是客座,不是你的手下!算了,我还是把他叫回来,再给你几个武功好些的手下吧。”

    杨九泰不乐意地应了声。谁都可以看出他心里对于我被挖实在不高兴,只是没办法反对而已。

    太后站起来道:“那就这样说好了,骆阳,这几天你就呆在国舅府内,要让你做什么,到时我会通知你。”

    说完也没等我说后话,径直走出了正堂,外面护卫内侍一阵忙乱,凤驾就出了国舅府。

    等太后走了,杨九泰伸手搂过我的肩,叹了口气道:“本来想着让你跟着我能自由些的,结果太后却跟我来了这么一出,怪只怪你今天太出彩了,想藏都藏不住!也怪我,今天有事没事去找曾老二麻烦干嘛嘛?”

    我笑说:“没事,反正以后也是在九城内当差,有的是机会帮国舅您。”

    杨九泰笑道:“那是,如果太后真把你外派我都不答应,以后在九城内,有事你叫我即是,到我有事时,你可不许拿太后来推托啊!”

    我点头应了,两人说笑着也出了正堂。

    就因为今天的一出大战而引起了这个国家最高统治层面的注意,从而还得到任用,这是我没想到的,我本来的计划是通过一定时间的努力,然后接触到武力层面的高层让我能够突破,要做到这点,我都准备要花上一两年的时间来完成,却不料一场街头的大战,我就短短几天时间基本达到了计划要求,现在就看太后会派个什么样的职位给我了,不管是什么,入了太后的凤眼,未来我能接触的层面只会高不会低。

    两天后我的任命就出来了,这职位让我大吃一惊——太后护卫队副队长!

    这个职位说高不高说低不低,怎么说呢,说他高,那是因为随时要守护着太后的安危,可以说能经常接触到太后,说低呢,那就是太后不出宫的话基本没什么屁事,太后一年最多出宫十来次,也就是说,每年能用上我的次数也就十来次。

    这个任命我有些腻歪,自由倒是自由,却与我想要的背道而弛,别说接触高层战力了,就连低层的也只能是身边的护卫,其他的人都少见到。

    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反对,用杨九泰的话说,保护太后责任重大,别人的武力值不如我,我去他也放心,既然都说了听他安排,他都这样说了我还怎么反对?

    我的任命居然是在朝廷上宣布的,这让我拿不准是要重用我呢还是太后准备拿我做枪使,这说拿我当枪使,是我在后面才明白的。

    太后的护卫队成立的时间不长,成立是因为皇家守护团的缘故。太后现在是这国家最有权力的人,但太后却没法使唤任何一个皇家守护团的人员,这在太后来说是非常憋曲的。皇家守护团不由太后控制,而里面又有一些这个国家最强大的战力,如此,她自然是非常不高兴的。所以才存了自己成立一个护卫队,与守护团进行抗衡,不说能达到守护团那么强大,至少在遇事时也能拿得出手,这就是当听到我武力超强、以一当百,她就要把我挖去的原因。至于一来就让我当副队长,一是因为她兄弟的夸奖和我那天的表现,二也存了考教我的心——如果连队员都降服不了,我拿来也就只是个凑数的料,还不如打残了事。

    护卫队的队长是一个老头,据说武力超强,与守护团的团长有得一拼,是太后不知道从哪儿请来的高手,寻常不得一见,需要他的时候才会出面,护卫队平时就靠两个副队长来支撑调配,我自然是其中一个副队长,另外一个副队长叫叶长风,当我第一天与他见面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俩将会有战,这是太后希望的。

    我其实也希望有此一战!

    护卫队有近百人,队长一个,副队长却有两人,队长平时不管事,那问题来了,队员到时要听谁的?除了队长,这个队伍里只能有一个说话算数的老二,太后当然希望的是这个说话算数的老二是靠打出来的。

    只是打当然要找借口,不会两个当差的人一见面就拼死拼活,这也不符合太后的利益,她一国之后也丢不起这人。

    这个借口我没想到的是很快就来了。

    护卫队属于半军事管制,当差的时候就是军事部队,过后那就很随意,你可以随便想去哪去哪,睡觉的时候回到护卫队安排的宿舍即可,平时太后不出宫,我们也没啥事,除了训练,就是聊天打屁,晚上就是喝酒赌博上青楼。我到了半个多月,平易近人,不拿架子,倒也跟队员们混得熟了,没事也常叫上我一同去喝酒逛青楼。

    这日歇了没事,想着很久没见到武明,怎么说我这差也是间接地靠他才得到的,于是就叫上他一起去喝酒,他也没矫情,爽快地答应了。

    我们是到了一个叫醉仙楼的酒楼里喝酒,也就我和他,带着他的两个保镖一共四人,我和武明在楼上坐一桌,两个保镖坐一桌。我也入乡随俗,让叫了两个清倌人陪着喝酒。

    坐下喝了一会,听到隔壁就吵吵嚷嚷声音非常大,先是在说着一些朝廷轶事,说着说着就说到了现在的局势混乱,再乱侃就说到了蓉城失守时武明逃了出来,却还得到重用,说到这时我就听到有一个人在大声说道:“我就是不明白太后是怎么想的,一个逃回来的软脚虾,把蓉城都丢了,全军覆没,居然还能受重用!要是我,早上吊自杀算了,哪还能这样厚着脸皮在九城里晃悠!”

    听到这儿,武明的脸就变色了,另外他的保镖也是神情有些激愤,毕竟听到别人这样说自己的主子,放谁也不发受。

    再说下去,那人说得更是难听,虽然不敢侮辱到皇族武姓,说到武明这一家时却是说不出的轻蔑,言语间就带上了脏字辱及父母,武明听到这,哪还忍得住,虽只是会些花架子,也跳起来冲向隔壁。两个保镖见状,也只能跟着他冲了出去。

    见武明冲过去,我估摸着一会肯定会有冲突,也站起来随着他们来到了隔壁。

    没想到的是隔壁的人我却是认识的,当我到了的时候,就这么会功夫,有个人一手抓住了武明的手,一只手正在往他脸上扇,武明的两个保镖正被四个人摁倒在地上踩着,我望去在打武明的人,正是护卫队的另一个副队长叶长风。

    啪地一声,武明的脸被叶长风扇了一计,我来得稍晚了些,根本没来得及救他,这一下,打得武明脸马上红了起来。只这一下,仇就结大了。

    叶长风见是我,也稍一愣,没再扇武明的脸,斜着眼看向我道:“骆队长,不知来此有何贵干?”

    我看向他,冷冷地说道:“放开我朋友。”

    他笑了:“你说这个窝囊废是你的朋友?呵呵!果然是什么人交什么友啊!”

    我微笑道:“我交什么朋友轮不到你说。我只说一句,放了我朋友。”

    叶长风眼神渐冷:“我说骆队长,今天可是他挑衅上门我才还手的,这个梁子难道你想架了不成?”

    我又笑道:“我架了又如何?”

    “莫非你想挑战于我?”

    我笑了:“挑战?你太高看自己了吧?像你这样的上来十个我也照样应付,这样吧,你把你的手下挑十个,加上你,一起上,敢么?我到楼下等你。”我虽然在笑吟吟地说着话,但话语里的狂傲是个人都能听出来,说完我转身下了楼,我也不担心他们会在我走后对武明不利,解决不了我,再打武明只会让人认为他欺软怕硬。

    果然我才走到楼下,叶长风就也紧跟着下来,他的手下也跟着下了来七八个,剩下的应该是在楼上看守着武明。

    我轻轻从背上抽出长剑笑道:“一齐上吧,从今往后,护卫队里就只有一个副队长了,像你这样欺软怕硬满嘴喷粪的垃圾,不配在护卫队!”我从不会说出这么损的凉话,只是今天叶长风说到武明时用了极其侮辱的语句,再加上,我与他的一仗是大家都非常期望的,今天这机会借口,再合适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