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一国之后

    我扶着杨九泰进了里屋,坐下后杨九泰即吩咐人又拿了些金银出来给我,数量比上次多了太多,甚至还有珍玩,我鞠身道了谢,虽志不在赚钱,我却也不会嫌钱多。

    杨九泰看着心情不是一般的好:“这一仗后,九城内曾老二见了我只会溜墙走了!哈哈哈!痛快,太痛快了!骆阳啊骆阳,你这身本事,我还真不知道,如果再下去,我还能不能笼络住你啊。这真的是两难啊!”

    我淡然道:“公子对我有知遇之恩,以后如非公子同意,骆阳不会再去为别人做事,这点公子可以放心。”

    杨九泰大喜:“我果然没看错你,像你这样有情有义的人,现在实在少见啊。嗯,让你当我的打手保镖实在是太屈才了,我要想想如何才能不委屈你。”

    我静静地站着,他说什么其实我并不在意,我为的不是能得到什么,而是突破。

    他想了半天估计没想清楚,又转念问道:“对了,今天那个用刀比划着我的人为什么突然的就摔下去了?”

    这个我早有了腹稿,毕竟灵觉能把人点倒这样的事听着太匪夷所思,所以真遇上要做这样的事时,我有一套自己的说辞。

    我翻出了一块小石头,拿到他面前:“我用这个打的。”

    杨九泰拿过去看半天有些不敢相信:“就这?”

    我拿过来说道:“嗯。”顺手一扔,稍用了点落圆,只听啪的一声,屋里离我们两丈左右的一个凳子被石子打断了一条腿,凳子一歪倒了下来。

    杨九泰不禁拍手称赞:“这太妙了,让人不知不觉就中了招!厉害,厉害!”

    我心里暗笑,要是你知道我根本不用什么东西,只需要精神力就能把人放倒,不知他会怎么想。

    我们正说着,外面突然急急忙忙跑进来一个人通报:“国舅爷,太后来了,太后来了!”

    杨九泰蹭地站了起来道:“姐姐很少会出宫的,要见我也会让我进宫,怎么出来了?难道是因为刚才街上的事?骆阳,你跟我去见太后,如果真问到刚才的事,你到时也可以说说。记得,就说曾老二当时就是想杀了我,反击了才打成那样。”

    我点点头随着他走出了房门。

    之前我了解过,这陈武太后是现今皇帝武成隆的生母,名杨纤纤,先帝是暴毙的,只留下这么一个后代,太后现在可以说是权倾朝野。

    要见太后,像我这样的陌生人就要被搜身,杨九泰自是不用,就算我是跟着杨九泰的也没放过。杨九泰为此还向我抱歉地笑了笑,这应该是见太后必经的程序,我也没太在意。

    太后在国舅府的正堂见的我们,外面两队近五十名的护卫和内侍,我进去前先被要求见到后要跪地叩首,也不允许抬头乱看,太后不问,不许乱说话发言等等一系列禁忌,让人不胜其烦,想着说老子不见了,现在估计马上就会被围攻。

    我随着杨九泰进去后,虽然反感,还是按规矩跪下叩首,叩完就老老实实地低首站在边上。

    杨九泰见自己的姐姐就很随意了,也没跪,进了后就大大咧咧地嚷嚷,看来太后跟他太惯了,也没在意他这样没有规矩。

    “跟我说说,今天是怎么回事?几十人在大街上火拼,你能了啊!这是想造反呢还是想谋逆?”一个清脆好听的声音带着威严训道。

    我还是挺好奇,虽然低着头,但用灵觉也可以“看到”这太后长成啥样。

    我头低着,灵觉放了出去感知着太后的样子。

    太后长得很美丽,凤眼瑶鼻,嘴唇虽稍厚些,长在她这鹅蛋脸上,却让人觉得很诱惑,眉毛较浓,据说这样的女人控制欲很强。也是,做为一国之后,没有控制欲当然是做不了的。年纪却比我想像的小,其实是怪我想歪了,小皇帝才七岁多,这太后的年纪怎么着也不过二十六七岁而已,比我还小些。

    杨九泰听到姐姐的训问,添盐加醋地把曾小太宰围攻的事说了一通,自己上门挑衅的事被他一句话就带了过去,着重地说了昨天晚上在酒楼他遇袭,今天上街又被围攻,言语之间对我大家赞赏,也随便夸奖了下自己临危不乱,在乱战中还保持着冷静,当然,太后是不知道那时候他正高高在上地观战没有多少危险。

    太后听了叹了口气道:“也难为你了,这曾思贤也不知道是怎么管教自己儿子的,居然放任他的儿子在大街上行凶,哼!上次就说过不要再闹事,这还是明目张胆地围攻我的兄弟,真的是……”说到这,她没再说下去。

    杨九泰马上接口道:“就是就是,晚上围攻也就罢了,白天还要堵我,这是要置我于死地啊!姐姐,我可是全听你的没有去闹事,他曾老二却这样欺上门了,这事你一定要给我做主,那曾老二可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了!”

    “我听说你被曾家小二在街上围攻,以为你会出事呢,所以难得出宫也要来看看,没想到你一点事没有。这也是万幸!他曾家小二我听说在九城一直是飞扬跋扈惯了的,这次闹这么大,我非要给他个教训不可!”

    杨九泰嚷嚷道:“姐姐你不知道他找了多少人来围攻我,近百人啊!如果不是我这手下厉害,我真很可能就交待在街上了。姐姐这次一定不要放过他曾家!”

    太后奇道:“近百人围攻,你们有多少人?”

    杨九泰洋洋得意:“我们连我才十来人!”

    “你们十来人,居然打跑了他们的近百人,你的手下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上次你们俩斗的时候不是一直你吃亏?”

    杨九泰道:“是武明介绍给我的一个武功高手,叫骆阳,有万夫莫敌之勇!这百来人基本都是靠他一人击退的。”

    “哦,你过来我看看。”太后似乎也很好奇。

    杨九泰对我一招手:“骆阳,来见过太后。”

    我走到太后面前又一鞠到底:“草民骆阳,见过太后。”说完我直起身平视着太后,不用灵觉,用眼睛看去,更觉这太后美丽异常。无怪陈武上一代皇帝要暴毙了,娶了这么一个艳丽的皇后,估计要夜夜欢歌,早不死也是要。

    我胡乱想着,眼睛却是很清澈地看着太后,没有卑微,也没有高傲。

    太后似是有些奇怪,至少她认为的,所有人见她都应该仰视而诚惶诚恐才是,像我这样地位不高还能如此不卑不亢的还真不多见。她哪知道,我在我那时代也算是高高在上的城主,在这时代自由军里也是数一数二的高层,自然不会对见大人物有什么仰视心理。

    太后眼睛里的异色一闪而过,再看去,又是带着威严的样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简短答道:“骆阳。”

    她眼睛里又一抹异色:“你哪里人氏?”

    “幻月城。”

    太后叹道:“那是个很美丽的城市,可惜现在被乱党乱军占领了。不知道你有没经历乱军攻城?”

    我照实说道:“我当时就在自由军中,后来因事觉得不喜就退出了自由军,当时攻打蓉城之时,我也参与其中,武明还是我把他们放跑的。”

    太后大奇:“你当时就是乱军一员?还放走了武明?”

    我点点头没再说话。

    “怪不得武明在蓉城全军覆没的情况下还能与庄则栋一起全身而退,原来是你放了他们的,很好,你能在那种情况下明白事理放了他们,没有再犯更大的错,这殊为不易。”

    我说道:“武明和庄则栋我见之即觉投缘,所以放了就放了,为此我才离开了自由军。也亏得我当时放了武明,也才有他介绍我认识杨国舅。”

    “你放人这是有功,今天你救了国舅也是有功,该赏。”

    我说道:“国舅爷已赏了小人了,放人是小事一桩,救国舅是职责所在,太后也不用放在心上。”

    太后赞赏道:“不贪小利,不忘大节,又武功高强,这真是人才啊!”

    她又转头向杨九泰道:“你运气好,得一个好人才!”

    杨九泰洋洋得意道:“那当然了,当初我不是与武明交好,他也不会把骆阳推荐给我。现在我烦恼的是他这人才也太厉害了,我都不知道该封他做什么,只当是打手保镖那真的是屈大才啊!”

    太后笑道:“既然你不知道如何用他,那我帮你安排。嗯,今天过后我再跟你说!”

    杨九泰一下傻了:“我说姐姐,我只是说不知道该如何赏他,不是说要把他给你的,你可不能把他抢去了,你弟弟我性命可是他救的,以后可还要他随时救我!”

    “你现在在九城还有谁敢惹你啊?曾小二这次我一定是要重罚的,不说让他受皮肉之苦,我也要把他扔去守金沙河两年。他一走,这九城里还有谁敢跟你对着干?你的那些手下难道是吃素的?别跟我在这里叫苦,像骆阳这样的国之栋材,放在你这做打手太浪费了!”

    杨九泰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我才在他手下做了一天,现在看来就要被太后挖走,而他却一点反对的理由都没有,他也没法去反对一国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