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血战长街

    杨九泰说完又道:“走,今天跟我找场子去。”说完让解辉去叫上几个人,连上我和他十人都不到,就这样不急不缓地找场子去了。

    这找场子自然是找曾小太宰的场子,昨晚让人打上酒楼,如果不是我在场,估计要吃个大鳖,作为一个在九城横行的纨绔,他如何能忍下这口气,现在有了我这大杀器,自是要上门讨回脸面了。

    曾小太宰住的地方离杨九泰府邸也就三四条街,一刻钟就走到了。

    曾小太宰的住的也不算小,虽然比之杨九泰的有所不如,却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宅。在他的门口只是站了四个看门的,这杨九泰一挥手,跟着来的那几人冲了上去,几下把那些看门人打翻在地,杨九泰哼了一声,摇晃着进了曾府。

    府里的人听到外面的惨叫,都向外跑,这恰好遇个正着,那几人也没管出来的人是谁,见人就打,有点武功的还能抵挡几下,那些跑出来的下人直接都断手断脚,这一路打进去看着好不凄惨,到后面,只是寻些护卫在抵挡着,下人们都有多远跑多远了。

    杨九泰很嚣张地一边跟着我们向里走一边大叫:“曾二,你给我出来,昨天你打上门去,今天我打回来了,你别躲着做乌龟,如果你不出来,老子我要拆了你这曾府!”

    这时再冲出来的护卫已有高手,四五人就堪堪抵挡住了杨九泰的人的进攻,见半天还势均力敌,杨九泰有些不耐,挥手道:“你上!”

    这几个人也就跟昨天打到酒楼的人差不多,我也没多废话,既然叫我打,那我就开干。

    于是只几下,那几人就躺在地上惨叫,我也算是看出来,如果是这样的阵仗,一般来说会是以受伤为收场,昨天如是,今天打到曾府也是一样,就是不知道武明说的死了人是什么一种情况下才会打死人。

    有我这一出手这前进的速度就快得多了,只是打了这么半晌,杨九泰嘴里喊的曾老二还是没见出场,也没见到更厉害的人来阻止我们。

    这样打了一会,杨九泰也觉得没趣,这强势的完全辗压过去,也没多少快感,对于这些纨绔们来说,刺激的场面比这样的完全辗压会让他们更觉有趣。

    杨九泰挥了挥手,几个人也歇了下来没再去找曾府其他人的麻烦,这时曾府里能打的人基本已躺在了地上,其他没躺倒的,杨九泰也没兴趣再去收拾,就这样坐在曾府客厅的门口等着。半天也没见再有人来,杨九泰实在无趣之极,挥挥手领着我们出了门,这时那些下人才敢出来收拾残局。

    这出了门拐了几个弯到一条街上时,走前面的杨九泰突然停下了脚步,只见前面街口堵上了二三十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明晃晃的刀剑,他向后退了几步,向后又看去,刚才来路上,现在也聚集了二三十人,这一前一后堵上,正好把我们堵在了街道的中央,想跑也没法跑了。

    这条街不宽,应该是住宅区,每家都是有围墙大门开在街上,现在每个大门却是紧闭着,想来已收到信号,这要闭街打狗了。

    我其实进来街道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些许的不对,门全关着不说,前后还有大量的人聚集,只是我并不认识曾小太宰,也不肯定是不是就针对我们的,如此一犹豫,就被人前后堵上了。其实我也不是很害怕,我灵觉探出时,除了有个别芒然地似有所觉却不得而知外,其他人都没半点反应。

    这些人留不住我,想要救走杨九泰虽然有些难度,也不是不可能,但其他人我就不敢保证能不能囫囵地回去了。

    前面的街上那群人分开来,中间走出一个人来,笑容满面,嘴都似要裂到了耳根般,走来距我们十丈左右时看着杨九泰道:“杨九啊杨九,你到我府里打得爽吧?有想过我其实是组织人在这儿堵你?我府里所有的高手护卫全在这儿,我今天看你还往哪儿逃,上次不小心让你跑了,这次看谁还救得了你!”说完嚣张地笑了起来。

    杨九泰脸色有些变,虽然知道我功夫好,也不敢确定我能不能在这几十人的围攻里保护到他,这时的情形,跟刚才在曾府里的嚣张,对比实在强烈。

    我没管那些,灵觉先延伸至曾小太宰处,点了他的空点,又一手抓住杨九泰的腰,落圆一下涌出,手往上一提,嘴里还叫着:“上去了抓牢些!”这一用力,就把杨九泰扔到了房顶上,他哎哟地叫了下,伸手拉住房顶,一下趴上面没掉下来,这时,正好曾老二被我点住空点阖然倒地。

    这一下变故快得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一个就倒在了地上,一个就飞上了房顶。我当然不会管他们反应不过来,拔出剑来,落圆阵阵涌出,手上的剑向后挥出,先刺向离我较近后街的人。

    见我动上手,跟着来的那些人也急忙动上了手,纷纷拔出兵器砍向近处的人,他们也知道想逃命只有靠着我这棵大树,自己也要拼上老命才行。

    我们这一动上手,前面堵我们的还在手忙脚乱地查看被我放倒的曾小太宰,哪来得及反应,等分出人来杀向我们时,后街的二三十人,只剩下十来人还能反击,其他的人都倒在了地上惨叫着。

    我前面灵觉探出时就感知到哪些人对我的灵觉有反应,这几人是这群人里武功相对较高的,我动手时也先向他们出手,后街有两人是有反应的,只是当我用上七成落圆的时候,他们也只是能拼得住我一下即被放倒,两人我就用了两招,比之庄则栋都有不如。

    这边放倒了后街的高手和一帮打手,我没再管后街的人,落圆涌到脚下,极快地又反向冲向前街的人,那些人正急急地冲向我们,我这一反向急行,两边很快就对上了。

    我自然反应更快,落圆在这时能让我料敌先机,我顺手挥出两剑,这两剑也还是用上七成左右的落圆,对上的是对我灵觉有感应的四人,四人见我忽然迅急地挥出剑,也身形一顿各自展开招式攻向我。

    我两剑攻出,后面即绵绵不绝地画出个个剑雨组成的圆圈,四人中有两人勉强用刀砍散了我一个圆,后面的落圆再涌到时,已无力再砍,他们只能飞速倒退回去,却哪退得比落圆快,只两剑,两人大腿上都被刺穿倒在地上。

    另外两人武功稍高些,还能展开身形躲开我画出的两个圆,又各刺出两剑点在我剑上破坏了我的攻势,虽是破坏了我的进攻,却也被我逼得手忙脚乱,刺到我剑上的也被落圆得力量震出了内伤,两人都同时喷出一口血来,虽是已受了伤,却也暂时缓减了我的攻势。

    我深吸了口气,这一气攻出这么多剑,我落圆消耗也快,头稍有点晕,幸好还不算碍事。对方几个上得了台面的高手都被我杀伤,其他人我还没放在眼里,这头稍晕些也不没什么了。

    我正想再下杀手,就听房顶有人喊道:“下面的人听着,你们主子在我手上,快给我放下武器!不然我杀了他!”

    我看向喊话处,却见房顶的杨九泰被一个人用刀比在脖子,房顶有斜坡,两人都有些站不稳,那人干脆逼着杨九泰一起坐在房顶上向我喊话,想来是杨九泰见我四处冲杀看得高兴,却没注意到对方有人从后面爬上了房顶,一不小心就着了道。

    我没按那人所说的放下武器,我灵觉延伸先点了他的空点,就没再看他,转过身冷然看着前面的几十号人。

    等房顶的那个突然身体一歪从房顶上滚落时,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杨九泰还差点也跟着从房顶滚下。我自己当然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手上剑一挥,冲向对面的人群,一时只见断肢残骸纷飞,一条大街似是变成了修罗地狱般血淋淋。

    等围攻的人都吓得四处逃窜时,我也感觉到有些脱力,头脑发晕,这是落圆消耗过大的原因,幸好还不是消耗一空,不然我这时也要跟着人倒地不起了。

    见人都跑完,曾小太宰也被几个护卫拼死抬着跑了,杨九泰才跳下房顶走到我面前看着我道:“骆阳,你太厉害了,你一人对上这么几十号人居然一点事没有还能救下我,太佩服了!我这是捡到宝啦!”说完笑意不可遏止地在他脸上涌现。

    我一拱手道:“些许小事了,我本来就是干这个的,公子太过夸奖了。”

    杨九泰摇摇头道:“我没有说错,你这本事,我看在我们陈武朝也可以排到前十,不!前五位。真不好意思,昨天给你的给少了,就今天救下我,再多给十倍也不为过!回去我还会重重有赏!”

    这时跟着我们一起来的那些护卫相互搀扶着走了过来,看着我的脸上都带着钦佩的神情,这些人或多或少都带了伤,却都不怎么重。如果不是我在前面顶着那几个高手,凭他们几人,缺胳膊少腿是正常,死一两人也不是不可能。

    没理躺地上哀嚎的那些打手,杨九泰带着我们回到了他的府邸。

    那些刚听到消息的护卫们还在列队准备出发呢,结果就见我们回来了,一个个不明所以,也不敢问杨九泰和我,在搀扶伤员的同时轻声打探着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