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初见扬威

    杨九泰见我只一剑就把张石击飞,咦地一声坐直了身体,见我像是没事人一般,又一摆手道:“刘全道,你上。”

    坐在他下首的一人缓缓站了起来,样子看着气宇轩昂,挺有武士范的。

    我这次没用灵觉先试探,我想看看自己在应对这明显比张石更厉害的人时,只靠我本身的反应能不能及时应对出招。

    刘全道用的是剑,他的剑不像我般背负着,而是拿在手上,刚才在喝酒的时候,也没见他放下手中的剑,看来这剑是从不离身了。

    他还是缓缓从鞘中抽出剑来,慢慢向前走了两步站我面前一丈左右。不说别的,只这不焦不躁的架势就有高手的风范。

    他抱剑鞠身一拱手:“请。”

    我也学着他鞠身一拱手,请字还没说出来,对面已出了招,他一个跨步,长剑直刺,就奔着我肩膀刺来,这偷袭的高手风范果然不同凡响。

    我灵觉在他动作刚起时就有了反应,我一鞠身时,手中的剑就从下向上挑出然后画出一个剑圆,这次我有点恼他偷袭,用了五成的落圆。他的剑刚刺到我面前,就被画出的圆的力量裹住,剑再也刺不过来,等他想抽剑再出手时,我后续更大的力量这时才涌出,只听叮叮当当一阵乱响,刘全道的剑断成了几截,握剑的手也被我一剑从手背刺了个对穿。

    刘全道握着伤手,一时呆住了,其他人包括武明都也跟他一样呆住没有动作,整修酒楼里静得连刘全道手上的血滴在地上都听得到。

    杨九泰的声音适时把大家都拉了回来:“不错不错,刘全道在我这儿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结果还是接不了你一招即受伤,很好啊。武明,你推荐的这个人很好,我要了,你这个情我记着,未来有机会必报。”

    他向我招了招手道:“过来吧。”又吩咐小二在他下首摆上一桌给我,比刘全道更靠近他些,这就是把我的位置定在比刘全道更高了。

    “骆阳是吧?”

    我点点头。

    “你以后就随时跟着我吧,诺,这是你的月例,以后你只听我吩咐,其他人的话可以不听,也不用做其他的,以后只要有人想对我和我的人下手,你听我的只管往死里打,打死也没事。”

    我接过他递过来的布包,顺手放进自己包里,想来这么豪爽的一个公子哥,纨绔是纨了些,出手应该不会小气。

    刘全道自去裹伤,裹伤回来居然像没事一样的地坐在我下首吃喝,还不时与我碰上一杯,我看其他人,多了我这么个陌生人才让他们的人见了血,却也像没事一般,该吃吃该喝喝。

    杨九泰收了我心情似很不错,拉着武明喝了不少酒,武明也是个豪爽纨绔的主,两人凑一起,再从不知道哪儿找了些姑娘出来陪酒,这酒楼一下乱得不成样。

    我有些不喜欢这些青楼的姑娘,也不讨厌,但也不会像他们那样跟姑娘搞得不成样,我就是看着他们在酒席上乱搞,不是我在这样多人的场景放不开,只是不喜而已,以前我在扬城自己的红楼我都很少去。

    近深夜时,忽听楼下传来哎哟哎哟的惨叫声,这声音一下就把正要拔枪硬上的杨九泰和武明吓了一跳,在惨叫声才传来时我灵觉就感知了下去,却是守在门口杨九泰的那些护卫被人打得手断脚残的,而打人的那些人也很是凶悍,一边打着一边向楼上冲,有的全身是血了也不见缓缓。

    从在楼梯口的一个护卫大叫了声:“公子,是曾二的人!人不少!”

    杨九泰一下站了起来,大叫道:“给我上!”叫完看那样子做出了想逃的姿势,突然又定住了,向我叫道:“骆阳,你去!”

    这什么事嘛,才第一晚当差就要真刀真枪地干,这京城真是乱得没样了。

    我站起来,灵觉和落圆先涌了出去探知着,人急步向楼下走去,边走剑已拔了出来。这时楼下杨九泰的人已全被放倒,还有几个正在楼梯上拼命抵挡着那些向上冲的人,但那几人武功着实厉害,两三招就有一个人从楼梯上飞下,只一会就要接近到二楼。

    我先画出一圆,落圆只用上五成左右,这几人达不到那种灵觉及身即有感应的地步,这五成就足够放倒这几人了。

    一圆画出,我又随手一圆,如此一圆接一接直向梯下涌去,那些本来冲得很快的人一下就被这剑圆或点在肩上,或在大腿,或是两手,只一下,冲在楼梯上的人就被我全刺伤踢下了楼,基本上没有人能挡我一剑之威。

    那些人冲得快,这落下去也快,我几剑挥出,人已差不多走到了楼下,楼下还有一些人见我如此厉害,却又是个完全陌生的人,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只是围在一楼内,却也不在动手,一时之间,楼内就只听到那些受伤的人惨叫,却没再听到交手的声音。

    我随手又是一剑刺伤两人,也没再出手,说了声:“滚!”剑就斜斜地指向那群围着的人,那些人也不敢动手,想撤退又不甘,一时就僵住了。

    我又是两剑,这下倒地上的就有三四人了:“我再说一句,滚!”

    那群人已被吓得脸色大变,急忙抬上那些受伤的同伴,连滚带爬地逃出了酒楼。

    我放过他其实也是见他们只是打伤杨九泰的人,而不是要人性命,我也不想一来就结上生死大仇,解了这酒楼之围就是。

    听到楼下没了动静,杨九泰和武明两人都探头看了看下来了。

    杨九泰问道:“都跑了?”

    我点点头道:“只是些小喽罗,随手就打发了。”

    杨九泰裂开嘴笑了,拍了我肩膀一下道:“我就知道你行,我这么多人都没挡住,你一个人就搞定,好!我看好你!”

    我微一笑:“收人钱财,为人办事,我拿了公子的钱,为公子伤人,那是应该的,公子不必在意。”

    杨九泰哈哈大笑:“哈哈哈!现在有了你,我看这曾老二还敢不敢来找我麻烦。”转他又道:“哼,不说他找我麻烦,我现在倒想去找他麻烦!”看他那样,现在就想是杀上门去抱那曾小太宰杀到酒楼的一箭之仇。

    他看了我一眼又道:“罢了,今天是骆兄弟头一天来,刚才又动了手,你先歇息歇息,到要上门找事,那时再叫你!”

    这人不错,还知道为别人着想,或许是他收罗人才之时的作派,但也让人感觉到比较舒服。

    我一拱手谢了他。

    大家也没有再吃饭喝酒的兴致,下了楼抬上伤员,杨九泰叫上我,跟武明道了别,一齐回到了杨九泰的府邸。

    杨九泰的府邸很是气派,占地极大,他一个太后的兄弟,却有这么广大的宅子,如果不是深得当权的太后喜爱,别说这宅子,估计都难以养活这一帮子人。

    他分了我一个独立的小院给我,还配备了丫鬟下人服侍,这有本事了,待遇也都跟着不同了,不仅给你钱财,还要让你生活舒服。这杨九泰挺会招揽人的。

    洗漱睡下,我稍叹了口气,如果面对的都是今天这些人,那对我锻炼的意义不大,我真不知还有没留在这儿的必要。

    第二天起来,自有下人服侍穿衣吃饭,搞得我跟个公子哥似的,幸好我一直都是富贵惯了的,也没觉得这样有什么。

    杨九泰今天没交待我做什么,我也就坐在院子里等着,一会就有人来叫我,说国舅有请,我起身跟着那人去往杨九泰处。

    杨九泰叫我去是介绍我认识他府里的护卫队长,这队长昨天没在酒楼,想来我昨天在酒楼的威风他也听到了,对我极其客气,一直都尊称我为杨师傅,我自是也跟着谦虚了下。

    那队长名叫解辉,算是杨九泰八杆打不到的远方亲戚,本身也有功夫,只是就差强人意了,最多也就比张石稍好,但带着国舅亲戚的名头,这队长一职自是要给他的。

    一番恭维后解辉问道:“不知骆师傅师承何处?”

    我随便编造了一个人名,说了一段平淡无常的经历,武明他们之前听我说过我是从山里修炼的,现在我当然也要这样说,至于说在自由军里的经历,我也就说是刚下山时啥也不懂被人骗了。

    解辉道:“听闻骆师傅武功,所用招式极其有特点,有一人当关万夫莫敌之勇,以后这府里的护卫工作,还要骆师傅担当起来啊。”

    我微一笑道:“杨公子叫我干啥,我就干啥。”虽然他叫我师傅,我也不会抢着把事揽自己身上,我说的意思就是护卫不关我事,我只听命行事。

    杨九泰也插话道:“以后骆阳你不要叫他做什么,他只听我一个人。那些屁大的事哪用得着他去做?”

    解辉急忙点头应了。

    杨九泰又道:“我家里还有一个老供奉,是我姐找来帮我镇宅子的,平时从不出手,我看了昨天你的出手,想来比他也不多让,可惜啊,他地位比较超然,也不好让你们切蹉一下看谁高谁低。”

    我一听心里一喜,还有更高层次的武功高手在这府里?那我可来对了,哪天我要找个机会与那老供奉过过招,看在高手的逼迫下,我有没可能从中寻找到一点突破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