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打手保镖

    我说道:“这好啊,我还说能有机会当面向他道歉呢,那时让他有些狼狈,实是对不住啊。”

    庄则栋笑道:“别说,你放了我们回来,他却是没受罚,还又被安排到城里一个守权位置当了个不大不小的官,能随时接近太宰大人,现在在九城里也还算能说上话,你要找差事,让他帮你,怕比我还要强。一会看我找人通报他一声,看他有没时间,在九城里,他已不需要我保护,所以现在我也不常见他。”

    我也笑道:“那就有劳庄兄了。”

    庄则栋摆摆手没说什么,出门找了个人,让他去帮找一下人,人走后又坐下问起我的事,这也算是不正规地打探我的底了。

    我就说自己不喜欢自由军那样的平民氛围,乱糟糟的,蓉城那地方也太小容不下我。这话说得就有些傲气,不过庄则栋是知道我功夫的,也没觉得我说得不对。

    我又把一路游历随意乱侃了下,才堪堪说完,外面就走进一个人,我瞅眼看去,正是那日蓉城被我追得脱了气的太守,当然现在不是太守了,至于叫什么我还不知道,庄则栋也没说。

    他一进来就喜道:“果然是你,庄师找的人说有蓉城来的故人来访,我还想会是谁呢,来前脑子忽然一动,想着会不会就是你,没想到真是!”

    我站起来一鞠身道:“那日历所处敌对,使您狼狈,骆阳在此给您赔罪了。”

    他一摆手道:“没事没事,如果不是你放了我们,我们现在估计早死哪去了,哪还说什么狼狈不狼狈的。处在那样的时候,骆兄放我们走可是担了很大干系,但您还能一诺千金,武某深是佩服!”

    大家这样一阵寒喧,蓉城的事看来他们是不在意了。如此甚好,有他们做我的敲门砖,我应该能在九城内站住脚。

    “还未请教武兄高姓大名!”我才想到一直在说,还没请教人家的名字。他们倒是知道我的名字。

    “什么高姓大名,我姓武,名明,明天的明,是当朝皇上的堂兄,当然关系是较远的,从蓉城逃回来后,现在就在九城里窝着混日子呢。”他随意地说道。这武明听他说的语气,像是个直爽的人,这样的人比较对我脾气。

    他又说道:“骆兄弟——我就叫你兄弟了,你肯定比我小。骆兄弟你这次来京城是为啥啊?”

    我又把跟庄则栋说的话说了一遍。

    他沉吟了下道:“凭着你的身手,想找个差事肯定是不难的,只是看能不能满意而意,我帮你想想。”

    想了一会他问道:“不知道骆兄弟对我们陈武朝朝廷的局势可有了解?”

    我摇摇头道:“以前我只知道修炼,从不关心世事,到了京城也不过两月,一直在忙活住宿的事,没关心过您说的这些局势。”

    武明站起来说道:“这样,我请骆兄弟你吃饭为你接风,顺便我把我们朝廷的一些事跟你说道说道,这样也能让你对自己要找的差事有个了解。”

    我急忙站起来道谢。

    吃饭就在九城内的一个高档的酒楼了,这酒楼的奢华与我扬城的珞阳楼有得一拼,只是还没有像我珞阳楼那样把一切娱乐都整合到一起形成吃喝玩乐一条龙的服务,这就是单纯的吃饭,唯一的娱乐就是吃饭时楼下台上有人在跳舞唱歌。

    吃着饭,武明把现在陈武的局势跟我说了下,这比我当初在幻月城了解的要详细多了。

    陈武朝乾武帝武成隆现在还未成年,由太后在摄政,左右太宰辅政,太后家人为此鸡犬升天了,很多部门都是外戚把持着,除了这,武氏皇族一脉也不甘其后,争权夺利不亦乐乎,这还只是一方面,而左右两个太宰一系又与太后一族争权,各不买账,自也是能下手时就下手,这样三四股势力纠缠着,这朝廷是要多乱有多乱,所以外面才这被乱军杀得屁滚尿流、溃不成军。现在北方乱军暂时没空攻入南方,自由军拿下三城也在休整积蓄力量,这暂时的空档没让朝廷有动作去改革整合,却是闹得更一塌糊涂,各系你方唱罢我登场把个陈武朝搅成了一滩浑水,如非有个皇叔武坚掌控住了军权,军队没有太混乱,但京城城卫却又是被太宰大人把持,现在暂时成均衡之势,不然这陈武朝早成了一盘散沙,不用乱军打来,自己就能把自己弄残。

    这武明却是个奇葩,属于皇族,却又跟太后一家有交好,如此的关系,虽然不会被各系重用,但也能在各系中混得一个脸熟,就因为与各方纠缠不清,才会被弄去一个小小的蓉城做太守,也因为跟各方都有所瓜葛,也才会在兵败蓉城回到京城后还能混个小官。

    这听着武明一顿乱侃就到了晚上,饭也吃完,我本想礼貌告辞,却被庄则栋和武明拉住,说再去青楼玩玩。我自己以前也开过红楼,自是不会反对,现在又有求于他们,也就顺水推舟地与他们一同前往了。

    饭时武明也没给我明确答复,说先去探探口风,明天再跟我说能不能成事。

    当晚看着两人花天酒地的**样,我实在不知道该什么语言来形容这些陈武朝的贵族官员们了。

    晚上我就随庄则栋住在了他家,大家都喝得差不多,回去后就各生安歇。

    第二天,武明自是去帮我问事,我随着庄则栋来到守护团内,他也就是来报个导,也没啥事,我也只能陪着他干坐着聊天饮茶。

    到午时武明来了。一坐下他即到:“现在有个差事,我说说,不知道骆兄弟你有没兴趣,如果没兴趣了我再想办法。”

    歇会喝杯茶他继续道:“当今太后有个兄弟,名叫杨九泰,在九城内是个比较嚣张的主,这飞扬跋扈成什么样我就不细说了,他因事得罪了左太宰曾思贤的公子,这曾公子呢就扬言要废了他,他当然不干了,于是两帮人在这九城内打得那叫一个热闹,打得太过了,惹得太后和曾太宰同时发话,他们才收敛了些,只是收敛是明的收敛,暗地里那才叫真打,人都因此死了几个。这段时间,听说曾小太宰找到了几个高手,把他的人一顿狠揍,他也险险没逃过。现在呢,就想找几个武功高强些的人帮忙,说是帮忙,其实就是能打架的保镖,钱不会少给,打死了人只要不是打死曾小太宰其他人都没事。骆兄弟你的武功那是不用说的,只要你去,凭你身手,得到重用那是一定的了。”

    我听他说着,心里在盘算,虽然只是做个打手保镖,但能接触到的就是陈武朝的最高层了,而且,我本来就是要在实战中寻求突破的,能有与人比试的机会,那更合我意,我想来想去,目前来说,还真就这个差事最适合我,可以说就是为我现在的状况量身定做的。

    想明白此,我一拱手道:“多谢武明兄!这差事我接了。麻烦到时还要武兄帮我引荐!”

    他一拍我肩道:“骆兄弟就不要跟我客气了,未来都会在九城内混饭,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家要勤走动相互帮助才好。”

    我点点头,这事就算定下了,等着他回了杨九泰后,再带我去见他。

    到晚上时,武明来叫我随他一起去,我知道,这是去见杨九泰了。

    我们并没有在杨九泰的府邸见的他,见我的地方是在一个酒楼里,这酒楼在杨九泰到了后就被他包了下来封锁,我们进去的时候,就只是他和一群他的保镖在喝酒吃饭。

    杨九泰长得很秀气,二十一二岁年纪,看着秀美文静,说是个漂亮姑娘都不为过,只是一张嘴却跟他的形象完全不一样。

    “听说你曾经当过自由军,还把武明和庄则栋给干了?不错不错,我喜欢这样胆子大又有本事的人,就算你当过自由军也不是什么事,只要有本事,跟着我就吃香的喝辣的!”这杨九泰说话大大咧咧,听着更像个江湖人士多过皇室贵族。

    我一拱手道:“多谢公子!”

    他一摆手道:“先别谢,虽然武明说了你很厉害,我也要验验才是,到时刀剑无眼,让我的人把你废了你也别怨。”

    我望了眼武明,见他没啥反应,想来这是这杨九泰找人的必经步骤,也就没在意:“那就烦请公子找人来验吧。”

    杨九泰一摆手向边上道:“张石,你上,用全力。”

    我灵觉先稍放出,寻个张石我灵觉及身都没一点反应,我就知道他武功差我太多,原本因要战斗稍有些兴奋的心就轻了,我人站着随手把剑抽出,随意地站着等着张石出手。

    张石用的是厚背刀,他人也很魁梧,看来是以力取胜的,只是再有力量,也不可能比我运用起落圆更有力量的了。

    张石举起刀,也没啥花哨地就直接向我面门砍来,人全身的力量加上刀的重量气势倒是很足,只是在我看来,就没啥值得我用心了。

    我剑轻举就划了一下,落圆稍涌出,一个圆从我剑上划出裹住他的刀,只听叮的一声,他的刀就一下飞出了窗外,张石也因为巨大的力量反错,人向后飞了出去坐在地上。

    我虽有心要借机立威,只是这张石也太弱了些,空有力量却不得用,只一下就被我挫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