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京城九城

    按那些幻月城的城民们所说,从幻月城往南顺着官道一直走就能走到京城,京城是陈武朝最繁华也是最大的城市,藏龙卧虎自不必说,各种奇闻异事,那也是非常常见。这就是我很想去京城的原因,当年父亲把落圆给我修炼的时候,有几段我实在是没法修炼下去,如此就让我的落圆总是觉得差了些东西在里面,就算不能得到什么际遇把落圆圆满,那也要在与人不断的实战中,达到落圆的前进。

    我就这样施施然地顺着官道向南,也没有给自己期限非要在什么时候赶到,我就当是在游玩般,有风景就看看,没风景就走路,有人时还停下与人交流,累了就歇息调养,风餐露宿,这一路走着,也不知经过了多少天,却感觉到落圆隐隐地又有了些许进步。或许这才是我需要的状态,从落到这世界我一直在崩着一根弦在为生存而活,当把一切放下,就连扬城我那些亲爱的人我也没去想她们,却是才符合了落圆顺应、自然的宗旨。

    一路我自己的艰苦自不必说,只是却见到处是民不聊生的惨状,我很幸运能在这其中推上一小把,改变这些可怜人的命运,当哪一天自由党到达这儿的时候,他们会看见一个艳阳天。

    时日就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而去,到周边村镇城市越见繁华,人也渐渐多的时候,我感觉应该是要到京城了,对于这个两眼一抹黑的地方,我觉得该小心谨慎些,毕竟这世界还是有些非常强大的存在隐藏着。

    京城的规模可以说是我所见过的最大的城市了,比之当年的落日城还要大上几倍,落日城如果有陈武朝这样几百年的发展,那肯定也是个超级大城,虽然是在两千年前,这京城的巨大,也是两千年后的落日城没法比的。

    京城是被城墙包围的城市,按严格意义来说,城墙内的才算是京城,只是因为人口的发展,城墙内已不能再挤进人,所以在城墙外又渐渐发展出很多的聚居地,到现在的时候,城墙外反而比起城墙内要广大得多,由此京城人就把城墙内称为九城或皇城,九城和城外所有加起来就称为了京城。

    九城内那是官员,贵族和富贾们聚居生活的地方,繁华富裕。但城外却是三教九流聚居之地,我又不是来这儿寻找发财当官机会的,九城内暂时进不进也无所谓。

    想着要在京城长居,我没去找客栈,想及找个院子买下来更适合我,对于一个自由党的权力核心,这点钱却是不缺。

    我四处寻找着看有无合适的院子出卖,却完全不得其门而入,想着这城里肯定会有些中人之类的从事中介服务,还不如找他们帮忙。

    我先寻了个客栈住了,问了老板了解到中人的信息,找到他们,把需要院子的信息一说,非常凑巧的正好有一院子在卖,地契房契什么都齐全,只是稍偏,在外城南偏外的位置,我倒无所谓,我不是做生意,只为起居,偏些反而安静,也利于我修炼。

    跟着中人去看了看,感觉还不错,院子比较大,院里还有棵大树,非常标准的三房一院,除我自己住的卧室客厅这些外,只要我稍再改装下,还有多余的可做为我的练功房。房东似急于出手,见我问价,自动把价格减了下来,我听了与自己预期不大,很爽快地达成交易,出钱让中人把手续一办,地契房契的名字换成骆阳,摁上手印,这院子就成了我的了。

    这院子家具什么现成的,我客栈也没住,当晚就搬进了院子里,

    一夜无话,天亮起来,我想着我的练功房需要改装下,遂到街上找了工人来帮我改装。

    我其实是想到我当时在沈城里时,在冰水里运行落圆,时间长了也不像在陆地上那样感觉到头晕,我就想着在我多余的那间房里挖出一个水池出来,注满水后我在里面修炼,只怕比我倒立起来效果更佳。我找工人来就是让他们帮我在房子里挖上一个池子出来。

    工人们虽然奇怪怎么要在屋里挖坑,但我把钱给够,他们也没多说,经过两日,一个宽两丈,长三丈,深一丈的水池就挖了了出来,把泥都清走,再在池里砌上石板石条,在缝中沟上泥灰防水,差不多七日时间,放上水感觉没有漏水,这水池就算建成了。

    我在里面修炼了一晚,果然效果比之我倒立起来更好,我不需要倒立,在水里任何一个姿势都不影响到落圆的运行,时间长了头也没有晕的迹象,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每天都要脱光了在水里泡着,起来再穿上衣服,只能笑笑当自己洗个澡了。

    在修炼的时候,我时不时把灵觉放出去感应周边的情况,这周围还好,只是一些城民们生活的居所,基本就是白天进城干活或者是经营,天黑就回来睡觉,没有特别扎眼的人,这让我很是放心

    如此无为地修炼了一个月,感觉到落圆在一点点的进步,灵觉延伸的距离也越来越远,这代表着我能控制地地方也越来越多,到再修炼一个月却再无寸进时,我知道,我不能再这样闭门修炼,要去寻找一些机遇才行了。

    我想到的是在蓉城之战时,我抓住的的那个太守和那个叫庄则栋的守护团的人,当时他说如果到京城可以去找他,想着这时代的人都比较重信诺誓,虽然当时是敌对状态,我也算是于他们有救命之恩,去找他们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我一早就从外城进了九城内,外地人进九城还需缴进城费,倒是比金城便宜不少,进了城,打听了下城西守护团所在的位置,我慢慢向那儿踱了去。

    九城也非常大,我从南城门走向城西,都走了近一个时辰才到守护团,结果看去守护团却不叫守护团,正式的名称叫皇家独立骑士护卫队,这守护团看来是俗称了。

    守护团所在的门楼什么倒是挺一般,只有一人在守卫着,估计也就是起个通报的作用,想着也是,在里面的都是大拿高手,没人会来这儿找麻烦。

    我报上庄则栋的名字,他看了我一下,应该是感觉奇怪,还是进去帮我通传了声,不一会就见到一人匆匆出来,正是那白衣飘飘的庄则栋。

    他见果然是我,不禁大喜道:“果然是您,骆公子!没想到您真来京城了。”边说边把我迎了进去。

    等到了他的住处坐下,他问道:“骆公子怎么想着来京城了?您不是本来在自由军内吗?”说到后面他的声音小了些,毕竟自由军可算是乱军。

    我微微一笑:“我退出自由军了,现在自由自在四处云游,前两月到了京城,觉得这儿挺繁华挺好的,所以留下来看有没什么机会。”

    他大喜:“公子既然退出了自由军,那就太好了,怎么说自由军也是乱军贼子,骆公子你这身武功,在自由军里可就是蹉跎了。”

    “我是散漫惯了,所以在正式的军队里呆着也不舒服,当时我在自由军里也属于客座将军那样的,不受管束,来去自由,这也是我跟他们说好呆在自由军的条件。前段时间觉得呆得不舒服,里面乱轰轰的,就出来了,恰好也没固定地方去,所以就来京城找找机会,想着你在这儿,这不,来找老哥您了。”

    庄则栋哈哈笑道:“哈哈,凭着骆兄弟您这身武功,想找机会在哪不容易,只是不知道骆兄弟您说的机会是指……”

    我犹豫了下说道:“我现在进入到一个瓶颈期,想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机遇让我突破的,另外,我在外买了个院子住着,现在差不多要弹尽粮绝,也要找找看有没什么好差事做。”我其实就有打算先找个事做着,最好是能在陈武朝廷某个要人身边做事,那样我就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陈武朝皇家守护团比较高层的人,按庄则栋所说,越是高层的功夫越高,只有接触到高层的,在与他们交锋中,我才能更快地突然。在不能理解落圆第九层那些晦涩难懂的字段后,我能想到的就是以战突破。

    庄则栋沉吟了一下道:“寻找机缘突破这样的事我不敢说,但要说找个差事做,以骆兄弟你的身手武艺,想找个收入高的也完全不是问题。”

    我一拱手道:“我在京城是两眼一抹黑,只能是厚脸来求庄兄帮忙则个。”

    庄则栋想了想道:“还记得当时在蓉城的我保护的那个太守吗?他算是当朝皇上堂兄,只是稍远些的。”

    我尴尬地一笑道:“那天情形您也知道,他才见到就被我放倒了,我们也没机会说上话。

    庄则栋呵呵一笑道:“那也不能怪骆兄弟你,那情况下你能放我们走,那就是大恩啊,每每说到这个,他都翘大拇指说您骆兄弟武功高强,又守信诺、遵大义,说如果您哪天有机会来到这京城找到我,一定要让我带您去见他。”

    我心一动,这人既然是当朝皇上的堂兄,那也算是陈武贵族了,难说能从他这儿得到接近高层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