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何处征途

    我用尽剩下最后一点落圆跳入之前开的那个客栈内,进了屋关上门我再忍不住头脑的眩晕,我赶紧倒立在墙边,也没再管外面的杀声阵阵,运行落圆极快地恢复着身体。

    等稍恢复到五成左右时,已是过了一个多时辰,我稍用灵觉探出外面,见外面多数已为自由军控制着,只有少量的地方还有金城士兵在顽抗,金殿方向也还有些在反抗着,整个金城基本已由自由控制着。

    任务完成了。

    我嘘了口气,虽然知道我能完成任务的机率要超过九成,只有等真正变成现实时,才能放松下来。而我还超额完成了任务——帮自由军打开了城门。这又可以减少自由军不少的伤亡。

    我没再管外面的世界,闭上眼慢慢恢复着自己。

    到我完全恢复完,外面已近天黑,这一天的时间,自由军应该已把金城士兵肃清,我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换上自己的衣服走出了房间。

    外面小二和掌柜正在那儿商量着,他们知道金城这是已经换天了,只是还不知道自由军和自由党的口碑如何,之前金城逃民的宣传看来还没到他们耳里。

    我走过去说道:“把门打开吧,没事了,不开门一会被撞开了还损失两扇门,自由军攻陷金城,要挨家挨户地搜查,你关着门也没用,还不如正大光明地打开,他们很讲理的。”

    掌柜的看着我,似是不明白我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再想想确实也是如此,反正现在已不可能再糟糕了,还不如大大方方地迎接自由军,怕还能落个好印象。

    他吩咐小二把客栈门打开,我微笑着走出去,见外面大街上自由军奔走疾行,见我这样,看我一眼,这些基层士兵也不认识我,见我没武器没穿金城兵服,也没管我执行自己的任务去了。

    我站在门口看了半天,等一个黑衣人过了才认出我,急忙鞠身向我行礼,我问了下代表团和军部的行踪,说已到了金殿,我找他帮我找了套黑衣制服,施施然向着金殿走去。

    这一路走,大街上已没了战火的痕迹,想来早就打扫过了战场,很多士兵和黑衣人都在拍开一个个关着的门寻找着可能潜在的敌人,见是我都施了礼后各忙各的去了。

    我慢慢走着,这又完成了一个城市的争夺,现在自由党已在这金沙河南北面都打开了局面,占据了三座城市,城市乡村人口近四百万,已经完全在这纷乱的世界站稳了脚根,陆天宇也不会再有生命上的危险——他想出事自由党也不允许他出一点点事打乱现在的大好局面,这样,我是不是该好好的谋划下我自己下一步的事了?

    我想着想着就走到了金殿,金殿现在已换成了自由军在守卫,见到我急忙行礼,我问清了代表团和军部所在地方,让守卫带着向那地走去。

    当所有人见到我时都鼓起了掌,没见到蒋万里出现在战场,自然是知道我完成了任务,见到城门断成两截的巨大门闩,他们自然也知道那是我的杰作,除了我没人能一下斩断那么粗的巨木。

    陆天宇走过来拍拍我笑道:“我们的陆队长这功劳之大,这功劳簿上怕已记不下,我们自由党真不知道还能给他什么奖励了!”

    我谦虚了句:“力所能及,不算什么。”

    我其实很想把自己的打算说出来,但想想这胜利的时候,实在不合适把要离开的事说出来,先这样吧,以后有机会的时候再提出来。

    陆天宇似也知道我必里所想,拍拍我的肩没再说什么,转头去布置下一步的任务了。

    有了幻月城和蓉城作为样板,金城战后的恢复就简单得多了,蒋万里的金殿就作为城管处暂时用来办公,我也在里面找了个院子作为护卫队的临时办公处。

    如此又繁杂地忙了月余,金城已基本恢复了生活和商业,除了守卫和管理的人换成了自由军,对于金城城民来说,没什么变化,大街上又恢复了活力,城民又都打开商店门卖东西,一切都恢复了最正常的状态,除了城管处来登记收税和其他事宜和言悦色外。

    等到三城蒸蒸日上的景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化着时,我知道我该去做自己的事了,现在其实自由党和自由军需要我的程度不是那么急切,护卫队有我无我已能完美运作,代表团内不用我去争权夺利,城市没有我也发展得非常完美,军队没有我也能打出胜仗,我知道,是该离开了。

    暂时的离开。

    我只向陆天宇说了我要离开的消息,因为只有他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权力的巅峰时离开,他在这世界是要完成到这世界的使命和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而对于我来说,我所有的一切就是为了回到我最爱的人身边。

    陆天宇看着我很久没有言语,他知道这一刻其实都要来临,区别在于早一点或晚一点而已:“能晚一点再走吗?等我们再打下一两座城,你再走。那样我们的脚站得更稳,未来的发展也会更大!”

    我摇了摇头微微笑道:“你知道我心不在权力,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我这身体的哥哥,我早离开了,这自由党也好,幻月城也罢,跟我没有半点关系的,我留下就只是保证在你站住脚前,没人伤害到你,现在你已不用我再来保护你。你看你,出门总是有护卫队开道,到哪儿住下都有人先在前面清场,这世界能伤害你的人可以说寥寥无几,我已完成了当初我们从石头城离开时的相互承诺,我也该去寻找回去的路了,你知道的,我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陆天宇沉默了很久才说道:“好吧,我不阻你,只是不知道你有什么计划没有?”

    我答道:“我首先是要提高自己的武技水平,这是我能进入那你说的穿越通道的保证,我计划去陈武朝的京城,那儿有这世界比我还强大的武功,我要去那寻找突破的机会,如果我突破了,那我就会回去石头城天坑那儿,从地下水道潜回那条通道,这是我惟一可以想到能回去的办法,武技突破不了,我根本冲不过那条湍急的地下水道,所以,我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提高达到圆满。”

    我顿了顿道:“落圆神功到圆满时是什么样,当年我父亲也没能达到,现在我有这机会,我要去完成这个契机,我相信我达到了圆落境界,那回去寻找到通道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现在,我感觉只有陈武朝京城才能让我有突破的机会,我必须要离开!”我斩钉截铁地说道。

    他没再劝我,两只手伸出来抱了抱我,这是我们这么时间以来他第一次这样抱我:“多余的话我不再说了,保重就是,我在这世界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

    他放开我,从身上掏出一个东西出来,我看去,是那个当时他给我看的水晶球:“这水晶球你先拿着,你也知道,这是我从上一个世界带来的唯一东西,非常的珍贵,我希望的是,你在有机会离开这时代的时候,把这个水晶球带回来给我。”他停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如果有一天我意外身亡了,也请你把这水晶球带回来陪葬在我身边。”

    我笑了:“放心吧,你现在就是大熊猫一样一珍稀,不会有意外的。”

    他笑了:“你怎么知道有大熊猫这东西?我现在真的很怀疑你跟我就是从同一地方穿越来的,如果不是你有这身武功,我都相信你是我们国家的人!”

    我尴尬地摸摸了自己的头,我时不时冒出一些他们那时代的词,这个我和他都早已适应了,只是越这样,我越不敢相信自己来自他们那时代,因为我在扬城有我的爱人们,而对于那时代,我除了这些时不时冒出的词外,我没有其他的记忆。

    我接过那个水晶球,习惯性地拿到眼前看了看,里面那个姑娘的小像栩栩如生,并未因为这世界的纷乱而改变。我在想,当我有朝一日真回到扬城的时候,我的父亲,我的紫晴、小玉、心怡、紫雨、丹儿还有那个任夫人,他们是否还会像以前那样没有改变?

    我不得而知。

    我长吁了口气,不再去想那些不可知的未来。

    我把那个水晶球贴身藏好,也伸手抱了抱他道:“放心吧,虽然我们之前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但既然老天让我选择成了你的兄弟,选择你到了这儿,那你永远都是我的哥哥,这是老天给我们的缘分。如果有事,带话给我,我如果找到了离开的办法,我会回来跟你说一声的,这个水晶球,到时我也一定会还给你,因为我还想在两千年后亲手触摸到他。”

    他苦笑了下:“一说到穿越又乱了。”

    我呵呵大笑道:“这不怪我,你一个来自未来世界的人都理不清这中间的关系,何况是我这异世界的人?随便吧,这关系再乱也没这世界的局势乱。你自己要小心些,我一个人倒好办,有事了打不过我还能跑,你现在可是一大摊子,下面几千上万人跟着你吃饭,跑没法跑,注意些,那句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管什么时候,保命要紧。”

    他摇了摇头道:“你这成语用得比我还溜。行了,再见,兄弟!期待下次你带给我惊喜。”

    我伸手出来与他一握,没再多说,背起一把长剑,带着一个包袱,离开了这个我亲手打开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