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金殿杀将

    我感知了下,感觉到有个院子最是奢华富贵,床也是所有房间里最大的,门口还站着两个女孩在守着,想必那就是蒋万里的卧室,我慢慢潜向那间房,从屋后用灵觉拨开窗子翻进了屋里,想了想,还是躲到我经常藏身的老地方——床下。

    这床极大,我躲进去后甚至还能坐起来,头才堪堪碰到床板。我暗暗苦笑一声,我这是又要来听床脚了。想着以往在扬城的事,微微感叹了下,我闭上眼慢慢睡去。

    到凌晨时忽然惊醒,听到脚步是有人进屋,我灵觉感知去,正是蒋万里带着刚才大殿里的两个姑娘进来了。进来后把门一关,我就听到衣服撕扯的声音,这蒋万里居然是床都等不及就开始行事,真不愧城民送他金城色狼的称号。

    我稍稍放出灵觉,见他已扯了两个姑娘的衣服,把光溜溜地两个姑娘扔上床,自己也脱光恶形恶状地扑了上去,一会床上就听到了阵阵喘息呻吟。

    我收回了灵觉,虽然心里因床上的事稍有些许动摇,想着扬城家里的娇妻弱子,这动摇就淡了下去,下一刻我就静静地睡了过去。只余点点灵觉放在床外面感知动静。

    天亮时我自然醒来,感知了下,床上的人还在睡着,算算时间,差不多自由军应该在城外布好了阵,只等金城乱军出城布好阵,我就杀了蒋万里,等金城乱军战败退回城内寻找主帅讨主意时,他们的主帅已经归天,到时这金城会因无令可遵而变得混乱,那自由军攻城战就会好打得多。

    我静静地等着那时间的到来。

    又等了约半个时辰,突然外面传来猛烈的敲门声,这声音把蒋万里惊醒了,他坐起来怒骂道:“什么事!不知道老子在睡觉吗?”

    外面的人高声叫道:“将军!城外有自由军来犯,副将来问要不要出外迎敌!”

    我在床脚听到蒋万里轻声咒骂了一句,然后接着说道:“有多少人?”

    外面的报道:“三四千兵马!”

    蒋万里稍停了会道:“跟刘副将说,先调四千人马出城迎敌,其余一千五百人好好守着城门。我一会上城头督战!”

    外面报信的人领命去了。蒋万里又骂了两句,听去似是骂自由军不知发什么疯来攻打同是乱军的他们。我感知着他又躺下在两个姑娘身上摸了两把,又骂了几句,就想穿衣下床。

    这就是我等的时机,我先是灵觉探出点到他的空点,虽然叫他将军,这武力值却是极低,我灵觉到了他身上他一点反应都没有。等点了他,我又顺手点了两上姑娘的,蒋万里是要杀,这两姑娘却是没必要杀了。

    我从床下钻出来的时候,蒋万里和两个姑娘已是倒在床上没了反应。我想了想,还是没在床上杀蒋万里,不然这床上躺的两个姑娘醒来怕是要吓死人。

    我拖过被子两个姑娘一盖,暂时不想看到她们的**,又拎起蒋万里,想了想,提着他钻进了床下,一刀极快地抹过他的脖子,见血猛地涌出来,我把他往床下一扔,再没管他死活,他也没可能再活了。

    我来后窗边感知了下,外面正四处奔走,想来自由军攻打金城引起了金城的混乱,现在金殿的守卫更是混乱稀疏,这主帅边上居然都没有守卫的。

    我跳出窗外,边感知,边潜行着向外而去。出了金殿,想了想,找到一个落单的士兵正从一间房里边穿衣戴帽边向外走,这应该是去守城墙的守卫,我一指点去,他一声没吭即倒地上,我进屋去把他剥了个精光穿在自己身上,恰巧我和他身高也差不多,这身守卫服穿着还算是合身。

    我感知了下,见有很多城卫都朝一个方向跑去,我穿上衣服,戴上帽子,稍压低些让人看不太清楚脸貌,也跟着那些城卫向一个方向跑去。

    到了一个校场,一个首领模样的嘴里叫着:“快快快,快点集合,各就各位!”

    我跟着一个人跑到队列前,站到了后排比较靠后的位置,这时候乱成一团,有的衣服都还没穿好,根本没注意中间混了我这样一个外人。

    站好队列,那首领领着人就向城头跑去,我跟着队列一起跑着,到了城头,那首领就分配了一下,一些人去站城头,一些人去守城门防着攻城锤砸门,有的去搬擂石,我这队却是被叫去守城头的。

    我跟着队长跑到城头,他也没注意到我是个陌生脸孔,想必他们的士兵也是到处抓来的,队长不知道队员,队员不认识队长也很正常,反正人数凑够,到时让扔石头就扔石头,让砍人就砍人。

    我站在城头向外望去,自由军已在城外一里左右列好了阵列,靠近城这边是金城的士兵,队形还算整齐,但却是没有精气神,反观自由军,因投掷枪队和弓箭队要轮射,这个队列的排列整齐与否非常重要,所以看上去非常严整,要知道自由军成军不到一年,而这些北方的乱军已侵占金城多时,军容却完全不可比拟。

    在这个视角观看两军的战斗,比之蓉城之战我在队伍中看又有所不同,现在视角更好,两军展开时的前锋后卫这些都看得很明白,如果不是有投掷枪和弓箭手,这样面对面的战场厮杀,就算胜估计自由军也只会是惨胜。

    两军缓慢相对移动着,我知道最多再走几丈,就会进入自由军投掷枪的射程,我在城头站着居然稍稍有些期待,很想看看,在这样广阔的视角内,我们的人是如何射杀敌人的。

    又相对走了一段路,忽然我听到自由军中传出了一声大吼:“射!”一队士兵向前疾行两步,一排投掷枪就如针一般洒向了金城阵地,这一轮还没落地,后面的又是一轮射出,距离刚好又比刚才那轮射的稍向后一丈,如此反复,到第一轮投掷枪刚刺入金城士兵身体,后面一轮接一轮地投掷枪像下雨一样从前向后扫过金城阵地。我在城上看去,就似一把把的针扔入了黑布上,前面的人不断倒下,后面的人根本来不及跑,一个接一个地倒在血泊中。

    等到投掷枪三轮投完,后面的弓箭队又是向前疾走几步,一轮箭雨又冲天而起,落下后又是一堆人倒下,这箭放得就比投掷枪快得多,两队人轮流射击,金城的在前面的人忽拉拉地只是往地上倒,后面的人早吓得跑回了城内,这一里地的距离,他们的速度比之奔马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些后面的跑进了**百人,外面还有没跑进来的也没管,急急地关上大门,就听到那些逃进来的大叫:“去报告将军,快去报告将军,自由军太厉害了!我们要守不住啦。”城墙上的人早看到了下面战场的情形,很多吓得就往城下跑,又被首领赶了上城,我知道下一回合,自由军就是先打扫战场,然后就是一轮箭雨射向城头,我可不想站在这城头成为自己人的靶子。

    趁着那个首领一扭头向外看的空,我脚下稍用点落圆就奔下了城,那首领只觉得眼前一花,根本看不清楚是人还是自己眼花了。

    我下到城下,就直奔城门而去,一边跑一边还大叫:“快上城头,快上城墙,敌人扛着攻城梯来攻城了!”我这样喊作用很明显,本来在城门口正拔刀拔剑戒备的城卫,分出了大部分上了城头。只余十来人在城门守着。

    我一边跑一边拔出了剑,脚上手上落圆涌出,一个一个的圆从我的剑上画出涌向那群守卫,那些剑圆才及身,他们根本来不及拔出自己的兵器,就一个个惨叫着倒地号叫,到我奔到城门近前时,所有的城卫就全都倒在了地上。

    这个城门是用一根巨大的木头闩着的,我使出九分的落圆,一剑向那木头上斩去,只一下,那根巨木就断成了两段咚咙咙地掉地上,那些受伤倒地的士兵有避让不及的被两截断木砸得口吐鲜血。

    现在可来不及去可怜他们,我刚才这一下也用力过猛落圆消耗过大,头一阵发晕,但我忍着急忙逃离城门附近,因为我已听到城头上士兵的惨叫声和箭矢嗖嗖射出的声音,这轮箭雨后,马上就是攻城锤破门而入,这是自由军演练多次的战士,现在没有了门闩,这门轻轻一撞即能撞开,我可不想在这儿等着被自己人误杀。

    想着刚才看到几个首领模样的人在指挥布防,我灵觉稍探出——刚才消耗有些大,落圆只余五成左右,不敢再多消耗落圆——那几个首领模样的人已逃下了城头,想来上去只会是被当成靶子射,他们也不傻,下来布防更好也更有效。

    他们还没发现城门口的惨状,我装作惊慌失措地向他们跑去,一边跑一边似是胡乱地挥舞着长剑,叫里还叫着:“不好了不好了,城门被攻破了。”

    听我的大叫,我面前那两个首领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我的剑圆已从他们身上划过,我没再管他们,加速从他们身边跑过,等我跑了一段稍回头望去,两人才变成了四截倒在了血泊中。

    我跑出四五丈,后面城门传来咚的一声,我不用看也知道是城门被攻破了,这声才传来,后面紧跟着就是杀声震天和嗖嗖的箭矢和刀剑相交的声音,我没再逗留,落圆更快地涌出到脚下,迅速地脱离了城门方向,现在再没有人能阻止自由军占领金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