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潜行金城

    这样的大事自然是要召开代表大会通过才行了。

    这次的代表大会达到了空前的规模,两城城市乡村的支部代表和基层代表居然达到近五百人,这个基数非常大了,如果未来都按这个数量来发展的话,不知道全天下的党代表会到一个怎样恐怖的事件,按陆天宇这党主席的话来说:“我们七千万党员,这区区五百人零头都算不上。”我都不知道他说的七千万是如何来的。

    第一个议题自然是把党的权力核心迁到蓉城的事,这可就是为未来的政治中心打基础了,不由得不在代表大会上讨论讨论。最后还是达成了共识,幻月城以发展经济为主,而蓉将重点发展成政治中心,两个中心一齐发展,这让所有代表都看到了党在未来的发展前途。

    政治上搞明白了,第二个议题自然是经济发展问题,总是靠着没收和“会费”,未来想打仗怕军费都不够,那就需要再开源节流了。两城的各种税收将成为自由党和自由军未来重要的财政来源,还有党自己经营的一些事业也将会成为未来的重头。这些事自然要上会上讨论,又从财政部里划出一个下属机构来重点发展和管理党产,至于对于这些党产的监督,那又是我们护卫队的事了。

    被称为黑衣人的护卫队已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我下属里就有近十个队的人专门从事着保护、审查、稽查、批捕等的工作,在现在可以说是个极其重要的核心机构,军队和党内的人都以能成为黑衣人为人,其实最主要的就是权力非常的大,跟党有关系的事,都能插上一点手,现在又有自由党产业发展的监督权,更是成了人人眼红的香饽饽。连代表团的也有人想插手进来,只是都知道我这队长武功太吓人,而且对于权力并不是太那么热衷,所以最多只是在下面嘀咕下,可没敢在代表大会上提出来。

    代表会后才两个月,在自由党严密地组织下,两城经济和建设迅猛地发展起来,刚搬到蓉城的代表团也在蓉城原太守府上扩建了基础设施,所有机构都放在里面办公,我们护卫队自然也有了一幢独立的院子作为办公处,在其他机构都合到一起办公的时候,就军部和护卫队拥有独立的院子,可见护卫队权力之重。

    幻月城和蓉城也进行了改扩建,城墙加高是必须的,这时代没出现的护城河也控了出来,城内重新规划分为商业区和住宿区政治区军事区这些,功能更明晰,发展也更便捷了。

    到这一切都变得紧紧有条时,谁都可以看到自由党领导下的城市带给这个世界的改变,不仅是两城和周边乡镇,就连北方和南方还在战乱的那些城市民众都争相跑来两城定居发展。

    自由党这时在陆天宇的提议下反而加缩发展,他认为的高速发展会带来党员的良莠不齐——我的护卫队已查处了多起用党名义做私事和坏事的人,这会严重影响和几败坏党在民众中的地位,所以在未来党员的发展上更要严格,不再是像以前那样只要想入党,审核过关即可,现在的党代表人数也需要控制,太多的党代表会造成权力的滥用和分散,也不利于我们党民主集中制的原则。

    这些是在代表团会议上说的,经过讨论后进行实施,监督的人员又是我们护卫队了。

    蓉城收编第三个月后,又开了一次代表大会,这次的议题则是,是不是对北方的一座由乱军控制的城市用兵。

    这个城离幻月城不远,也就是隔着金沙河,再走几十里的样,要对他用兵是因为这座被乱军控制的城市已乱得不成样,据从那儿逃出来的城民说,乱军控制住该城后,穷奢极欲,又没什么远大目标,所以就每天花天酒地,强抢财物民女那是小的,当街杀人也不是没有。作为打着解救万民旗号的自由党,不仅是要把民众从陈武朝解救出来,这样比陈武朝还不如的乱军,是不是也要解救呢?

    争议的主要问题在于,我们也是跟陈武朝对着干的乱军,这乱军要不要打乱军?这会不会是间接帮助了陈武朝廷,最后让我们受到所有乱军的围攻。

    陆天宇在会上发言时就说了句,如果我们没有民众的基础,我们就会亡党亡军亡城!意思大家都明白,别的城市的人民,也是我们党的民众基础!不能放任不理。

    党主席如此强硬发话,大家自是要考虑下这中间的意味,最后表决时还是以绝大多数代表同意,对那个与幻月城一河之隔名叫金城的出兵求万民于水火。

    用兵前自然要造出些声势,那些从金城逃出来的城民,被派回去放风,就是如何夸大自由党的好,为了救金城民众出地狱,自由党人不计牺牲,将会出兵讨伐乱军救民,民众们不说夹道欢迎,在攻打金城时不要拖后腿即可。

    由于保密措施做得严密,各城对于自由军的新式武器弓箭和投掷枪并没有认识,主要也是因为对蓉城用兵时陈武士兵败得太快,除了太守我放走外,其他就没有一个能走脱的,北方乱军不知道有这样的新式武器出现也很正常了。

    风声是放出去了,却没说在哪天动手,毕竟是要渡河作战,别让人河边趁阵脚未稳打个措手不及就麻烦了。自由军只是暗暗准备着渡河船只,整装备战。

    到了月末天黑风高之时,自由军在金城人的带领下,悄悄用几十条河渡到对岸三千人,这次没像上次对蓉城用兵时动用了四千人,因为一是渡河战毕竟不大方便,二是这是第二次用兵,有了经验。

    军部也给了我一个任务,那就是先潜入金城内,当城外大战之时,实施斩首,把乱军首领蒋万里抢先斩杀,让整个乱军群龙无首,届时必定乱成一团。这个任务除了我还真没人能完成,我也没在意,欣然答应了。

    我是在大部队出发的前一天渡过河进入的金城。

    了金城是个中型的城市,比蓉城大却又比幻月城小,进去城里时被收了五钱银子的进城费,按守卫的说法,你进城了要吃要喝要睡咱金城的吧?这钱不该你交该谁交?我也没在意,这先让你们高兴高兴,就一天。

    我进城的时候是近午时代,最大的一条街上也只是稀稀拉拉地有几个商店在开着门,这城市的萧条感觉就像个死城般,如果不是时不时有嚣张的声音从屋里响起,真会以为这是个死城。

    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个客栈让我休息,后来看实在找不到,直接去找了个客栈折了门,半天才有个小二开了门探出头来,见是个陌生人,又很紧张地问了下干嘛,知道我要住店,才打开门让我进屋,进了屋马上就把门关上了。

    我看他这么紧张就问道:“你这紧张干嘛啊?我就住个店而已。”

    小二叹道:“我也不想啊,现在只要一开门做生意,城卫们就会来这儿收税,搞得大家都不敢开门,敢开门的都是城卫们自己的生意。像我们客栈这样的小本经营,一开门收的房费还不够给他们税的。客官你进了屋就不要出门了,不然到时让我们受牵连。”

    我点点头应是,我本来就不用出门的,进了屋到晚上差不多溜去找将万里,一晚上呆在那儿等约定的时间到时杀了他即可。

    进了屋还不错,至少干净,我也没在意,慢慢调养着落圆和精神状态,等天黑时分再去找蒋万里。

    近晚上随便让小二弄了点吃的,吃了又进屋,等到天黑尽后,我灵觉感知到后门已没人,轻轻推开窗跳下了房间,向着蒋万里的宫殿而去。

    蒋万里的行踪和造像是由逃到幻月城的城民提供的,不用提供我随便也能找到,因为蒋万里趁乱造反打下金城后,也没再干其他事,就是反原来的太守府大大改建了一番变成一个宫殿群的样,号称金殿,他自己每天就在金殿里花天酒地,时不时还派出小弟到城里转悠,见有漂亮的姑娘,就抢入宫中陪乐,所以金殿又被金城人称为淫殿。

    我很快就到了金殿,这地方倒是建得富丽堂皇的,高墙碧瓦、雕梁画栋,也不知道当进蒋万里耗费了多少民脂民膏才弄成这样。只是这么豪华的金殿,守卫去是我见过最松懈的,就算有收卫,也是几人聚一块喝酒聊天,巡逻的人也是半天也转不完金殿一圈。

    别说这样松懈的防卫,就算是四处搜索严密如铁林城我也是来去自如,没有人能像我这样拥有灵觉能探路避人。

    进了金殿,我先用灵觉扫了一圈,这金殿虽然有些大,但还是在我灵觉探知范围内。只扫了一圈就感知到一个大殿内正在饮酒作乐,为首的人与金城人提供给我的画像有几分想像,正一手搂着一个姑娘在饮酒,那两姑娘已是衣不遮体,他下首的应该是他的手下,所有人跟他一样也是各搂着一个姑娘在上下其手,大殿中间却是在斗鸡作乐。

    我感知到这样,只能摇摇头了,现在已是深夜,却不睡觉还在花天酒地,这蒋万里果然如金城城民所说的是穷奢极欲,这样的人杀了我不会有一点心里负担。

    既然感知到他的存在,我就不再关注他们在干嘛,到明天按时辰干掉蒋万里即可,至于今晚,就让他们高兴这最后一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