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皇族守护

    我微微一笑,手里的剑向那白衣人攻去,还是没有花哨地一个圆画出,我没用全力,只用上六成左右的落圆,我很想试试,我在用出多少落圆的情况下能与这个白衣人匹敌。

    那白衣人脸色一凛,伸出长剑在我圆中一点,正好点到我的剑尖,我画出的第一个圆一下就止住了。

    这是头一次有人能把我用落圆画出的圆停止下来的,在我那时代,当我学会了落圆圆润力量的应用后,对上我的人多是躲避或是被我杀伤,而像这样被人用剑破了还是头一遭。

    我不惊反喜,我现在需要的就是有人在武技上与我抗衡帮助我提高落圆,这人既然有这本事,那我更要好好在实战中锻炼了。

    他点住我剑尖,稍一偏身我收回了长剑,在这过程中,我又是把手画出了一个圆涌向那白衣人,那白衣人怒吼一声:“快走!”吼完一步向前又是一剑点出,这次是点到了我的剑身上,虽然把我画的剑圆挡住了,我却感觉到他已力尽,这一剑只能点到我的剑身上,而不是像第一剑那般的点到我的剑尖上。

    我叹了口气,看来这个白衣人的武技也就只相当于我四成左右,在我那时代也就是稍逊于洪峰他们的存在,或者也能跟洪峰一拼,因为我现在武技比之在扬城时已有了不小的进步。

    我又是一剑画出,这次他再无力精确挥出手中的剑,只能当地挡了一下,手中的剑即掉在地上,我挥剑向前刺到他手臂上,他还没来得及缩手,我又一指点在他的空点上。

    那句快走喊出来,太守终于提起了最后一口气爬了起来向山里跑去,到我把白衣人点倒在地,他也就跑出十丈,我都没跑过去,灵觉直达空点,把他也点倒在地。

    我没管那个太守,什么皇族跟我关系不大,我也不会看重这个身份,但这个白衣人的武技是我非常看重的,我很有必要了解清楚。

    我走到他面前说道:“如果你能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放你们俩离开。”

    白衣人哼了一声,眼睛闭上没有说话。

    我又说道:“我只是想了解下这时代武技的高低情况,问你的也只是关于这些的问题,你只要回答了,我可以放你们离开。”

    他睁开了眼,看向我的眼睛有些疑惑,或是奇怪为什么有人要了解这个,他很不想答我的话,但后面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他问道:“你为什么要了解这个?”

    我说道:“我从小就在一座山里跟随着师傅修炼,从不知道现在这世间武功达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出来后也一直没有人跟我说这情况,遇上你觉得武功还值得我一博,所以问你一问。”

    白衣人更是奇怪了:“你是说你出山到现在还没有人能与你一博?”

    我点点头道:“是的,没有人能挡我一招,你是唯一一个能挡我两剑的人。我想了解下,在陈武朝内,像你这样武功层次的人多不多?”

    他似是在考虑这问题说出来会不会有什么影响,最后还是说道:“我们属于陈武朝皇室的一个守护团,为的就是保护拥有皇族血统的贵族不受伤害,我们保护对象的重要与否,派出的保护人也相应地不一样。”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我脑子里在转着什么,停了下还是接着说道:“我保护的这个皇族属于现今皇上的堂叔,在皇朝内也不算太重要的人物,所以就指派了我来保护,我的武功在皇室守护团内,属于中等偏上的水平,比我水平高的很多,像你这样的武功,在我们守护团内,只相当于副团长这级。”

    我不知道他说的有比我厉害得多的话是真是假,但他说皇族守护团对应保护相应等级的皇族这事我倒是相信他没有撒谎,不可能用一个特级的高手去保护像这一城太守这级别的人,蓉城太守的级别在陈武朝只算是二流,所以这个太守皇族的身分也有很大水分在内,至于这个白衣人所说的他是中等偏上,那估计只能到中等这级别。

    有了这个大致的印象我算是明白了,我这水平在幻月城是无敌的存在,在陈武朝内估计还不是顶尖的,那我就知道我未来要提高我的武功该向哪走了。

    我又问道:“你们这个皇族守护内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呢?”

    白衣人傲然道:“我们是从全国精选出来武技出色的高手组成的、专门为了保护陈武皇族安危的,从建朝以来就已存在,发展到现在已有几百年,在陈武朝拥有超然的地位。我们团长在陈武朝内就相当于国师这样的地位,连当今太后见了他都要礼让三分。”

    我奇道:“那对应来说,是不是当今陈武皇就是你们团长保护了?”

    他吃地说了声:“当然不是了,当今皇……”似是想到什么,他住口不说了。

    我没追问他为什么说不是,这与我想要了解的关系不大。

    我又问道:“当今太后能指使你们团吗?”

    他声调又提了一些起来:“对于我们团的指派,是由左右太宰和团长负责的,太后没有权力指使我们,我们也不会听她的。”

    我哦了一声,想来想去已没有什么可以问的,随手一指点开他的空点,再一指解开那太守的空点,他动了动,站了起来看着我,估计是没想到我说到就能做到。

    我笑道:“你们走吧,我答应了你们的就会放了你们。记得跑远些别让自由军抓到。唔,难说哪天我会到京城去拜访下你们。”

    他很奇怪地看着我,半天才道:“你不是自由军的人吗?怎么能这么随意就放了我们?”

    我笑道:“我是自由军的人,但我在里面地位有些不一样,我放了你们也不会引起什么,再说,也没人知道是我放了你们不是。”

    他长吁了口气,走过去扶起那个刚醒来的太守说道:“敢问兄台高姓大名?”

    我稍犹豫了下道:“在下骆阳。”

    他拱手道:“在下庄则栋,有日如果骆兄到了京城,可以到九城西守护团找我,到时我必将厚待于兄今天之义。”

    他搀起太守慢慢走了几步,他再向我一拱手道:“骆兄就此别过!”然后扶着一瘸一拐的太守隐进林里不见了。

    我看着两人消失在林中,想了想,没走地道,找准蓉城的方向,向蓉城走去。

    到了蓉城外,守卫的士兵见是我急忙把我放了进去,我走进去,蓉城内的战火已完结,蓉城也完整地落入了自由党手中。

    我找到陆天宇他们,他们正在分派着任务。或是追击逃兵,或是恢复秩序,有了幻月城的前车之鉴,蓉城这小城市很快就能恢复。

    陆天宇见了我问道:“你找到太守了?”

    我没有瞒他,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他定定地看了我半晌后说道:“清风,看来你追求的与我追求的有很大不同,我是在保障自己生存的条件下,去努力地实现自己的目标,你只是在追求自我的提高。我所想的是让自己在这个世界发挥出光和热,而你,却是想着如何逃离这个世界,回去找你的亲人。”

    他顿了顿道:“如果我像你一样也有那么多爱你的人,我也会想着怎样逃离回去。可惜,我最后一个亲人,也变成了你这个不是亲人的你。”

    我有些默然,确实,来到这世界的这几个月,我无时无刻不在想我最亲的几个人,如果不是当初答应了要两人尽最大可能生存下去,我可能早跑山里去找那条通道、或是拼命修炼让自己的落圆早早圆满了。

    我拍拍他的肩膀道:“当你和自由党在这世界站稳脚根的时候,也就是我们俩分道扬镳的时候,你说得不错,我们追求不同,那句话怎么说的?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是道不同,不相同路。我会提前跟你说我要什么时候离开的,到时也希望你不要拦着我。”

    陆天宇叹道:“只要再给我三个月时间,我们就能攻下两到三城,那时自由党绝对能站稳脚根,是不是那时你就要离开我了?”

    我没说话,只是对着他微微一笑,他其实早已知道了答案。

    他也没再说话,我们俩就站在蓉城城中央,看着到处忙碌的士兵,默默想着各自的心事。

    蓉城落入自由党手中,我们又忙了起来,我的护卫队参与到城市的恢复建设中,在党组织的发展中为自由党保驾护航,很快就让蓉城变成了另一个幻月城,自由党支部和基层党组织在蓉城四处开花,到最后,蓉城的党组织建设及党员的凝集力居然超过了幻月城!党员的数量短短时间内就接近了幻月城。这个可喜的成绩让代表团万分欣喜,都在想是不是把自由党代表团的驻地放到蓉城来,要知道自由党代表团驻地就是自由党权力的最核心,代表团驻地放在哪儿,哪儿就算是整个自由党控制区域的政治中心。蓉城虽然比较小,但除了离幻月城较近外,距北方和陈武朝其他地方都较远,可以说安全性更好,把党代表团驻地放到蓉城来,就算有朝一日党出现了大问题,陈武朝廷要杨剿除自由党,花费的精力也要大得太多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