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时代战阵

    当这时代第一把弓现世的时候,没有人能确定这能杀得了人,我们也没去争辩,只是让人摆上用牛皮厚纸包上木头,然后我拿起那弓,对于我来说,这弓还偏软了些,拉开弓弦一箭身去,箭直接击穿了十五六丈外的牛皮身入木头中,这效果让自由军都大吃一惊,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射人,那肯定是射个对穿死得不能再死。

    这时自由党的代表们才对陆天宇所说的新武器建设思路大为叹服,有这样的武器,在这时代,没有人能阻挡自由军攻城伐地的脚步了。

    弓箭设计出来,量产却是问题,这有个过程,只能是慢慢训练出熟练的工匠,再由他们去完成量化的工作,现在先少量生产出弓箭训练士兵们。

    另外一种更简单的远距离武器投掷枪也设计出来了,这个更简单,一个铁枪头安上一根棍就行,稍注重平衡,只要稍训练有准头了,这破坏力那比之弓箭还要强上不少,唯一的不足之处是因长度和重量一人士兵带的不多。但在这杀伤力面前,这点点不足在现在看来微不足道,因为我们走在了世界的前面。

    陆天宇还为投掷枪设计了战术,就是一轮射出后,前面的人即刻退回,后面的人再射,射完退回,如此反复,在五轮中,可以保证投掷出去的枪中间不会停顿,能达到大面积的覆盖,按一人带三支枪计算,一个五百人的中队,这一轮齐射下来,能干掉对方七八百人!

    我们现在就是在抓紧生产着这两种武器,毕竟这些武器缺的只是理念,生产出来并不难,我们只有走在敌人的面前,哪怕是在敌人生产出来一个月前还保持着这种武器的优势,那就能夺得战争的胜利。

    这一切自然是秘密进行的,弓箭队和投掷枪部队属于自由军中保密程度最高的部队,除了代表团和有限的几个军代表,很多支部代表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两只部队存在。

    如此过了两月多,陈武朝还腾不出手来打我们,我们却已休养生息完毕,在此种条件下,代表大会又召开了。

    这次的代表大会代表人数又增加了不少,应代表团的要求,代表大会现在增加了些最基层的代表,这是为了让自由党更接地气。

    议题之一就是对于之前幻月城的奖励和抚恤。我因功高,被大会代表推举为第二副主席,在代表团内排位仅次于陆天宇和申重恩,主要工作还是负责已组建的护卫队、情报部和新设的保密处,其他的也各有行赏,这个自不用说,至于抚恤,因有大量没收来的财物,抚恤也是按最高级别,牺牲士兵的家人,领了抚恤金后基本在十多年内不用为衣食发愁。这两事最大的成果是要求参加自由军的城民急剧增加,让参军的审核工作连续十二个时辰不间断,工作人员都叫苦不迭。

    既然有那么多的士兵加入,那代表大会又在考虑是不是要扩大我们自由党的地盘,审议的另外一个议题就是是不是对离幻月城最近的蓉城下手,虽然现在蓉城因为幻月城丢掉陈武朝廷加大了兵力,怎么说也是个小城市,能有多少兵力来调配?何况现在四扰纷纷,大家都在乱战哪还有更多兵力调配给蓉城。

    表决下来,差不多是全票通过对于蓉城的用兵,现在大家眼睛都在盯着蓉城那点地盘来给自由党加菜。

    我们护卫队的制服已设计出来,当然不是我设计的,这是由陆天宇提意见,裁缝们设计出来的,黑色的制服非常的漂亮,贴身修形,统一配背负式剑匣,当风而立则长衫飘飘欲仙。这身服装按陆天宇说就很有第三帝国的风采,漂亮的制服能让工作人员更有动力,能让更多的人想参与到这个工作当中。而我这队长,已隐隐被人称为幻月城武功第一人。

    有了一个大城做根基,这准备工作就进行得很快很严密,当半个月后一切准备妥当,自由党所有党代表在幻月城开了个誓师大会,然后兵发蓉城。

    我们护卫队也抽调出了一百人左右作为监军,也是为自由军里的党组织护卫。我自然是要带队出征的,对于我来说,增强武技成了我现在惟一的目标,而在实战中不断完善落圆的境界,是我参加蓉城之战的动力。

    还不需要一天时间即到了蓉城。等我们安营扎寨,排好阵势,对面蓉城也忽拉拉地把队伍拉了出来排兵布阵。我大致看了下,我们这次来蓉城来了四千左右兵马,号称万人,这么个小城,还用不了太多人。对面蓉城也差不多三千来人,估计也能号称万人。

    陆天宇在我边上晒笑道:“现在这打仗啊,还真像《三国演义》里那样,排好队伍,大家兵对兵,将对将干起来,干得过忽拉拉去冲上去杀一阵得胜还朝,干不过掉头就走鸣金收兵,跑得快能关上城门,跑得慢了让人追着尾巴难说还丢了城,真不知道这时代的人是如何想的,真的是君子之战啊!”

    我纳闷:“《三国演义》?那是啥玩意?听着怎么感觉耳熟?”

    他咦了一声:“你居然听过《三国演义》?那可是我们那时代的小说,你怎么可能听过呢?”

    “有时候我脑子里会莫明其妙出现一些词语,还有一些东西,跟我那世界,和这世界都不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比如你那水晶球,比如你说的小说,我脑子里就有知道这东西。但如何来的我却一点也不清楚。”我无奈地答道。

    他盯着我道:“你不会也是跟我一样从我们那时代穿越来的吧?“不如此,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东西?”

    我摇了摇头:“不可能了,我生活的那时代我有父亲,有家人,还有朋友,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我穿越的话怎么可能会有这些人与我产生关联?”

    他笑道:“那可不一定,像你就是灵魂穿越到我兄弟的身体,很可能你也是一样灵魂穿越到那你说的落日城公子身上也不一定啊。”

    我吃地笑了声:“如果是这样,我脑子里肯定会有以前的记忆,像现在我还有我当时在落日城的记忆,但我在落日城时却没有之前的记忆,不可能了。”说完这话,我脑海深处似有什么动了一下。一个有些模糊的画面飘过,我想再深想,却再也寻找不到。

    他刚想再说什么,对面却哇地叫了出来,却是在队列中跑出一人来我们这叫阵。这时天刚黑,这叫阵的人离得稍远就看不清楚。我们商量了下,紧闭寨门没理会他的叫阵,晚上打仗那是偷营,这样根本不能明刀明枪地干。

    蓉城的见我们不敢出营对战,叫嚣了一下,也无趣地回去了。

    陆天宇看着对面嘿嘿地笑道:“当明天白天两边都排好了阵形,他们以为还是将对将兵对兵地干一仗,我们却是几轮的投掷枪射击把他们全弄死在阵营里,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

    围绕在他边上的军代表和党代表都一起笑了起来,真按以前的阵列来对仗,我不敢想像明天会是怎么一种血肉横飞的情景。

    我稍有些不忍,这完全是不对等的打击,不说四千人,只需要千来人,用投掷枪和弓箭就能把对面三千多人全歼!

    明天能用上我的场面是在城里,在城外这样的队列战,蓉城官兵的命运已定。

    我轻声叹了口气,思绪回转,想着扬城里的亲人们,我心里不由一痛,我要抓紧时间把落圆提升,那样就算我找不到沈林城地道联通的那山洞,我也能从天坑的地下水道进去,我一定要再走一次那条通道,不管那之后我又会被穿越到什么地方什么时代。

    一夜中我就在回忆中慢慢睡去。

    第二天大战来临,所有人都醒得很早,天刚亮,两军即列好队形,两队慢慢接近,到投掷枪射程覆盖时,对方还不知道自己已进入了死神的收割范围。

    列好队,蓉城昨晚出来叫阵的那个将官又跑了出来大叫大嚷,我叹了口气,望向陆天宇,他稍点点头,我伸手从手边抽出一根投掷枪,都没怎么用力,只是先灵觉锁定,再落圆涌到手上,投掷枪翁地一声射向那个将官,那人还在叫骂嘴不停,只一枪就把他整个人钉在了地上。

    我这一枪出手,我边上的申重恩也跟着大喊了一声:“射!”前面那一排三百左右的士兵齐齐抽出投掷枪,齐齐向前助跑了两步,奋力向对方阵营射去,到我的枪把那叫嚣的将官钉在地上时,这一排的齐射也飞向了对方阵营。

    一阵齐齐的嗖的声音响起,对面就倒下了一大片,等这一轮射完,又从后面助跑冲出一队士兵,又是一轮齐射,再退,然后又是一队士兵,连着四轮,前面射的那轮士兵正好又是轮到他们。

    对面只见声声惨叫,蓉城士兵一个个倒地哀号,前面没死的人只想着往后退,后面的一时还没清楚发生什么还在列着队,被枪一轮轮的射杀,战场上的惨叫声已把投掷枪的声音全掩盖得听不见了。

    等所有士兵三支投掷枪全投完,对面蓉城的士兵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最后面的早吓得往回拔腿狂跑,根本没有人想着要停下组织一下阵形反击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