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新式武器

    自由军已逼近了城门,城门楼上也是把幻月城的士兵挤压在了一起,只是幻月城的士兵队列还很整齐,进退有度,双方杀得性起,却要向前推进一点,却也是用尸体堆上去才可以推进一尺半丈。

    我看去,幻月城士兵中一个似是军官的最有凶狠,一柄刀舞着,自由军没一个能近身的,稍稍疏忽点就会被他所伤,我才来这么一会,伤他刀下的不下五人,如果不是他这点最凶悍地顶着自由军,很可能自由军早击穿了他们的阵形了。

    我没再多看,长剑舞起,落圆随着剑势画出,多次的战斗,让我的落圆之圆更是纯熟自然,以致随心所欲的境界,这一画出,那幻月城军官只感觉到一阵压力涌至。

    他放弃了其他几人,专心只杀向我一人,他知道,如果想逃得性命,能不能接下我手中的剑是关键。只见他双目一下睁圆了,手中的刀舞得更快,一刀快似一刀地砍向我画出的圆,我只感觉一股大力与我剑交集在一起,然后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我用落圆画出的十多个圆居然被他一一都接住,只是接一下他退半步,这十多剑接下来,他早退到了士兵后了,然后我见他卟地一声,吐出一大口血,这十多剑接下来,力量叠加,何止万斤,根本没让他能喘息一下就受了很重的内伤,一时想再举刀都有所不能。

    幻月城士兵被我这一波剑圆压得向后退去,自由军军心一时大振,大家都奋力向前杀去,把幻月城士兵赶得更挤成一团,前面的退无可退,后面的想向前舞刀弄剑,却受限不能够。

    我刚才一下的消耗还不算大,用剑画圆比之我用灵觉直接攻击那消耗要少不少,我不想让他们有点喘息的机会,一剑紧似一剑,只见到一个个在火把下闪着精光的剑圆向前舞动着,碰上的士兵不是缺胳膊就是断腿的,能完整倒下的,却已是受了很重的内伤再无战斗力。

    我身后的自由军基本都不用动手,因为他们根本也插不上手,就见我一人在前面开路,然后一个个人或死或伤倒地,这强悍的景象,不仅是幻月城士兵吓得都不知所措,连自由军好多没见过我出手的士兵都惊呆了。

    我这一轮推进直接向前推进了三丈上下,把幻月城士兵压缩到不到十丈方圆的一块地方,后面是城墙,退无可退,想进攻,遇上我非死即伤,想退……没了退路。

    我停下手中剑,轻吁了口气,这一轮急攻,消耗了我一大半的落圆,再按这速度进行下去,我很可能再推进一丈左右就会晕撅,那时可没人救得了我。我停下是见对面已吓破了胆,再就是我也需要歇歇气才行。

    “放下武器者活!顽抗者杀!”我喊了一句,手上的剑斜斜地指着幻月城士兵,他们胆寒地看着我的剑,再无战斗的勇气。

    “放下武器者活!顽抗者杀!”我又喊了一句,后面自由军的士兵也跟着一齐喊出来,声音响彻幻月城。那些士兵被这几声一吼,有几人手里一时没拿住武器,当啷一下掉地上,这示范作用非常明显,后面接着传出一阵阵武器掉地上的声音,到最后除了那个与我一拼受伤吐血的武将,其他人都把武器扔在了地上。

    我一人一剑向前走去,直到走进了他们的人群中,眼睛直盯着那个武将,他看着我半晌,叹了口气,把刀地上一扔,放弃了抵抗。

    城楼上这一放弃抵抗,城门口的也跟着全部扔下了武器,自由军士兵上前用绳子把所有人都捆上带走,至此,整个城门已落入我们手中,再加上其他城门的陷落,整个幻月城除了零星的小规模战斗,其他地方都变成了自由党的地盘。

    我坐在城门前歇息调整着落圆,随着我战斗越打越多,对于落圆的运用我已越来越纯熟,我再想,如果再多经历几场这样的战斗,那从未触及的第九层圆满满可能会实现。

    我很向往当第九层圆满时那种境界,天下无敌?

    我歇息了一会,陆天宇带着代表团的几个代表来了解慰问了,一路走一路跟士兵和伤员握手,一边还勉励着他们,现在可以说他就是整个幻月城的老大,如此近距离的与普通士兵握手,那些士兵都有些受宠若惊。

    他们走到我面前,我伸手出来与大家一一握手,每个人眼中都流露出喜色,但在看我的眼睛里却有惊讶,有不明所以,也有一丝丝的惶恐。

    陆天宇道:“都不知道如何才能表达我现在的心情,清风,这一仗你居功至伟啊,不仅火烧太守府,这次强击西城门,又是靠着你的一翻盖世神功才打下,你让我们不知道少牺牲了多少士兵啊。代表团会议上我一定要再提议如何奖励你,奖励轻了我们大家都说不过去了。”

    其他代表也笑着应是,至于如何奖励,后面再讨论,现在这幻月城百废待兴,奖励肯定有,但不是最主要的事情。

    到天亮后,零星的战斗也基本结束,到中午时分,整个幻月城再无幻月城士兵的抵抗,至此,自由党才真正完全地占领了幻月城。

    占领后即一系列的命令下发,首先是整个城市实行军管,其次是暂时的供给配给制,再就是强制没收原幻月城管理、将官、豪绅的财物,这些动作都是为了最快地安定幻月城的秩序,在经历了这一个多月的战乱,幻月城已是处于崩溃边缘。

    各支部迅速地运作起来,基层的党组织和党员们都自觉走上街头去维持秩序,给惊魂未定的市民讲解自由党的宗旨,安抚城民们的情绪,这些很快就让幻月城的秩序变得有序紧然。

    当然,另外一边血腥的镇压也在进行,之前调查出来的与陈武朝有关联的豪绅地主,那些鱼肉过城民的管理者,都被从豪宅里一一逮出,他们也跑无可跑。经查罪大恶极血肉太狠的,基本都是在烧成了白地的太守府门口公审后就直接吊死,家产全部充公,那些还算不错的只是没收了财产,交去由自由党控制的乡下进行劳作改造,如果达到自由党的标准后才能再放回幻月城变成一个普通的城民。还有那些反抗的,自然是全部诛杀不留。

    这一系列动作下来,一周不到时间,幻月城已完全恢复了常态,商业也开展起来,配给制也暂时取消,城民们又正常生活起来,除了时不时能见到巡逻的自由军和烧成一片空地的太守府,幻月城再不见有战争过的痕迹。

    一切恢复后,最重要的就是组织防御以防陈武朝对幻月城的用兵,毕竟幻月城在陈武朝也算个大城,这样就变成了他们嘴里的乱军控制,怎么也说不过去。我们以战争状态一直防备着陈武朝的反击,却一直没等到,打听后才知道,北方现在也在抓紧组织军力,准备渡过金沙河反攻南方,现在陈武朝的所有兵力都集中于南北交界,根本没精力来管我们这一城之地。

    用陆天宇的话来说:这是我们抓紧发展的大好机会,我们不要管别人如何,发展好我们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在抚恤和重奖了官兵们后,军队的建设又提到了日程上。

    因为已控制了幻月城,以前的养兵于民要修改一下,职业兵与养兵两者相结合来建设军队,在城驻防的为职业正规自由军,另外那些平时还是民的士兵还是一样在各自地方休养操练。

    另外就是新式武器设计处也进行了紧张的筹备,按陆天宇的说法,未来打的就是新式的武器,现在我们耍刀舞剑很快就会过时,抓紧新武器的开发,就能赢在未来。

    这个工作是他在主抓,别人不知道,我知道他是个未来人,脑子里肯定会有一些现在所没有的武器设计,说是设计处,不过是把他脑子里未来的武器样式实现出来。

    当一切都上了正轨时,我看到了有一个严密组织分工合作所带来的急剧变化,幻月城在我眼中每天都在变化着,更多的人涌入幻月城,和自由党鼓励式的支持,带动了幻月城商业的爆发式发展,渐渐地从战争中恢复到了战争前的状态,甚至比之前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自由军也在向越来越专业正规的方向发展,现在再不是之前那群乌合之众了。新式的武器也进行得非常之快,特别是远距离武器的开发成功,让这时代的战争向另外一个方向去发展了。

    其实按我的想法,也是可以设计出一些新式的远程武器的,比如弓箭,比如投掷枪。这是我那时代就有的,现在我要设计出来自是很容易,强弩稍难些,但我是见过和用过的人,用心去设计那是不会有太大的难度。

    这些也是陆天宇所想要的远程武器,现在的战争还是那种大家铺开一片,你摆上阵型,我摆好防守,大家干一场那样,想像一下,当这边正摆开阵形时,对面哗地一轮齐射,这仗就不用打了。

    很快弓箭就设计出来了,这是按陆天宇的设计思路设计的,以硬木为臂,牛筋做弦,箭为铁头竹杆羽箭,我也按自己那时代的弓箭特点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很快就把样弓设计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