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烈火焚城

    我站到队列前面说道:“这次由我带领你们奇袭放火,其他我也不用多说,按计划做即是,我的要求就两点!听命令!知进退!其他我不用多说大家都知道如何做,我最希望的是大家在完成任务的同时,保住了性命。大家需要放心的是,执行任务时我会走在最前面,撤退时,我会是在最后,大家可以很放心地把你们的生命交给我,我会对你们负责!尽量地让我们大家都活着回来看到幻月城成为我们自由军的地盘!”

    几人眼里都露出了激动神色,我这样能注重大家生死的首领,很快就会得到下属的认可。

    “好,现在解散,好好休息,把需要的物品准备好,凌晨时分出发。”我发出命令。

    众人轰然答应散去,我也跟申重恩再谈了下如何配合及发动进攻的时机,看看还有时间,我也找了个地儿躺下养神。

    凌晨我自然地醒来,看各人已是整装待发,我也检查了下自己所带的物品,感觉再无遗漏,一声出发,率先出了门向太守府方向而去。

    一路前面还是那猎户在探路,这次事情重大,我也把灵觉放出感知着巡逻队和士兵守卫这些,有时候还修正猎户的路线,因为我能发现一些暗哨而他是不能看到的。

    我感觉到这次比上次去杀人的守卫要森严了不少,蓉城人吃了大亏的事估计他们也打探到,虽然不一定清楚到底是谁做的,但加强守卫那是不会错的。

    我们潜到指定地点,到了这儿后就要各自到指定的地方去放火了,按我们的计划,如果能把火点起来,这火势一起,至少能烧死一半左右的士兵。

    我打了个手势,所有人即各自散去,现在我们只有一刻钟不到的时间完成我们的任务。

    我去的是太守府后的大牢,这儿在蓉城人占领时被改成了后营,是士兵最多的所在,守卫和巡逻的也是最多,难度也最大,因为这大牢一半全是大石条彻成,上面是木楼,那石头是完全不怕火烧的,上面木楼倒是可以点燃,但现在木楼四周全是守卫,几十个火把把大牢照得如同白日,想进攻的人除了变成透明,那是很难接近的了。这次与上次逃狱不同,上次本来守卫就不严,而且我们是从内往外,不像现在从外向内,想通过这围墙大楼不被发现那是个大问题。

    只是我有大杀器——灵觉,能远距离攻击让人丧失行动,这些守卫对于我就全不是问题了,我惟一要担心的就是落圆消耗太大。

    木楼上站着的守卫有十多人,这十多人我消耗三分之一左右的落圆能放倒,如果再加上在进攻时消耗的,跑路时要用上的,应该是基本够用,不会出现消耗过巨昏倒的事,现在可没人照顾我,只能注意着别让自己出问题。

    我灵觉探出,感知着所有人的位置,我只能先点倒一半,然后再点另外一半,同时进行用灵觉攻击这么多人我可能会力有未逮。

    落圆涌出,没等那几人倒地,我又点向另外人的空点,等前面几人倒地,其他人一片惊愕,才一会,又全倒在了地上,我这一下太多的落圆消耗还是让我头一阵晕,差点没站住。

    我歇了一会,幸好除了这些守卫外,再没有其他人在外,不然这一地的人肯定早让人发现了。

    木楼上放火容易,我现在想的是石屋内如何放火才能达到最大的杀伤效果,我到处看了看,有些应该是拆牢房建兵营时拆剩下一些木头柴火,就堆了一堆,这如果能堆门口一烧,这大牢只有这么一个门,门口一堵烧不死人,估计也能熏死一些。

    想着我就做,只是需要我轻手轻脚抓紧时间。我运起落圆,迅速地在牢门口和柴堆间来回,一会功夫就堆了一大堆堵在门口,现在好了,里面的人想出来,怕也要搬半天,他们可没有我这样的神力。

    一切做好,我先把那大堆木柴点燃,然后跃上木楼,在主要的通道口浇上火油,用蜡烛点燃,等火燃起,我用落圆感知了下,里面的人还在睡着,我知道这些人是跑不出来了,就再没管,迅速地离开了大牢。

    一路出来,见到太守府和周边的院子房子四处在冒火,我知道我们的计划已差不多完成,现在是逃出命来即是胜利。

    当我才到太守府附近,就听到四处的喊叫声响起,中间还有刀剑相交的声音,可能是我的人与士兵们交上火了,我迅速向那个方向跃去,一边走一边听到刀剑相交的声音越来越密,应该是我的人与幻月城士兵相遇的越来越多,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能向最近的跃去。

    最近的是两个我的队员与巡逻队的人在交手,两人幸好武功比巡逻队的人要好些,两人又是背对背相互防御的,能坚持这么一会,如果不是我来,怕就逃不脱身死的命。

    我一路跑着一边落圆顺我剑尖画出一个个圆,每个圆都套向一个士兵,落圆的力量也是随着圆不断地涌出,只听呛啷啷和阵阵惨叫,我前面至少四个士兵全部受伤倒地,只剩下三个稍远些的还完好。两个队员一下压力大减,刀剑相互递出,武技占优,反而一下占了上风。

    我没再管这两个已没性命之忧的队员,迅速向另外一个交锋发出声音的地方赶去,很快就到,只是一人与一个士兵在互殴,倒没性命之忧,既然来了,当然不会让那士兵好过,我一剑发出,又是没一合之人,队员解救出来,我大喊道:“去救其他人。”没管他们,又朝另外地方而去,我要再看看有没人受到围攻。

    这时太守府已是四处燃起了熊熊大火,到处都能听到惨叫呼号的人,也不时有人从火场中冲出来向外逃窜,只是才到路口,自由军的人一下从暗处涌出来,刀剑齐向人身上招呼,一下就全杀翻在地。

    我见现在已达到了计划要求,我的队员应该再没有被围攻的,基本上已退出了纵火区,我松了口气,这一下兔起鹰落地四处奔走放火救人,让我落圆已是差点见底。

    我不能再在现场呆着了,我招呼一声,所有的队员跟着我一起退了出来,路过围剿路口,见是我们,自由军向我敬了一礼,迅速放了我们过去。我们才出来,后面就听到一片喊杀声/

    到驻地我清点了一下,幸好,除了一个轻伤一人重伤外,我的队员居然都回来了,我这才完全放松下来,我承诺最后回来保证他们的性命,现在是达到了。把伤员送去救治,其他人也累得趴下,各自找自己的房休息去,我也找了间房倒立起来,迅速恢复着落圆。

    一个时辰左右,我感觉恢复到六七层时,我醒了来,现在外面情势肯定还很不明朗,我做为自由党代表,这歇下来观战可不大好。

    我找到陆天宇,他们正在驻地商量着形势,每个人因为熬夜都两眼通红,但看得出来精神很亢奋,一见到我,陆天宇即叫道:“清风,快来,形势大好啊!”

    我走过去,四五个代表和陆天宇拿着地图在那儿看着,申重恩却不在,想是在前线四处巡查。

    陆天宇笑道:“刚才从太守府传来的消息,我们的火攻和封锁做得很成功,从里面逃出来的只有一千多人,被我们在路口杀死的有一多半,投降的有近四五百人,跑掉的不到一成。现在我们的自由军已攻击到了四个城门,我们现在是以少打多,攻其不备,到天亮时,我想我们应该就能拿下四座城门,到时整个幻月城就全在我们手里了。太守府已再没人跑出来,那儿已成一片火海,想来也不会再有人活着出来了。”

    我也笑了,这天一亮,幻月城就成了我们盘中餐了,我们的辛苦付出现在已结出丰盛果实,不由得人不高兴。

    陆天宇又道:“我们现在要准备的有几点,一是接手幻月城,尽快恢复幻月城的秩序;二是把牺牲士兵的抚恤水准定出来,我要求是尽量以最高的标准来抚恤,我们不能寒了士兵的心,抚恤的财物从哪来到时我们到时再商议;三是奖励,重奖那些勇猛杀敌的将士们。这三点是马上要做的,这是我们自由党的第一次战争,开了个好头,那我们就要把后续的事都做好,这样我们有了这块根据地,很快,我们就会有更多的根据地了!”

    我们一起应是,接收幻月城我倒不在意,但抚恤这事我很看重,牺牲是不可避免,但要死得其所,不让家庭家人也跟着受伤,那比夺得几座城更重要。

    这些事一一安排妥当,又有消息来报说城门已打下三座,还剩下一座原幻月城士兵控制的,还在负隅顽抗,太守府已在打扫战场,清理完后太守府的官兵会一同前去城门口。

    我说道:“我去城门看看,现在我恢复得也差不多了。”

    陆天宇道:“一切小心,注意安全,少杀两个人没关系,你可不能出事。”

    我点点头,心里有些感动,我们在这无依无靠的世界,只能相互安慰彼此了。

    到了城门的时候,上面正打得非常激烈,城门上城门口都不少的尸体,自由军的反而要多些,想来在这儿遇到了最激烈的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