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军队军队

    申重恩原是个陈武朝的老将,太后上台因事被贬,差点要杀他全家,被用家产行贿得以幸免贬官回到幻月城,他念念不忘的就是灭了陈武朝,把那该死的太后弄死在菜市口,所以回到家乡幻月城后一直在串连着要组织队伍夺权叛乱。这当了军长真的是人尽其用。

    申重恩笑吟吟地站起来,看来他的心情不错:“我们自由军从党组建起来开始,就一直在代表团的关注下非常快速地发展着。我们的主要兵源为一些村民的护村队、猎户、农民、城市贫民、退役士兵等,现在有六个大队二十四中队近六千人左右!我们自由军中,党员有近四成,其他的人都是积极人士,战斗力现在没经过查验看不出来,但是大家现在都崩着一根弦,卯着劲就是等着攻占幻月城成立我们自由党的政权。”

    我在边上听着申重恩做的报告,微微一笑,现在这些代表团说话做报告都带着一股沈沈的陆天宇的风格,什么积极、查验、党组织、政权啊这些从没在这时代出现的词,都随时在这些代表们嘴里浮现,就连下层基层党员现在说话做事都以代表团代表的风格为模拟对象,虽有套话的嫌疑,却也自成自由党的标志。

    申重恩又接着道:“我们只要一招集,能在一个时辰之内把我们的六千人队伍集合完毕,这非常了不起,因为我们的士兵都分散到田间地头和城市之间,我们只要自上而下的把命令下达,就能达到令行禁止。这要得益于陆主席教了我们一套非常有效的联络方式,让我们能在最短时间把命令传达。我们的士兵,平时就是市民、农民,在党的领导下暗暗进行行军打仗的训练,到战时,他们就是最强大的士兵!感谢我们陆主席,是他创造性地提出了养兵于民的政策,我们自由军平时民,战时兵!可以说,有多少民,我们就有多少兵!”

    大家哗地跟着鼓起掌来,这是在由衷赞扬陆天宇的养兵于民政策,说实话,这时代没人会想到这样的一个政策,除了来自不同世界的他。

    “经过昨天晚上我们的暗杀,我们现在等来了一个占领幻月城的机会——幻月城的士兵正在整装,他们占领了太守府和城门,正打算重新控制幻月城各权力部门,达到控制幻月城的目的,他们现在人非常的分散,因为他们不知道有我们这样一支部队的存在,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集结兵力,在他们完全控制住幻月城的时候,夺下幻月城。”

    陆天宇这时站起来道:“未来我们自由党对外用兵的时候,都要经过这样一个代表大会的程序才能征兵打仗,当三分之二以上的代表同意了,才能进行对外用兵,当然现在是乱世,只要一半以上同意就可以用兵。这要写入我们党的章程里,不能忘。这个请书记员记录下来。”

    所有代表都点头称是,用兵乃是国之重器,非不得已不可用之,经过大多数人同意才能兴兵,未来就不用太担心兵为私用。

    申重恩也跟着点头道:“这个程序不能免,所以今天招集各代表来的目的就是,为夺取幻月城征兵投票。”

    申重恩坐了下来,陆天宇又站起来道:“现在大家好好想想,相互讨论下,半刻钟后举手表决。”

    他的话说完,下面就议论纷纷,我听去,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征兵打仗的,反对的人的意见是时间太短,我们的队伍还未成形,能不能打赢这仗是个问题,万一输了这一仗,对于自由军的打击是非常沉重的。同意的自然是因为现在机会难得。

    半刻钟转眼即到,陆天宇站起来道:“现在请代表们举手表决,同意的举手,反之就是不同意。”

    现场代表们都按自己意愿进行了表决,书记员数了下,同意的超过了九成,代表们还是非常看重这个的机会。这次用兵是完全没问题了。

    陆天宇等书记员报上表决结果后说道:“本次会议通过出兵迅速占领幻月城的决议!”话说完下面掌声一片。

    “好,会议结束,具体出兵事宜,由军队负责,做出决定后通报代表团。散会!”

    人三三两两地散去,自是去招集各支队的官兵,申重恩叫住我:“陆队长,这次我们占领幻月城的任务可不能没有你这武功高手啊,有你在,我们可能会少死不少人。我们的作战会议一会您也跟着参与吧。”

    我点点头应是,从知道要用兵,我就想到这次我估计也会跟着去杀敌,毕竟我就是个大杀器,能人所不能,不用才怪。

    作战会议由各支部的军代表与申重恩一起召开的,这军代表是后来觉得支部代表事情多会荒废军队事情而重新设立的,平时上级为支部代表,作战时从属于军队作战部。

    开会讨论了一下,就把这次作战的基调定了下来。这次作战最重要的就是迅速和攻其不备,先拿下太守府周围的幻月城士兵主力,站稳后自内而外地攻占各城门士兵。从内打击就要简单得多,要知道各城市的防卫都主要是对外。

    再根据太守府周围地形,申重恩就建议用火攻,找出多个能跑能跳的武功高手,由我带领四处放火,自由军的主要任务是在火攻后在各路口围杀幻月城的有生力量,这次因上次代表大会就有过决议,接受投降的士兵,所以,对于放下武器的士兵,都会网开一面,虽然这会让作战稍困难了些,但既然是代表会议决定了的,作战部是不可能反对的,所要做的就是如何安排人手来达成这目的。

    我有点苦笑,我在太守府仓库那把火居然把我烧成了纵火高手了,这次再纵火又有我的份。

    我忽然想到一个我们前面忽略的问题:“这用火攻,会不会造成周边民众财产和生命的损失?毕竟火一烧起来就没法控制住。”

    申重恩和几个代表相互看了一眼道:“这是难免的,火攻肯定会造成财产损失,到时我们要尽量的控制着火势,主要就在太守府周边那几条街纵火即是,至于民众生命,在我们进攻前,会先期通知这些城民,该躲的就躲避了。到时如果顾及不到的,那也是没法的事,战争总会有牺牲。”

    我想了想,觉得他们说得很对,只要是战争,没有不死人的,在我手上也死了不少的人,至于普通民众的伤亡,能避免尽量避免吧,虽然我想到这点心里有些不忍。

    我知道我有些善良的本性不适合做军队将领,慈不掌兵,对己对敌有时候都要狠,可我却做不到,现在没办法,乱世我不杀你,你也会对我下手,我为了生存,只能杀人。

    后面的如何分兵什么时候进什么时候退我就没听,也没听进去,我不是做计划的人,决定好了要怎么做我去执行即可。

    计划做好,有人来报招集令已全部下达下去,亦民亦兵的士兵们已陆续分批地以各种身份进城,在城内的也已做好了准备,到晚时即可趁着幻月城士兵的不备杀他们措手不及。

    申重恩道:“好!现在我们命令的下达速度真的很快!会议才刚结束不久啊!”

    他又对我道:“陆队长,晚点时候,我把与你一起纵火的人招集来你见见,到时我会派人去叫您。现在您只需要下去好好去休息即可。”

    我点点头,晚上有大战,我要把落圆和状态调整到最佳,这时代现在我还没发现能威胁到我生命的人,只是再怎么也不能大意,我还要回到两千年后去看我的各位娇妻和亲爱的丹儿。

    我回到住处,倒立在墙边,慢慢运行着落圆把身体调整到最佳,无我两忘中,发现落圆又有了一丝的进步。在这样每天都忙乱的情况下还能有所进步,真让我感觉到惊喜,如果能把落圆第九层那引起艰涩难懂的一些句段弄明白,那我超越现在成就落圆大成也不是很难。现在却是没时间去好好研究第九层了。

    当我感知到有人近屋的时候,我已自然醒来,来的人是来报告纵火分队的人到齐了,让我一起去见见。

    我随着那人到了一院子,申重恩也在,他前面站着一排兵众,有个十四五人,其中就有上次跟我去杀人的三四人和那偷儿。现在是战时,已穿上了陆天宇设计的自由军军服,军服感觉帅气贴身,一眼看去非常的舒服,让我这对穿着不是很讲究的人都喜欢上了这套军服。

    这些人见到我也脸露喜色,上次我带他们杀人虽然没有经历到大风大浪,但我后来去太守府杀人放火他们还是听说了,自是知道跟着我这队长,去执行任务成功的机率也会大很多,活命的机会自然也会高不少。

    申重恩道:“陆队长,这是从各支部抽调来的精英,有的还跟你有过合作的,虽然都不是武功最高的人,但他们都是最聪明的人,去放火用不着都是武功高的人,聪明和机灵我想更重要。”

    我也认为是这样,我们起到的作用就是突然发动的作用,聪明的人才知道什么时候发动最好,也知道什么时候该跑路而不会让人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