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静夜暗杀

    我一直都承认自己是属于那种没有大局感,时不时有急智的人,让我做计划那就是为难我,能想到这样安排我也是硬着头皮想出来的了。

    这院子里人其实不少,门是从里锁上的,对于偷儿和我来说都不是问题。偷儿进去拿出工具来几下就把院门锁打开然后退下去,我做个手势,意思是让大家跟着我,跟我去杀人的两人点点头,我灵觉其实早锁定了屋里有多少人,有哪些人在干嘛,进了院子再按我要求去杀即是。

    我推门进去,院子里没人,这时候要么都在玩着,要么都是睡觉。我打个手势,两人跟上来,我指着一个屋,那屋里是几个睡觉的人,他们轻轻潜行到那屋前听了听,扭头向我点头示意。我点头跟着示意,人潜向另外一屋,这屋里的人却是还在喝酒聊天,人只有四人。我也扭头向他们示意,他们悄悄地开了门进去,我灵觉潜入锁定四人,闪身进了屋,那四人已喝得晕乎乎的,见我还没反应过来,我手上剑一亮刷一下划过一人的脖子,血涌出时那其他三人才有反应,想四散开找武器时,却哪来得及,被我一剑一个,全杀倒在屋里。

    我闪出屋外,另外一屋跟我进去的很快也出来了,走近了我看到他们一身杀气,眼睛发红,看来这都不是常干这事的,人一杀多那血淋淋的场面就感染了他们,其实那屋也是跟我这一样的四人,两人杀四人还受到场面的影响,这带他们出来见血是很正常的了。

    我又指向另外一屋示意他们,自己杀向有着五六人睡觉的一房间。进了屋是前面是桌椅,后面是临时的大通铺,这五六人横七竖八地躺着,我这次不用灵觉锁定,上去一剑捅死一个,又一剑割了一个的脖子,这两人临死前有个惨叫了声,另外四人全吓醒了,才睁眼搞不清楚状况,我挥剑上去,落圆涌出,刷刷刷直接把四人都砍成碎块,不是我要故意如此,既然是要吓人,越惨的情形越是能吓人。

    另外那屋也出现了状况,一下打得拼拼碰碰的,我知道是被惊醒然后打起来了,我急行过去,一晃间床上躺着两个,两个正在跟我的人在拼斗,看那俩人的样,武功没有我的人高但一时半会我的人估计还杀不了。

    我冲上前去,直接是落圆用上画出剑圆,两个圆才画出那两人执刀的手就变成了几段落地上,那两人也被我的人一剑一个砍杀在地。

    我收剑说了声:“走。”领先就出了院子,闪到另外一条巷子,与接应的人汇合起,按着既定的线路撤出了太守府附近。我们跑出一段后,后面才传来大声的惊呼。

    这一趟出来还算顺利,这样的暗杀行动应该能震摄到蓉城官兵,至于能吓跑多少人,现在说不准。

    想着既然出来一趟,那不妨再多杀两人,太守府内应该有更高级些的将领,不如趁现在乱着,去看看能不能也杀上一个两个,就算杀不了人,打探到消息也是不错。

    我交待了让他们自行先回去,他们也没说什么,知道我武功比他们高太多,有什么应付起来不是问题,都点头走了,我灵觉延伸,感知着太守府内的情形,片刻整个太守府就像在我面前般展现出来。

    现在太守府已有官兵从里面跑出去查看那院子的情形,还有的屋前还是守着官兵,我感知了下,是守的粮食补给这些,还有的是屋正在睡着还没醒来,有个屋居然是一男一女两人还在做着床上运动,外面虽乱成一片,也没影响到他们的情绪。

    那就是他吧,这时候还能**攻心的人,杀了估计也能为不少妇女报仇。我灵觉探出,快速地潜行着,一边躲避着那些向外跑的士兵,一会就到了那间屋,我灵觉延伸,落圆涌出点了两人的空点,到我闪进屋内时,两人都倒床上没法动弹,这时一男一女还保持着那种最亲密的状态。

    把那女的用被子裹了扔到最里,然后一剑割了那男的脖子,想想,蘸上那人流出的血在墙上写了“蓉城人滚出幻月城”几个大字,血淋淋地好不吓人。

    出了屋我想了想,要让他们更快离开,没吃的自然是最快的,那仓库肯定是不能留了,没吃没喝又吓死人,估计他们也呆不住幻月城了。

    这时仓库只有两三人在守着,想必他们也想像不到会有人能穿过层层守卫来到这中心,其他人都在往外去看那屋的情况,现在人心惶惶,还能坚守岗位也算是不错了。

    我潜行到近处点了他们的空点,等他们倒地后我找了蜡烛火油什么的闪进了仓库内,倒上火油蜡烛,四处点起火,看着火燃起来了,我才闪出仓库外,潜行出太守府。不一会就听到有人大喊:“着火了着火了!”等我听到声音,回头望去,那仓库已是燃起了熊熊大火,那火势能救出多少粮食补给要听天由命了。

    我再没管,放出灵觉潜行回住处,放松下来,一会即睡了过去。

    我是被陆天宇摇醒的,我一醒来就听他说道:“蓉城人全跑了!”

    我愣了下,暗杀这么好使?才一晚时间就达到了目的?

    “今天早上我们的党员来报,昨天晚上由蓉城人控制的那个城门一晚闹不停,他们就起床来看,结果是蓉城的官兵排队而出,往蓉城方向去了。我刚才找人打听了下,太守府周边没有了蓉城的人,离得最近的原幻月城太守的人已进去了,幻月城的士兵则控制了城门,现在正在调兵往太守府,虽然现在他们没起冲突也不远了。原太守府的人肯定控制不住太守府,那儿很快就会失守,我们要随时准备着等幻月城士兵夺了太守府就立刻进攻夺取幻月城。”陆天宇一股脑地把信息都灌输进我耳里。

    我听了一时还有些懵,运气好呢还是其他原因?

    陆天宇笑道:“现在分析来,估计是他们早也想走了,只是少个由头,昨天我们乱杀一通,吓了他们不说,也给了他们离开的理由了。我想他们离开是离开,报复也肯定的,只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猜到这是谁下的手?”

    我把昨天分开后杀了的那人和烧了仓库的事一说,他笑了:“怪不得啊,这更是不得不走了,而且我估计你杀的那个人的身份也是他们连夜离开的原因之一,这要好好打探下那个人的身份才是。哎呀,我们缺一个专门的情报机构,我要在代表团会议上把这提议说出来,就放在你党卫队内,由你控制这个情报机构,这可是我们未来的眼睛和耳朵,一定要弄好。你也该起来吧,训练下你的那些人,也要考虑怎么组建情报队伍了。”

    陆天宇把做情报需要怎么弄,需要什么样的人跟我提了下自己离开了。

    情报队伍的组建?这个怕是要交给人去做了。想到昨天的猎户和偷儿,这两人感觉还算不错,交给他们做就是,我自己只管结果就是。

    于是出来把他们找来,告诉了他们要组建情报机构事,并把陆天宇所说的要求一说,就放权给他们去弄,只需要几天给我汇报下成果就是。

    我现在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组建党卫队上。

    我这才打算出去找人然后陪我一起去各支部寻人,就听到有人来叫去代表团开会商议。

    代表团所在地现在处在非常隐秘的地方,除了代表团,就是党支部的代表知道,现在因为护卫队还没弄起来,只能靠隐秘来保证安全性了。

    七弯八拐才到了代表团驻地,代表团和支部的所有代表都到了,我算是最后一个到的,他们大多都知道我昨天去干了大事,见到我也没责怪什么的笑着给跟我打招呼。

    我一入座,陆天宇即说道:“昨天晚上我们党的陆队长亲自带人去到蓉城官兵驻地,杀了十多个蓉城官兵,并烧了蓉城的补给仓库,还杀了一个从陈武朝帝都金城来的重要官员,致使蓉城官兵觉得在幻月城已无立足之地,所以一晚上就全部擅离了幻月城,为我们自由党立下了大功!这一功我们代表团成员都非常认可,记下了。现在大家起立为陆队长鼓掌!”他带着站了起来鼓掌,其他的代表也同时带着笑意地鼓掌。

    我站起来鞠躬致意,嘴里还歉虚了几句,也不知道在这情形下有没人听到。

    陆天宇坐下后两手虚压,大家也坐了下来,喜气在每个人脸上出现。

    陆天宇又道:“在刚才,幻月城原来的官兵忆攻进了太守府,杀了原太守的所有人马,现在他们正在整理兵马,一部分去接收城门的防务,一部分驻守太守府,一部分准备整合以前幻月城的权力部门,打算完成对于幻月城的绝对控制,这是刚才传来的消息。我想他们如此着急一是因为幻月城已混乱了太长时间,他们要抓紧控制,另外估计就是他们听到了我们自由党的消息,准备把幻月城安置妥当后就对我们下手。”

    他说完后顿了顿又道:“可他们想不到的是我们现在有多少兵马粮草,现在,请我们自由军申重恩申军长来汇报和布置下一步的工作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