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占城计划

    财政报告做完,军队建设的报告也跟着做了,主要问题一是要不要趁现在幻月城的官兵乱成一团夺下该城,二是当打下幻月城后,之前那些敌对势力的收编问题,三是未来军队发展问题,四是新武器开发的问题,五是党护卫队的成立问题。。

    除了第四个问题需要专业人士来做外,其他几个问题都需要全体代表投票来决定。这是陆天宇所说的民主的体现,要让代表们知道,他们需要对他们所做的决定负责。

    第一个问题倒还容易,一表决就全体通过了,这其实根本不用表决的,大家成立自由党自由军就是为了占地盘发展势力,现在这城内各方大乱的大好机会,当然要把幻月城打下做为自由党的基础。表决出打不打后,至于如何打怎么打的问题,自是有专业的自由军来解决。

    第二问题在讨论时就有了分歧,有的认为这些人属于敌对势力,不能成为党的一员,有的认为,现在自由党最需要的就是专业的人才,有专业的管理人才来管理城市,也更利于城市发展,还有那些专业的士兵还是能加入党内从事一定职务,再说现在,幻月城士兵内已有少量的党员存在。这问题争执不下,陆天宇站出来说了,这些士兵不管以前是如何,如果经过我们的改造,认同了我们的理念,那是可以让他们加入我们的大家庭,所有的前提,经过改造,经过灌输自由党的思想,那就可以成我们的同志!最后这个问题还是经表决后多少数服从多数通过了。

    第三个未来军队发展的问题,军首长按照之前所议定的,军队将优先发展精锐力量,兵重精,不重多,未来将以配备精先武器为主,成为这时代最强的单兵战力为主要目标,小集团快速运动战为主要作战方式。这个表决自然也没啥问题就通过。

    关于党护卫队的建立倒是又引起了争论,争论的主要问题是这个护卫的职能是什么。陆天宇就护卫队的职能提了几点,一是对于党领导人包括支部代表的护卫;二是对那些破坏党务工作的人和组织进行打击;三是叛党者的侦查追辑与消灭。人员从军队内抽调,由我进行组建及运作,为代表团负责。这样说明白了,自然知道这党护卫队就相当于一个保镖警卫的功能,职能简单。大家也没有什么意见就通过了。

    至于新武器开发,这是需要重点去发展的,陆天宇说,如果我们能开发出一些新武器来,那未来战争我们将占有不可动摇的优势,这需要专门成立一个部门来负责武器开发,负责人由代表团派出,直接向代表团负责即可,保密级别为最高级。至于如何建立在哪建立,这个自是有人去操作。

    当这些都在会议上议论完,然后那个被提成文书的人提交了代表团草拟的自由党党章,提请代表大会审议。这是以后所有党员进行工作和事务的指导性纲领(陆天宇语),未来发展的党员都需要熟知并能背诵出党章,不能按党章办事的党员都是不合格的党员,都需要重新学习再造才能从事党的工作。

    这个党章当然主要是陆天宇提出来,由代表团进行了完善的,这不由得让人叹服陆天宇的多能。

    党章没有意外地全票通过,有纲领性的文件指导工作,未来就不会在某时候对工作不知所措了。

    当地切议题都讨论通过完毕,已是一天过去,但所有党员都对这次大会感到非常的满意,他们的意思是,现在不管做什么,有主心骨了,知道怎么做了。

    这个会议是结束了,对于我来说,工作却才刚刚开始。要组建一个我完全陌生的队伍,我只能向陆天宇讨教,我脑子里只是有一些模糊的概念,想把它成型,那还需要陆天宇的脑子来帮忙。

    陆天宇给了我一些建议,第一条就是要绝对的忠城,第二条是忠城,第三,还是忠诚。他说这样的队伍,如果没有对党的忠诚和热爱,是不能在关键时候牺牲自己保护党的。至于武力值,反而不是最主要的。

    他教我如何把一个人变成狂热的党卫队,一是要每天灌输给他们党思想内容,二是要随时自查自省是不是与党保持高度一致,三是让他们明白党的领导人就是他们的生命他们的一切,这也需要每天都提醒他们,四是大无畏的奉献和牺牲精神。

    有了这些我就好办得多了,党内其他工作现在没我什么事,我也不喜欢去搞那些虚的工作,军队工作我不会,那不如把这党卫队抓好。

    但首先,我们要占领幻月城。

    这一个多月来,三方的官兵时不时有摩擦,人数是蓉城的人占优,但他们是外来户,补给什么的很大问题,这一个月来基本已吃完他们能找到的食物,武器也不能完全配备,更有不少蓉城的士兵心系自己家,然后成建制跑回蓉城抢已被其他人夺去的地位,现在在幻月城内已不足四千人,而且人心散乱,随时都准备拔寨跑路,现在没跑一是不甘,二是回去也是要跟人抢位子,不如在这儿熬熬看情况再定。原幻月城的士兵现在还剩下两千来人,倒是很团结,却因为有两个原有的城守,这就麻烦了,听谁的呢?守是在守在一块,却又像是各自为战,自己内部也有资源的争执和竞争,也不能捏合成团。至于属于原太守的势力是人数最少的,反而现在是最团结的,他们知道,蓉城的想灭他们,幻月城两城守如果有机会也要灭他们,所以抱团死撑,这不足千人的队伍却是最难啃的臭石头。不过他们最大的问题也是后继无力,补给缺乏。

    我们制订的计划,第一步先是针对蓉城士兵,以制造慌乱为主。这些在本地没有根本的官兵,慌乱了,首先想到的不会是报复,而是逃回自己熟悉的地方,我们制造出慌乱,让他们逃回自己的老巢去。这就要像我这样的高手出动,进行人员清除,不需要清除多少人,制造出混乱就能达到目的。

    我让各支部把支部里武功最好的人集中起来,从二三十人中挑选出来更好的八人,不是我不想要更多,是只有这些达到我需要的目的。我挑选的要求是按陆天宇所说来做的,武功很好的有五个,还有一人曾经是个猎户,寻踪找迹是一把好手,有一个曾经是个偷儿,被抓后被我救出,一起加入了自由党的,他开锁翻墙厉害。这些鸡鸣狗盗之徒在陆天宇看来,就是我们这个精英小队非常需要的。

    这八人加上我,在一起配合演练了几天,基本能达到利用眼神手势就能攻防进退,这些是陆天宇教的,再深的只能以后慢慢操练出来。陆天宇的说,我们这几个人马马虎虎可以算是特种兵,如果真要再严格些,最多也只有我能达到目标。

    计划好行动,挑了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对蓉城士兵的打击正式开始。

    我们的计划就是潜入进去在最短时间内杀几个士兵,再迅速离开,有机会再制造一些混乱,反正就是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基础上,只要把蓉城士兵搞得夜不能寐,那就达到目标了。计划的唯一要求就是迅速再迅速。

    蓉城士兵封锁了太守府周边大边的民宅变成自己的兵营,在街口设置了拒马作为防御,这些对于大部队的攻防有用,对我们这样小股的特种士兵,这就有些不够看了。

    其实如果可以,我一个人就能完成这一队人的工作,只是为了以后作战需要,必须要在实战中训练出这些人的经验。

    这是自由军头一次执行任务,我感觉到他们都有些兴奋,那个猎户我看到他紧张得手都有些发抖,那个偷儿反而是最沉稳的人,感觉像没事一样。

    我叹了口气,这些人估计杀过人的就一二人,如果不见血,他们永远在执行任务时还会紧张,这第一次不求执行得多好,能让他们见血都杀过人,就算完成目标了。

    我们一队人安静地趴在屋顶上,看着对面隐在暗处的猎户给我们能前进的手势,这一路巡逻的还是很多,先是要避过他们才能进入太守府周围比较核心的地方。

    猎户的手势来了,我领头朝他潜去,他在前面领着路,时不时做出手势让我们左避还是伏下,我也用灵觉感知着,头一次大家一起执行任务,我也怕有什么意外,幸好这猎户对于这如何躲避潜藏很有心得,一路都没有遇险地慢慢潜行到了太守府周边。

    太守府周边据我们的打探,是稍高级一些的官兵所驻扎,太守府内驻扎的就是除了那死去的蓉城太守外最高的将领。我们不针对那个将领,一是太守府守卫森严,二是我们没法得到那些高级将领的确切住处,反正只是制造混乱,这儿杀点那儿杀点就行。

    我打着手势让人分散开各司其责,我和另外两人为一组负责杀人,猎户在一条街上放风,另外一组三人武功高强的在墙外接应防止意外,有一个在退路潜藏,偷儿跟着我们去悄悄开门。如此的安排已是我能想到最周全的计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