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尽在掌握

    后面的商谈就简单了,各自排座分了权力,有的成为掌管财权的主任,有的成为了未来的军队首长,有的成为了党员发展部的部长,就连我都成为了自由党护卫队的队长,他们看重的是我的武力,正好能保护党的核心不受伤害。

    一时皆大欢喜。

    权力分配完毕,陆天宇就说:“现在是我们党的初创时期,我想大家就应该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你们原来在幻月城的这帮党员们,应该拿出自己的一部分财物来,支持党和自由军的建设,我想大家也该明白,现在舍小,未来拾大的道理,不会斤斤计较这点点的利益吧?”

    那几个人也痛快,本来他们或是在幻月城经商的,或是在幻月城也算是有势力的,又不是让他们拿出全部家产来支持自由党,也算是一种对未来的投资。于是就商量了谁出多少谁出多少财物来,回去后还要再说服其他的党员拿出钱财来,至于到时会不会给,如何给,那他们本来就是各自地方各自领域的领袖,自会有办法。

    这就有了财力支持,虽然不多,但先期来看足够发展出几千党众和至少两千人左右的正规军队了。

    这只是一方面,因为后面陆天宇又说了:“当我们发展起这批党员和军队后,我们下一步的目标首先就是那些原来陈武朝的官员和官员亲属,他们压迫了我们多年,与我们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是我们的敌人和打击的目标,杀了他们,没收他们的财物,我们的财物来源,主要就从他们那儿入手,这是一;第二,那些不服从我们党领导的城民,富人,那些投靠陈武朝的人,如果经过我们的教育与引导还不悔改的,是我们后一步的打击目标,一样我们要没收他们的财产作为我们自由党军的发展基金;第三就是那些北方乱军,在未来,他们也会成为我们的敌人,如果不能变成我们的党员,他们也会是我们的打击目标。当然了,如果消灭掉了陈武朝,陈武朝的资产财物自然是会成为我们党的财产了。这些就是我们的敌人和我们获取财产的来源。这是近期的,远期当我们消灭了陈武朝把天下一统后,我们的敌人就变成了破坏这社会发展和我们党内团结的所有人。”

    所有人都大吁了气,按这所说去做,只要计划严密,未来是不会担心我们的发展会遇上大的资金困难。把敌人的变成我们的,那就是最直接简单的收获。

    把所有大方向都定下后,又讨论了一下实施的人员组成和计划的完善与开展,这时候,陆天宇就是在边上听着他们商谈,时不时在关键事情上点上两句即可,其他再不管他们十一人如何去商谈操作。这是在放权了。

    我看着他一笑,伸出了大拇指比了两下,他也笑了,舒了口气。一切尽在我们的不言中。

    这样的商谈一直持续了几个时辰,肚子饿了,有人安排了饭食,然后一连串的命令发出,自有那些找来的联络员去找人执行。到最后大家都筋疲力尽时,已是凌晨,大家却还是觉得精神亢奋。

    如此才一天时间,就把自由党和自由军的事宜大致安排完毕,其他不尽之事只能是在未来的具体操作中去协调和自我修复,不可能这短短时间内就能事无巨细地安排好所有事,大家都知道那不现实。

    等所有人散去,我和陆天宇随着一个幻月城本地的代表去他家里休息,我们躺下后,我还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这样才一天,陆天宇就成了一个组织的领袖,未来还能操控一支军队和一个国家,如此巨大的反差,让我们俩虽疲倦却久久不能入睡。

    我问道:“你是怎么能知道那么多东西的,而且还非常系统和严密,像是历经了几十几百年才得到的,太厉害了,前面你说能控制这群乌合之众,靠他们能达到目的我还有所怀疑,现在我是再没半点的怀疑。”

    他吃地笑了:“这些在我们那时代是非常浅显的道理,放在这个政治理论基础还很薄弱的时代,自然是非常的管用了。我其实也并不是专门对这方面进行过研究,只是平时电视电影网络上见得多了,自然就能知道怎么做。我不是跟你说过嘛,我们那是个信息的时代,资讯非常的发达,想了解这些太简单不过。”

    我脑子忽然的晕了一下,似有种东西想跳出来,却又被不知道什么压了下去,弄得我还以为是落圆消耗过大所致。

    他又道:“现在咱哥俩算是达成了我们目标的第一步,后面的就看这段时间的实施如何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相信我的头脑在这个时代是独一无二的,所图谋也是前所未有,我确信老天把我扔到这时代就是为了让我完成这个目标!”

    我点点头:“我现在也觉得,把我们俩同时扔到这时代就是为了能把这乱纷纷的世界理顺的,这世界已乱得让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

    他笑了下道:“能实现目标更好,不能实现也罢,对于咱哥俩这外来人来说,这世界我们没有多少的认同感,我们还是以生存下去为第一目的,兼具实现更大的利益。”

    他伸出手来握住我的手:“加油!清风,我们会活得更好的!”

    我当然相信。

    之后的一切发展之好出乎我们的想像,在秘密的运作之下,居然连下属的支部都开展起来近十个,那就是一千多的党员,再从这些人中发展出的具有战斗力的自由军,也像模像样地发展出了近五百人,后续还有更多在秘密发展的人在加入党支部和自由军,而这只是大约十天的结果。

    幻月城内各所属的士兵们还在对恃着,陈武朝廷现在正在为应对北方的骚乱难以顾及幻月城,士兵和朝廷不知道的是在幻月城有这样一股生力军正在悄然成型,虽然现在军队只是乌合之众,但党组织自上而下之完整严密,是这世界有史以来所仅见的,我不敢想像如此一个组织严密的党派(陆天宇语),到后面会发展成什么样的一个宠然大物,要知道现在只是在城市内的发展,城市周边,现在只是秘密派出一些支部的党员去发展,对他们说的谁发展出一个小组,他就是小组长,发展出一个支部,他就是支部代表,当陆天宇把这样自上而下传销式的发展党员模式教给每个党员、并把这中间利益所得权力所占也展示给支部党员知道时,他们马上明白了如果发展出一个支部,他们会得到多大的好处,于是那些基层支部党员都拼命去各地各村到处跳动,而他们发展基层党员的口号就是:“打完天下,喝酒吃肉!”简单直接地就直击那些现在饭都不怎么吃得饱的农夫城民。

    到一个月左右,陆天宇招集自由党的小组以上代表开了自由党的第一代表大会。这次大会当然是秘密的,目前虽然已在幻月城的士兵中发展出了一些党员,但还只是最基层,只是让他们秘密串联自己要好的朋友熟人,党小组都没一个,自然谈不上有代表。

    这次代表大会的地址是按照陆天宇所说的方式布置的,一个比较大大厅,前面有个近半人高人的一个高台,安排了十三个座位,自然是代表团十三代表所坐的了,用陆天宇的话来说,这是体现着代表团的权威,再下面第一排自后面的就是支部代表到小组代表。

    当我坐在陆天宇边上往下望去时,居然看到了二十多个支部代表和近百的小组代表,我算算人数,这就代表着现在的党员数有近五千人!因为有的大的支部有近三百人,小的支部也超过一百人,比之前面所要求的百人,基本都是超编。这些支部代表男的超过九成,只有两个是女的,这两女的都是属于比较有能力的,据说有一个还是散居家财为了党,所以才得到拥护成为支部代表。小组代表里男女各占六四左右,看来在基层,女性也比较容易得到认可。

    这代表大会自然是由陆天宇主持的,他首先肯定了党在这时期的发展非常地好,不仅是城市里,在乡村中,自由党的发展更是用飞速和迅猛来形容,谈及此,他说了未来如果还是按照这势态好展,现在那些大的支部将会改编成总支部,总支下将下辖六至十个支部,总支的权力到时与代表团的代表也所差无几,再大些的总支,未来的财权和军权将会下放一些,这样的总支代表,到时可以列席代表团会议。

    这也是很不得了的一件事,对于那些比较大的支部来说,这个总支的组织结构设置,权力将会又得到一定的提升,再未来,估计愿意做个总支代表,也不一定会做代表团代表。

    这话出来自然引起了大家的议论,下层党员自然会去考虑如何合并拆分什么的,以提升自己权力。

    说到组织机构发展,接着说的就是财政问题,陆天宇坐下由负责财政的代表作报告(陆天宇语)。从党员那儿募捐来的财物,在这段时间虽然有所增加,但开支的也大幅增加,增加的部份一主要为军费开支,用于购买武器和战备粮食的储备,二是组织机构发展的成本开支,一般**务开支倒是不多,现在从党员那儿得来的财物已有些入不敷出,节流现在是不可能,因为要发展,现在主要问题是如何开源。开源问题就成了这次党代会的第一个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