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组织机构

    于是大家又再议了议,除了我们两兄弟,又再推举出了十一个人,一共十三人组成了代表团成员,这是按陆天宇所说议定的人数,因为他说了,单数人是最好的,如果有对什么有异议的时候,大家可以通过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来决定事宜,有了这个原则,就算到时候有了分岐也不至于会影响到代表团的团结。

    团结和稳定是代表团最重要的基础。这是陆天宇说的。

    “现在我们自由党的核心和基础有了,现在我们要再发展下一级的党员。就是说,我们这十三人是自由党的第一层级,其他在场宣誓了的这些是我们次一级的党员,接受我们的领导,他们之间你们可以按你们到时能统计到的人数,再细分按一百人至两百人一个支部的形式形成党支部,党支部设置一个支部代表,一个副代表,这样,我们再下一级的党的基础也会有的,这些党代表形成由推举和任命两种方式,支部所有的党员按民主集中制推举出来,然后再由我们任命。而我们这个代表团的形成就是由下面支部所有的代表推举。至于任期,我们可以在后面再议。再之下,党支部下再以十人一组一队的形式组织成党小组,设一小组长,由小组成员推举然后党支部任命。这是我们党的组织形式。”陆天宇侃侃而谈,说出的话我们都闻所未闻,我看到有些有心的党员已在拿笔把他所说的这些记录下来,得到了所有党代表的点头认可。我知道是他们那时代所独有的,应该是有自己的特点,或者已形成了非常完备的理论,现在说出来,想必不会有问题。

    “另外就是,我们要形成有效的惩罚机制,不是说你当了党代表就永远是党代表,如果你没发挥你的作用,或者有了重大的失误,在党代表会议上,如果被多数人弹劾,也会失去他的党代表资格,失去后的代表位子,由所有支部代表推举产生候补。同理,党支部里的代表也一样,如果多数党员弹劾了他,他也会失去他的党代表资格。如果是以权谋私或者在职务上犯了罪的,那属于极其严重的行为,可以从开除党籍、入狱,更严重的可以杀头!”他这样说也让很多想在里面捞上一票就走的人,或者是拿着自由党做工具的人要好好掂量下值不值得为此而去犯下重罪。至于哪些行为属于失去党代表资格,哪些属于严重犯罪行为,这些可在后面形成书面制度广而告之。”

    “还有我们要形成竞争机制,下层党员可以通过努力晋升到小组代表,再往上可以晋升至支部代表,再上可以晋升到代表团代表,如此一级级的上升制度,可以让我们的党员发挥自身动力,靠着努力达到权力中心。这是我们与现在陈武朝的权力架构所不一样的。未来普通民众也可以根据需求申请成为党员,但要严格进行党员资格审查,并不是什么样的人都能成为我们自由党员,经过审查通过后,可以成为预备党员,再根据一段时间他的努力和对于党的贡献,经过宣誓后可以成为党的一员!”

    “未来的自由军将由我们自由党员和普通民众组成,必须确认的是,自由军所有的核心官兵必须是我们自由党员!这必须保证我们自由党对于自由军自上而下的控制,组建军队和军队的架构、还有未来进行战役时必须遵遁的原则就是党指挥兵!”

    “我们的分配机制按照按劳分配的原则,就是你能得到多少酬劳,跟你所付出和你所处的职位成正比,具体该是多少,下去到时再进行这方面的商谈,我相信大家都不会在意这一时的资酬,而是会为了我们的远景目标而奋斗!”

    “当未来我们推翻了陈武朝的统治,统一了天下后,我们会按照在党务工作中的职位再进行权力分配,这个到我们真要胜利的时候再进行商议,但我想只要跟着党一起打天下的人,我们都不会让他们失望!党是大家的党,不是某个人的党,所以未来的权力将会是由我们党大多数人掌握!”这就是当时他所跟我说的排座座、分果果了。有这样的机制,大家都会觉得有奔头,自然在做事的时候会更用命。

    他语调突然一转为稍有些沉重道:“为了这个伟大的目标,很有可能,你们有的人会因此而牺牲,有的人会因此而流血,但你们不会白白牺牲,不会白白流血,你们的牺牲会激起更多的人投入到我们的事业之中,你们的子孙会因为你们的牺牲而获得利益,我们会给你们立纪念碑,你们会永远被后人记起。牺牲为未来!”

    所有人听着陆天宇侃侃而谈,一个个听得目瞪口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脑子里会有这么多的东西,早些时候听他说,我还以为他只是能随便说点出来,结果现在一听,那就完全是一整套的理论,如果没有积累,那是根本不可能一下子就弄出来,也不知道他在的那个世界,像他这样的人是不是也是精英还是就是很普遍的现象。

    陆天宇看向那个正在奋笔疾书的人:“你很不错!未来我们也需要这样的一个书记员在代表团边上随时记录,我认为他非常合格,大家认为呢?”

    十几个人一想,确实需要一个这样手脚很快又机灵的人在边上随时记录一些文件,于是都点头同意了,那人没想到一下也能随时在代表团周围服务,一下高兴得手足无措,字都差点写错了。

    “现在我们的组织机构已可以依此建立,未来我们的目标已确定,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按照刚才所说的去进行下一步的工作,大家以为如何?”大家点头应是。

    “既然这样,我们这十三人代表团成员今天就召开第一次会议来商议下我们下一步的工作,其他的党员们,回去后进行准备,不要太过声张,可以先静静地发展下属的党员,等我们代表团把工作议程商议出来,我们就立刻进行下一步行动。对了,以后我们党员之间就相互称呼为同志吧!”

    这称呼感觉好,让人觉得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一起奋斗的兄弟姐妹,而且同志这词没有那么明显的职务于阶层的感觉,听着很舒服。

    除了十三人外的其他人都先走了,在走之前,陆天宇一一跟他们行握手礼,而不是像之前那样的拱手礼,这让大家都感到很新奇。

    等其他人都走完了,我们十三人找到一地方坐下继续商谈事情。

    “各位,现在这儿只剩下咱们这几个同志了,有些话我也可以再更明白的说清楚。”

    各人相互看看,还有不同的话要说明白?

    “刚才咱们所说的主要是对下面的人而言,对于我们这十三个人,我想说的是,大家只要心往一处使,当大事得成之时,我们按贡献大小,排座座,分果果,大家一起打下天下,喝酒吃肉!那些我前面所说的理想和目标我们要有,我们要去实现,但在实现理想和目标的同时,我们各自,寻求自身的利益,这并不冲突。”

    他又接道:“说句更实在的话,刚才那些话,我们是让下层党员们听的,这样他们才能不畏牺牲去实现,至于我们自己,实现自身利益的保障,才是我们这么累死累活的目的。”

    这些话就说得有些**裸了,把远大理想谈完,才转身,就把如何划分既得利益摆在了面前,这似乎有些让人感觉反差太大,但我想,只要是人处在这个位置,没人会不喜欢听这些话。

    这才是最实在的话语,也才是最能让人去努力奋斗的目标。

    其他十一人相互看了看,都缓缓点头,大家刚才一下热血上头冲动是一回事,现在冷静下来想的,那自然是得到什么好处了。

    “好了,实话我也跟大家说清楚了,现在大家就进行分工吧。对了,我想咱们还要再做最后一件事——这个代表团有必要选出一个主席和一个副主席出来主持这代表团的工作,这个主席也就是这个代表团的最核心,只有他才能带领我们自由党达成我们既定的目标。”陆天宇微微一笑道。

    这时一个汉子站出来说道:“陆公子的这个提议好,蛇无头不行,任何组织团体都要有个领头人,我张铁柱就提议陆公子做为我们代表团的主席,我们全村三百老少全是陆大公子和陆二公子所救,我只会选他!”

    陆天宇伸手握了下张铁柱的手道:“谢谢张兄的提议,救你们是份内的事,处在那种时候,我们自然是义不容辞。”

    另外两人也跟着附和,因为他们也是被我们从大牢里救出的人。

    幻月城的代表似在犹豫,几个人轻身碰头商量了下,我放出灵觉听去,听到他们说起,担忧的是不清楚我们的根底,但以刚才陆天宇的表现,没有他领头,估计很快这个刚成立的自由党就会成为泡沫,商量来商量去,觉得利大于弊,几人也跟着附合。至于其他的人,人数也就一两人,不能影响大家的决定。我当然也不会反对陆天宇。

    这样几句话间就决定了陆天宇成为这刚成立的自由党主席,另外一个幻月城很有名望的中年人李存孝成为了副主席。陆天宇暂时成为了这个党最有权力的人,或者说,我相信他会是这个时代最有权势的人——在未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