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自由成员

    纸笔拿来,他却三两把把那纸撕得粉碎,大叫道:“这不行,这纸太软弱了,这代表不了我现在沸腾的心!”

    恰好边上是个布匹店,现在城内乱成一团,老板或者都被杀或者被关到哪了,这店门都没关。陆天宇冲进店里,拿出一匹白布,顺手在边上拿起一个盛水的小缸。

    我看着他一连串的动作,脑子里隐隐有点东西在说他要做什么,要想去抓住那点头绪时,跟以前一样,就再也找不到那点东西。

    他把那白布往地上一扔展开,“哗”地一声,扯下了半丈见方的一块白布铺在桌上,又拿起一把刀走到那缸前,然后往手上一割,血一下涌出流到了那缸里,等流了一会不流了,他才把刀递给我:“清风,你来!”

    我也没犹豫,一刀下去割出血来,等了一会又递给下面一人,后面的人依样画瓢,一个个割了,其他的人找了刀,也割出血来滴进缸里,这么多人,等人割完了,水缸也被鲜血装满了!

    他拿起笔,但入那缸里蘸上鲜血,在那块白布正中写上“陆天宇”三个字,然后把笔递给我:“清风你来!”

    我跟着写上,又递给后面的人,这时候已不像刚才那么的情奋激扬,而是显得无比庄重的一刻,拿着笔的人只觉得这一笔下去,这世界就会因此而改变,所以当他们写下自己名字的时候,我都可看到有隐隐的泪光在他们的眼里闪耀。

    一片白布自是写不下这么多人的名字,其他人又展开那匹白布,顺着在上面签满了名字,不会写字的就直接用手蘸上血在上面按上自己一个掌印,这样看着更是血淋淋的仪式感。后面的人有些也不签名了,一个个就顺着在面按掌印,血摁完了,不用人说就有人又割腕放血。

    如此一会,整匹白布都写满名字和按满了手印。

    我有些搞不明白,陆天宇为什么要搞这样的东西,虽然看着感觉是不错,对于他要做的事会有什么帮助我不清楚。

    陆天宇把那匹白布非常郑重地收了起来,像是在收藏一件非常精美珍贵的宝物一般,整个现场都被他这庄重的动作所感染,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他做着这事,我在想,他们跟我想的或许是一样的,因为上面有我的名字和手印,他这样郑重,那就是对每个人的尊重。

    大家看他的眼神更是不一样了,这时候不用人说什么,现在他就是现场当然的领袖!

    收起了那匹已是沾满了鲜血的白布,他又找了根竹杆,把最先写的那半丈见方的白布绑定在上面,弄成一面旗帜样,当展开时,上面鲜血淋淋的样一时只感觉气势走足,随着旗帜展开,各人的热血又都跟着冲一了脑际!

    做完这一切,陆天宇说道:“当这面旗帜竖起来的时候,就是我们发出我们最有力的声音的时候,我们将在这面旗帜的指引下,去争取我们最大的自由!”

    他的声音又渐渐高亢:“这是我们的旗帜!自由的旗帜!上面有我们的签名和我们的誓言,我在此对着这面自由的旗帜郑重起誓……”他把手握成拳头举到耳旁:“我陆天宇在此宣誓!我从今天始,将不再是陈武朝的臣民,我将起誓必推翻陈武朝朝廷加诸于我们身上的一切罪恶!我将为了全天下所有人民的自由而奋斗终生,至死不渝!”

    他转头看向我,我从后面站出来站在那旗帜面前也跟着念道:“我陆清风在此宣誓!我从今天始,将不再是陈武朝的臣民,我将起誓必推翻陈武朝朝廷加诸于我们身上的一切罪恶!我将为了全天下所有人民的自由而奋斗终生,至死不渝!”

    后面的人也接着跟起念道:“我某某某在此宣誓……”

    陆天宇又大叫一声:“我们一起来宣誓!”他的声音不大却响彻了现场,大家跟着他齐声念道:“我某某某在此宣誓……”

    大家念了一遍又一遍,我和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无比的神圣,这一刻只要陆天宇说一声:“我们去干啥啥啥,我们去杀死那谁谁谁!”估计这帮人包括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到声音都低沉下去,大家还在看着那面血旗久久地没有把拳头放下。

    陆天宇慢慢放下自己的拳头,其他人也跟着他放下,他说道:“我们有必要说明一下,我们叫做什么,我们要做什么,我们的目标是什么,这样,未来我们才能在这目标的指引下去计划去奋斗!”

    他顿了顿又道:“名不正而言不顺,我们要有自己的一个名字。从此我们将为自由而战,我觉得我们未来要组建的组织或军队就叫自由党或自由军!你们觉得如何?”

    这名字听着都让人觉得振奋,自是没有人反对这个名字。

    “好!那我们就决定了,我们就叫自由党!未来当我们有了自己的军队时,我们就叫自由军!”所有人脸上都有兴奋的神情,听到有一个自己的组织和军队,虽然现在这只是个空架子,也值得人兴奋。

    “我们现在要做什么?这是我们要搞清楚的一个问题,如果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朝三暮四,朝令夕改,没有一个统一的思想,那就像北方那些不知所去的乱军一样,今天干这样,明天又干那样,所以他们乱成一团,根本成不了事!”

    所有人都静静地听着他说。

    “我们现在要做什么前面就说过了,那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组织起我们自己的武装力量,推翻陈武朝加诸于我们的黑暗统治,还全天下的人民以自由!”

    “我们未来的目标就是实现全天下的大一统,让所有人都得以充分的自由,我们将推举出这天下的管理者,让他们为我们服务!我们要做这世界的主人!”

    他接着又道:“先期目标就是推翻陈武朝,中期目标是在我们的领导下,由人民推举出这世界的领导人,远期目标就是消灭贫困、消灭阶层,达到全天下人民的共同发展、和谐共赢!”

    他目光缓缓扫过周围的人群,大家都目光坚守,似是已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好!今天在场的各们就是我们未来自由党的核心党员,未来的自由党将会在我们的领导下去推翻这黑暗的统治,完成我们的使命!”

    “大家现在可以议一议,推举出一个十人的代表团出来,未来我们自由党的决策将会在这个代表团内产生,大家要想好了,一定要想清楚,你们推举出的这个人将会是我们自由党和未来自由军核心中的核心!如果觉得一时推举出来的不符合你的要求,那就按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来通过,推举出来后,我们再来讨论这人能不能进入代表团!”他说这叫民主集中制,他解释说,大家推举出代表出来,这是民主,然后把意愿集中在代表身上体现,这叫集中,这样的制度能最好的达到决策的实施。

    他的话说完,下面的人已是议论纷纷,既然现在已达成了共识要革命了,那争取最大权力自是每个人都会去考虑的事。

    一会功夫,现场就推举出了十四五个人出来,这些人本来都是自己群体内的领袖或带头人,或是乡绅村长,有的是公认的能人,这推举出来倒是没有多少异议,只是人数比刚才所说的多了几个,而且我和陆天宇还没确定。

    陆天宇又道:“我自认为我也有资格进入代表团,虽然没有人推举我,不知道大家有什么异议没有?”

    那被推举出来的十多人都点点头,其他的人也觉得这是合情合理的,如果没有陆天宇,估计一会这些人又变成了一盘散沙,这个从陆天宇进入现场后很快就掌控全局就可看出,如果不是傻子或者抱其他目的的人,都不会反对陆天宇的核心领导能力。

    “另外我兄弟陆清风大家也见过,他当时是救过大家的人,他救大家的过程你们一清二楚。他的武功非常之高,我们要推翻陈武朝的统治,没有武力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推荐他也进入代表团!”陆天宇又道。

    那些被我救过的人自是见识过我过人的武力,但幻月城的那些人没见过,一时倒是有些人不服,在下面议论纷纷,声音不大,但总是反对的声音。

    我走出来拿起一柄剑,直到一尊石像前面,剑一挥,落圆涌出,剑在石像上划出一个接一个的圆,只见那石像从前向后的就往下掉石粉,就像被凿去了一层石头一般,我再画出圆,那石像又小了一圈,我一个个的圆涌出,只一会,那石像整个就变成了一堆石粉。我收了剑,气都没有喘一下。

    这一手直接把所有人震得话都说不出来,这用凿子凿锤子锤都要半天才能敲碎的石像,被我用剑画出几剑就变成了一堆粉末,他们当然不知道我刚才已用落圆画出了千百个圆出来。这手功夫未免也太吓人了,本来那推举出来的人中就有自认功夫不错可以在代表团内占一席之地的,我这一手亮出,全不出声了。

    陆天宇微笑道:“现在没有人反对我兄弟能进入代表团了吧?”

    所有人四处看了看,都摇了摇头不再反对,他们也明白,有我这大杀器做武力威摄,对他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