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为了自由

    我把我看到的跟陆天宇一说,他笑了:“你别说,这帮人还真可能助我们成事,只要能鼓动起来,裹胁住其他城民,那占据这城不是难事,要知道现在在这城里人最多的不是蓉城士兵,而是幻月城民。”

    我摇摇头:“这些城民看着就是乌合之众,哪能成事?”

    他又笑道:“太祖曾经说过,小市民们是左右摇摆不定的革命者,但是可以发展成坚定的革命同志,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打消他们顾虑,断了他们小富即安的后路,那他们就是能团结的同志!”

    我听得头都晕了,这是啥玩意儿?太祖又是啥人?怎么听着似是而非却又觉得很对呢?

    我还没回过劲来,他又说了:“这就是理论武装,谁掌握了思想武器,控制了舆论导向,谁就最终能掌握胜利!”

    我听着他说的只感觉无比的正确,这小子也太能说了,连我这样修炼落圆神功神经坚定无比的人听了这么几句话都会受到影响,我不知道那些小城民们听了会不会跟着他拿着刀就去干仗!

    他又接着说道:“我们最坚定的坚持者会是那些无产者,比如那些从外地被抓来幻月城的人,还有幻月城内被士兵们打压抓捕了的城民,他们被抓来这里,他们被打压,已是一无所有,我们就要坚定地把他们发展成我们的同志,他们只要看到一点点希望,就会是我们最坚定的同盟,能为我们革命目标无畏牺牲!”

    我赶紧制止了他还要继续的演讲:“你说的很有道理,很有鼓动性,但别对我说,去找那些城民,发展他们成为你的同志,我不管你如何做,我也不会听你怎么说,我们是兄弟,我们所有的目的就是为保证我们俩能生存下去。还是那句,你是头脑,我做武器。”

    他笑道:“这些是对那些我们要发展的同志所说的,要让他们冲锋在前,我们对自己的兄弟就要说,打下江山,喝酒吃肉!排座座,分果果!大家都有份!”

    这**裸的话语比刚才所说的话更有诱惑性,我现在都有那种大家一起向前杀,然后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冲动。

    他嘿嘿笑道:“怎么样,如果这样去对那些人说,我有多少机会能忽悠到那帮人?”

    我点点头:“非常有鼓惑性啊!心志稍差点的,肯定会跟着你跑,心志坚定的,听到可以排座分果,也会跟着你跑。”

    他拍了我肩膀一下笑道:“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看来我高中那几年的政治课不是白学的。我总算觉得我也是有用的人了,而不是只能跟在你屁股后面让你保护!唉,你那落圆真太难学了!我到现在还没搞明白那总纲!”

    “要想学武哪能不吃苦,就这么点你都搞不定,后面你也没法再学了。”

    他一笑道:“没事,实在学不会,我这不是还有你这么个现成的保镖嘛,呵呵!我出脑你出力,虽然我脑子也不见得就比你光亮,但总是多了这么多见识,不好好在这乱世里利用下那白来了真是!”

    我摇摇头:“先别想以后,你先看如何去搞定那帮你说的无产者吧!”

    “这简单了,只是前面可能要你在前面武力震摄了。武力是把思想传播下去的最好工具!”他用力地挥了挥手道:“走,咱哥俩忽悠人去!”

    我先感知了下那帮人,还在吵吵嚷嚷中,人好像还更多了,这倒是比较方便我们了。

    当我们忽然出现在那帮陆天宇嘴中的无产者面前时,那些人都有些愣神,他们有的自然是知道我这恩人,还好,都不是忘恩负义之辈,有的人还鞠躬叫我们恩公,有的却面有豫色,那些人自是没进过牢没被我救过的,我们这一来却让他们感到了压力。

    我和陆天宇却没有感觉到什么压力,不说我武力值是完全辗压这些最多只算是稍有力气的人,陆天宇的见识也是完全压制着那些人,在石头城时感觉陆天宇还比较平凡普通,才经历这么两天,他现在已是有种隐隐的大将风度了。

    我稍退在陆天宇身后一点,把他突出了些,看着他与为首的几个人侃侃而谈,从牢里逃脱说到太守府门的大战,只是一会功夫,陆天宇已有了掌控全局的感觉。这人倒还真是适合做做能忽悠人的领导角色啊,至少比我强,我只是能放权,而他却能掌控。

    “你们现在是在商量要怎么赶走士兵,然后自己来控制幻月城?”陆天宇突然问道。

    那些人愕然相望,应该是又想到我们是跟他们一样从半路被抓来并杀过士兵的人,应该跟幻月城蓉城没有关系,所以都坦然承认了。

    “不知道大家现在能组织到多少人出来,多少人是有战斗力的?”他又问道。

    其他人一下就面面相觐了,他们一群乌合之众,哪能确切地地了解这些,只是看到现在城里乱成一团,他们也不过是想着能不能火中取栗,乱中取胜,但自家有些什么人力物力,根本就没去计算统计,更不会知道如何去整合这些资源,就因此,所以他们才会一直吵过没停,更不可能拿出有效的计划。

    “照我说,大家其实来到这儿坐下来商谈事的目标并不一致。像你,你们是被抓来的,你们就想着既然也回不去了,还不如在此博条活路。你,看着就是有目标有追求的大人物,在此乱世,想的就是建立一番功业!而你,应该是幻月城的大户人家,你觉得与其这样再被朝廷和官兵们盘剥,还不如博一博,再坏也不会比现在更坏,还有你……你……”陆天宇一人在一群人中指点江山,我很佩服他,只是就这么一会,他居然把各人的大致身分和来此的目的搞清楚了,而且一一指出来各人都没反对。

    他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他的身上了接着说道:“其实我们大家的目的综合到一起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再不能像现在这样被鱼肉,我们要按自己的方式来过自己的生活,我们要的是什么?你们想过吗?我们现在为什么会这样?你们明白吗?”

    他连着几个反问,又把大家引得去沉思了,就连我也在想着,我现在要什么?他们又要什么?

    他又问了一遍,有的人说想更有钱,有说享受下权力,有的就说我就想安安稳稳做富家翁,有的说就想好好经商不被朝廷收重税,不一而足,但我知道这些应该不是陆天宇要说的,这样说出来就太平常了。

    当大家的声音都渐渐淡下去后,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看着他,现在他就是这所有人里的核心,

    “大家其实都没想明白,你们刚才所有的一切归结到一点,只要达到这个目的,你们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你们现在想到是什么了吗?”

    所有人都摇摇头。

    “那就是自由!所有的一切都因为我们没有自由!我们想多挣点钱,他们却限制我们不能做这不能做那,我们想上进要点权力,他们却堵住了我们所有上升的通道,只任用他们的朋党亲戚!我们只想平平安安地过日子,他们却不由分说地把我们抓来!我们没有自由,所以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贸易的自由,我们要迁徙的自由,我们要有能力就上的自由,我们还要自己管理这城市,决定这城市由谁来做主的自由,我们要这天下由谁来做主的自由!”

    我的心脏跟着他说的话一点一点地剧烈跳动起来,我看向其他人,脸色都越来越红,似要滴出血来,所有人的眼睛都在闪闪发光,有的人手紧握了起来,随着他说的一个个自由越握越紧,到最后握得都骨节发白了而不自知。

    陆天宇还在继续用他略有些怪异的声音说道:“所以,我们要向现在这些城市的所有者发出我们的声音,我们要让他们知道,这天下的民众不是任他们鱼肉的,这幻月城的城民,不是任他们宰割的!北方的人民已发出了他们强有力的声音,我们南方幻月城和周边的民众为什么不能?我们要为了自由向现在的统治者发出我们最强的嘶吼!我们要让他们知道,现在的时代已经改变了,现在的时代将由我们这些普通人民来做主!”

    陆天宇越说越快越说声音越激昂,到最后说到嘶吼两字时他自己先就吼了出来。

    “你们想要自由吗?”他喊出头一声,手往后轻轻打了我一下,我想他是要让我出马了。

    “要!”我大声吼出,这声用上了点落圆,整个场子都被我这声大吼震得血肉沸腾。其他人也跟着叫出来“要!”

    “你们敢去挑战那些当权者吗?”

    “敢!”这次不要我先带头,其他人就跟着嘶吼出来。

    “你们还是男子汉吗?”

    “是!”

    情绪已经似熔岩般点燃了一切,别说那些没什么主见的**们,就算有些主见的,在这样情奋激扬的时候,他们也是脑中冲血,只想着跟着陆天宇跟着所有人去征服这一切,去争取他所说的那种自由。

    现时机已是差不多,陆天宇大吼一声道:“拿纸笔来!”虽然不明白现在他要做什么,但现在他说的一切就跟圣旨也差不了多少,不用谁说,自有人去把纸笔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