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乱城乱相

    也合该他要夺权成功,当晚这幻月城的守卫不是很森严,又有城守这个内应,一万人马就悄悄地进了城,进城后把太守不多的那些人全捆了扔牢里,这些蓉城的人自然不知道这牢里其实早些时候还有千多人在关着,而知道的已被关牢里了,所以之前并没有多少人觉察到牢里人跑了。

    到这蓉城太守控制了整个幻月城,天还没亮,于是就宣布了城禁,到后面又问出还有一千多人失踪不见,这有些吓人了,很可能太守是让这群人给杀了的,为了自己的脑袋安稳,也为了给朝廷个交待,就才有了这一万多人一起联合大搜索的事情。

    这前因后果是知道了,但如何利用呢?这是又是考验我们脑子的一件事,陆天宇和我都不是那种有急智的人,这想半天也没想到什么,那就到时再说吧,天已要黑,到天黑时难说会让我们想出什么办法来。

    太守府前已有被抓了大批的人,我看去有近两千人,不仅是抓壮丁那帮有些没逃走又被搜索出来,其他也不知是哪儿的人也被抓了进来,这时候就算抓错了人,怕也没人会管这人是什么身份。

    我们抓来的这几人也一起被扔进了人堆,这堆人被近两千的士兵看守着,也不怕会有什么乱子。我们杂在中间听着两城的士兵各自交头结耳,两城士兵虽然衣服穿着都一样,却感觉有很大的隔壑,泾渭分明地只与本城的士兵说话。还有很多士兵搞不清后续会如何发展,只知道到时听命行事即是。

    陆天宇就靠在我边上,看着这些人悄悄在我耳边说道:“你看他们两城士兵之间应该有些问题,你能不能制造些乱子出来,然后让他们两帮人火拼?”

    我悄悄回道:“我刚才听了,这幻月城有四个城守各守一方的,除了投靠蓉城的那个城守,有一个城守是那个被杀太守的人,他被投入了牢房。其他的两个城守并不是很买那个蓉城太守的账,只是现在是群龙无首,又自己人手太少,所以暂时先听命于蓉城太守。如果我们能从中制造出点什么矛盾,难说能从中得利并趁乱逃脱。”

    我们在这说着,从太守府内走出一个人,后面跟着两队官兵,那人穿着官服,仪态威严,看样子应该是蓉城那个跑来幻月城夺权的太守。

    这人走到太守府门口站住,后面又跟过来一人,两人站在那儿似在商量什么,我灵觉听去,前面那人果然是蓉城太守,后来来那人是幻月城投靠他的城守,他们正在商量着如何处理这一帮人,蓉城太守倒是说杀了给朝廷以交待,后来的城守又说这些人的绝妙用处,又说得太守有些犹豫。

    幻月城的士兵自然不知道他们俩在商量什么,下面的人就在窃窃私语,却是在说当这太守和城守上位后,他们会不会拿这些本地士兵开刀,言语只自然有所担心,只是本地的两个城守又势单力薄,到底靠他们靠得住靠不住,可以说,现在这些本地士兵是左右为难。

    陆天宇忽然悄悄向我说道:“不是牢里关了以前太守的人吗?你去杀了一些,放一些,其他两个城守的人。你也去杀一些,再去把蓉城的士兵也杀几个,这幻月城现在各方势力交错,我们就给他们制造点麻烦出来。”

    我一听这倒是可行,杀大部队我难些,但杀上几个士兵那是没点难度。之前不知道这么乱的关系,现在知道了,这儿借力那儿借势,想来能把这城里搞乱。

    这时那蓉城的城主在训话了,无非是跟着他吃香喝辣、反对他的有死无生这些,趁着士兵的注意力都在太守府门口,我和陆天宇悄悄地从太守府门口退了出来,绕个圈到了后面的牢里。

    让陆天宇先找个地方藏好,杀人这样的事,他还是不要去了。我进到牢里,门口居然就只是两三个守卫,应该是蓉城方面的人,我穿着的也是城里士兵的衣服,那些守卫根本没在意,我走到了边上,手上剑突然一挥,落圆顺着画出一个圆接一个圆,三人连声音都没吭,喉咙上上血如泉涌,一齐死了。

    我从他们身上找出钥匙走进牢里,前面的牢房关着几个应该是原太守的士兵,我打开门进去,他们愣愣的有些搞不清状况,因为都不认识我,没给他们一点发应,一剑把人全杀了,不怪我如此下杀手,自从听到这些士兵做的事,我心里总有戾气要喷涌而出,杀这些士兵我没有一点的犹豫。

    把他们身上的血弄些在我身上脸上,再把我衣服割破了些,感觉上差不多了,我像是受伤般急跑到后面的牢房,一边跑一边叫:“蓉城太守要杀了我们,大家快跑,大家快跑!”跑到第一个牢房门口,装作勉强把门打开,然后就扑倒在地上,似是伤重而亡的样。

    我刚打开的牢房里马上乱成一团,那些士兵有的跑出来捡起钥匙把里面关着人的牢房全打开把人放出来,有的士兵跑到出去打探动静,见到外面被杀的士兵,估计他们也不会多想的只想着先逃命,这时却没人想到要验证一下我这死人。

    为首的人出来后就急速地分配任务,有的去武器库拿武器,有的去联络那些没被抓的同袍,有的去外面打探消息,一时大牢门口乱轰轰地都在想着如何逃命报复,也没人注意到刚才死的人已不见了踪影。

    等他们找到武器正在分配时,我潜出牢房后即急速往太守府内而去,这两地相距不远,现在这府里当然只会是蓉城太守的人,我翻墙而入也没管哪是什么人,见到巡逻的士兵上去刷刷几剑杀死几人,趁着士兵还在忙乱,我即跑得没了踪影,到他们看不到的地方然后就大喊:“不好了,幻月城太守某某的人杀过来了,幻月城的人杀过来了。”

    我这一路喊一路腾挪躲闪找偏僻地方躲去,见到有士兵或者成年男人,也是一剑一个,这一下,整个太守府都乱成了一团,正在门口训话的那蓉城太守也急忙奔向太守府内,听到说是幻月城的杀过来,急忙就分配人去牢房里看情况,这才去一会,我就听到那方向杀声震天,看来是两方的人打起来了。

    我翻出太守府找到陆天宇,趁着太守府门口乱成一团,也混在了蓉城士兵中间,听到太府后越来越乱,我和陆天宇打了个眼色,我突然出剑刷刷杀了几个前面就看好的幻月城士兵,陆天宇适时大叫:“幻月城叛乱杀人了!太守有命,杀了他们!”他自己往后缩去,那些幻月城的士兵一小都懵了没反应,我装作手忙脚乱地抵抗着幻月城士兵的进攻,借机又杀了两人,陆天宇在后面又大叫着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幻月城的士兵不由得他们不反抗,手上刀剑就向着蓉城士兵招呼了去,一人动手,连带着整修太守门口全动起手来,再加上那些被抓的人也趁乱有所动作,一时之间太守府门口乱成一团。

    大家都穿成一样的衣服,也看不清楚是谁杀谁,只要是不熟悉的人,见到话不说就先杀上几剑砍上几刀,不然很可能就被人家砍你。那些被抓的人中有些胆大的趁乱逃脱后,捡起掉地上的兵器,借机也砍上几刀让自己憎恨的士兵。从牢里逃出来原太守的士兵这时也杀到了这里,追着杀来的蓉城太守也跟着杀到,只一瞬整个太守府门前就乒乒乓乓地打得好不热闹,陆天宇在吼了两嗓子后早跑到我们约好的汇合点了,我杀了几人后,也跟着退出了战场,这些士兵没一个能挡得住我一剑,自是没人能拦得住我。

    我到了汇合点,两人迅速脱下衣服,我潜入一家人中偷了两套衣服出来,不大合身也将就着穿了。穿好衣服,我们直接绕行奔向城门口,我想这时候城门方向,应该已知道现在太守府门口的乱战,两方的士兵现在估计已打得不亦乐呼。

    这又跟我们设想的有了了区别,城门口却没干起来,因为我们忘了,他们是各守一城门的。

    幻月城有四个城门,蓉城人占了两个,投靠他们的那城守占一个,还有一个是幻月城的人,现在虽然各个城门已是风声鹤唳,却因为对不上,双方也不用去攻占对方城门,自然是打不起来。

    两方在城门没打起来,我们只有又回到城里,想想又慢慢潜回太守府附近,这里还是打得不亦乐乎,不过蓉城方面已是占了上风,蓉城太守正在那儿指挥着蓉城士兵围杀,幻月城的没有人指挥,又分成两派的人,只能是各自为战,蓉城士兵人数上也占优,这一优一劣,蓉城士兵就渐渐占了上风,幻月城士兵更多的被杀翻在地,如果不是后面又有本地士兵加入,很快幻月城士兵就要全部被杀在地。

    这样可不是我们想要的,等蓉城人控制了幻月城,我们想出逃就更难,他们到时会更肆无忌惮地搜杀。

    路天宇道:“擒贼先擒王,如果能把那太守干掉,蓉城人群龙无首,又不会听那个投靠城守的,幻月城的人少,又控制不了局面,我想这儿会更乱些。”

    我看他的护卫比较森严,想就近杀他那很难,想近他身都不可能,而这里又没弓箭强弩这些远距离的武器,用我的落圆,却只能是让他晕倒,也受距离限制,这一时为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