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幻月夺权

    太守府的守卫稍严些,但对于我来说就像不设防些,如果不是要带着陆天宇,我怕我杀了人再回来也不用一盏茶的时间。

    进了府里四处躲避着守卫,巡逻的人也只是很敷衍,估计也想不到这时候会有人来针对太守。我其实在这个世界这朝代才刚来,对于各方不是很有立场,也不是非要杀了这太守不可。只是我好端端地在路上走着,你的兵就把我当贼般抓来关起,根本不给一点反抗的机会,这逼着我的立场就站在了乱民这边,因为你让我一点没有抗拒地就成乱民了。官逼民反或许就是我现在的处境。

    太守府里房间很多,我一一查找去,一些是女人带着小孩在睡觉,想来是家眷,有丫环房间,成年男人倒是见过一两个,住的地方感觉却不像是主人,应该就只是太守府的工作人员什么的,到一间比较豪华些的卧室时,见是一男一女睡屋里,女的二十多岁,男的四十多岁,那男的想必就是这太守了。

    我不认识这儿的太守是谁,为保险,这里面男的成年人就全杀了吧,在这太守府里的人,想必也好不到哪去。

    我把我的想法跟陆天宇一说,他也觉得为保险起见全杀了的好,至于其他女人什么的就算了。

    说好了计划,我落圆涌进那个豪华房间内轻轻打开房门,与陆天宇进入房间后轻轻关上,陆天宇守在门口听着动静,我先点了两人的空点,然后我来到床前,手一捏那男人的脖子,落圆涌出,卡嚓一声轻响就捏碎了那人的喉管,一时死得不能再死了。

    杀这人我没一点感觉,杀他时血都没见一点,而且杀那人时我想到的是拥挤在牢房里面露惊恐之色的男男女女,心里不由有股戾气浮起,把人杀了后还隐隐有快意飘过。

    我一进再一出也就弹指刹那,陆天宇都以为我杀人失败,直到我说成了,他才反应过来,轻关上门与我去了下一屋。

    如此把三人全杀了也没超过一盏茶时间,跟他们睡在一起的人都不清楚,到他们第二天醒来,估计会以为中了邪才会让太守府三人都同时同样的方式死去。

    我们又潜出了太守府,想着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不如在这幻月城内等等看我杀人的后果如何。

    我们四处搜寻,先找了些吃的,又找了一家应该很久没人住的院落,潜了进去又把锁从外锁上,两人把东西吃了睡觉不提。

    第二天醒来,天已大亮,外面却是静悄悄地没啥动静,我们面面相觐,这大牢人都跑光,太守府成年男人杀光,这样大的事,这城居然一点反应没有?

    这有些诡异。

    我们又等了一会,感觉整个城市还是诡异地静悄悄,我知道这跟我们所想的城市大乱有了出入。

    我对陆天宇说道:“你在这儿等着,我出去打探下消息。”

    他只有答应了。

    我从院子后站趁没人翻了出去,绕了几条巷子才走到大街上,只见整个大街空无一人,我出现在大街上那真的不要太明显,我心里一凛,急忙退回了小巷,灵觉先延伸去,幸好周边暂时没有官兵,大街两边的居民们个个都缩在屋里,从门缝窗缝这些观察着街上的动态。

    应该是在我们睡着的时候,这城里发生了什么才会让这些居民们都窝在家里生意都不做了。

    我小心翼翼地绕着走向太守府,这一路倒是见到了巡逻的官兵,只是看他们的样子,也没有如临大敌的样,兵器出鞘倒是有,人却感觉比较放松。

    杀错人了?

    我搞不明白这城里现在是怎么。

    我潜向太守府,到近时才感知到这太守府守卫的森严,离这太守府两条街就有士兵在把守着不让闲人进入,太守府内更是人来人往,紧张情绪弥漫在整个府里,我灵觉感知,那些女人小孩都被士兵看管着挤在一间屋里,还有似当官样的人在向他们问询,原来这是外松内紧,在纠查太守府内人员。

    只要杀对人就行了。

    我返回向城门方向潜去,城门已全部关上不允许通行,城墙上站满了士兵,都是刀剑出鞘,三步一岗十步一哨,整个城市都处于了封闭状态,我们就算想走也走不了了,只是不知道昨天我从牢里放出来的那些人有多少逃出了幻月城。

    我返回了院落跟陆天宇一说,他猜道:“我猜可能是昨天晚上就发现太守被杀,然后有人就一直封锁消息,到今天早上城禁,不让消息外泄,我想到了稍晚些,会有更多的官兵从其他城调入幻月城,那时才是大肆搜捕我们的时候。”

    我想了想,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清楚,我们还是冲动了些,不该在刚逃出时就杀人,杀了人还要看热闹不走,如果再大批官兵到来搜捕我们,到时怕要成瓮中捉鳖了。

    我倒是不怕,我在铁林城时就有被全城搜捕过四处躲避的经验,只是现在带着陆天宇,这要四处跑躲就难些了。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事临应急地见招拆招。

    果然到下午时,大批的官兵在幻月城的各条街上就在大肆搜索,他们一寸一寸、一间屋一间屋地搜索,只要不是本地居民的都捆上带走,照这个方法搜索,我们不出一时辰,就会被赶了出来。

    我们俩都在焦急地想着办法,一时半会却是想不出什么辙出来。

    陆天宇突然灵机一动:“这些士兵是从外地调入的,与本地的士兵肯定不熟悉,我们只要弄到两套衣服穿上混在士兵中,估计他们也弄不清楚哪是哪的。”

    我点头道:“这是个办法,一会我们把这院落门打开,来的人只要不算太多,我都可以无声无息地让他们晕倒。我还去听听他们是从哪儿来的,属于谁统领,这样就算冒充,到时也能混过去。”

    说到就做,我悄悄的潜了出去,放出灵觉去打探着新来的士兵和本城士兵的信息,果然这次是从外面蓉城调来了近一万名士兵来参与搜索,本城士兵也有近五千人参与,这一万五千人同时在这城里搜索,人虽多,搜索是容易了,但相互认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一会我就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得到了我要的消息。

    回到院落,感知到已有一队六人的士兵向我们这院子的巷子走来,说话的语气什么感觉应该是蓉城的,等他们要到院落的时候,我轻轻打开门,让门半掩着,如果他们看到见门开着肯定会来查看一下,就算是不查人,能借机翻些财物出来,我想他们是不会放过这机会的。

    果然当这队士兵走到院门口见门开着时,就一打手势,几个人都进了院,当他们一进院,我落圆就顺着灵觉一一侵入他们的空点,到他们全进了院子时,六人前后就全倒在院里,我落圆涌出还顺便把院子门关上了。

    我们从暗处走出来,挑了两个跟我们长得差不多的,剥下他们的衣服,顺便一人喉头上捏下杀了这几人,把人找个不容易觉查的地方藏好,至于会不会被发现,我就不敢包证了,就算被发现,知道了是有人冒充士兵,我想这肯定会乱成一团的进行自查,那时我们趁乱也会有机会逃走。

    做好一切,我感知到外面没什么人,就与陆天宇大摇大摆地从院里逛到了街上,见到一队五六人本城的士兵,上去说是蓉城来的,迷路了,现在加入他们一起搜索,果然那队人也没一人怀疑,随意问了下我们属于谁统领,我报上听来的统领名,他们也就带着我们一起搜索。刚才我打探的时候就了解过,像这样混合组队的很多,就是想着外地士兵对城市不熟悉,有本地人带领会更方便些。

    我们跟着这一队人顺着大街小巷搜去。我的作派学足了那些蓉城的士兵,让幻月城士兵更不怀疑,这一路还真让我们抓到了些不是本城的人,就连本城有证件的稍有些许抱怨口角的也被抓走,非本城的有几个我看去还似是昨夜从牢里逃出的那些,只是他们在慌乱中当然不会知道有两个官兵就是昨天救了他们的人。

    我这队搜索的这条街很快就搜索完了,往回走时又搜索了一遍防止有灯下黑的,搜索完出来与更大部队汇合,拉着被抓的那些人走向太守府。

    我们这一路走,我一路用灵觉四处延伸打探着消息,我脑子因要处理太多信息,实在没空去分析,就把听到的消息一一跟陆天宇汇报,我只管听,由他进行分析。

    到太守府这段一刻钟左右的路程,经过我紧张的打探和陆天宇的综合分析,我从两城士兵的只言片语中总算把这件事大致弄清楚了。

    太守昨天晚上被杀才一会就被人发现了,是太守夫人的一个丫鬟发现的,这个丫鬟发现后就马上报告了一个恰好有事来太守府的城守,太守是属于太后那一族的人,从北方败退回来就留守在幻月城夺了本地人的位,而这个城守与太守不是一路人,属于本地派,他就把太守死的事瞒了只告诉了自己的主子,他的主子是在蓉城的太守,与太后那一族有些小矛盾,属于争权夺利那种,听到这事,那自然是要到幻月城争一争了,要知道蓉城只是离幻月城不远的一座小城,幻月城在陈武朝属于有数的大城,谁不想自己的权力更大?于是当晚就把蓉城的兵马全部拉到了幻月城,名为搜索杀人犯,其实是要夺权,反正到时只要占据了幻月城,朝廷里摄政的太后也不可能再拉上几万人马来把他赶下台,要知道现在陈武朝的兵力多在金沙河岸防着对岸的北方乱军打下南方,没多少精力来管这内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