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兄弟合璧

    我当然也管不了那么多人,我挤到陆天宇边说道:“这看来真像你说的抓壮丁了,这些人像是什么乱军嘛,去打仗只有送死的份,还拖儿带女的。这个世道也很乱啊。”

    陆天宇笑道:“乱才好啊,乱世才出英雄嘛,我先打听下这世道的情况。”

    他拉着边上的人随意侃了几句就与人很活络了,那边上的人骂骂咧咧地在陆天宇的引导下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这是个叫陈武的朝代,朝代开国至今已超过四百年,疆域上下超三千里,算是很大的一个皇朝了。到了这一朝,因上一代皇帝猝死,现今刚继位的乾武帝武成隆却只是一个不满七岁的小孩,那自然是要太后摄政。左右太宰辅政了。太后摄政两年,太后家那些后戚们和左右太宰就把持了朝政上上下下的事,这皇朝在两年间就天高了三尺,南方靠着皇城的还好些,知道收敛,在北方的各地,盘剥得狠了,人们自然不干,这多城的人民就有组织地反抗陈武朝,然后再派兵镇压,再反抗,到这一年初,北方各城的城民们已成有组织的抵抗军超过了十万二十城,把陈武士兵全赶到了南方,幸好是抵抗军自己也有内耗,目前只能占据在金沙河北,而金沙河南就由朝廷军把持。虽然北方抵抗军还未在北方称王称帝,也只是因为各方联合不起来,只要稍有个强势的人把北方各城抵抗军统一在一块,打过南方把陈武朝灭了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要知道各城官员目前都无心练兵尚武,只求自己能多挣些钱好跑路,南方现在各地的反抗势力也此起彼伏,只是尚无法成建制规模罢了。

    至于把我们这些人以乱军暴民名义抓来,很可能就是用来修筑城防,用士兵工匠来修那是要吃晌的,随便找个名义抓一帮人来修,钱落下,到后面还能是镇压有功,所以现在南方各城士兵都到处去抓壮丁,据说现在抓人都发展到按壮年、女人、小孩这样的档次来给士兵们钱了,抓到壮年的自然是价格最高,女人次之,小孩再次之,反正抓来总能干活,只要给口吃的饿不死人,人死了刀把头一砍就可以冒充军功,对于他们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这就是他们一见我和陆天宇就大喜而捆的原因,我们这身体在这一群人里算是数一数二的,到时自然得钱也最多。

    听完所说,我不禁摇头,这各城各自为政时,这世道是乱的,没想到有皇朝天下统一,这世道反而还更乱,这真不知道是该统一好呢还是分裂着好。想及此我有些迷惘了。

    我此前一直以天下一统为己任,招集人也是以此为目标,定真老人很看好我能把当时散乱各城统一一块,结束这各城战乱的纷争,只是现在看那战乱比之现在所描述的,那是小巫见大巫了,至少像这样随便乱抓人就充当民夫的事,在我那会儿就不会发生。

    了解了我们想知道的东西,我有些迷糊,陆天宇却是眼神炯炯,想来他想到了未来自己该如何发展如何去做出一番事业了。

    “乱世出英雄,乱世出英雄啊!”他笑着在我耳边重复道。

    我摇摇头道:“现在这都够乱了,再加上你这不知哪儿穿越来的人从中渔利,岂不是更乱?你看这些人,再乱下去,他们都不知道如何才能生存了。”

    他说道:“越是乱世,越要乱中取胜,然后尽快结束这种战乱纷争,让世事回到正常状态,这样说吧,现在的乱只是出生前的阵痛,乱世过后,人心思定,那就是盛世再现的时候了。我们如果有这能力,那就要帮着结束这乱世而达致未来盛世。”

    他话头一转低声说道:“我从未来一个资讯非常发达的世界而来,在我脑子里充满了各种信息能达到这个目的,但在乱世,又需要武力保证,我没有武力,你有,所以,我们两兄弟只要心往一处使,这世界我想最终会成为我们兄弟俩的囊中之物。我想这就是你我被穿越来到这儿的目的。”

    我心里一动,难说还真有这可能,不然老天爷怎么会把我们俩这八杆子打不上的人捏在一块成为兄弟?两个世界的人组合在一起,或者这就是目的?

    我想着事,陆天宇也在想着事,一时都忘了是身处在之拥护的牢笼之中,我脑里总是在转着定真老人说的那些话,或许,这就是我对于那个山洞有感觉的原因?

    只是,为什么会是我回到两千年前?而不是其他人?我真的回不去了吗?我想着我心爱的人和我的女儿,我真的回不去了吗?

    先不管他们在未来如何了,就算要回去,我首先要做的是在这乱糟糟的世道生存下去。活不下去,一切免谈。不仅是我要活下去,还有我这便宜老哥,相处这么多天,我怎么着也不会把他扔下不管,没有我的保护,他这只会耍嘴皮子的或许连这幻月城都不能活着出去。

    只是不知道我的武力值在这时代达到个什么级别?我看了那些当兵的身架,做首领的也就那样,在扬城时连余德利那样路人甲的武力值估计跟他们都有一拼,更别说洪峰那级的魁首,或许也是因为我还没接触过更高层次的。

    我打量了下这大牢,就是简单的用圆木加钢条捆绑而成,别人或许出去比较难,对于我就只是一脚的事。我把灵觉向外延伸,牢前有三四人在喝酒说话打屁,再外就几个人在守着,我要逃的话,这手都不用动。他们武力值不高,武器简陋,是我被他们捆来也不担心的原因。

    我悄悄地跟陆天宇说道:“晚上我们就逃出这儿,这守卫的人没法阻挡我们。”

    他见识过我的神奇,自是不会觉得这有什么难度,点点头道:“我知道跟着你出去是不难,我现在想的是如何才能在这捞到好处。”

    “出去再说吧,当你不知道该怎么办时,走一步算一步。”

    他瞪了我一眼,笑了:“跟我想的一样,我经常这样。咱俩兄弟在这点上倒是很像。”

    “养养精神,晚上难说要跑很长一段时间,体力要跟得上。”我随便用点力挤开了一块空地,也没管其他人骂骂咧咧地,闭上眼睛自己养神。

    陆天宇跟着我一样闭上眼睛调养精神体力。

    感受到外面应该是近凌晨时分,我就醒了过来,虽然没吃什么东西,却没觉得饿,我灵觉延伸去,外面守卫的人都睡死了,我落圆涌出,一一点了他们的空点。

    我推了推陆天宇,他一下睁开眼:“现在走?”

    我点点头:“外面的人被我弄晕了。现在是凌晨,出去外面人不多。”

    他问道:“其他牢房你能不能把房门都打开把这所有人都放出来?”

    “不是很难,只是放他们出来你有什么目的不成?”我问道。

    “反正是顺手的事,现在先弄点口碑出来啊,未来很可能因为这事积累出名声,到时要办大事时,积小成多嘛。”

    想得倒是够远的,我反正没所谓,生存下去找到回去的通道是主要目标,现在就按他说的,他动脑我动手,兄弟合璧,无往不利。

    我来到门前,落圆涌出,直接把门上的锁弄断了,我伸手拿下来,打开门悄声对陆天宇说:“好了。”

    他看得眼都要突出来了,对于他来说我这手就跟魔术一样,另外几个醒过来的人也看着我,连惊呼都忘了。

    陆天宇醒来很快,马上轻声叮嘱那几个醒着的人叫醒其他人,先不要发出什么声音,他当然不知道外面的守卫都早晕了。

    我走出牢门,落圆一一涌出,把所有牢房的门锁拧断,陆天宇就一一安排其他跟着出来的人去打开房门,虽然也一再叮嘱要小声,牢内这一千多人全醒来,也是闹哄哄一片。

    我把陆天宇:“你一定要叮嘱他们出门后跟着我,不要发出声音,我带他们离开这儿。”

    陆天宇找了几个人过来安排,那几人自是去执行他的任务。现在逃命的时候,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就我们能清楚发出命令。陆天宇很快就竖立了自己的威望,虽然只是在一些**中。

    我在前面引路而行,跟我出来见到那些守卫都晕倒一片,眼里都露出了惊异的神情,对我和陆天宇不仅是刚才的信服,还有了一丝丝的恐惧。

    我带着他们一路前行,能避开的就避开,避不了的就用落圆全部弄晕,一路千多人居然有惊无险地走出了大牢到了大街上,陆天宇又让所有人分散开各自逃命,现在这时候,自是各自奔命,走之前都到我们面前拜了拜,眼里都是感激的神色。

    人都走完了我才放松下警惕,一路用着落圆我也有些疲惫,我们也没跟着跑,我找了条非常僻静的巷子倒立起来,尽快恢复了落圆。陆天宇在巷口守着为我警戒。

    等我恢复好,已是大半时辰过去,我们却一时不知该往哪去了。

    “清风,凭你这武功,我们索性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去太守府里把那太守杀了,怎么着也要让这幻月城乱上一乱,到时官兵们就没空去搭理逃走的城民了。”

    我想想也是这样,这城里乱对我们只有好处,反正我们现在也没什么计划,不如趁乱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