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被抓城牢

    “唉,不能回去就不能回去吧,回去我在我那世界也就是个吊丝,一个月拿着两千块钱,吃不敢吃睡没地方睡的苦逼男人,找个女朋友都没能守住,与其那样苟且活着,不如在这世界好好挣扎一下,难说还能把这一生过得精彩!我想老天爷既然让我在摔下悬崖也不死,那就肯定是有他的打算,也许老天爷就是要让我在这儿打下一片天地吧!”

    我见他又想大喊两声,急忙又阻止了他。我这便宜哥哥很外向啊。

    他伸手进入裤袋里拿出了一个球体摩梭着,我眼睛一亮,这东西我再熟悉不过:“水晶球!”

    他一愣,有些不可思议:“你怎么知道这是水晶球?这可是我们那时代才有的东西。”

    我把陆老头跟我的纠葛说了一遍,他张口结舌了:“你说你居然认识这是什么东西?还有你是说很可能是我安排了家族守护着这个水晶球,然后在两千年后交给了你?”

    我叹了口气:“现在看来就是如此了,或许当时你不明白为什么要把这东西交给后代,现在算是知道了,也许就是为了交给我,让我去完成什么事,因为这世界就我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他说道:“这说不通啊,我把水晶球交给后代让他们交给两千年后的你,然后你会在某一时候出现在石头城里拿到这东西,但你现在出现在这儿了,你怎么又回到两千年后去见到这水晶球呢?这完全就是个悖论嘛!”我看到他在想这事时都直在抓头。

    我也想得头晕眼花,理不清楚这关系,只能暂时不想去想了。

    “咱先不想这些,你不想回去,我可想回去,所以,我们最重要的就是出去后找到那山洞。”我其实也很想出外看看,现在我所处的世界是我的世界还是两千年前。

    一夜无话,我只短短地睡了一会,陆天宇却是一晚拿着那水晶球翻来覆去地看,天未亮我就起来了,有些事如果没有结果,会让人变得很焦躁,哪怕是一个很坏的结果,我也要去确认了。

    虽然我也知道很可能这就是最坏的结果。

    陆天宇说的救生衣,其实就是把一些枯木绑在他的衣服上以增加身体的浮力。他试了下,人不用游动,在水里也能直立着,只要紧跟着我,这个山洞应该难不住我们。

    我用灵觉在前面不远处探着路,腰上拴着根藤把陆天宇带着,幸好他也会游泳,我在前面缓缓游动,他在慢慢跟着,我不时用语言提醒着他怎么避过那些水里或者是上面伸出的石头,前两天我坐船上经过时,应该这些石头都被石头城的人削平了。石头能凿去,却不会长出来,想到这儿,我已确信,我是真的回到两千年前了。

    虽有我的灵觉开道,陆天宇还是被石头撞了两次,所幸没有什么事,到见到天光时,我知道我们出来了。

    外面还是一片开阔的水域,我爬上岸往山坳里望去,那儿现在是成片的權木丛,不像是我见到的那么多良田,也没有路让我们通行,我只能大致向着那个山口的方向艰难前行,我们手上的工具只有那柄不知从哪儿得来的长剑砍砍權木,遇到大些的树木和山石,还要绕路而行,这样,差不多花了一天时间,我们才走到那个山口,没法只能在这山口找了个地方睡了一觉。

    出了山口下去不久应该是个小镇的,当我走到大致位置的时候,那儿只剩下一片矮小的树丛,我记忆中的那个饭店的位置,恰好是一棵巨大的树,也不知道这树后来为什么就没了。

    我看着这荒凉的一切,心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怎么表达,我只感觉我心越来越凉,我所爱的人离我也越来越远。

    我从记忆中的小道走向未来的大道,却什么也没有,没有大路做为地标,我甚至不知道怎么走才能到沈林城的位置,因为当时我坐的是马车,老马识途,它知道顺着官道一走就行,我也当然不会去记路,现在就算是记了路也完全没用,该有的路已没有路。

    我想了想沈林城大致的方向,我们没有办法只能向那个大致的方向走去。

    这么走了几天,我们都已疲惫不堪,我们走来走去,这一段除了山林,就是山林,别说是沈林城的大致位置,连个人都少见。我们又向南走了几天,两人搞得都像是野人一样,照我的记忆,这样一直走,我们怎么也要走到金沙河的,却还是没走到,可能一是路太艰难了,二是我们迷失方向就在这山林里打转转。

    既然都没了方向感,我们只有换个方向再乱走,这次运气好些,走了四五天,就遇上了一条稍大些的道路,我在路上看到了一些车辙的样子,我们都松了口气,只要有路,那就会有人出现。

    如此地顺路走了半天,忽然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瞬息间那马蹄声就出现在了左近,我们赶紧往路边避让,在这莫明其妙的世界,这世道是什么样我都不知道,后面来的人更不清楚他们是好是坏,我们就两只小猫先避开更妥当些。

    可不想我们想避却避无可避,我们才在路边站定,一队二十多人的马队就奔近我们面前,为首一人大喊:“这两个人是乱军,给我抓了!”其他马上的人忽拉拉全下了马,我们俩还来不及跑呢,就被这二十多人围住了。

    这些人应该是当兵的,至少身上的穿着看上去还比较统一,拿的武器也是比较整齐。

    “把这两人抓了!”没下马的那人用剑指着我们吼道:“这些乱军暴民,统统给我抓回去!”

    我手上拿着剑,正想着是不是要动手,却见陆天宇那儿已被人摁在地上,正嗷嗷叫着被捆住了手脚,想想,只有叹了口气,把剑一地上一扔,几个刚才还有些紧张的士兵一下扑上来摁住我,也用绳子把我捆了个结实。

    我们这刚被捆好带到路边,这队马队留下两人看着我们,其他人又忽拉拉向前急行去,没再管我们,等这帮人骑马走了,我很想用落圆制住看守的两人,但想着解这绳子怕要半天时间,后面还不知有什么呢。

    幸好我没动手,才半盏茶功夫,后面是一大队的士兵走来,再后面是一长串捆住了手拴长绳上的人,有男有女,约摸有个上千人,或许就是他们嘴里所说的乱军暴民。

    自有人过来把我们俩拉来拴在了绳上,解开我们脚上的绳,那两人顺便还在我们身上踹了两下。这一长串的跌跌撞撞向前走着,走得慢些的被踹上两脚打上两棍。

    “这就是传说中的抓壮丁吧?”陆天宇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你们那时也会这样抓壮丁?”

    我摇摇头:“我不知道你说的抓壮丁是怎么回事,不过我们那时倒是很少有这样不由分说就抓人的。在我印象里,好像每个城的管理者城主什么的,对自己的城民都还不错。”我仔细想了下,好像还真是如此,对其他城很凶,但涉及到城民住户,都尽量不会太多恶意,虽然也会有盘剥收税,但都是会同等对待,而不会像这样当猪狗般。

    “抓壮丁就是见到稍年富力强的,就抓去干活或者是当兵打仗做炮灰,连个由头都没有。这给我们安上乱军暴民的帽子,抓回去估计就没得好了。”

    “不要交头结耳!”我们边上的士兵大吼,我和陆天宇又被踢了两脚!

    我把脑子里有关历史方面的记载过了一遍,好像就没见过两千年前有历史记载,这很奇怪了,如非有陆老头跟我说了他家是传了两千年的,那这个时间的概念,我还真搞不清楚了。

    我能上溯听过的历史,就是周道丰跟我说过的,两三百年前的统一王朝,再之前的,好像就没再听人说过了。

    或许是我读过的史书太少了,或者我那时代,所有人都只管打仗练武,这些文治方面的东西自是没人去在意。我只能这样给自己找出理由。

    这样慢慢腾腾地走到天黑,终于是到了目的地——一座大城!我感觉着规模堪比落日城,城墙高大厚实,城门上写着城名:幻月!

    我吓了一跳,我这是到了幻月城了?不是两千年前吗?怎么城名都一模一样?难道说我穿越什么两千年只是我的臆想?

    进了城才知道,此幻月城非彼幻月城,城市的建设比左不右的幻月城要好,人口感觉着应该也多不少,建筑的模式却没啥区别,只是现在这幻月城却看着很是萧条,店铺十有九是关着的,饭店里就算有开门的,店家也懒洋洋地趴着睡觉,路上见到我们这一串子人,大多眼睛抬起看了眼又麻木地做自己的事,似是在这城我们这样的情况见得多了。

    士兵把我们赶到一座建筑前,上面写着太守府三字,应该是座官衙了,一串人被圈起来,乱七八糟的挤一堆,有女人小孩哭的也再没人管,一会又从其他城门拉进来一串和我们一样的,两伙人合拢了有个一千五六的样子,然后被押着往太守府后走了。

    太守府后应该就是个大牢了,这一千多人挤进去,可想而知这大牢的拥挤程度,差不多就是三四十人一个屋,把人赶进去,人就只能是站着了,想蹲下都很难,想要躺下睡觉的,那就要侧身人挨人才行。

    所有人都安置好,这大牢早已吵得没样了,士兵们也没管吵得要死要活的人,把门一锁,说说笑笑地走了。

    我们这屋有男有女,那些女的有的已缨缨的哭着,只是现在大家都神色麻烦,哭的人也没人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