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穿越事宜

    我坐了一会,把事情理清楚了,这错误不是陆天宇和我的问题,而是在分开这段时间我出了问题。

    我又把我的经历过了一遍,从落阳城之战,到黄金洞与紫晴小玉缠绵到进入扬城,然后到北方联盟遇险到跟着紫雨路婵进洞,没错,这是我的经历,确实是我,这不会错,那现在的状况就是,我思想和脑子是我冷清风的,但我这身体,却是这陆天宇的亲兄弟陆清风的!

    但我有必要让陆天宇知道,我不是他的兄弟!我也有必要搞清楚一些事情。

    “我问你一些问题,这很重要,你能不能好好的回答我?”我郑重地向陆天宇说道。

    他见我说得很郑重,收起了挂在嘴角的笑点了点头,或者他还一直认为我是在跟他开玩笑。

    “你们生活在哪儿?

    “湘省南市清珞山陆家村。”我没听过,暂时没管他,

    “你们来到这的时候是哪一年哪一朝?”

    “什么哪一朝啊?我们掉悬崖时就前两天的事,2016年7月14号!”这跟我们这的纪年完全不一样。虽然我脑子里有东西一晃。

    我没问他们怎么来的这儿,前面他唠叨的时候就说过了,当时我没明白,现在我明白了,这穿越大致是啥意思。

    “你们从湖里上来的时候有没其他人?”我又问道。

    “哪有啊,一个人都没有,你还不会游泳,要不是我死死拖着你游上岸,你都早淹死了!”

    我没说话,在他目瞪口呆中我跳进湖里,来来回回游了几圈再走回岸,他眼睛瞪大着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们到这儿的时候为什么要分开?”

    “我们分头找出路啊,我向岸边找,他找那条石缝,我们分开差不多是在早上的时候!”现在已是下午,这分开了半天时间,我晕倒的时候也没多久。

    “你说的陆清风会武功吗?”我问道。

    “切,你会屁武功啊,自小杀鸡都是我你碰都不敢碰一下,被人打了也总是叫我帮你找回场子!”他总算从我刚才游泳中恢复了些。

    我也没说什么,灵觉涌出,落圆刚开始时有些凝滞,一会就很顺畅地顺着灵觉到达湖里,我找到一条鱼,落圆的一挑,那条鱼就飞上了岸,落在了他面前,我依样画瓢,一连几条鱼被我挑上了岸在他面前活蹦乱跳着。

    他在第一条鱼上岸时就瞪大了双眼,到后面几条鱼时直接呆住连嘴里流出了口水也不知。我这手超出了他的认知。

    “你兄弟会这手武功吗?”我问道。

    他机械地摇了摇头,想说什么,却再说不出话来。

    我落圆涌出到他的空点,一下把他点倒在地,他躺在地上动也不能动,眼里带着恐惧的色彩,我又一点把他空点解开问道:“你兄弟会吗?”

    他摇摇头,没法再说话了。

    我知道他现在跟我一样,脑子里乱成一团,但已慢慢接受我不是陆清风,不,应该接受了我思想不是陆清风,而身体是他的。

    我叹了口气,把我从进入山洞遇上的遭遇说到我跃出洞口昏倒,然后找到这儿遇上他,一点不漏地跟他说了,我现在需要一个人与我一起寻找到这事的关键。

    “看来你真不是我兄弟。”他看了我一眼又道:“但你这样子,不是我兄弟能是谁呢?”

    我摇摇头:“我现在弄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问题的关键在哪儿,你跟我来。”

    我在前面开路往回走,我要去那通道里看看,不然我真不清楚,为什么我晕倒前是冷清风,晕倒后就成了陆清风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我出来的那条通道,我走进去,这只是短短的一段通道,走了一会就到底了,我灵觉延伸而出四处探查,这就是一段非常普通的通道,不是那条我走了几天也没走出的通道!

    我懵了。

    我呆着脑子里不知道转着什么念头,这条道如今走不通,那是不是说,我今后就只能是顶着一个陆清风的身体去生活?我如何让紫晴小玉他们相信我就是丹儿的爸?

    我估计我还没说出来就会被打死!放是你你也不会去听一个陌生人在你面前胡言乱语说这样离奇的故事。

    这儿走不通,那我是不是要再从起点走回来才能让这一切重新开始?不行,我要马上回到沈林城去,那山洞马上就要被水淹没,我再去晚了,就再进不去了!

    但现在是如何跟陆天宇解释,我就是一个顶着他兄弟身体的陌生人?

    “听着,我现在跟你说的估计会比较奇异,但我要请你相信我,我并不是你的兄弟陆清风,我叫冷清风,我出生在落日城,我父亲是落日城城主……”我一直把我的经历从落日城说起,然后连我有几个女人,孩子,一直到前几天我到了这儿所有的事一一都跟陆天宇说了一遍,直到我说我走出这通道,然后晕过去遇上他。我现在才忽然意识到,我的记忆只到我那天病后起来那一刻,之前的我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他先是惊奇,然后就很默然地听着我讲述我的故事,到最后听到我跃出通道晕过去他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这地方应该就是一个时空燧道交汇点,从你那儿经过那个燧道与这儿交汇着,我们从我们坠落的悬崖与这儿交汇,你在穿越的时候,正好遇上我兄弟遇上意外或者出了什么事,你的灵魂就穿越到了他的身上,我们是整个的人从我们那儿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如果是这样就解释得通了。妈的,这跟那些小说里的描写果然一样!”他居然能接受这么奇怪的事情,这让我很惊讶。

    “你们那儿经常有这样的事发生?”我奇道。

    “不不不,是我们那儿的小说里经常有这样的事发生。我们那写的小说,有魂穿和身穿之说,你就属于魂穿,灵魂穿越到了另外一个人身上,意识是你,身体是别人,我是身穿,整个人都穿越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或者是时代。身体灵魂都是自己的。唉,我和清风从悬崖坠下以为必死的,结果穿越到这地方,他却又……”说到这他有些黯然,虽然我左看右看怎么也是他兄弟的样子。

    他转头又说:“你说这地方前几天你来过,还有很多的石屋,现在却一点都不见了?”

    我点点头:“是的,那是个很大的石头城,有几千上万间房,起码能住个十万人的城市。”

    陆天宇道:“那就对了,没人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把那么多的石头房子都拆走而不留一点痕迹的,就算是我们那时代的暴力拆迁队来也办不到,这只有一种解释,你穿越到了这石头城还没建成的那个时代!你不是说了,这儿两千年前才由一个叫陆天宇的人领头建成的吗?那只要年代对得上,那一切就能对上了,我就是你说的两千年前的那个陆天宇!我们穿越到了你所处那个世界的两千年前!”

    我头皮都发麻了,我就在通道里走了几天,然后就回到了两千年前?这无论如何也解释不通啊。

    他见我不信,又说道:“时空的通道是很奇妙的,你可以回到过去,也能回到未来,或者是陷在时空里一直这样的旅行着。或者就像我们一样,掉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而不知。在我们那个世界空间,对于这样的解释就很常见了,对于你们来说可能太过奇幻。”

    其实我知道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为什么这么多房子会消失不见,我只是不想相信而已。

    “好了,现在事情搞清楚了,你也回不去,我也回不去了,你也别想你的扬城紫晴,我也不去想我的陆家村,我是你哥陆天宇,你是我兄弟陆清风,现在我们身处你们世界的两千年前,我们俩只有抱团才能生存下去,就这样。”他性格似是很看得开的样,既然事实如此改变不了了,他就马上把一切已发生的事放下,去想着未来如何,心态和我一样都是很随意的,既然既成事实,那就别再去想去后悔了。

    “清风,你说这条道能出去,只是现在没有船去不了?”他马上就想到了未来的事,不在去想以前。

    我点点头:“我有灵觉,在黑暗里不用看都能感知到情形,出去倒不是问题,这段水道并不长,半时辰左右,你应该能游过去。”

    “这倒不是问题,我弄个救身衣,游不动时漂在水上就可以。”

    我不知道他说的救身衣是什么,应该是他们那个时代能用在水上的东西,他说可以应该就不是问题。

    “好吧,现在既然有出路了,明天我们就要走出这个鬼地方!”

    他站起来在大石洞中大喊:“我操泥麻的!我一定要回去!我就不信我找不到回去的办法!”

    我制止了他大喊大叫,因为在这儿回声大得令人无法忍受:“我觉得我走来的那个通道有可能是我们回到自己那时候的关键,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找到那儿去。”

    “你还记得那个地方吗?”

    我说道:“从湖中进去的地方,如果我找找应该还是能找到,只是我们逆流而上水流很大,我都根本没法游进去,你更不可能了,至于从另外一个地方进去,现在要等我们出去后去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了。”

    我把握不是很大。这个只有等出去后找了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