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天宇清风

    我这几天不吃不喝的就在行走,早已饥饿不堪,闻到香味也没多想,接过他递过来的烤鱼,先填好肚子再说,只是吃的时候忽然想到陆老头曾经葬在这水里被这些鱼吃了,我稍有些恶心,但肚子的饥饿让我马上就忽略了那点恶心。

    他也跟着我吃完了烤鱼,收拾了一下,他把那串鱼烤着的那把剑递给我道:“你看看这把剑,好东西啊,这造型,这锋利的程度,而且我估计还是在这样潮湿的环境里放了好多年的,居然没有一点点锈迹,真的是好东西啊!”

    他说完,小心翼翼地从把里拿出一包不知是什么的东西,从中轻轻抽出一根扭曲的东西在火上点燃,一会功夫那一小根东西就冒出了烟,他拿起来放嘴里吸了一口,然后闭上嘴吐出一口烟来,这口烟吸下去,我看到他满足得都要瘫在地上了。

    “可惜啊,这烟进了水,就算晒干了味道也差好多啊。”他抽了几口,有些不舍地把还剩下的那一半熄灭又放在包里:“要省着点抽了,在这儿还不知道要呆到什么时候,没烟抽,不如让我撞墙吧!”

    他转头又向我:“你这不抽烟的人根本是不知道这烟的滋味啊,我跟你说,这吃完东西后的第一口烟啊,比跟女人做的时候还爽!”

    我不知道如何答他,因为他拿出的东西和说的话,我都不清楚,其实他这个人我也是不清楚是什么人的。但他怎么又感觉跟我非常熟的样子呢?

    他也没管我听进听不进,又自顾自地说道:“清风,从来这儿这四五天我算是琢磨出来了,咱俩这是穿越了!没错,就是那些小说里写的穿越!你想想,我不知道你记不记得当时的情形,我们的摩托车冲下那个悬崖时,我都能感觉到我身体撞到石头的那种疼痛,然后我就昏过去了,醒来就是在这湖里泡着,那条路我们是走过很多次的,下面哪有什么湖啊?而且还有这么巨大的一个天坑!我记得前段时间看电视所说,我们国家的天坑,都集中在武隆那附近,离我们出事的地点有十万八千里呢!我们怎么一摔下去就到了这天坑里?所以啊,我们俩八成是穿越了。”

    他叽哩咕噜说半天,我听懂一些,只是像什么摩托、电视、武隆、穿越这些词,我感觉脑子里有这样的印象,但认真地去想,却又想不出来这代表什么意思。

    “那些小说里穿越的,要么是到古代,要么跑到未来,我觉得我们估计是穿到了古代了。你知道我是怎么知道我们到了古代的吗?呵呵呵,证据就在你手上!”他乐着,把我手里的剑又拿过去说道:“你看看这剑的工艺,这是一锤一锤手工打出来的,不是用机器压制的,还有这用铁,我以前见的都是不锈钢或者是电镀铬防锈,不像是这个,钢里面不知道添加了什么,居然不会锈?要是知道了这造剑的工艺,回去后我们就赚大发了!”

    这剑很常见啊,我城里多的是。而且打铁匠们基本都穷得很,没听过哪个打铁的能赚大发。

    “哈哈哈,回到古代好啊,你看过那些小说吗?用现代的知识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啊,你想想咱哥俩那么多现代的知识,虽然也没好好学过什么,但见识多啊,到时随便弄点出来,还不把这些古人唬得一愣一愣的?呵呵呵呵!妈的,古代不是都能三妻四妾吗?老子要在这儿弄个三宫六院,把女人玩够!哼!那些女人……”说到这儿他声音小了下来,似乎也没那么兴奋了。到最后渐渐地沉默下来。

    我真的是搞不清现在的状况,他说得兴高采烈我也插不上话,现在听他说完,我才说道:“你说的穿越,那是什么意思,还有,你是谁啊?”

    他眼睛一下瞪大了,手一伸掰着我的肩膀说道:“清风,不会吧,你晕得失忆了?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

    我说道:“我是清风没错,但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嗯,能不能给我点提示?还有,刚才你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是什么意思?”我手一伸把他的手从我肩膀上扒拉下去,如果不是看他跟我很熟的样,而且完全没恶意,我都不介意给他尝尝落圆的滋味。

    “陆清风啊陆清风,你是不是傻了?咱兄弟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你居然真忘了我是谁了?不对,难道是真的失忆了?奇怪,从水里把你捞出来的时候你还好好的啊,去找路的时候也还好好的啊,怎么才分开这么半天,你就失忆了?”

    陆清风?我姓冷!

    “我叫冷清风,不叫陆清风,你说说,你是谁。”当城主也很长时间了,长期居于上位,我这话说出来带着一点淡淡的威严,我平时看着是很随和,但不代表我如果要庄重的时候威严不起来。

    他伸手向我额头,似是想摸摸我是不是在发烧:“我说清风,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你确定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了?”

    我手轻轻一挥把他的手打掉没让他摸到我头:“我真不知道你是谁,或许你认错人了。”

    他站起来着急地道:“我是陆天宇!你是陆清风,我是你哥,你是我兄弟!我们相差一岁半,我们从小到大一直都生活在一起,你说,我会记错?”

    我有些晕,看他的样子并不像是作伪说谎,这中间难道有什么误会不成?

    我一字一字地说:“我叫冷清风,也叫骆阳,来自扬城,现在在沈林城,我是来探查一个山洞时误入了这里,我并不是你说的陆清风!”

    他急道:“不不不,不会错,你就是陆清风,我是陆天宇,这不会错的。我们生活这二十多年,你身上哪根毛我不清楚?”

    等等!陆天宇?这名字很熟悉,这不是我在石头城里时陆老头跟我说的,这个石头城的最初建设者?而且还是他的老祖宗,最重要的是,那个陆天宇是他两千年前的老祖宗!

    我一下晕了,两千年前的陆天宇?不会,绝对不会,我进那个山洞也就走了三四天,怎么可能就到了两千年前?这可能只是同名同姓的。

    我想到这笑了,放在谁也不可能会认为这俩是同一人。

    我甩甩头把自己弄清醒些,其实也不见得就能清醒,我只是个下意识的动作要把脑子里那些杂乱的东西甩出。

    “你陆天宇还是陆清风我不知道,但我真的是叫冷清风!对了,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你就知道我是从哪儿来的了。”我想起前段时间搞大建设时与沈碧霞签约时用的扬城城主印,那个东西我签完后就随身带着进山洞,他看后肯定知道会是认错了,要知道这城主印用的是黄金铸成,这不是随便哪个都能拥有的。

    当我伸手入怀的时候我呆住了,我穿的衣服再不是我去山洞时的对襟长衣,而是跟他一样的前后一样没有开衫的衣服,说是个袋子还多于似衣服,这自然也不会有怀包让我从里面拿出城主印了!我之前一直心挂着到处看看搞清情况,居然连自己穿的不是原来的衣服都不知道!

    我打量了下,我这身衣服跟他穿的很像,上身就像个袋子似的,下身是条很粗的布料细密织成的裤子,上面有几个袋子似是还能装东西,这样的装束,我除了在对面的他身上见过,我再没见哪个城市的人穿过。

    我呆住了。我什么时候就穿上了这样的衣服了?是我从通道出来晕倒那会被人换了的?怎么我会没一点感觉?

    他见我呆住了,冷笑了两声说道:“别装了?拿出来啊,你给我看什么证明你不是陆清风?切!我说清风,你要跟我开玩笑,麻烦你分个时候,这时候开一点也不好笑!咦,你好像从没跟我开过玩笑,转性了?”

    我叹了口气,先不想我这衣服的问题了:“我真是冷清风,不是陆清风,出去后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他手轻轻在我头上打了一下,很轻,我知道他只是随意的一下并不是打我:“还装!你这样化灰我都能认识!你把裤子脱了,你左大腿内侧靠近腿根处有块淡红色的疤,那是小时候你调皮玩热水被烫伤的,一直到长大都还有个印迹!还有这个,是人一看都能看出我们是兄弟,不是兄弟,哪能长得这么像!”他把我拉到水边,从倒影里我看到两个长得差不多一模一样的人在水中出现,两个人都跟这自称陆天宇的人想像,而不像我!

    我脑子里轰地一声响,这又是幻觉吗?不对不对,水里印出的就是两个人,不是幻觉,我又想到他说的,也没在意他就在我面前,笨拙地解开那条不知从哪儿解开的裤子,我把腿长开一看,我左腿内侧靠近腿根的地方,一块淡红的印迹刺入我的眼睛!

    不对!我不可能是他!

    我脑子里轰然作响,似是停止了运作,人呆着没法动弹,连裤子都没顾提上去,还是他过来帮我提起系上,然后又拉我坐在了地上。

    我慢慢清醒过来,手暗暗掐了下我的腿,很疼,证明现在没有做梦,那就是这其中发生了我所不知道的事造成了我冷清风变成了陆清风,我把这遇到他这一段到从通道里跑出来这一段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很可能问题出在我从通道出来后晕倒那段时间,那应该是我晕倒后身体就换成了陆清风的,或者,问题的关键就在那条古怪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