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通道幻境

    再走进去却是越来越宽,走到后面已不用再低头,再走后面已洞顶已高了很多,到我们走了半个多时辰后,一个宽广的山洞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是一个完全封闭的山洞,洞壁非常的光滑,我用手摸了下,光滑而冰凉,似是摸在一块冰上一样,如果要形象地说这山洞的话,那就像是一滴巨大的水珠那样,我们走过来的通道是水滴最细处,山洞底最大的地方就是水滴的底部。洞最宽大处有十丈上下,最窄处就是我们进来的地方,超过了一丈,整个洞完全的光滑圆润。

    我觉得这应该是人工修建而成的,天然的山洞不可能形成这样完全没有一点凹凸的洞壁,但说是人工的,我找了半天却没见到一点刀刻斧凿的痕迹,如果谁说他能弄出这么光滑的一处所在,我根本不相信,因为在我看来这不是现在的人所能完成的。

    我看了很久,也没在这洞里看出什么来,这完全就是天衣无缝的一个山洞,只是上次那种让我觉得这有什么吸引我的感觉又出现了,只是,这有什么能吸引我呢?

    我脑里一动,我用运起落圆,灵觉缓缓向四周散开蔓延,然后我就感觉这山洞慢慢变得像是透明了,洞后的一切都在我面前显现出来,这是真正的显现。

    我看向紫雨和路婵,她们俩现在是一头的雾水,眼里全是疑惑的神情,似是不明白这样一个地方我有什么好看的,虽然光滑漂亮,却空无一物,她们没有落圆灵觉,自是不知道我用灵觉已把这个山洞隐藏的东西显现了出来。

    这难道是专门为我这样用精神力的人准备的地方?我有些不明所以,如果我不是有落圆又无意中知道了灵觉妙用,那这个山洞对于我也会像是紫雨她们一样的一头雾水。

    在这水滴的底部,我又看到了一条通道显现出来,除了这条通道,其他的地方全是石头,通道是透明的,我感知却是空无一物,但却又感知不到通道的尽头,这通道在我感觉中,似乎很短,又似很长,这样矛盾的感觉同时出现,让我愣在那儿不知所以。

    紫雨拉了拉我:“你怎么了?”

    我收回心神问道:“你们有没看到什么?”

    她俩相互望了一眼,然后摇摇头道:“这儿空无一物啊。你难道看到了什么?”

    我没法跟她们说我现在看到的东西,说了估计他们会以为我出现幻觉,在我感觉中这通道应该是可以让人行走的,只是现在这通道后是什么,走进去会不会有危险,我完全无知。

    我心里那种吸引我的感觉又出现了,看来我只有走入通道才能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我对她俩说道:“你们站在这儿等我,我前面看看。”

    她们自然不会不放心我,这个洞里一眼即看穿无所遁形,我就算插上翅膀也不可能飞出这洞,估计以为我就只是不死心想好好检查一下,于是都站在原地让我独自一人向着那她们看不到的通道而去。

    我运用着灵觉,感知着那通道的存在,只要我一收回灵觉,这里一切又会恢复成一个封闭石洞的样。我走到那通道前,我犹豫了下,没有一下就走进去。

    我先伸出手来,缓缓地伸向那个通道,当我伸到应该是石壁的位置时,我感觉到我的手像伸入了水里一样,有些许的阻力,却又清凉自在也没感觉什么不适,我稍微停顿了下,手上的感觉还是一样,这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危险了,我轻嘘了口气,抬脚一下跨进了通道内。

    我这一进入通道,那种入水的冰凉感觉就消失不见,我不用灵觉,通道也一样在我面前出现,我向后看了看,却是什么也看不见,紫雨和路婵就在我一步跨出中消失不见,我心内大骇,向后退了一步想退出通道,这一步退出,我却还是在通道内,却没有回到心里所认为的山洞,紫雨和路婵自然还是没有见到。

    我心里不由自主都剧烈跳动起来,这是个什么地方啊?才跨出一步人就完全不见了,以前只听过说古时有些阵法能达到让人不知所处何地的作用,难道这是个阵法,从我进入开始就已发动?

    我又多退了几步,感觉还是在通道内,前后都没啥区别,我又向前走了几步,也一样的还是通道,这时我才不得不惊讶——我回不去了。

    我站在通道里用灵觉感知了一下,我前后就全是延伸出去不知多远的通道,左右灵觉延伸去就被挡了回来,只能达到通道壁。这是什么地方?我完全懵了,我想这时候不管谁经历像我这样,那也一样会全懵住不知该怎么办。

    我呆在通道里好一会,既然我已不能出去,那我就向前走去,看看最终这儿能通向哪里。

    我心态一直都很好,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我就先把它放下,不会去着急抱怨。现在就这样,既然已经既成事实,我是出不去了,那就向前走吧。

    我也没再用灵觉,就顺着通道向前走着。

    周边是完全一样颜色的石头,这样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只是机械式地迈步向前走着走着,如果这是一个圆,我想我就会永远困死在这儿而不自知。

    我根本感知不出这儿是不是圆形的,我走过的只有无尽的通道。这样的感觉我似是经历过,我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经历,只是知道自己有过这样行走在无尽通道的经历。

    我觉得我都要走得筋疲力尽了,或者是走了三天,还是四天?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样如果再继续走下去我就会崩溃,现在我没有崩溃,只是我心里有一股气在勉强地坚持。

    终于,通道再不是那样无限延伸的感觉了,我面前变成了一条笔直的通道,我再走了一会,通道变了材质,是那种很常见的石材砌成的通道,我都可以看到石头上用凿子凿出来的刻痕。

    我再走了一段,走出了那段通道,我看到了光亮,我心情愉悦,再见了这个鬼地方,我大叫一声跃出了通道,然后就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已不知道我晕了多长时间,我抬头看到的是一个巨大的石洞,这是个天然的石洞,如此的巨大,只有石头城的那个天然石洞才能与它媲美!

    我慢慢站起来抬头打量了下这个石洞,怎么我会感觉到有些熟悉呢?等等,这就是石头城所处的那个石洞!因为我可看到了上次我查找水道时在石壁上那像条鱼似的石痕就在同一位置!这石洞就是那个石洞洞,但那成片绵延的石屋却无影无踪了!只余下一片绵延几千丈的整块整块的石板。

    我只觉得身上一阵发冷,手上汗毛都竖了起来,前几天还成片成片绵延不绝的石头房子,现在居然没有看见一栋!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能在几天内就把这么多的石头屋子拆走而且不留一点痕迹?我想着这个,心里扑通扑通地乱跳着,有这么大能量的人,想捏死我这么个小人物那估计就跟捏死个蚂蚁一样的简单。

    我想像着人如何才能在不露痕迹中把这么多的石头全拆走,一边在洞里走着,我要去看那唯一的一条水道还在不在,那水道还在,那我就还可以从水道回沈林城。

    那水道还在!只是完全是原始山洞的形式,没有码头,没有房子,更没有船只!似乎又恢复到了曾经的状态。我长吁了口气,只要水道在就好,不管如何,凭着我的灵觉,这点距离游出这儿不成问题。

    我想了想,又向相反方向走去,我要去看看那天坑,因为这一切太诡异了,一座城就这样消失,我很怀疑是不是我眼花或是幻觉,如果天坑还是一般无二,如果那天我走过的痕迹还在,那这一切就是我的幻觉!

    天坑还在,天坑和巨大湖泊都没什么变化,只是我之前走过的痕迹,那些我烧烤鱼留下的火烬,都没了踪影。看到原本该在地上的东西消失无踪,我只觉头一阵发晕。

    我这是到了哪了?

    就在我晕得不知身在何处时,我听到有个人的声音叫道:“嗨,清风,你找到出路了吗?我在这儿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不过这湖里鱼不少,我们不会饿到了。还有,你不知道我在这儿找到了什么,一会我给你看我找到的东西”

    我吓了一大跳,这么空旷的地方突然出现一个人的声音,而且他还认识我,这是什么个情况?而且他还知道我叫清风,而不是像其他人那样都叫我骆阳!

    我看向那个人,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长得很阳光,一笑就露出一口大白牙,手里拎着一把剑,剑上串着一串鱼。

    我有些搞不清状况,这个年轻人我从没见过,但他却能一口叫出我的名字,而且还像是跟我很熟的样子。

    我身体晃了下没说话,之前我走了几天的路,其实非常的疲惫了,刚才支撑着我一直走到湖边的是我对于这诡异状况的探知欲,现在我已是摇摇欲坠。

    “你两天没吃东西了,不要再走动,你坐会,我把这些鱼弄了,吃完就有力气了。”那年轻人笑着说道。这么一会,他就走到了我身边,嘴咧开笑着,用手在我肩膀上一拍道:“头晕不用怕,应该是肚子饿造成的,从今天开始,咱们就不会再被饿了,只要有吃的,我们就肯定能支持到找到出路!”

    他这一拍力量很大,差点拍得我倒在地上,我就势坐了下来,想理清一下这状况。他见我坐下,也在我边上坐下来,垒了几块石头,找了些柴火来,我见他拿出一个奇怪的东西一摁就点燃了这些枯枝,然后把鱼放上面烤着,一会功夫,我就闻到了烤鱼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