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人生无常

    当晚我随便就找个地方躺下,第二天都要走,也没在意这一晚睡得如何,到第二天却是没等到陆老头起床——他再也没能起床了。

    陆老头眼紧闭着,嘴角带着微笑,双手平和地放在身侧,人就这样平躺着,陆老头的儿子去叫他起床的时候,才知道这四十多岁的老头却已离开了人世。

    这真的是人生无常,昨天还能大悲大喜地与我谈论未来如何,今天就已是人鬼殊途。

    我与他的关系并不密切,最多只算是个认识的人,所以他的离世对于我并没有多大感觉,奇怪的是两姐弟居然对于陆老头的离世也没太多的悲切,或许在很久之前他们就知道,衰老成这样的老陆支撑不了多久,早一天晚一日而已,心理准备的时间长了也就没什么了。

    只是现在有麻烦事丢给了我,我不能就这样扔下两姐弟不理的走了吧?这才十七八岁,又很长与世人打交道,放到外面的乱世,能活一两年那已是运气了。我问了问他们,也只是稍会武技傍身,强身健体而已。

    我见那些书里不是说陆天宇文治武功很厉害吗?怎么两千年后这陆家连武技也衰败得如此厉害?

    把陆老头扔水里葬了,这是他们石头城的殡葬传统,这全是石头,没有土地,没法土葬——想到我吃过湖里的鱼,我一阵阵反胃——我告诉了两姐弟,我要离开这儿回沈林城,问他们跟不跟我一起去,他们也没什么主意,我怎么说怎么办。在沈林城有我的人罩着,谋生什么的应该不是问题,而且有黄金开道,想在沈林城过得滋润也很简单,只是要找到合适的人照顾他俩即可,再实在不行,把他们放到扬城去。

    葬了陆老头,这儿自是再没有值得留恋的,我心念着沈林城的事情,叫上陆家两姐弟收拾了下他们自己的东西坐上了船。

    这一路的水道暗无天光,时不时才有从空中射下一线光芒照在水面上,划着船的两姐弟却没觉得这黑暗影响划船,在黑暗中都没碰到一次岸边,这是能黑夜视物还是习惯了?

    在黑暗中划行了半个时辰,前面终于有了光亮,再划一会,已出了洞。出了洞一时大亮,我稍闭上眼了才适应,两姐弟把船划靠岸边,我望去,这停船的地方又在一山间盆地内,看着像是有不少的田地,四面山峦起伏,这一条水道就从山间穿过,然后又突然在中间失踪不见,想必是又从山中落进了地下。

    这地儿也不错,那些田地应该是以前石头城的人种的,现在当然变成了我的了,以后如果人多了,可以迁个几万人来这儿,只要解决了这城民的早衰问题,这儿生活也还是很好的。

    他们把船拖上了岸边拴上,我见到岸边还有几条破旧的船,似以不能再使用。这儿以前应该也经常有人出入,现在这惟一的一对城民,也抛弃了这座石头城。

    “我们从哪走?”我问道。

    陆家姑娘叫陆清清,她指着远处道:“从那山口翻出去,再走一时辰就有个集镇,需要买东西时就去那儿买些生活用品,我跟父亲去过两三次,再远我就没去过了。”

    我点点头,这有城镇,就有道路通往大路上,这到了镇上,问问人应该就能知道从哪回沈林城。这么多天,想来他们已是着急得不行。

    他们进这儿的山路很隐蔽,翻山口的那些路如非是很注意,基本没人会注意到从那山口翻过就是一个世外桃源的石头城。一时辰后我们到了城镇,这是个千来人的小镇,我们到的时候整个小镇没几个人,有几个小店铺也关着门,饭店就一家幸好还开着,我们坐进去,我点了些肉食蔬菜,吃完才向掌柜的打听大道的事。

    这到原来的官道不远,离沈林城走路也就三四天。老板说,沈林城现在大开发呢,这小镇的居民们都想着去沈林城淘淘金,有很多已去了,他是家有老父,走不了,不过等这儿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他也没办法只能离开现在这小镇到沈林城去了,毕竟现在这世道没有城市的庇护,生存是得不到多少保障的。

    我有一搭没一搭地与掌柜聊着,大致打听到了路线这些,问了正好邻居有马车可以出售,给了钱买了他的马和车,主要是两姐弟的行李稍重,我也不想这样一路走着去,坐上马车那就舒服得多。

    慢慢的赶着马车走了三天,我终于见到了沈林城,沈林城才这么些天,城外已形成了一些小商贩自行在那儿交易,都是些生活用品什么的,我奇怪问了下却是里面的商铺早没了,市场还在建设中,只能暂时先在城外安置,不过看这样子,就算城内市场建起来,这儿一时半会也不会消散。

    我走到城门口时,守卫们一看到我哇地就大叫出来!一个人赶紧过来跟我打招呼,另外一个人翻身上了边上的马,打着马就向城内奔去,边奔去我还听到他大叫:“骆城主回来了!骆城主回来了!”

    我在另外守卫的引领下走进了城,城内大街上的居民都被刚才那城卫嚷出了门,都站在路边看是谁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这条大街现在已初见繁华,虽然到处还见建设的痕迹,未来的繁华却已见规模,经济和商业的力量,果然是强大无比。

    等那城卫的声音消失不见时,又有更多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听到马蹄声响起,站路边的人都避在一旁,因为在这沈林城内,只有城主府的人和紧急事务时才能在城内奔马。

    一会功夫,周道丰和余得利就出现在了我面前,稍后些,沈碧霞也坐着马车奔了来。马才刚停下,周道丰和余得利就翻身下了马,两人一下都扑在我身上大叫:“公子!”后面似觉得这样太没尊卑,才又一起向我拜倒,恭敬地叫了我一声:“公子。”

    沈碧霞从马车上下来,笑容晏晏地向我一拱手道:“骆城主,别来无恙!”

    我也回了下道:“沈城主好!”

    我看到周道丰和余得利差点眼泪都要下来了,想来这次把他们吓得不轻,就这么一条地道我都会失踪,如果再找到那条我凿出的石缝,见到那新塌落的石头,他们不更吓死了!

    我招呼了陆氏姐弟,与从人一路寒喧着向城主府而去,我有些奇怪怎么却不见紫雨和路婵,如果听到我的消息,肯定是他们会最先出现在我面前。

    我问了周道丰这个问题,他叹道:“紫雨小姐和路婵夫人已下了地道寻找您去了,如果不是今天我和得利都忙,今天都要跟着他们去地道了。”

    余得利道:“公子你这一去可把我们吓惨了!对了,沈城主,赶紧叫人去叫寻找公子的人回来,再晚些去,怕都要进地下水道了。”沈碧霞自是安排人不提。

    我奇道:“你们找到那水源了?”

    边上的沈碧霞接口道:“当骆城主你三天没出现,我们就派了人下地道去寻找您,到找到那条您凿出的山路再见到地下水道,已是七八天后了,再考虑和准备一些东西,这才在今天早上准备好用绳子吊下水底寻找。”

    说道这,已到了城主府,大家各安其位就座,沈碧霞又接着道:“骆城主这次您找到那条地下水道可是救了我们整个沈林城了,我们已想到了引水的办法,本来考虑着这几天就进行这项工程,只是一直没有您的消息而耽搁了,现在又可以开始进行这工程了,有了那地下水,沈林城将会成为一个鱼米之乡,再不虞有干旱之险!这一切都全托骆城主之功啊!”说完沈碧霞站起来向我拜了三拜,我也坦然受之。这次如非我,他们永远不可能找到隐藏在石头后的地下水道,只是我经历了些许危险,却也是千值万值。

    周道丰问道:“公子,我们看了那地方,您应该是从那落水洞失足落下了,不知您怎么又脱险而出的?”我想这是他们最想知道的问题。

    我就把我失足落水的过程、还有在石头城的经历说了一遍,只是中间隐去了我得到水晶球和书籍的事,只说是陆老头因知不久于世而托付石头城和两姐弟于我,再说到其中还有个不大不小的黄金库,几人都面面相觐,我这是什么运气,这么高的地方落下我不仅没事,还搞出这么大的奇遇。

    余得利叹口气道:“我现在才相信,公子你是个有大气运的人,这样的事都能遇上!那个石头城虽然现在废弃了,但我想以后只要有心,再去那儿开发,总是有很大利用价值的,要知道这世上人只会是越来越多。唯一的麻烦就是怎么解决这个早衰的问题。”

    我点点头道:“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我们自不是嫌自己的地盘小,到一定程度一定时间,扬城也好,沈林城也罢,容量总会有限,到时就可以对石头城进行开发。早衰的问题,我想到时问问定真老人,他老人家见多识广,或能知道如何医治。”

    其实从我听到这个病开始,我脑子里似就有声音在说这是什么病,却没有头绪,看来只能是寄望于定真老人了。我对那儿很在意的一点还有就是,为什么我会知道一件两千年的东西而其他人并不知道,石头城里到底是隐藏了什么秘密,为什么陆天宇会在两千年前就选择在那儿建城,这是我一直在捉摸却不得的问题,就算为了解决我的这些疑惑,我以后也要再去石头城探寻一番。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