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水晶球?

    我问道:“他们的母亲呢?”

    “我想着会不会是我们这人的问题,于是在年轻的时候,出外买了个女人,在外面生了他们,就想着我们石头城的人怎么也要留下一点血脉。难说他们的母亲是外面的人,他们就不会生与我一样的病了。”

    这俩孩子的母亲估计已被处理了,为了这血脉的传承,不管是哪儿的人,不管经过多少年,人们都是会无所不用其及,比如铁林城的林文林武,比如这老头。

    “为什么其他人可以走,你却要在这儿守着?”我很好奇。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要在这儿守着,我只知道是我父亲给了我一样东西然后要我留在这儿的,到我要死的时候,我也会把那东西留给他,让他在这儿守着,直到合适的时候把那东西交出去。这是使命,从我父亲的祖父到我祖父的祖父,他们一直都是这样为这个使命守着。”老头有些悲哀,或者说命运让他悲哀了。

    我更好奇了,什么东西值得一家人日复一日地用来守候着两千年。我很想问那是个什么东西,但想到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让我这外人知道?所以我话到嘴边又忍住了。

    我只能这样问:“什么时候开始就守候着了?”

    老头道:“从两千年前我们刚到这儿就开始了。我也不知道那样一件破东西有什么值得守的,以至于我们整个城都没人了我也要在这儿等着。”老头听着是满腹牢骚。

    我再也忍不住了:“不知道你们这使命是要在这守什么?”

    “把一个东西交给一个看得懂的人,就这样,你想看看吗?”老头随意地问道。

    我大惊,这人家祖宗几十代人守候的东西,居然就问了句,你想看吗?难道这东西是个人都能看不成?我还有些不相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可以看看?”

    “当然可以。这东西从我家祖先开始,只要有人问我们在这儿守的是什么,我们就会给他们看。这是祖宗订的规矩,好像说这是要讲缘份。”老头说完,叫了那小姑娘过去拿东西。这流传千年的东西,居然就放在这码头的边屋子的客厅里!

    小姑娘随意地拿着东西就来了,老头接过来递给我,我很是激动,双手接过老头拿来的东西,这样的东西,传了近两千年,怎么也值得我尊敬地双手接过来。

    这是个球体,大小也就比我拳头稍大些,很透明也很光亮,里面居然有个人的画像!非常清晰的一个女孩儿的画像,颜色很鲜明,画像的笑容让我感觉到这人的真实,虽然这画像很小。

    水晶球!我脑子里忽然冒出这个词,我想再仔细地去寻找这个词冒出来的前因后果时,却完全摸不着头脑。

    水晶球?这是啥玩意儿?我脑子里对这水晶球完全没概念,也不知道为啥要家族来传承两千年守候着等认识的人来?

    我前后看了又看,有些不确定地问道:“这是水晶球?”

    我这个词一出来,老头一下子就呆住了,我感觉他这样子很可能会因激动而马上死去,我听过大悲大喜会让老头们完全昏迷了后死去,现在这状态,很可能这个四十多岁的老头会这样。

    老头呆了很长时间,然后我在他的老眼里突然看到了眼泪流出,还好,只是激动得呆住了,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老头嘴角嚅嚅地道:“老天有眼,祖宗有眼,终于让我等到认识的人了!我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哈哈哈!”

    我莫明所以,这两千年的守候就因为我一句“水晶球”就完了?这也太儿戏了吧?

    我看着老头一会哭着一会笑着,我理解这样一个两千年的包袱压在他身上的痛苦,不如此时哭时笑,怕是真要马上完蛋。

    老头这样哭笑了很长时间,他的儿子也跟着一起哭,女儿还好,只是安静地看着他们爷俩在哭笑,或许对于她来说,我也好,使命也罢,都勾不起她多少的情绪。

    老头终于哭完了,他恭恭敬敬地趴地上给我瞌了三个头站起来。我看到他此时非常地轻松,这种轻松似乎都让他年轻了二十岁:“我们祖先从两千年前就给我们家族下了毒誓,一辈子都要守着这个水晶球到那个能说出这名称的人来,你说出了这个名字,现在这个水晶球是你的了,这个地方也是你的了,虽然这儿也没多少东西了。除了这个水晶球,这上面还有一些书籍和一个箱子,这些书籍或许对你会有用,箱子么是祖宗留下要交给你的。嗯,上面还有些金银,这你要重建这儿也好,或者是出去用了也罢,现在交给你,都是你的了。”

    我听得都呆住了,这“水晶球”三个字难道是这天坑石头城的寻宝咒语吗?只要谁念出来,然后一切就变成了他的了。

    我现在的感觉就是这样,我从见到他们三个人到现在不超过一时辰,就这么会功夫,就因为我说出了水晶球这三个字,这三个人就跟我说这城市是你的,这金银珠宝都是你的,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

    我现在很想掐自己大腿一下看这是真实的还是只是幻觉。

    但这是真实的,而且我看老头的样子,是巴不得早早把这些东西送出,然后自己就此远走高飞离开这个鬼地方。好吧,我承认他很讨厌这地方,是这地方让他四十岁就像八十岁,是这地方让他祖祖辈辈都要守着完成一个莫明其妙的使命,现在解脱了,如果不是他们才刚从船上下来,我想老头肯定会马上坐上船跟我说再见!

    这一切后,就简单了,老头带我视察了我的领地——石头城,还真的就叫这个名字,然后又把那个祖传下来的箱子和书籍送给了我,当然,那引起这一切的水晶球也送给了我,我拿着这叫水晶球的东西看了又看,实在看不出这个叫水晶球的东西有什么奇特的,除了里面的画像是个算有点漂亮的姑娘外。

    书籍已很破损,他们说这些书流传了千年,看这样子却不像是流传千年的东西,或许他们保管得比较好,也可能是这本书的材质很特殊,至少现在我看起来还能看到里面的内容。

    这些书其实就是几本历史书,记载的就是这个石头城从建城到一直传承下来那些所有的事,当然也有看护这水晶球的事宜,当然,只说是传承使命需要,没说这就是水晶球,知道这是水晶球的只有一个人。老头说了,每一代他们都有一个守着这个秘密的人,当上一代人死后,这一代的就从专门的石匣内拿出上一代留下的关于这水晶球的说明,然后起誓守护,就这样他们一代代地就传下来,其他人或死或离开了石头城,只有他们这一家子还在这儿留守着不曾离去。

    这个城是个叫陆天宇的人在两千年前建立的,他可以说是个很有本事的大拿,感觉他会很多很多东西,他教会大家建石头房,教大家怎么建厂,把这城市规划成现在这样等等,可以说,就是陆天宇以一己之力,影响了很多人,然后带领这些人来到这儿,又花费无数力量建成了这个城市,再经过陆家和其他跟随的几十代人的努力,才在千年前发展到顶峰,然后因人患病的原因迅速衰落。

    这几本书其实就是一个家族和城市的发展史,但其中并没有说明为什么要在这儿建城,这陆天宇的来历也没有说明,只写了这陆天宇的文治武功。这书对于我了解这个人和这个城是有些作用,对于我来说却没多少意义。至于那个箱子,是用铁打造出来,而且锁得严严实实的,上面有一些奇怪的符号,我感觉有些熟悉又似是而非。老头没说要怎么打开,按他的意思,这个知道了水晶球来历的人,自然就懂如何打开这箱子。

    我现在当然无法打开。

    无法打开我也就不去多想,估计着也是跟这城市和家族有关。

    陆老头——陆天宇家族的所有成员不管男男女女跟谁结婚,后代都要姓陆——把我领到他所说的金库,这里是他要送给的金银。看后我也没多少在意说起来,这个金库的黄金还是很可观的,用来建上一个中小型城市绰绰有余,只是我这见过了巨大黄金库的人,这么点黄金我还瞧不上眼,老头没见过对于黄金还一点不在意的人,对我更是另眼相看。这点黄金我虽不入眼,但我出去后可以来运走送到沈林城,给沈碧霞搞城市建设。

    我忽然想到,我那巨大的黄金库会不会也是一些大能们弄来复国建城的?这是很可能的,毕竟这样大量的黄金,可不是一朝一夕能积攒得到的,就算金沙河产黄金,但怎么也要上千年才能积累到这么多吧?

    想来想去想不明白也就没多想,与陆老头随便聊起,他也就说出去后找个地方好好养养,把两孩子养大成人就是,反正他自己也没多少年好活,惟一惦记着的就是陆家这点血脉。说完他倒是很欣慰,能开始新的生活,是人都会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