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父女三人

    这是个两层的图书馆,进门有厅有椅可以休息,每间房间四周是书架,中间是桌椅,与落日城的图书馆没什么区别,看来这样的布局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相通的。

    我逛了几间房,大多数书架上都是空的没有任何书籍,有的还有些,我拿起来看,那纸质的书却已破损发霉,拿都拿不起来,墨什么都污染得根本没法看,这书有跟没有也没啥区别。

    我连着逛了近二十间房,能让我在书上看出一点点信息的居然没有一本,这城市在山洞里,闷热潮湿且不通风,如果不是好好保管,这些纸质书可能不用百年便会腐烂不堪。

    我叹了口气,以为能从图书里能寻找到些有用信息,结果却是这样,给了我希望然后又失望的感觉让我非常的郁闷。

    我又把其他房子都逛了下,再没见有用的东西,只能无奈放弃这几所大房子向几条看着相对要宽大些的道路搜索,这儿居然有店铺,卖什么现在是看不出来,但还有小型工厂,能看到一些废旧的工具如刀啊、铲啊这些,有的小厂里是制作生活用品的,有的是打家具的,有的是造船的等等,按我所见,这儿已形成完备的城市生态,却不知为什么会放弃?

    我又到处寻找着,却没再找到什么能用的东西,整个城市有文字记录的东西,我都没发现。不仅如此,我也没发现这地方有与外界连通的地方。

    这不可能啊,是不是我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我脑子里把我这逛过的地方过了一遍,等等!船厂!这有船厂,说明这儿曾经需要船只很多,不然也不可能有船厂出现,既然有很多的船只,如果只是去打渔,我怎么没在湖边发现一点点船的痕迹?而且如果是渔船,这山洞离湖岸有近一时辰的路程,在这儿建个船厂当然不如在湖边更方便,湖边我却没见,那是不是说明了,这造出的船不是为了打渔,而是为了交通运输!如果是为交通,那这儿就肯定有连通外界的水道!

    我这段时间只是搜寻着地面建筑和道路,却忽略了水这最重要的载体,忘了只要有水道,照样能连通外界,而这儿我感觉最不缺的应该就是水。

    明白了这点,我就有意识地搜索着这城市的水渠和水道的走向。

    这座废城水道有干流有支流,顺着主街道走的就是主水道,再分到各巷子,再分到各家各户,有的水道已没了水,有的还是有水流流过。

    我顺着主街道水渠水流的方向找去,这些水渠逐渐汇集到更大的水渠,更大的水渠又变成稍宽阔的水道,这些水道交汇,然后再变得更宽广,然后都汇入了一间大屋的下面,这间大屋没在广场周围,反而靠近城市的较边缘,这屋子里应该有我希望的东西。

    这个大屋没有门,门口开得很大,直接可以一辆马车进入,进去后就是一个宽敞的大厅,有休息用的椅子桌子什么的,再进去就是一个比较宽大的台阶一直向下,我顺着台阶走去,才走出一段就隐隐听到了有流声,继续走,水流的声音越大,再走下去,应该是深入到地下五六丈的时候,我看到一条宽有近三丈,高有四五丈的地下水道出现在我面前。

    这条地下水道水势很平缓,我感觉了一下方向,应该是从湖那儿流来的,另外一方就是一直通向未知黑暗,想来那头就是通向外界的水道。而我站的这儿感觉上就像是个码头般,有十多丈宽窄,还有台阶通向水里。

    这个码头向上打石洞打穿了,有光亮从孔里射入,虽然还是有些昏暗,但还是能模糊见人。

    这城市建在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唯一与外界相连的就是这样一条山洞里的地下水道,如此隐蔽,我都不知道他们当时是靠什么才能建成如此庞大的城市群落。

    找到出路,就算没有船也难不住我了,既然这水道能通船,顺着水游,自然能出了这地方。我四处打量着这儿,见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石屋,我走过去看了看,没想到这个石屋却是很干净整洁,没有我在外面看到的那些石屋的灰尘,更奇怪的是,我居然看到了有人生活的痕迹!

    这间屋有厨房,还有客厅,有休息的地方,却没有卧室,想来这儿只是吃饭落脚的地方,睡觉应该是在外面,上面屋子我还没好好搜索下,难说就是在这屋里有人的卧室。

    这太诡异了,在这样一个破旧废弃的城市里,居然还有几个人生活在地底,现在应该是出外去了,我倒是要在这儿等了看看,在这地方生活的什么是什么人。

    我也没在他们屋里等着,重新回到大厅里,吃了些东西,一慢慢修炼着落圆一边等着那几人的出现。

    这一等就是一天,到我都有些不耐的时候,我听到了河道里传来“刺啦”的划水声,应该是人回来了。我站起声,顺着石阶走了下去到码头上。

    首先映入我眼前的是火把的光亮,然后我见到一个老头和一男一女共三个人正从船上下来踏上码头,老头感觉很苍老的样,佝偻着身体,头都要垂到了地上,另外两个上了码头我看去倒是挺年轻,女的十七八岁左右,男的也差不多,感觉上像是祖孙三人的样。

    我走上了上去说了声:“各位好!”

    他们听到我脚步声的时候已转过了身,听到我说话声时,那老头吓得差点要掉水里,两个年轻的倒还好些,刚听到声音时吓了一跳外后面就镇静下来。

    他们应该是经常跟外面打交道,不然也不会这样镇静。

    老头抬起了头道:“你……你怎么进来的?”他们说的话我也完全能听懂,这些是什么人?我更奇怪了。

    我也没隐瞒,把我怎么掉进了水里然后被冲到这湖里都说了一遍,看到他们不断点头的样,我知道他们相信了我说的。

    老头点点头道:“原来如此……请进来说话吧!”于是一老两少在前面引路把我让进了那石屋里,烧上水,居然还给我泡了杯茶,看这习性,跟我们在外面的城市没什么区别。

    坐下寒喧了下,老头就道:“你能被水冲到这儿来真的是运气啊,我们这天坑除了这条水道能通向外面外,其他我还真不知道还有哪儿能联通外面。你运气真不错。”

    不是我运气不错,如果没有落圆神功,我在从悬崖上落往水中时就完蛋了,当然他们是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的,我说的就只是我寻找水源然后失足落水。

    “老人家,我想问下,你们这儿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我见外面的城市已荒废了很久的样,其他的城民去哪了呢?”这是我最想问的。

    老头笑了笑,先没回答我,只是道:“这是我女儿和儿子。我们仨人就是这个城市现在最后的三个居民了。”

    我大骇,这老头怕有七八十的年纪,居然有这么小的两小孩,这老来得子也太老了些吧?而且还是两个。

    “你别奇怪,他们真的是我的女儿和儿子,他们是双胞胎。你是不是看我现在这么老,其实我真实的年纪也就四十二岁!”老头哀叹了声道。

    四十多?再多一倍还差不多,人怎么能这么快地衰老到这样的程度?

    老头又凄凉一笑道:“这就是这个城市为什么衰败和只剩下我们三个人的原因。我们只要年纪过了二十四五岁左右,我们每年衰老的程度相当于外界的三倍,两千年前建城到千年前达到最繁荣时,我们有近十万的城民,但我们所有的城民,最年长的就没有超过四十五岁!我现在这样已算是长寿了。”

    我从不知道这世上还会有这样的事存在,一个人只能成长到四十来岁就死亡,而且后面十多年的时间会加速地衰老。在外面的记载里我也从没见过有这样的事存在,要知道外面现在如果没有意外,活到六七十是很正常的。

    “你们这两千多年的历史就没找到会这样的原因?”我知道我问出来是白问,但由不得我不感叹一下。

    老头摇了摇头:“没有,一直到五六百年前有人陆续的离开这儿到外面生活,也没找到致病的原因,那些年轻时候离开的人,在外面虽然也能正常成长,但也会早衰,只是没有在洞里面那么的明显。我们寻找各种方法也没找到解决的办法,我们还悄悄去外面找大夫看了,他们也找不到原因。就这样,慢慢地这城市已没有多少人了,搬的搬走,死的死亡,城市就这样慢慢的衰败下去,如果不是我要在这儿守着完成一点使命,我也早搬走了。”

    我有些沉默,没想到这个城市的命运会是这样,人们不得不忍痛放弃自己的家园,或者是看着亲人肉眼可见的衰老死亡,这放在谁也不会好受。

    老头说了这么会话,气就有些喘,那女孩很乖巧地在他背后帮他捶背,我望去,很清秀恬静的一个女孩,见到我一直没说话,只是安静地为我倒茶倒水,那年轻男孩也很沉闷,一直低着头用石头在地上随意地划着。放在我身上,就父子三人住在这么空旷寂廖的山洞里,年复一年,还要面对着将随时死去的父亲,而且自己未来的命运也会像父亲一样,不疯不病,那已是心态调整得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