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天坑巨洞

    我歇了歇,运行落圆又继续顺着水流而行,这次要远得多才有空洞出现,但也在我灵觉范围内,只要在这范围内,我就不会害怕,闭一口气,顺流很快即可潜到。

    如此这般,我顺着地下水道一直向下游去,这条地下水道密布了很多的空洞,有的地下水道有空气存在,我都不用潜游,有的洞直接能从高高的地方上看到有亮光射下来到水面,但对于我来说,这洞顶是可望不可及的,只能是妄想一下。

    也不知这样浮浮沉沉地游了多久,当我又一次浮出水面的时候,我抬头一看,天上在星星闪烁着迷人的光,这一刻我从没感觉到原来星光可以这么美——我终于出来了。

    我用落圆感知了下,却没感觉到岸边,看来我是在一个湖里,湖面上很平静,没感觉到风。我认准一个方向游了过去,感觉我游了有半个时辰,落圆再延伸,却还是没见岸边。

    这是个巨大得可怕的湖泊!

    游了这么长时间,我也感觉到有些累,只能平心静气地躺在水面上休息了片刻,等稍恢复些,我又向刚才游的方向游去,这一游到我差不多筋疲力尽时才感觉到天边隐隐地看到一点湖岸,我用了最后一点力量游到岸上,一下躺倒在岸边,实在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要没了。

    我慢慢运行着落圆恢复着自己的力量,被冰冷的湖水泡了这么久,幸好有落圆傍身我没感觉到冷,只是消耗太大些。

    到我能站起来时,已是我到岸边近一个时辰后了,借着星光,岸边朦朦胧胧地还是能看到一些东西,我四处搜寻了下,找到一个勉强可容身的地洞,又搜索了些枯权柴火,幸好火种在我进地道时一直都是用油纸包着的没有湿透还可以用,一会功夫洞内就生起了一堆火,然后一阵暖意浮上我身体。

    我把衣服放在火边烤上,又加了些柴,没再管其他的,靠着洞壁慢慢运起落圆神功,一时进入忘我境界。

    到我再次醒来时,火堆已完全熄灭,幸好衣服裤子都干透了,我抬头望去,天已微微亮起,但却没感觉到有多少光亮。

    我伸了伸腰,又重新把火生了起来,来到湖边,灵觉涌出,感知到这湖边鱼还是蛮多,落圆涌出,一条鱼即被抛上了岸。

    开膛破肚洗干净,用火一烤,味道挺鲜美,在黄金洞里把我烤鱼的技术已练习出来了。这几天的经历让我不由自主总是想到黄金洞和紫晴丹儿他们,是不是在孤独的时候,人就总会想到自己最亲的人,也才能从他们那儿寻找到丝丝的温暖?

    这时天已渐亮起来,感觉有阳光从上面照射下来到湖面再反射到四周,我一时惊呆了,我以为我是在一个巨大的湖里,结果当阳光照进来时我才看到,我处在的地方是个无比巨大的坑洞,我昨天还认为无比巨大的湖面,只不过是坑底的一汪水塘!

    我从没见过这么巨大的坑洞,我从岸边向上仰望去,坑顶的天空就像是井口一般的圆润,坑顶到坑底我站的这儿,怕不下几百上千丈,我及我所有目力向远方望去,居然看不到湖对岸的情形!

    我看着这样的情形目瞪口呆,这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啊,我从没见过这样奇特的地形,要知道这巨大的天坑随随便便就能装进几个落日城!

    我感叹了好一会这壮美奇观,还是找出路的好,这么长时间了,周道丰他们应该会寻着地道找到那条我进入的通道并找到水源,但却不见我,他们肯定是已急得不行。

    这个坑洞太大了,大到我走了半天时间,也只是在一个角上,怕是连湖岸的十分之一都没走完,而坑洞四周又全是光滑的石头,要想爬上去与我从地下水道里游回去差不多。

    既然一时半会寻找不到出路,我也不着急了,反正是急也没用,我这点心态倒是挺好,像在铁林城,出不去我就趴床底好好修习,也不着急。这次也一样,我一边寻找着可能出去的地方,一边欣赏着这大自然奇景,慢悠悠地走着,不时还烤两串鱼吃吃,倒也不失一种乐趣。

    如此走了三天,还是没见到有什么可以出去的出口,倒是有些石缝里流出水来,我用灵觉查探一番,却是没法通达,我只能放弃,没法下我想,我用十多天时间绕一圈,我就不信找不到一条出路。

    如此走了五六天,终于看到一条似是通道的从湖岸蜿延向悬崖,我精神大震,这条道看着人工的痕迹很重,顺着道走,应该有出路出这大天坑。

    我走了半时辰不到,悬崖变成渐渐陷落进去变成一大山洞,道路也渐渐宽敞,看到路边有一间石头房子,全是用石头砌就的,我走上前去推推门,门咯吱一声就掉到地上碎成了很多木块,我头往里探了探,屋里倒是有些桌椅床什么的,地上却是厚厚的泥土石块,想来很久都没人住过了。

    我也没在意,顺着道路一直向前,越来越多的石屋出现,但都没人,而这山洞也越变越大,到后面我用灵觉感知去,已探不到山洞的四方,而在洞里到处都是绵延辐射而去的各式石屋,只是清冷沉寂,没一点声音也没一个人。

    这应该是一个废弃了很久的地下城市!

    只是有些奇怪的是有些石头房子还保存得很完好,里面的桌椅什么的还能使用,有的却是已腐朽不堪,轻轻一捏即碎成了木渣,照这情形,这城市不是一下子就废弃,而是一个逐步废弃的过程,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奇怪的是我走的这条道路——应该是主要街道,虽然也有灰尘,但还算干净,有时能见到有灰尘覆盖的脚印,虽然有些淡了,还是看得出来。这又似证明不久前这儿还有人存在过。

    只要是不久前有过人就好,我想这儿既然生存过人,那不可能不与外界交往,要交往,自然要有通外外界的通道,我只要找到这通道即可。

    想到这里我精神大震,一路走一路观察着道路的走向,并不时走向那些分岔道看看走到哪去。

    这走走停停的让我感叹不已,这地下之城太过广大了!而且非常的完善,不仅有广场,还引入水渠至城市每家每户里,每家房屋的形制都相差不大,但里面的设施却是千差万别的,甚至我还看到了有养殖动物和花草的痕迹,如果按这城市规模,这儿当时住的人应该不下十万人!

    但我的印象里却从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一个地下城市存在。这城市存在了这么长时间,看这样子至少上千年,与外界交往不会只是一时半会,多少会有一些踪迹让人寻找到,不像是沈林城才短短一两年时间,有心人掩盖还是能让人暂时觉查不到。这么长时间居然没在外界有过记载,至少我在落日城的典籍里就没发现过关于这城市的,这让我不得不很奇怪,是这城市历史久远得超过了外界的历史,还是外界的历史故意忽略了这个城市?

    我寻思了半晌却不明所以,遂不去想这烦人的问题,我漫无目的地到处搜寻,幸好这儿虽然没吃的,但水却不缺,这样搜索了一天,却也只是把这城市粗略地逛了一遍,却没找到一点出路。

    我走回湖里又弄了不少鱼烤干了带回来,我打算要在这个城市里好好找找,我真不信这城市就没一点和外界交流的痕迹,我找不到只是因为我忽略了什么或时间太过仓促。

    随便找了间还算干净的石屋睡了一晚,吃了点鱼,我来到这城市的广场。一般来说,一个城市的核心区都在广场和其周围,这个城市既然有广场,那周围的那些稍高大些的石屋,就是我要搜寻的目标。

    这广场周围有几所高大的石头房,长有二十丈、宽有七入丈、高有三丈的样,比起其他的房屋,明显要高大得多,说是住人,那也太过宽敞。而广场周围围,这样的石头房子有五六栋之多,可惜上面没有标识可以知道这倒底是什么样的房子。

    我走进其中一栋,第一层是分隔出比较小的一些房间来,有桌椅板凳,还有些似是而非的玩具,上二楼的楼梯是石梯,栏杆有些已坏了,走去看,二楼也是分成二三十间的小房子,房子里却是一式两排的小床,一个房间应该能住下二十来人,结合一楼的情形来看,这应该是个把孩子都集合起来管理的地方。

    这是幼儿园,我脑子里有声音跟我说。咦,这名字倒是挺贴切。这里没有我想要找的东西。

    我又换了间房子,这房子应该是个办公区域,类似于落日城的城市管理处,收拾得片纸不留。再换个地方,应该是个客栈之类的,虽然已是破败,但能感觉得出装修挺豪华,我也没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到我换到第四间最大的石房时,我吁了口气,这个房子对于我总算有点用处了,因为这儿是个图书馆!而且有的书架上还放着一些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