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失足落水

    再一时辰后,前方却是再无路可行,一堵石壁出现在我面前,从石头的缝隙能感觉到吹出的风非常强劲,而且更加湿润,很可能这石壁后会有地下水!

    我歇了口气,找个地方倒立下来,再没考虑其他的努力恢复着落圆,只有最强劲的落圆才能把灵觉延伸到最远,那我也才知道这后面会不会真有水存在。

    这一倒立就不知多少时间,等我再睁开眼时,我也把灵觉顺着这石壁延伸到后面去。

    我灵觉从一条缝隙后面通进去,进去一丈左右即变得宽大了些,感觉应该能勉强钻过一个人,只是有些地方需要把石头敲掉些。从这钻过十多丈后,出现一个更大的洞,那洞跟我现在这个差不多一样大小,再往后延伸到我灵觉的最末,也一直都没有发现尽头,但隐约似还有更大空间,能感知到洞壁上已有水珠凝结。

    我按我的灵觉算了算,这到灵觉感觉不到,有近五十丈距离,如果之后还是像这段山洞般,那这后面会真的有水源存在。现在的问题是,我如果通过这一丈多的窄小缝隙?

    我来时带了锤和凿子,就是想着怕路上遇上需要我开凿石头的地方,这一丈多,石质也比较松软,我如果精神力在最佳的时候,开凿出能通过一个的通道应该不花多长时间。

    想到就做,我拿出锤子凿子来,落圆运起,一锤下去,落圆力量跟着涌出,松软潮湿的石壁即掉下一大块,我捡起顺手扔后面又一锤一凿下去,一会功夫,一个一尺见方半尺来深的石洞即出现,按这速度,凿通这段一丈多的石壁,我最多两时辰即可完成。

    这一锤一凿地干活,中间休息了一时辰恢复和补充点食物,两时辰后,这个一尺多的石洞就连接到了后面,我试着钻进去,比我凿的稍小些,我又凿了几下扩大了,一边钻一边凿,又过一丈左右的时候,基本上我不用再怎么动都能钻过了,再后面,我半弯着腰也能行走了。

    果然走了五十丈左右,就是一宽大的洞口,里面吹来的风已带着湿湿的水汽,一会功夫我的衣服就像被雨淋湿了般。我找了个背风处坐下歇息了片刻,这样潮湿冰冷的地方对于我来说完全不是问题,落圆运行起来,我感觉却是十分的舒服。

    我灵觉在前面探着路,感受着冰冷气息,我头脑里完全没有一点眩晕,在沈城的时候我就知道在冰水里我运行落圆更加顺畅。

    走了半时辰不到,转了几个弯后,即听到前面转来轰隆隆的水拍击声,我大喜,这样大的水声,那这水不会小!引入沈林城的河里,那完全够一个城几十万人生活!

    我再向前走了一会,灵觉延伸去,只感觉到这是一个空旷的地方,灵觉延伸至前面三十来丈才碰到石壁,一股巨大的水流从一侧的洞中奔腾而出冲击着洞底再流向不知哪儿。

    功夫不负有心人,如此努力这么长时间总算被我找到水源了。

    我心情愉悦地用灵觉感知着这个洞,我现在站的地方距洞底有近四五十丈,前面三十丈左右是石壁,水从左前侧流出,水流口有两丈宽上下,再右边十多丈就又是石壁,再向上延伸,超过我灵觉的感知极限也没发现洞顶。

    这么大的水流,不知道是不是消失的那条河的源头,他们在河的出水口寻找了十多二十天也没寻找到,我只是心念随意而动,出来两三天就寻找到了,我有些志得意满的感觉。

    我感知着水流,想着如何把水引出去,寻找到是一回事,再把水弄出去是一回事,不过只要回去了大家想想办法,总能想到的。

    我用灵觉又扫了一圈,感觉到左边似还有条小的通道,不知道是通向何处。我用灵觉感知着,人也慢慢向那边试探着移动,更近些我感知更清楚了些,外面是能站个人的洞口,有一丈多高,再进去里面一丈后洞要低些,能容人半低着头钻进去,然后就是长长的通道,再远些我就感知不到了,我只觉得那后面会有我喜欢的东西,只是那洞口距我这有两丈左右距离,我要到那需要跳过这段距离,我感知了下,如果一失足就会落入下面三十四丈深的洞底,而且最有可能的是被水流冲击到不知哪里去。

    我想了想,有些犹豫,这段距离对于我倒不是问题,平时用上落圆我能跳过三丈,我要衡量的是我这样冒险值不值而已。

    我的好奇心还是盖过了对于危险的恐惧,这点距离对于我根本不是问题,危险只是因为可能会出现不可控因素而已。

    我轻吸了口气,灵觉再次感知了下这段距离了和那个洞口,落圆在脚下涌出,我轻轻一跃即跨过两丈多的距离,落向那个山洞。

    可能会出现的不可控因素就在我刚落下的时候出现了!我脚才刚一落实,我没想到的是落脚的地方因为水汽长年的浸染,已是腐朽不堪,只是保持着一个石头的形状还没朽败落下,比之松软的泥土还不如,我这一脚踩上去,虽然只是我一人的重量,却把这洞口的石头一脚踩得崩塌了下去,我只感脚下一软,心里才叫声不好,再想加力向前,却已是无处着力,人就随着洞口的石头向下落去。

    我这还没反应过来,我就下落了十来丈,如果按这速度落下到洞底,就算只是落到水上,我估计也要重伤,何况现在我根本来不及去探究落下的地方是水还是石头。

    心念电转下,我手伸入包里拿出刚才凿石头的凿子,幸好我刚才凿完石头后顺手就放入包里并没有丢弃,凿子一入手,我用力一挥就钉入了石壁内,这一用力极猛,落圆从手急剧涌出到凿尖,再加上石壁已腐朽,我这一凿竟然直没至手腕处。

    这一凿入石头,我急速下落的身体就缓了下来,但刚才身体下落太过迅速,虽然钉入了石头里,凿子却还顺着石壁往下滑去,而这时洞底距我也就不到十丈,再落下去,我根本不可能抵抗这么大的冲力!

    我拿着凿子的手猛一用力,把凿子从石头里抽了出来,趁着反作用力人身一顿,又反手一下钉入得更深,这下因有了缓冲,下落的速度更慢了,水流从我头上几丈处落入洞底,我头上身上已飞溅上水流,我又依样画瓢地再抽出再钉入,速度又降了一些,到我距洞底还有两三丈时,我身体终于不再下落,这时我是右手紧握着那凿子,整个地挂在石壁上。

    我身上早已湿透,我换了只手握着凿子,右手已有些酸麻,现在这样我根本是爬不上去,现在挂着的这地方连个落脚的都没有,我只能是看能不能寻找到其他的出路。

    我灵觉迅速扫过四方,这洞底四围光滑,连个突出的地方都没有,想必是经过水流多年的冲击所致,如果找不到落脚的地方,我这样吊着,最后只会是力竭而落入水中。

    四周已不可能有我落脚地,只能把出路从四周转到水里。

    灵觉探入水里,这地洞也就三丈左右深的水,再下去就全是大小不一的石头,水到底后拐向右方,我灵觉顺着水流延伸而去,到十四五丈的地方,感觉到有个空洞是没有水的,再向前十多丈,又有一个地方因为崩塌而出现了空洞。

    我长吁了口气,这下暂时有救了,只要能潜到有空洞的地方呼吸到空气,那我暂时就安全的,至于到后面又如何,想来有一个空洞,后面就会有更多水流冲击出来的空洞。

    这情形让我想到了当时我和紫晴小玉她们从黄金洞出来时的情景,潜游一段路,再呼吸下空气,再潜游,只是那时知道肯定是能逃出生天,而且有美作伴不觉劳累,现在我却是不知后面会如何,也只剩下我孤零零地一个人在冰冷中逃命。

    我甩了甩头把她们从我脑子里甩走,为了她们和我可爱的女儿,我怎么也要从这儿逃出去。

    我拔出凿子,落下一段后又插入一直到我人都浸入水中,我再拔出凿子,手里拿着可不敢丢弃,然后深吸了一口气,一下潜入水里,向我感知到的水流方向潜去。

    水冰冷刺骨,我运行着落圆感觉不到多少寒冷,我灵觉在前面延伸指引着我潜行的方向,也使我不至于被石头碰伤。

    顺着水流潜行很快就到了第一个空洞处,我浮出水面深吸一口气,又潜入水里向第二个空洞游去,到第二个空洞处时,我浮出水面,凿子甩出钉在头上的石头上挂住身体不再被水流冲走,这下又能休息一会了。

    我灵觉打量了下这个空洞,发现这洞很广大,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被水冲击形成的,如果我能向边上游一段,还能上到一突出的岩石上好好休息。

    这当然难不住我,在黄金洞里学会的游泳现在有了用武之地,我拔出凿子,奋力向岸边游去,这十多丈的距离,因为水下有很大的吸力,我还是花了好一会才游到那块突出的石头上。

    这一段的潜游并不算太远,但精神要高度集中,现在能爬出水面坐在石头上,那暂时算是安全了。

    我吁口气,落圆向四周探去,结果去发现这个空洞就是一个完全密闭的空间,应该就是水流不断冲刷使上层的石头下落而形成,这一条地下水道应该还会有更多这样的空洞,水流是无意而为,却救了我的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