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探水寻源

    我当然不会跟他们说,这照明的问题对于我根本不是问题,我进去只要背负食物什么的,根本不用带照明,黑暗与光明的区别只在于我消耗多少落圆灵觉,而消耗的落圆我很快就能补充回来。

    于是我提议由我带人进去,人不用多,三人左右即可,背负五至十天的食物,到时探明一条水道不通就出来补充了再进,只要做点记号就好。至于照明,我就胡扯我能夜视,当然他们不会相信,我蒙眼睛用灵觉给他们演试了下,他们这才相信有人在黑暗里用不用眼都一样。

    这样一来,我是当然的带队人选,只是紫雨这时也要求要跟着进去,我知道她是不想再与我分开太长时间,路婵也要跟着我进去,她打的主意自然是跟定了我,我到哪她到哪,在她们俩的强烈要求下,我只能同意了带她们,另外又找了个叫金五多的沈林城的人一起进去。

    这金五多人不强壮,却力量奇大,正是去探险的当然人选,这样的人一个就可以背负两人的东西,而消耗却只是一个人的。至于紫雨和路婵,女人本来就吃得不多,因有武功傍身,背负跟平常男人一样的东西也不是问题,我就更不是问题了。

    当回到城里寻补给跟周道丰他们一说,却是一致的反对,没一个人同意我去探水源,他们的意思是帮忙是帮忙,但为帮忙把我这最重要的人搭进去,那就得不偿失了,整个沈林城也抵不了我一个人的重要。就算这世只有我一人能寻找到水源,哪怕沈林城再没水,也不能让我再去冒险,要知道我在幻月城和北方联盟的遇险,已把所有人吓得魂飞魄散他们所有的未来可都是寄存在我身的。

    看到他们差不多都要以死相谏了,我只能放弃,路婵和紫雨看着似也很高兴,能与我不用去冒险又能呆在一块自然要高兴,没办法下,只能是金五多带两三个身强力壮的,多背照明,由他们去寻找水源,至于我,只能郁闷地做个吉祥物。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天,金五多他们回转说是没找到,又要再重新补充了再进,要如此反复多次才行。再两天,我听到了一个消息:铁林城与金沙城又开战了。

    这次是铁林城主动挑起战端,他们奇袭了金沙城的一队运输马队,抢了东西不说还把几十护卫杀了个干净,还留言说是为绑架小公子的报复,金沙城的李城主自是不会甘休,组织了一千人队,夜晚突临铁林城,趁夜突然强弩齐射,把城墙头的守卫杀了几十人后即回城,如此相互报复性的袭击,两城已宣布对方城民为不受欢迎人员,见之即关入大牢,两城也实行了宵禁,两城之间的紧张情绪也蔓延到幻月、落日诸城。

    这几城紧张,沈林城却是大爆发了,两城被逐的人,知道了这中间还有这么一座新城,都跑到沈林城来,沈林城一时大热,到处都是盖房买店开垦荒地的人。

    然后当时扬城银行和商团撤出北方联盟的后果现在也已显现出来,从扬城和其他城传来的消息,北方联盟现在发生了饥荒。本来扬城商团等撤出北方联盟,江南各城就想贩卖东西去北方,结果路途遥远,路消耗差不多等于赚的钱,又有扬城各方的阻挠,成本成倍增加,江南的商团们也就放弃了,反正这钱不赚也就算了,你要饿死城民可跟我无关。而扬城因与北方联盟交恶,自是不会再去资敌,有人要去北方联盟,还要设置各种障碍,更是没人去北方了。这时铁林城和金沙城、幻月城、落日城等各城正在起战端,一时也没空去理北方联盟是不是饿了肚子,各种机缘巧合,弄得现在,北方联盟居然无粮可吃,他们本来也不以种粮见长,都是以牲畜换粮食,现在没粮可换,以前那些以畜牧为主的几城还好些,没吃的可以杀牛羊吃,反正也卖不了,像沈城、连城、岛城这些已改变生活习性发展城市经济的城市,直接就断了炊。

    几城的城民自是不会等着饿死,等听到沈林城原沈城的人传出消息我们也故意传播出这样的消息,知道这儿有这么一座城,得,逃那儿去吧,难说还会遇几个亲戚朋友救济下,如此,沈林城一时到处是北方联盟逃命的人,今天来几百,明天来几百,这个把月来,北方聪明居然有近万人的跑来,把个沈林城搞得乱糟糟的,幸好,这沈林城本就地多人少,空房众多,这倒也是够安置。

    我们都没想到我逃亡北方和小公子绑架事件还会产生这样可喜的后果,看着肉眼可见繁荣起来的城市,沈碧霞更是乐得嘴都合不拢,只是,这水源如果还不能寻找到,急剧膨胀的人口将严重加剧沈林城的负担,到最后,这些逃来的人就将成为沈林城最大的噩梦。

    只是急也没用,金五多他们一行往返了五六次,一次也没找到消失的水源,这条河就像是幽灵一样,再没出现在人们面前。

    那个出水洞我是不能去,其他的洞我还是能去的,比如沈林城主秘道也是连着一个地下山洞,那儿危险性应该没那么大,反正我现在无所事事,却那儿随便探探路,运气好的话难说会有什么发现。

    我跟沈碧霞和周道丰他们说了此事,他们都忙得脚不沾地,周道丰现在都帮着沈林城管理城市了,就我闲得无所事事。他们想了一会也觉得该给我点事做,而且那山洞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性,毕竟沈林城在建设秘道时早把那洞探得清清楚楚,最远也就一两日路程,而且岔洞不算多,这样短就算有点什么意外,救援也来得及。

    稍准备了下,我就打算进洞,知道只是一两日,紫雨和路婵她们倒是没说要跟着我去洞里,我一人背负了几天的食水和照明,悄悄从出口进了洞入口在沈碧霞房内呢,实在不方便。

    说是洞,其实出口还是人工挖掘出来的一段,再走进去一刻钟左右才是天然的洞穴。我问过沈碧霞,挖到这洞也是偶然,在挖掘地道时堪探的有所偏差,不知怎么就挖穿了地洞,然后顺着这洞而行,居然能通达山里,出口只需要稍扩大些即可,所以这地道也简单得多,但胜在够隐蔽,如果不是沈碧霞说,这入口我要找到也要花费不少时间。

    再走一段,没感觉到洞内潮湿,一直都很干燥,到了差不多是我被林武抓的那个石室时,洞分出了一个岔洞,我先没走岔洞,做了个记号后我先向主洞走去,走了一时辰即到了尽头,我用落圆探查了一番,在灵觉所及范围内没感觉到有什么,就往回从发现的那岔洞走去。这岔洞也挺大的,高也有近两丈,走在里面没觉得有一丝的烦闷,时不时还有风吹来,应该是远处有相通的洞口使空气流动着才如此。

    我点照明一路走去,山洞里行走有些难度,有时需要跳跃或是攀爬才能达至。我也时不时停下用落圆探明看会不会有隐藏着的洞,落圆消耗大的时候,又点照明前行,这样走走停停的也不知走了多少路,我算算时间,从进洞口到现在,差不多已花了六七个时辰,路程至少走了二十来里路,却没发现有水的痕迹,也没再发现其他的岔洞,只是觉得这个山洞这长度也是够吓人的。

    算算时间现在外面也近天黑时分,我吃了些东西后也放松自己休息,我要尽量让自己的生理与在洞外一样。

    再睡醒时,却已完全不知道睡了多少时辰,现在洞外是如何,我也没在意,反正就这样顺着洞而行,累了就歇息,饿了就吃,如此走了一段,又出现了一条岔道,我在洞口打下记号,没走岔道继续原来的道路,这次走了两时辰才到头,探查一番无果,又只得往回走,这一来一往又花了我近四时辰,我也感觉有些累,在岔路口歇下吃着东西,心里盘算着如果这条岔道还是跟前面两条一样的话,我就回转不再去,因为从这儿我再往回走也要差不多一天的时间。

    歇息会觉得体力没有什么问题,我又继续前进,这次走了近三个时辰,还没有尽头,而且感觉到有丝丝湿润的空气飘过,闻之很是清新。我不由精神大震,这条道难说会有水源。

    又走了一时辰,我算了算路程,这已近三十里路,早不知走到哪儿了,还是没有见到有水的出现,但湿润的感觉却是越来越明显,看来这条道值得我再多用一天时间去。

    我算算了我的食水,够我再用两三天的,节约点四五天都够,照明明天就没有了,如果还要探路只能是用我的灵觉,那样会走得慢些,却有没照明没关系,明天是最后一天,如果没有见到水,哪怕水汽再丰富,我也要回转,再找人一起来。

    我没再多想,合衣找了个干燥背风的地方躺倒一会即进入梦乡。

    醒来时感觉精神百倍,这很适合我用落圆灵觉探查,吃了些东西,点照明,又顺着山洞蜿延而行。

    一时辰后,照明完全没有了,我只能利用灵觉慢慢向前,这一下速度就慢了一半多,而且摸索行走半时辰左右,我就要停下来倒立半时辰左右恢复,这花费的时间更多了,只是空气中那湿润的气息越来越重,这刺激着我一直向前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