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双城协议

    等人拿来协议我看了看,看上去倒是挺简单,两城也是按平等地位来签订,如两城籍民可以自由迁移对方城市,可以自由贸易,两城都以钞票结算,两城的官员和军队官兵经同意可到对方军队内任职等等,这些都是较为对等地,扬城拿出一部份资金赞助沈林城寻找水源和开发水源,扬城银行和商团进驻沈林城发展商业,从扬城迁移城民帮助沈林城垦田等。有些是扬城无偿的资助,有些是有偿的,看上去这个协议对沈林城更为有利些。

    我看完后看了眼周道丰和余得利,他们脸上含笑并没有什么多余表示,我就知道这协议中间或有些可以说道的,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样平等,我也没说什么,直接对沈碧霞说:“这个协议很好,我认为这比只是结盟更有利于双方发展,完全没有问题,我随时可以签了这个协议。”

    沈碧霞也笑道:“我也认为没有问题,那选日不如撞日,就今天签吧。”

    我自是答应了。

    沈碧霞叫人来安排我们去休息,自己去安排签协议的事宜。

    我们一行来到驿馆,进入一个房间,我灵觉放出,没感觉到有人在窃听,就笑着问道:“跟我说道说道,我看你们那表情,这协议中间是不是有什么看不出来的猫腻?”

    周道丰笑道:“这个协议看着似是平等,但沈碧霞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两城之间的巨大差距,看着协议是没有问题,大家能相互交流相互补充,但我们扬城的人来这儿任职,我们暗暗给补贴,到时这些人想的也只会是我们扬城,一招唤他们就会回到扬城的怀抱。而沈林城的人到了我们那儿见识了我们的繁华,给他们再多的认同感,也只会喜欢上我们那儿,最后肯定都不会回到沈林城,这些人才最终都只会便宜我们扬城,还有说两城可以迁移,沈林城的人到了我们扬城,怎么可能再回这儿来呢?我们扬城的人在这赚了钱,还是会回到扬城,这最后就是沈林城的人慢慢被我们同化成了扬城人。至于军队也是同理,没人不向往扬城的繁华而来钻这个穷山沟,过上几年,这沈林城估计除了几个高层对于这城有认同感,其他人怕都会全跑我们扬城去。”

    余得利接道:“我们扬城有的是钱,人现在却是个问题,把这沈林城大几万的人变成扬城人是我们的目标,我想不用几年沈碧霞就会发现,这儿只有扬城人在赚钱,自己的人却在扬城花天酒地。而且现在他们的军队因林武融合出了问题,这更给我们以便利逐渐控制住沈林城。当然,如果沈林城真的值得发展,有我们的资金和人才支持,这儿地理位置还是不错的,到时肯定也能吸引周边几个城的人来沈林城寻求发展,如果这样我们也不介意把这儿弄成另外一个扬城。”

    我点点头道:“这是两手准备,一是实在不行就整城人都移走变成扬城人,到发展不了了,沈碧霞也只有如此才是唯一的办法,其他的城可不会一下子接纳他们这么多人二就是我认为这儿还是有发展前途的,毕竟这儿有万倾良田,有铁矿和金矿,只要找到水源,这儿会是一个不错的城市,我很希望这儿能成为另外一个扬城般的繁华之地,就算失败,这点钱咱们还损失得起,再说,只是钱损失了,咱还得到一大批人呢。”

    大家都点点头,反正按这发展下去,对于我们扬城只会利大于弊,这目前看着是很平等还略亏的协议,我们却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这就是经济同化,我心里想道。

    我们这说完,沈碧霞也到了,说在广场上已准备好签协议的仪式,我笑着与沈碧霞来到广场上,广场上已聚集了大批沈林城的父老,想来这两天这事情早已妇孺皆知,只要一招集就全都来了。

    一个人大声地把协议的内容读了出来,我听到下面一片大哗,欣喜都写在每个人的脸上,这世界只要是人都知道扬城的繁华,现在有机会成为扬城人,去扬城生活工作,没人不欣喜。至于后面军队的问题,资助的问题,我感觉他们似乎并不是太关心,对于普通城民来说,过上好生活就是他们的全部。

    之后一切都简单了,我代表扬城,沈碧霞代表沈林城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当名字签好把协议再公示于众的时候,沈林城的人都欢呼起来,有的人还相拥而泣,或许沈林城对于他们来说,除了名字的归宿感外,其他就只是苦难。

    沈碧霞见了也若有所思,当然她现在是想不到经济同化这词的,她只是按照她认为对她有利对城民有利的方式去做而已。

    协议签完,当然是执行的问题,在协议商谈时,扬城银行和商团已在筹备,皮协议签下时,所有人员的配备等的框架就已全部完成,扬城人在这方面有太多经验可取了。而且上次因与北方联盟交恶而全部转移的商团和银行人员,这次多数参与到沈林城的建设发展中来,他们有的是经验和资金,知道怎么把一个穷山恶水变成一个繁华之地。

    看到他们,我很开心,真的开心,经济的同化,比起最强大的武器更能直达人的生活,我也希望这沈林城的人过得跟扬城人一样的开心,而不必到最后要举城迁移。

    人员资金来了,我看着沈林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飞快变化着,每天都会多出一些建筑,每天都会有些陌生人出现在沈林城与人交往,沈林城已再不是那个封闭而不为人知的城市。

    城市在发展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在沈林城找到一年前莫明消失的水资源。如果在一两年内找到更多的水资源,现在沈林城的发展到最后也只会是一片荒漠。为此,我不仅从扬城找了专业的人才来,还重金从其他城找了能匠来一起完成这最重要的工程。

    据沈林城的人说,当时这儿还有一条河在流淌,位置就是现在的护城河,当时就是依河而建成了沈林城。但就在过了一冬后,这条河就莫明其妙的断流了,寻找到河的源头,水原本是从峡谷里出来的,现在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以前随处可见的水井,也跟着渐渐没了水,水井再打下去,先是有水,慢慢水又消失,再打深又有,然后又消失,到现在一口井要二十来丈才有水出现,再深下去,那就超过人打井的极限了。

    我把人分成了两部份,一部份是寻源的,一部份是打井的,两样同时进行,有着能工巧匠的帮忙,打井和寻源将能更快进行。

    打井我是没办法的,这要很专业的水平才行,但寻水源这事,我估计这世界就没有人比我更合适的,自然,这个工作就由我领导开展了,虽然别人也不知道我灵觉能探入地下几十丈,但我这城主要当领导,谁敢说不让?

    我们走了一天,来到沈林城说的源头消失的地方,那是一个大峡谷,以前水从峡谷底的一个洞中流出,一直流到沈林城,再蜿延而去最后到达金沙河。现在这儿只剩下一些干枯的怪石在谷底,水却是一滴也不见了。

    同行的技师在河底捞了一把沙子放鼻子下闻了闻对我道:“这沙里半滴水也没有,这么多石头,就算下雨,也一点留存不住,有点难度啊。”

    我问了问沈林城的人:“这一年的雨量大不大?”

    那人答道:“这一带只有三四个月的雨季,其余时间是旱季,下雨时就是存不住雨水,一落地就不见了踪影,田地有雨时倒是有产出,但没水了,大半年的就会颗粒无收啊。”

    我点点头道:“如果像之前河水还没干枯,有这条河浇灌良田,随便弄点水渠,只要有人开垦种田,沈林城足够百十万人衣食无忧啊!”

    一行人再前行就到了那出水的洞口,这洞口宽有近十丈,高有两丈多,望去斜斜地向下延伸,也不知道下面还有多深,我问了下,他们说也有人曾经下去过,但走了一两天也没有找到有水,里面地下岔道非常的多,因条件所限,人都差点没出得来。

    我站在洞口,把灵觉延伸出去,一直到我灵觉的极限,也没感觉到哪儿有水,不过却感觉到岔道口非常多,我试着灵觉延伸进一两岔洞,有的岔洞会有点水,但量很有的却是感觉完全没有尽头般无穷无尽,我竭尽全力也再感知不到。

    我力这一用竭,竟然有些眩晕,我不敢再用落圆,定了定神,然后招集所有人一起想办法。

    他们所说的汇总起来就是这洞中应该还会有大的水量存在,只是因为一些不知明的原因,从另外的地方流走,如果能找到那转向流走的地方,堵上那儿,水自然又会从原来的地方流到地上。

    这是他们的想法,但有个最大的问题。这地下洞内不知有多深多远,现在的照明工具照明时间都太短,根本不足以支撑几天的时间,背上太多的照明火把,那补给就没法背负,背负太多补给,又不能照明,没有照明,那迷路了根本就是死路一条,如果去的人多,补给是能背负多,但消耗也更大,如果出问题,死的人更多。这就成了一个悖论,实在是个很难解决的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