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回城议事

    她没再说什么,抱起我到墙边,把我扶了倒立起来,我落圆神功运行起来,头脑即时一阵清凉,脑袋已不像前面那般晕了。

    我吁出一口气,一边运行着落圆一边说:“你把所有人都抬屋里去,屋顶后有一个人,左面窗边还有一个,手臂断了的那两人你点他们的穴道,不会点穴就把他们捆起来,其他人不用管。”

    路婵依言而去,我继续倒立着运行落圆再没管其他的,这一运功再醒来时,又过了一个时辰,天边感觉已是微微亮光。

    路婵在边上看着我,见我睁开眼站立起来就问道:“没事了吧?”

    我笑了下道:“没事了,只是像之前那样有些脱力。”

    “你这什么武功啊,好厉害,一下子就放倒了四个人,只是,这好像后遗症挺大的。”

    我点点头道:“现在我运用还不是太纯熟,所以会有眩晕出现,再以后我运用得更熟后,这就不是问题了。”

    她没再多说,毕竟说到武功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禁忌,能放心地让她知道我这后遗症,也放心地让她守在边上,那就是最大的信任了。

    我走进屋里,那几个人都醒着,手臂断了的两人疼得牙都咬紧了,路婵点了他们的穴只是不让他们动,却止不了痛。其他被我点了空点的人不能动不能言,但这才是最让他们恐惧的,因为他们都不知道怎么着,中了邪术般突然就没能动了。

    我当然不会在意他们的目光,走过去用剑指着一个人,落圆进入,解了他不能说话的空点:“想活的话告诉我,你们是哪儿的人?”我不是随意选择人的,在六个人中,他是逃跑的那人,这样的人肯定是最珍惜生命,吓唬下很可能就会招了。

    其实我心里已有点模糊的印象,问他们只是为了印证一下而已,他们是什么人其实与我完全没有关系,说实话,就算是现在这样,我也不见得会杀他们,只是样子当然要做足。

    那人犹豫了下,嘴还是闭上了,我见如此,一剑刺入他的手臂,他痛得嗷地叫了出来,我又问道:“再问一次,你们是哪儿的人。”

    他一边痛得大叫,一边眼睛斜向另外那些人,我明白他的意思,用落圆封住了其他人的五识,又一剑刺在他另外一只手臂上,血一下冒出来,他又痛得杀猪般大叫,我道:“别看了,他们看不到也听不到,说吧,别再有其他的妄想,下一剑再刺就不是手喽。”我眼睛向下看去,他顺着我的眼光往下,见我的眼睛停留在他的两腿间,脸都吓白了。

    “我说,我说,我们是金沙城的人,这次是奉李城主的命来铁林城公干的。”那人痛得不行,急忙说道。

    “公干?是来绑架林家小公子吧?”我嘿嘿笑道。

    “你……你……你怎么知道?”那人眼里的惊异让我都没法再说什么,明摆着的事。也就铁林城的世仇金沙城的人,才会这样处心积虑地密谋着绑架小公子。能打击到铁林城的办法,金沙城总会去做。

    这个计划如果不是有我这样一个能用灵觉锁定人行踪的奇葩,那早已成功了,他们的计划环环相扣,配合默契,而且连秘道这样的事都弄清楚了,不由得铁林城不着了他们的道。可惜,这世上有我这样一个多管闲事的人。

    证实了我的想法,我也没啥多问的,他们一直打打杀杀才最好。我破坏了他们绑架林小公子的计划,这两城还会像以前一样一直纷争不断,而且看他们能把绑架撤退的秘道都打探出来,铁林城里有金沙城的卧底是肯定的,这一翻乱战,不光是两城间要战乱,铁林城估计都要进行一番清洗。这世界乱成一团,我扬城固若金汤,那是我喜闻乐见的。

    我随手又封了那人的五识,至于手上的剑伤,我没管他,反正一时半会也死不了。现在看来,两家这仇是越结越深了,铁林城应该也能想到这事是金沙城做的,就是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报复的手段,而我就在想要不要给他们的仇恨再加点干柴?

    算了,现在实在没那功夫,我还要回沈林城去与他们磋商,还要去救父亲,还要回扬城坐镇,事情太多都搞得我一个头两个大,再说,策划阴谋诡计本非我所擅长,我还是继续我既定目标更好。

    这几人不用我处理,扔在这儿,过一个时辰自然会醒来自己跑路,我还是赶我的路更好。

    但首先,路美女该如何处置?想到这我就只有叹气,想当初我在落日城时白纸一片的大好青年,现在到处惹下这情债,到时该如何还呢?学林文全收到内城大院?

    以后再说吧,反正现在是不能丢下她不管了。

    出了小庙,我们继续向山里走去,幸好我还记得来时的路,这回沈林城只能是原路返回了。

    虽有美女作伴,间中还有些小暧昧,但这一路风餐露宿地就走得得慢了,直走了近十天才到沈林城。只是不知道这沈林城现在变成什么一种状况了。

    沈林城的守卫倒还记得我,见我独自回来有些惊奇,还好知道自己的职责,并没有多问我什么,把我引进城,自有人去通报,我带着路婵慢悠悠地向城主府走去。

    走到广场时,城主府里出来了一行人,前头走的是沈林城主沈碧霞,边上是紫雨,后面还跟着几个人,居然全是我认识的:周道丰、余得利、洪峰!

    沈碧霞见到我眼睛只是随意看了眼路婵即向我道:“辛苦骆城主了!”看来她已从周道丰他们嘴里知道了我是谁。

    紫雨眼巴巴的看着我,眼睛里似有泪水,我向着她微微一笑,眼神无尽温柔,我想她会明白我想说什么的。

    周道丰他们等沈碧霞说完后都一鞠身说道:“见过公子!”

    我走过去一个个扶起他们,眼睛忍不住的笑意,谁像我这样一直流浪几个月,见到熟人自然也有了亲切的笑意:“大家都好吧?”

    他们直起身来,眼睛也是掩不住的笑意:“都好都好,扬城好得不得了,几个夫人都很好,只是很想念公子,丹儿长胖了,沈军师身体也大好了。大家来之前都托我们向公子问好,夫人们因丹儿年少不然都要来见公子了。”周道丰知道我想知道的什么,所以把我想要了解的人和事都跟说了一遍。

    这一次出来,没想到的是时间会用去这么久,这非我所愿,毕竟扬城有那么多我牵挂的人和事,我却被人追得满地走。

    我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我心情有些激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沈碧霞插嘴道:“大家进去说话吧。”说完前面引路,我走前面,她跟在后面,再是紫雨和路婵,再是周道丰,余得利他们,大家鱼贯进入了城主府。

    进入后相互坐定,我也没等他们问,就把我在铁林城的经历都说了一遍,听到我被追得要在人家床底听床脚,连沈碧霞都忍不住抿嘴而笑。

    到后面听到我把林家小公子送回铁林城,紫雨很欣慰,周道丰他们有些惋惜,这就是各人所处立场地位决定了,对于紫雨来说,不伤害小孩是应该的,对于周道丰他们来说,对扬城最有利的才是最正确的。

    周道丰道:“公子这把林小公子送回,目前看来是不知利弊如何了,好处是能继续让几城互相倾轧,不好的是我们不能在短时间内打倒铁林城,一时半会也瞧不出哪好哪坏,但既然公子你选择了,那就随他去吧。”

    沈碧霞问道:“不知道骆城主有没有打听到一点我们林副城主的消息?”

    我摇摇头:“我当时被追得只能藏床底,那几天就听到他们说如何搜索,如何往上爬,就没说林武如何,想必林武的事在铁林城属于高等机密,那男人的等级还接触不到吧!不过照我判断,凶多吉少啊!”

    沈碧霞有些默然,如果林武无法回转,那如何调整原沈城人和原铁林城人之间的问题,将成为她现在最重要的工作。

    沈碧霞叹道:“林武不在,原铁林城他带来的人人心思变啊!”

    林武估计是回转不了了。如果我是林文,也不可能把这样一个能威胁自己地位的人放走,就算看在亲情不杀他,那也会像他父亲一样软禁起来。小公子暂时没人能打上主意,林文现在在铁林城地位没人能撼动得了。

    余得利这时接道:“沈城主不要着急,按我们之前所签定的约定,只要沈城主按我们所说的去做,这些完全不是问题,很快所有人都会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我奇道:“你们就签了协议了?”

    周道丰笑道:“我们已来到沈林城十多天了,与沈城主已谈了不下十次,前天我们一起草签了一个协议,就等着公子回来签章呢。”

    我笑道:“是大家拿出的主意那最好了,我不用再看,你们把协议拿出来,我们签了就完事。”

    余得利笑道:“公子你还是要看看的,这事关两城,您又是一城之主,不了解清楚有些说不过去。”

    我点点头:“那就这样吧,你们拿来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