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小庙战端

    我又干咳了两声:“不用浪迹天涯的啊,怎么说扬城还是有你熟悉的人,是你的家乡,咳咳,我代表扬城欢迎你回家!”这话说得也太没营养了,只是我没办法不表示下,但再多的表示我现在也没法给。

    她美丽的眼睛又弯成了一抹弦月:“这可是你骆大城主说的,好吧,我也没啥目标计划,这就跟着你回扬城吧。”

    我一时大感头痛,正想圆两句话,忽心有所感,我马上用石头把火堆一盖,再顺手几脚踩灭了未熄的火,一时屋里陷入了黑暗。

    我顺手一扯路美女,拉起她闪到一个视线不及的角落里,她也顺势地往我怀里一躲,得,前胸贴后背的,冷倒是不冷,大家都暖和不少,我却受罪了。

    我这才藏好,山神庙外就连续闪进几个人,我藏在角落不用去看,灵觉轻轻延伸,就感知到了他们。

    来了五六人,衣服穿着什么的不是很扎眼,也看不出是哪儿的人,看背在背上的刀刃兵器什么的,又在这黑漆漆的夜里在这儿歇脚,我落圆还没恢复完全,现在可不想惹他们。

    那些人一进来,随意地四处查看了下,想着现在也不可能有人在这破庙里,也就没有仔细寻找什么。

    “黄三,你放出暗号了吗?怎么他们还没到?按约定,最晚一个时辰前就该到后面的集合点了,现在怎么连这儿都没到?”其中一个人轻声道,这安静的夜,虽然很轻,我还是听得很真切,都不需要我用灵觉去感知。

    “我从悬崖秘道那到后面一直都做了暗号的,奇怪了,怎么还没见?按计划是早该到了的。”

    “嗯,这儿也是个集合点,我们在这儿再等半个时辰,如果不到,不管他们了,我们一定要先撤!”

    我心一动,这应该是接应那些绑票林小公子的人,前一批人被我放倒了,自然是与他们汇合不了了。想着是他们这批人,我更小心了些,手上也轻轻捏捏了路婵的小手,给她个暗示,她自然也明白,回捏了我下没吭声地往我怀里又轻轻钻了钻。

    这女人,难道不知道自己很惹火?这样在我怀里扭来动去,我这血气方刚的可受罪了。

    这一打岔的功夫,就听到外面的人在轻声说着铁林城里哪家青楼的姑娘漂亮,哪家的饭菜好吃,我很奇怪,怎么现在一点也不紧张了?我把刚才因路婵而收回的灵觉再次探出,只见其中一人正蹲在地上,轻轻用刀尖在地上划字:“闻到烟火味,之前这庙里应该有人。”其他人看着,嘴里却还是接着说刚才的话,最早说话的那人,用手势在分配着人手,几人悄悄地潜出了破庙,就两人还在那儿装模作样了说着话,眼睛却四处张望着。

    看来他们发现我们了,我轻轻在路婵耳边道:“有兵器吗?”

    路婵轻轻点了下头,手伸下去,像是从裤腿里拿出了一把短剑来递给我,也就一尺来长,感觉还是很锋利。我接过点点头,有这么一柄短剑足够应付那些人了,这帮人比前面那帮人功夫应该也差不多,现在落圆消耗大不能像前面那样一下全放倒,但有了这柄剑,这些人还不够我看的。

    我又问道:“还有其他的兵器自己用吗?”

    她又伸手下去,摸出另外一把短剑,比给我那把稍短些,锋利程度却感觉更甚。这女人看着苗条,藏这两把剑却让我都没感觉到。

    我拿了那把短的,把长一些的递还给她,一寸长一寸强,没见过这女人的功夫,先给她更容易自保的。

    我这边在准备着,那些人已形成了合围之势,毕竟烟火味从哪儿传出来是很容易找到的。

    我落圆顺着灵觉延伸到后面屋顶上的人,直接就侵入他的空点,就再没管他,在左面窗子正伏在那儿静候的人,我也点了他的空点,先解决了两人,我落圆消耗太多,不能再这样出奇不意地制服人,至于剩下这几人,只要不是太高的高手,我剩下的这点落圆应该能搞定他们。

    我轻声向路婵说道:“外面还有四人,我对上三个,你对一个有没问题?”

    她也没说什么,点点头,我一手拎着剑,一手拉着她就从门走了出去。

    外面四人见是我和路婵这一男一女,有些发愣,手里的兵刃不禁地紧了紧。

    我站定抱了抱拳道:“在下与女伴路过此山,天黑在此歇息,如果因此给诸位带来不便,我们就此别过。”

    四人相互看了看,一人也抱拳向我道:“不好意思,我们在此公干,如是打扰了两位清幽,我们也说声对不起了。”这口音应该是刚才分配人手的那人,应该是这群人中为首的人。

    顿了顿,那人又道:“不知两们到此多久了?”

    我随意一说:“半个时辰左右。”

    “两位这要去哪儿啊?”

    “没什么目标,就是到处游玩。”

    “哦,那两位来此时不知可看到其他人?”其实这样问是很惹人厌的,只是这人看我们就一年青男女,他们有六人,自然不惧我们,当然他不知道有两人已经倒地不起了。

    我摇摇头道:“没其他人,这荒山野岭三更半夜的,我们如非是错过了宿头,哪可能会在这儿呆着嘛。”

    我见到那人在跟另外人使了眼色,看来他们是准备动手了,这时候在他们的集合点出现,怎么着也要把我留下好了解信息。

    看来一战是不可避免了,我再不犹豫,我稍一拱手道:“我们还要赶路,就不打扰各位了,就此别过。”说完拉着路婵向着那几人走去,短剑我贴在手臂内侧,如非留意也不能看到。

    那几人看是随意,脚步身态却是随时准备着动手,我也没在意,擒贼先擒王,对面这个人我要在最快把他放倒。

    我先是把落圆侵入右侧一人的空点,同时我手里短剑一划,一个圆即在我面前出现,落圆也顺着圆涌向那为首之人。见到我动手,路婵也亮出短剑,一个直刺,刺向离她最近的一人。

    那为首之人也随时准备着的,见我突然动手,手里的兵刃也呼地向我劈出,嘴里还叫了声:“动手!”

    他用的是一把砍刀,见我是短剑,自然就是中宫直劈,以期用最有效的方式一招劈飞我的短剑,对于他来说,我这样的年轻人,功力能有多深,他全力一劈,不说直接宰断我手臂,劈飞我的短剑那是再简单不过,要知道这砍刀与短剑的重量就相差很大,又是如此中宫直劈一刀。

    他自然不知道我落圆的妙处,我短剑在刺出时,其实已是一个圆接着一个圆地画出,看着像是弯弯扭扭地刺出一剑,却在之前已有几十个圆在前面等着他那一刀。

    那人一刀劈到了前面画出的圆上,刀身为此一滞,再想用力,后面的圆画出的力量已到,消减了他这一刀所劈出的力道,他才劈碎两圆,却已是一刀力尽,正想收刀再发力之时,后续的圆一个接一个圈住他的刀身,只听“当,当,当”的几声,那刀立时被落圆的带出的圆润力量折成了几断掉在地上,但圆还未完,一个接着一个向前,圈过他的手臂,卡嚓几下,把他的手臂扭断成了几截搭拉下来,我也不为几甚,他手一断就没再出剑,收剑出脚,落圆从脚下涌出,一脚踢中他的大腿,一下就把他踢出了三丈远倒地上再没动静。

    我出剑到踢飞那人,就只是一刹那的时间,电光火石中才一交手,只闻一阵刀剑声,这就飞出了一人,另外那被我落圆侵入空点的人见之大骇,举着剑想向我冲来,剑才抬起一半,落圆的力量也到了,脚迈了一半,人就扑地倒在上再没动作。

    一人飞出,一人倒地,那刚与路婵剑相碰的人眼睛都要突出了,这也太诡异了,他没敢多再与路婵的剑相触,马上急速地向后退出,估计是想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我没理这个人,边上还有一个还没反应过来的呢,我又是一招落圆画出,短剑直奔那人而去,那人这剑也才举起,又是“卡、卡、卡!”的几声,那人的剑和手也跟着断了,我依样画葫芦,又是一脚踢飞了他。

    那倒退的人更是吓得脸无人色,我这武力值太吓人了,一弹指间,两人重伤,一人不知死活,他还不跑路留下的话,估计没点活路。他再没理路婵,更没再管其他人,倒退出去后就一扭身几个飞纵就想逃出破庙。

    我现在其实落圆也所剩无己,因速度太快,落圆也跟着快速消耗,我拼尽最后一点落圆,灵觉延伸落圆迅速侵入他的空点,这人是万万不能让他跑了的。

    那人刚纵到空中,落圆即发生作用,这人从空中嘭地就掉在了地上,这一下,难说就会被砸得伤筋动骨。

    我发出这最后一点落圆,人也一下眩晕脑胀,恶心感让我差点吐了出来,我知道这是消耗太多造成脑部失血,也没再逞强,一下也坐倒在了地上。

    路婵这剑才刚发出一招与人交了一招,然后四人就全躺地上,这诡异情况早些时候她见过,倒没什么,见我坐地上,反而把她吓了一跳。我这武功是很厉害,但这后遗症也太吓人了,再有其他的敌人时,我唯有交待了。

    路婵扶着我坐地上,伸手摸了下我,还好,虽然晕得厉害,我还有知觉:“没事,我歇下就好,对了,你把我抱到墙边去。”

    她看了看倒地上的那几人,我明白她意思:“没事了,他们两三时辰是没法再动的,你把我扶墙边去倒立起来,我要恢复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