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拯救行动

    我点点头,也没多说,前面带路就向祠堂而去。就这一会,那个人已走了秘道的一半,半路接应的人也与他一起撤退,虽然还没见到小公子,但就这么一会时间,这些人应该会在一起相互掩护,跟着这个人应该能找到小公子。

    路婵跟着我出了屋,我伸手拉着她的手,她的小手还是如以前般柔软滑腻,只是这时候我也没心思去好好感受这种舒服,灵觉放出一点跟着那个秘道内的人,一边在注意着躲避内城的人,这让我落圆消耗很大,但我也没办法。她见我能先知先觉地避开人,眼睛都瞪得要出来了,还好知道这时候不是问话的时机,就算再震撼也只能放在心里了。

    我带着她很快就到了祠堂里,镇守的人还没回来,或者还在到处寻找着小公子,小公子丢这么一会,当然先是从丢的地方辐射地寻找,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这儿来。

    我也学着那人找到机关,铁板打开我拉着她跳了进去,迅速地向着那人逼近,现在不用把灵觉分开,也不用延伸太远,我消耗得不是那么大,一会与那人动手的时候,应该不是问题,再说路大美女怎么也曾是一帮之主,功夫如何我不知道,想来不会成为我的负担累赘。

    我感知着那人的速度,按这样的速度,他上了悬崖再上官道时,我也差不多到了崖边,应该不会跟丢他们。

    再迅速地走了一段路,秘道内又有两人与他们汇合在一起,应该是接应的人,但还是没见到小公子,我有些奇怪,这些人怎么能这么快地把小公子转移走?

    再走一段,到了悬崖边的时候,又有一个人与他们汇合,我终于见到了小公子,小公子被那最后见的人背在背上,没有动静,应该是被下了迷药才这样不闹不叫的。

    见到主角,我心也放下了一半,这帮人没人能感知到我的灵觉,一会上去后如果就只是这些人,我有把握放倒他们救下小公子。

    几个人汇合一起后即离开秘道,悬崖上有一根绳子垂着,这点高度自然是难不住他们,几人顺序而行,一会就离开了秘道。

    等他们上了悬崖,我们也到了悬崖边,我感知了下,他们正在向远方奔去,却不是往官道方向,想来这时候也不敢走大路。

    我轻轻一跃到了崖边,手一搭悬崖边,即上了悬崖,路婵见我上了崖,也轻轻一跃跳起,到了近我时,我顺手一拉她也上了悬崖。

    我也没多说,拉起她向那几个人追去,现在离他们也就二十来丈,我一加速,很快就追上了那几个人,我离他们还有近一丈远时,落圆已随灵觉涌出,悬崖上汇合的一个和秘道里的一共是六人加小公子,我用尽八成的落圆顺着灵觉一一侵入他们的空点,到我们差不多到一丈时,我一下站定,等着落圆发挥作用。

    那几人见我们突然的出现,马上四散开摆出战斗阵形,手上的刀刃也全部抽出来指向我,还没等他们有所动作,咣啷咣啷一阵声音,所有人的刀剑都掉到了地上,人也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

    我虽然是站定了的,大量的落圆消耗还是让我一阵头晕,脸色发白,差一点没站住脚,幸好路婵一直被我拉着,这见我有些摇晃,手一伸就扶住了我,这一扶让我脚也软了下,倒了她肩上,如果不是她适时又扶了下,我也会跟那六人一样倒在地上。

    一股幽香传来,她的肩膀柔软舒适,我脸色煞白地闭着眼倒在她身上,我很想站起来,脚却是软的,舒适的感觉让我就想倒在她身上再不起来。

    “骆城主,骆城主!”她见我软倒,吓得叫了我几声,突然间一帮人就软倒在地,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我也跟着软倒了,这诡异的情形吓得她也差点软瘫在地,如果现在不是正在扶着我,估计她早吓得跑路了。

    我倒在她身上哼了两声,等稍恢复点我说道:“没事,我刚才用力过猛了,所以人有点软,你让我歇会就好。”

    “用力过猛?这些人是你一个人弄倒的?”她说话都有点期期艾艾的,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醒过来。

    “嗯,家传神功。”具体我也没法说明说。

    这说了会话,感觉好了些,我也不好意思再倒她身上,虽然这感觉也太舒服了些。我站了起来,那几个人虽然不能动弹不能言语,但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看着我,估计是想不明白自己这是咋回事,还没动手呢,莫明其妙就全趴下了。

    我走过去把林家小公子抱起来,用手摸了摸他鼻息,这林家的宝贝疙瘩还有呼吸,摸摸胸口,还有心跳,应该只是被迷药迷了,没有生命危险。这也亏是遇上我脑子灵机一动想到从喊救火的人入手,不然这小孩儿现在估计都被弄到山里运走了从这地方进山里已没多远。

    我想了想,把小公子抱到路婵面前说道:“你抱回去给林文吧,我不回去了。”

    她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铁林城内,但也知道我这身份去铁林城不大合适,这小公子也事关重大,她也没说什么,接过小孩儿说道:“你到前面山里等我一会,嗯,两个时辰吧,我把孩子送回去给林文,报了他的恩,我就回来找你。”

    我心里一跳,这说回来找我的话听着让我浮想联翩,我也没再说什么,点点头应了。

    看着她抱着小孩往回去,她如何把林小公子交给林文,如何交涉,我不用再去想,现在这地上还有六个人等我处理呢,杀是不忍心我又不是嗜杀之人,放暂时又不能放,我想了想,又多点了他们的空点,然后把人一个个找个偏僻的地方扔下,等我和路婵走远,天亮时他们应该也能醒来,那时我们也该走远了,至于这期间会不会让人发现后宰了他们,那我管不着了。

    处理好那些人,我朝前走了两刻钟即到了山前,我找了棵大树倒立起来,尽量地恢复我刚才消耗过巨的落圆。

    过了一个多时辰,落圆恢复到五成左右时,我感觉到有人向我奔来,我站起来感知了下,正是路婵过来了,我吁了口气,看来与林文交涉得不错,所以林文婚也不结的就放了她。其实对于林文来说,她也就是个工具,这样的工具虽然不多,找找也就有了,但林小公子就那么一个,还关系到铁林城的存亡,这孰重孰轻,林文当然明白。

    “走吧,林文的恩我已报了,现在我是一身轻!谢谢你,骆城主,不是你找到小公子,我现在还要在铁林城里与林文洞房呢,真的非常感谢!”我明显感觉到她没来由的轻松,这是发自内心的,不像在铁林城的屋里,虽然是平静如斯,却不像现在这般的轻松。

    “小事一桩了,我也就恰逢其事,怎么说小孩子都很无辜,遇上了,怎么也要施以援手的,不管他是谁的儿子。”我这倒不是装高尚,我的本性不会让我遇上这样的事而袖手旁观。

    “不管怎么说,是你帮了我。你现在要去哪儿?嗯,反正你去哪儿我也要去哪儿的。”她眼中有了明显的笑意,我久违了的那一弯新月又在我面前显现出来,让我不由得一阵阵心跳。

    这时候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能表达,只能默不作声地朝山上小路走去,她也没说话,跟着我借着点月光只管向前走。走了近一个时辰,离铁林城已很远,我见已近凌晨,再走就太累人,就问她要不要找个地方歇息,她点点着也没说话,这就算是回答我话了。

    我四处寻找了下,见到山路不远地方有座破山神庙,走到面前看去,前庙后院,虽然破败不堪,但有间屋应该能挡风遮雨,我走进去亮起火种,又找了些破窗破门烧起一堆火,这么晚,有个挡风的地方歇歇那真是不错了。

    我随便打扫了下坐下,又找了几块砖放地上,路婵默默地围着火堆坐在砖上,眼睛盯着火光,一会又抬起眼看了看我,眼里全是媚意。

    这真是个狐狸精!

    我有些受不了她媚柔的眼神,干咳了声问道:“你怎么会跑到铁林城的?”

    路美女幽幽地道:“唉,我从扬城独自出来的时候,就想着要离那伤心地远一些,以前也听过铁林城的情况,就想着铁林城这离扬城足够远,所以也没怎么想就来铁林城了,却不想在路上遇到一群马贼抢劫,就有马贼想打我主意,我只有反抗了,因此而受伤,危急时候恰好林文路过,顺手杀了几个马贼救了我,想着反正我也是无所依靠,有这么一个城主做靠山,虽然只是九夫人,那也不错,就答应了林文,于是就这样来到了铁林城内。很老套地英雄救美,以身相许这样的故事,没什么值得我说的,如果不是这次恰好能解了林家的劫,我真要在铁林城里当我的姨太太了。”

    再叹一口气又接着说道:“现在连姨太太都做不成了,看来啊,我又只能是去浪迹天涯了。”说完美丽的眼睛似笑非笑地斜了我一眼。

    我大感受不了,你做不成姨太太是你自己选择,虽然有我的作用在内,但你也不能拿一付我现在这样的后果都是因为你造成、你要为我负责的这样哀怨的眼神来埋怨我吧?虽然我也很想对你负责,只是一想到有三只母老虎在等着我,这拍胸膛打包票的事我再也开不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