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林氏血脉

    我修炼着一时忘记了时间,直到听到拍门声轻响才停下。外面是下人在叫夫人起床。

    我灵觉发出,解除了她的空点,她一下就醒了过来,听到下人的声音答应了一声,然后就是穿衣洗漱,直到我听到门“嘭”的一声关上,屋里再无声音。我吁了口气,落圆运行起来,又进入了忘我境界。

    我悠悠醒来时,女人刚进屋,我感知了下,外面天已黑尽,这不知不觉中,我就修炼了一个白天。我试着运行了下,因这段时间一直在逃亡而落下的落圆居然又有了些进步,这让我十分欣慰。要知道我现在修炼的是落圆第九层,想有所寸进极难,没想到这次是在一个女人床底进步了,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

    那女人一进屋就“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下人都吓得在门口站着,她走到桌前又手一扫,把桌子上的茶壶水杯全扫在地上,又恨恨地在地上跺了几脚,似是才出了气。一会又平静地叫下人进来把碎了的茶壶水杯收拾了重新换上,等一切弄完,她还像昨天一样,把人赶走,自己坐在桌前。我想她可能又是在等她的情夫来到。

    果然半个时辰不到,昨天那男的又悄悄地走了进来,这次进来没有多话,两人就脱衣直奔床上,良久良久,似是不会停歇,看来这男的今天兴致很高。

    终于云收雨散,女的只知道在喘气,男的估计也累得气喘如牛,两人半天都没说话。

    “气死我了,这贱人!仗着儿子,把我们都不放在眼里,今天家宴,居然敢跟大夫人较劲,我不过劝了下说了她一句,就被她打了我一耳光,更气的是,林文这死太监居然还帮着她说话!气死我了!”那女人发出恨恨的声音。

    男的道:“你就忍忍吧,我想她应该蹦不了几天了,我可是听说,很多人都在打她儿子的主意。”

    “有人打她儿子的主意?是想杀了还是绑票了?”

    “这次林武一闹,很多人都才意识到这个后代对于林家的意义,所以林家的一些死对头就想着如何从这小孩子身上入手打击铁林城,特别是我们的死仇金沙城,这几天外城抓到的奸细就供出了他们有可能把这个小孩做为打击的主要目标了,想这么个三四岁的小孩,如果一门心思想弄死他,机率可比杀死林文要容易不少,这小孩一死,林家血脉断绝,那些老头们再不理铁林城事,铁林城就靠我们这代人,根本守不住,这后果实在不堪设想。我想放到现在,如果林武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他也不想把这事弄得天下皆知,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我听得一愣,这倒是个好主意,杀不了老的,杀小的如果也能达到目的,那肯定是小孩子更容易得手了!放在我是金沙城的我也要这样做,谁让两城是世仇呢?

    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打击铁林城?如果杀了这小孩能让铁林城不攻自破,那是太值得了。

    我才想到就否定了这个主意,别人做我不管,但我自己不会去做这样的事,对上一个小孩我还是下不了手,哪怕杀一人而未来可救百人,这样的事我也做不出来。

    床板一震,那女的似坐了起来:“如此说来,与其未来树倒猢狲散大家慌乱,不如现在我们先打主意,留点后路出来?”

    男的长叹了一声:“唉,今天听到这消息后,很多士兵们都在悄悄议论了,万一真的那小孩被杀,林家短期内再无后代,那些老头们就此放弃支持林家,很可能铁林城就会因此土崩瓦解。想及此,大家都在默默想后路了。只是我们这些人除了杀人打仗,啥都不会,这么多年与各城之间都有摩擦,去哪城都有仇人,这样能跑哪儿,去做什么?”

    “不是说扬城在招人吗?看情况不对,咱可以跑扬城去啊,那儿给钱多,又繁华,听说那儿很开放,当兵的很少去杀人打仗。”女的忽然说道。

    “你以为我不清楚这事啊,但现在扬城招人再不像前面那样只要你有才就可以招去,现在是他们更倾向于扬城本地人和对扬城有认同感的落阳城人,对其他各城的人要求极其苛刻,百不招一,这是前两天才传来的消息。听到这么好的机会溜走我很后悔啊,当初老城主被逼退位的时候我离开去扬城,现在也是吃香喝辣了!就因为挂着你这骚狐狸就这么犹豫了下,谁知道这世事会变化这么快。”

    我有些小得意,现在的扬城慢慢成为其他各方人士向往的地方,不仅是成为最繁华的商业中心,还成为了人才聚集地,有这两点,不用我去搞什么征服,未来扬城成为天下中心那是肯定的,要知道这只是短短一两年内达到的。

    那女人哼了一声:“那你自己去啊,哼!”

    男的嘿嘿笑道:“我哪舍得放下你啊,家财万贯也不如你一指头啊!现在要走,那肯定是等着林家人铁林城完蛋了,咱一起跑路还差不多。”

    “唉,林家人要完蛋还真不容易,林老头还在不说,林文有那些老不死的支持着,铁林城没人能灭得了。我们只能是想想而已,继续做我们的露水夫妻吧!最希望的就是你去接任务别丢了命啊!对了,今天你带队去搜查那人,还没找到?”

    “不容易啊,铁林城这么大,想找个人就像是大海捞针,如果不是这人很重要,哪能这么多天还在搜索嘛。这样劳民伤财的搜索,铁林城也坚持不了多久啊!”

    “这人躲得还真好,会不会是已逃出了铁林城了?”

    “应该不会,林武带的人和潜伏的人都说了,看到他出了内城,当天很晚了,是出不去城的,虽然他很能找地道,但那晚所有地道都派重兵把守着,像他们进来的祠堂,长老殿的老头们都在那掌控了也没见,更不说白天了,各城门都放了他的画像,见到就根本逃不了,最大可能就是在城内还没走。”

    我心里一凛,果然这几天的搜索就是为我,可是我这样一个小人物,值得那么大的人力来搜索抓捕?

    “他也是一城的城主,如果想逃,这铁林城里应该有能帮助他的人,找不到的最大可能就是逃出去了。”女的接道。

    “不会,发现他是扬城城主后,我们就完全封锁了铁林城,监控了能帮他的人和社团,他根本没与扬城银行和商团的人接触。”

    我大骇,什么时候已发现我的身份了?林武的人只知道我叫张忠,是金沙城的人,谁泄露出去我是扬城城主的?像我这样有很大影响力的一城之主不声不响跑别人地盘上,由不得别人紧张。我实在不明白我哪儿出了疏漏让人看出了我的真实身份。

    我没再听他们闲扯,对于我最重要的信息已听到了,我收回听他们话的念头,思考着我在哪儿出的问题,想来想去就只可能是林武身边那卧底正好看到介绍我的画像,才联想到我是骆阳。

    这不由得我不叹气,我现在就跟唐僧肉一样,谁都想抢去咬两口,比如在北方联盟,比如现在,我其实与他们根本没交集,就因为我身份,然后就让他们有了想法。

    看来近段时间别想跑了,在这儿继续呆下去吧,我就不信他们能这样高强度地搜索十天半月,只要放松一点点,我想出去那没人能摸得到我的毛。

    想明白了我就把一切都放下,安心地在这女人的闺房内听着**声练习着落圆,不再去想短期逃走的可能。

    这一躲就又两三天,我每天在床脚听着两人的聊天,听着他们泄露出的消息,虽然搜索一天比一天放松,但反正我不急,就等他们完全松懈了再走也不迟。

    到第五天的时候,我听到两人聊着林文第二天又要讨第九房夫人的话,我心里一动,既然是新娶的夫人,近来林文肯定会经常的去那儿临幸,或许我能从林文那儿得到更有用的消息,再就是从这男人嘴里我再听不到更多新的和有用的信息,如此每天听两人办事,实在是乏味。

    想到我就暗暗用灵觉打探着其他人的谈话,寻找着林文九夫人的住所,这倒是很容易,娶个新夫人,要准备很多事,需要很多人去完成,从这些人嘴进而透出的信息让我很轻松地就得到我想要的消息。

    据说这新娶的夫人并不是黄花闺女,但林文一见即爱得不行,因为那女人极少见的内媚,而那个帮助林家生了儿子的三夫人也是内媚的,那娶这女人的目的就不言自明。

    事关林家血脉传承,我想林文就算是用强也要把那女人弄到铁林城。

    我当然不会去管林文是如何弄来那女人的,我只会关心林文什么时候能放松搜索后我可以逃出铁林城。

    等晚上的时候,我悄悄地潜入了那新夫人的新房,现在那儿当然没人,明天才是迎娶新夫人的日子,今天晚上那儿就一两只小猫在守夜。

    这院子的房间跟我呆了听床脚的那院子格局相差不大,让我叹气的是,这床下面没有拦档的木板,四支脚撑着一大床那样,我躺床下,有人随便低头就能看到我在床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