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偷情男女

    那女人似也害怕了,轻声说道:“不是这么几天没见你了嘛,想得慌,还不许我发发牢骚?”

    男人的声音淫笑道:“浪蹄子,才三五天没喂你,你就骚成这样,我摸摸,是不是水流成河了?”然后我就听到一阵息息嗦嗦的声音,应该是两人在亲热。

    女人喘道:“哼,前面几年我旷了那么久,现在能与人亲热下,我当然要浪浪!”

    男人笑道:“他这段时间没来你这儿?”

    女人恨道:“来个屁,银枪蜡杆的,与我亲热那话儿软不拉叽的,还没进去三两下自己就缴枪了,还要我装作很爽的样子叫半天让外面的丫鬟听,烦都烦死人了!”

    接着女人又道:“现在有了你,他不来最好!”

    男人道:“他还是来的好,不然你怎么吹枕头风帮我?这次事情过后,应该会对一些人调整,让二十来人潜进来搞了破坏,几个时辰才发现,如果不是内应报信很快,这次事就大了,也不知道有多少要丢了性命,所以,他肯定会调整一下内城的守卫,这次李头怕是逃不过去要下马了,李头下马,我就有机会上去,所以,你最好能在这时候帮帮我提几句我的好话,那我机会就更大了。”

    女人道:“好吧,只要他来我这儿,我一定帮你提点,谁让咱俩是亲戚呢。”

    那男人淫笑道:“我们俩是真正的亲戚,亲到一被子里的亲戚。”

    我就听到一阵衣服撕扯的声音,然后床板一震,两人应该是倒在了床上,我用灵觉悄悄感知了下,那男的三十五六,一身的精肉,现在两人已脱光了滚在了一处,女的还顺手一扯把蚊帐放下了。

    我暗暗叹了口气,把灵觉收了回来,下面的事我不用再去感知了,感知到也只会让我郁闷——这听床根真真的不好受。

    上面在剧烈地运动着,我在床下想着他们所说的话,他们口里所说的他,应该是城主林文,这女的很大可能是林文的小妾之类的,林文在夫妻生活上不能让她如意,所以这内城守卫就趁虚而入跟这小妾勾搭在一块了,这两天应该是抓到了林武他们,所以还在搜索其他人,或者就是在搜索我。

    过了良久,床上传来了几声男人的闷哼,女人也跟着呻吟了几声,一切归于平静,我又听到息息嗦嗦擦拭的声音,应该是办完事了躺下来,我也跟着他们松了口气

    片刻后那女人的声音从床上传来:“就是跟你做着让人舒服,到顶几次都还没完。”

    那男人传出几声得意的笑:“以后只要你能让我坐上内城城守之职,这样的舒服爽快,以后会更多。”

    女人轻声叹了口气道:“我也想帮你,虽然不能长久做夫妻,做个露水夫妻,能这样爽快也好啊!只是现在他多在三夫人那儿,在我们其他姐妹那儿留宿的时间加起来还没有那**人的一半,一个月在这儿见不到他一次,想帮你也不容易啊。”

    男的也跟着叹了口气:“唉!看来巴结上三夫人的刘本这次机会更大了,谁让你们八个大小老婆,就三夫人有个儿子?”

    那女的滋地一笑:“这奇怪吗?他在老三那儿的时间更多,自然机会更大!”

    那男的似是犹豫了下,半天才道:“我怎么听外面在传,那儿子不是他的,而且很可能是……”他止住了话没再说。

    我感觉床板一震,应该是那女的听到这儿惊得坐了起来:“不是他的?这怎么可能?”

    “嗯,传闻说,很可能是林武的!”

    这一下不只是那女的被惊到了,我也差点惊得坐了起来,这什么情况?兄嫂弟受?这还能够乱点吗?

    那女的已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我只听到她发出丝丝的凉气。

    那男的接道:“哼,这是他们林家的传统了!林老城主就抢了自己父亲的小老婆,现在兄弟让当哥的戴戴绿帽子也很正常。他们林家每个兄弟的老婆都从多,林文现在才三十六,已有八房,当年林老城主可是一共娶了十二房。”

    女的道:“这我倒是知道,只是十二房也不过才生了林文林武两兄弟,他们林家的血脉可不怎么样。”

    男的笑道:“或许就是因为太**了,所以血脉才不畅顺,听说那三夫人是在嫁入林家前就跟林武有染的,之后不知怎么却嫁给了林文,到了内城与林武接触多了才怀上孩子。至于是林文还是林武的孩子,说不准,不过……”

    那女的急道:“不过什么?”

    “这次林武来铁林城,一是为了找到老城主,从老城主这儿得到支持重夺铁林城,二很可能就是为了这个孩子!”

    “为一个私生子要冒这么大风险潜入铁林城?而且很可能因此丧命!”女的似不信。我也觉得这不可信。

    “你知道什么,你看看,林文娶了八房,林武离开铁林城的时候娶了五房,两兄弟十三房妻妾,到现在就只有这么一根林氏独苗!你知道林家非常注重血脉传承的,这铁林城在林家传了两百年,现在看这样子还要传下去,如果两兄弟就这么一根独苗,父凭子贵,因这个儿子而得到那些铁林城老人们的支持,那也不是不可能!要知道那群老头,武力强大,而且只认林家人,到时候谁有了继承人,得到这帮老怪物们的支持也是理所当然!不然,林文凭什么能逼得林老城主退位?我想,这就是林武来铁林城的重要原因。”

    女人吃的笑了一声:“林武就能肯定那儿子也是他的?哼,这几个夫人,我知道在与外面人打野的就不下三人,这还不算我,这些女人难说不会怀上一两个野种?”

    男的哼了一声道:“这你就不明白了,林家有一秘法,只要第一次与他林家人亲热后,女的就算再与其他男人勾且,也不可能怀上,不然,我们这么多次又没避孕什么的,早怀上了。林文又是那样的蜡枪头,他的夫人们各有所好的男人,不是因为此种秘法,林家早不知道变成谁家后裔了。所以非常确定,那小孩肯定是林家的没有怀疑。”

    那女的喃喃道:“怪不得呢,其他夫人有那么多男人,也没见一个人怀孕!”

    男的笑道:“林家最重血脉,有此秘法也不足为奇啊。只是这次林武被抓住了,不知道两兄弟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呵呵!我想林文估计现在也知道了那孩子不是他的,只是为了得到支持,打碎了牙也忍了这顶绿帽。我想林文经常去三夫人那儿,是不是也在幻想着既然三夫人能怀上林氏血脉,难说他努力努力也能让她再怀上!至于其他夫人,保持个名誉即是。”

    女的叹了口气:“嫁到林家来,看似荣华富贵,其实就只是个生育机器,如果连生育也不能,那就只能让我们自生自灭,唉。”

    那男的沉默了一会道:“先别想以后如何,现在这世道,能生存下来就算不错,还能像现在这样衣食无忧地活着就是最大幸福了。

    “对,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享受才是,现在还早……”

    我在下面听着他们的对话,听到这,知道再听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再听也只能听到他们碰撞床板发出的声音,于是收回心思,闭上眼睛缓缓放慢自己的呼吸,渐渐地就物我两忘。

    到我醒来时,我感觉了下,已是早上,那男的正下床穿衣离去,女的还睡在床上不醒人事,想必昨晚春风几度,这女的也够辛苦劳累。男的为职责所在,只能起床干活,当然,如果太累了睡过头了让人发现,那肯定是大大的不妙。

    我调息着身体落圆的气机,等男的走远后,我落圆随灵觉发出,点了那女人的空点,让她睡得更熟,我才轻挪下床爬了出来,既然昨天交待了下人们今天要晚起,这时候估计也不会有人来打扰到她。

    我爬出来后先到屏风后香桶把昨天一天肚子里的积蓄清空,反正有那男人在,这女的也只会以为桶里的存货是那男人的,不可能会想到还有另外一人与他们共眠了一晚。

    屋里桌上有水壶,我就着水壶喝了点水,随便吃了点自己带来的东西,现在可以仔细搜寻这间屋了。

    床是靠近里屋最里墙边,这个床占了里屋的大半,然后就是一屏风挡着不雅处,有一凳,一椅,其余再没什么,外面客厅自然是桌椅这些,再偏房内有个大柜子,我打开看看,全是女人的衣服和一些被褥什么的,居然也有男人衣服,想必是给林文睡在这儿起床后换的。衣服和被褥多不胜数。我也没客气,拿了套被褥出来,看了看,又找了套林文的新衣服,穿上衣服又整理好柜子,恢复成看不出动过的模样,抱着被褥又回到了床底。

    这次就舒服多了,我把我的衣服当扫把一样把地上的灰扫去墙角,然后把垫的铺上,放上被子,这下再不用为睡着不舒服而烦恼了,这么舒服的地,在这儿修炼落圆,没人发现的话我可以呆一两个月!反正当时在落日城时我修炼时也是一个人呆屋里十天半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