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藏身卧室

    我在那院子里随便找些东西吃了,然后思考着到底该怎么办,呆在这些民居内看来也不是办法,看他们这查找的力度,不找到人是不会罢休的,我早晚会让人发现,现在我这样从没在铁林城出现过的生面孔,一出门让人见到,那肯定不是进大牢就是让人乱箭射死,唯一的办法就是从秘道回官道再至沈林城。

    我耐心地等着,一边也在修炼着落圆,这一去内城,有这么多人在守卫,我要躲过重重的搜查,落圆不能出现枯竭的情况——我可不想半路上因昏阙而被人逮到。

    夜很深了,而外面的搜查却没见半点松懈,看来这次林武玩得有点大了。先感知着外面,等一队人巡逻过去后,我轻轻跃出院子到了街上,灵觉放出,穿城过巷没让一人看到我,只是这样的潜行方式太损耗落圆,到了那天从内城出来的那个院子围墙边的时候,我已感觉到落圆剩下不到三成。这点点落圆,要与人拼斗或者逃命,那太过凶险了。

    我勉强再运用起灵觉探入围墙内,围墙内倒是有守卫,只是守卫都是在暗处,隔着十多丈一个,如果是其他人没有我这样的灵觉知道哪儿有暗哨,一跃入就会让人发现。

    我找了个两暗哨之间的视觉盲点,轻轻一跃就进了围墙,落地时微微有点声音,一个暗哨好像是听到了转头过来看向这方向,我早找好了躲藏的地点,他看了一会没什么发现,以为是自己幻听,就扭过了头。我松了口气,进来围墙内就好办了。

    继续潜行到了那天出来的院子,把剩余不多的落圆又运行起来查看,幸好那院子还是没人,我忍着头晕目眩的感觉,跳进不高的院墙,找了个带锁的僻静房间,打开锁进屋后用最后一点灵觉把门从外锁上,没再管其他的,一个倒立起来,不管不顾先把落圆恢复了再说。

    一个时辰后感觉落圆恢复了三成左右,我嘘了口气,这灵觉运用是好东西,但也太耗费落圆精力了,比我完全运用落圆打斗的消耗要快了一倍多,以后如非很有必要,不能再像今天这样长时间用灵觉了。

    我打量了一下这屋,应该就是堆放杂物的地方,屋里屋外落满了灰尘,只要进院子来走到屋前走廊就可看到我的脚印。我苦笑了下,幸好没人进这院子里,不然我现在这样靠三成的落圆,遇上稍微点的高手就逃无可逃。不行,再抓紧时间恢复点就要去秘道出城。

    我又抓紧时间恢复了大半,算算时间又过了近一时辰,现在已是凌晨最安静的时候,或许这时候内城的守卫会松些,毕竟这一两天来,铁林城都是在四处搜查,士兵领队们总会有松懈的时候。

    我出了屋翻出院子,按照记忆向祠堂摸去,一路果然巡逻和暗哨们都有所放松,我还感知到有暗哨在打瞌睡,这样高强度地搜索守卫,人总要疲劳。

    我慢慢地摸去,要近祠堂时突然感觉一阵心悸,这我以前有过经历,当我遇上危险时,落圆就会发出心悸的警告——祠堂现在有危险!

    我马上就停下了潜行的脚步,隐在暗处,闭上眼用灵觉慢慢向各个方向延伸去,果然,整个祠堂周围有几个人潜藏在暗处,祠堂内也有人躲着,我灵觉探去就引起了两个人的感觉,他们马上睁眼向我灵觉的方向望来。这两人应该是高手,对于灵觉已有感知。

    这下麻烦了,祠堂秘道已泄露让铁林城知道。应该是林武的人被抓后供出来,也有可能,林武身边就潜伏了林文的人,所以这一进入铁林城才一会,就出现这么大仳漏。我想想,这后一可能才是最大的,如果是这样,那这次的行动,林武等人性命堪忧,现在就不知道林文是如何对待我了,如果是有人潜伏林武身边,他们很可能都已陷落,如果抓到了林武等人,铁林城觉得我无足轻重,很可能就放松了搜捕,几天后应该就不会再搜查,如果一直这样搜查,那很可能是觉得我也是重要人物,不抓到我誓不罢休。

    这让我很头痛,铁林城我完全不熟悉,都不知道该躲到哪儿去。

    我慢慢的收回查看祠堂的灵觉,人轻轻向后退出,找了个黑暗的地方隐藏下来,我要好好想想该怎么办了。

    我感觉外城的搜索更严密些,很可能是抓到林武的人问出我在外城,所以在重点搜查的是外城,也确实我进内城来感觉这守卫也不是很严,相对于一个城的核心区来说,这守卫是松得很多了,或者是我进的这一段还不是太核心的地方,不用太多守卫。既然如此,我还不如向最核心的地方去,放他们也想不到,在这样搜索严密的时候,我还能潜回内城进入最核心地带,灵觉如此的妙用是任何人想像不到的。

    想到就做,我换了个方向,把灵觉延伸出去,果然见到有几个院子高楼林立,房间众多,但守卫也是最森严,明岗暗哨一个接一个,巡逻队循环往复,这样守卫森严,我潜入进去找个地方藏下,估计没人能想像得到。

    我稍绕了些躲过祠堂,因为我感觉到就祠堂里那两个高手对我的威胁最大,其他人我的灵觉掠过都没感觉到。我找了个没人的屋进去,倒立了半个时辰又恢复了下,让落圆至少有大半以上,然后没敢停留,又换了个屋恢复了半个时辰,这一个时辰的恢复,让我的落圆至少达到七成,我想了想,这应该够我潜入到核心地带而不被发觉了。

    在屋里出来转一个厨房里顺手揣了些吃喝的在怀里,这一躲还不知要躲多少天,然后我灵觉延伸出至少十丈,一点点向核心地带潜去。

    我潜得很慢,因为这一路守卫实在是太多了,我要躲开巡逻队,又要趁着明暗哨们稍打盹或是眼睛往其他地方望的时候潜入隐藏,有时还要潜进某个屋里躲会,这样潜潜藏藏,花了近一个时辰,才进了守卫最严密的那几个大院落。

    院子里守卫果然就少了不少,哪个城的防守都一样,内松外紧。我用灵觉寻找了一下,感觉到有间屋应该会是住房,这样的房间最多是睡睡觉,平时基本是没有人,只要找到僻静的地方,比如梁上,比如床脚,那是比较适合潜伏。

    我潜过去到了那屋,屋也没上锁,推了下即开,我才闪身进去,过道上就听到说话声朝这方向而来。

    我进来前就感知过的,这间屋的床是那种很大的厢床,两头靠墙,有床幔蚊帐,床前还有个踏脚,床向外的这方是完全用木板挡住防东西滚入床下,床下有很大的空间可以躲,我只需要进屋后挪挪床能让我进去躺下,然后再把床还原即可,这样的床如非必要,没人会闲着无事去搬动它,躲上几个月怕都不会有人知道,最大的麻烦是想解决生理问题,只能是在主人的夜香桶里解决,就怕主人感觉到:咦,我每天怎么能拉这么多?

    我轻轻拉开床,床很重,但对于我还不是问题,落圆一运起来就行,拉开一条人刚可进入的缝我一闪就躺了下去,然后手用力把床又重新拉回原位,连床脚的位置都没改变一点。

    床下有些灰,幸好不算太多,我把外衣轻轻脱了垫在地上,然后平躺在上面,今天太匆忙,也没准备好,等有空了再去弄些东西进来让我能躺得舒服些。

    我刚躺好一会,外面就有人也推开门进来了,还好我挪床的速度够快,慢一点正好床还在动,人就进来了。

    听脚步声有四五人进来,我也没用灵觉去感觉,一会就听到一清脆声音说道:“你们都下去吧,这么晚了,城主应该不会再招集我们,大家累了这些天也该好好休息休息,明天早上没事都不用来了,我要好好睡睡。”

    一群女人的声音响起道:“是,夫人。”一连串脚步声向外走去,接着有关门的声音响起。

    夫人?这是谁的夫人?我有些好奇,灵觉稍稍延伸出去,感觉到却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坐在椅上,长得很是灵秀,约摸二十四五岁的样子,能住在这内城非常核心的位置,他丈夫估计也是在铁林城数一数二的。

    这女人坐了一会,又站起来在屋里走来走去,嘴里还念叨着“怎么还不来,怎么还不来”,似是在等人,现在这时候,能进入他房间的,想来是他的丈夫。

    我有些尴尬,也不知自己运气是好还是坏,这选的房间可能是人家两口子的住房,如果人家两口子在床上办事,我这躺在床下的,怕是没法修炼我的功法了。

    大致一刻钟后,我听到门轻轻一响然后随即关上的声音,然后就一个人的脚步走向那女人,那女人即刻的迎了上去:“都说好了,怎么还这么久才来?”

    一个男人的声音道:“我有什么办法,还不是他又叫去布置搜索找人的事宜,一商量就过了时间点了,我出来后还留意了下,见他往三夫人那儿去了才敢过来你这儿。”

    那女人恨恨的声音说道:“人不是全都抓起来了吗?还找什么?已经连续找这么多天,还让不让人活了!”说到这,音调就有些高,一会我听到“唔……唔”的声音,应该是那男人唔住了女人的嘴。

    那男人悄声道:“你小声点,外面现在到处是人,让路过的人不小心听到告诉了他,你不想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