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铁林乱城

    “但我们如何上去?”我问道。

    后面挤上来一个人,递过一只小磁瓶:“用这试试,这东西我见铁刀都能腐蚀断掉,这铁板应该也可以。这是我无意中得到的。”

    我大奇,没想到沈林城里还有这样的好东西。我退后一步让那人上前面,那人也没推辞,走上前来,拿根笔样的东西沾了点小瓶里倒出的液体涂在铁板上,他慢慢地涂了一圈,圈刚好能容一个人的样子。

    只见一阵青烟升起,发出一股刺鼻的气味,铁板上冒出了一些气泡,到气泡消散了,他又涂了些上去,如此反复,只见那个圈越来越深,半个时辰后,一丝亮光从那圈里透出,这两寸厚的铁板居然就被腐蚀穿了。

    我脑子里忽然闪现出一个词:浓硫酸!化学分子式h2so4,我一下愣住了,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啥玩意?

    我敲敲脑袋,想把这莫明其妙的东西敲出去,林武见我忽然搞出这么一出,有些不明所以,我也没说,裂开嘴向他一笑道:“闻到那味头痛了。”

    林武没理我,用刀在那已马上腐朽了的铁板上轻轻一翘,下面马上有人用手托着那铁板,一声得的轻响,整块的铁板就掉下来被人接住。

    另外一人伸头往外一扫轻声道:“没人。”随后人手一撑铁板,一个人就无声无息地溜到了外面,其他人跟着鱼贯而出,林武在我前面一个,我最后一个人出了地道。

    出来后我四处打量了下,这房子很大,一面墙上到中央都是牌位,看上去有几十块之多,前面的案子上供着香火供品,我们的洞口就在案下,这案子垂着绸缎,掀起来我才能到达厅内,铁板外面的颜色与地板颜色一样,如非很用心地寻找,也不可能看出那是一个地道口了。

    上来后自是各司其责,守门的守门,守窗的守窗,打探动静的打探动静,一下全动起来,却是一点声音也没发出。

    林武上来后看着自己祖宗的牌位,我见他松了口气,应该是没有见到自己父亲的牌位,他最担心的就是千辛万苦潜进铁林城,父亲却是早已成了祠堂里的牌位。

    我轻声对林武道:“这个洞怎么办,如果明天有人来见到,肯定会发现问题了。”

    林武想了想道:“今天是初八,我们家是初一十五在祠堂上香,这几天内应该没有人来。我们找到我父亲也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应该不会有事。”

    想了想,为以防万一,又去弄了几个蒲团来一字排开,刚好能遮住那洞口,如非是很多人同时进香,应该用不着这么多的蒲团,那也暂时不会发现。

    林武招集所有人道:“你和你一会去洗衣房或是仓库内偷几套守卫的衣服,回来然后散出去打探消息,重点寻找的地方是老城主府、城主后花园、养生堂这些地方。”

    两人领命而去。一会功夫,偷了一堆衣服回来,看来他们对这儿再熟悉不过了,这也没法不熟悉,估计以前都是他们在守卫着这些地方。

    所有人换上了衣服,连我自己和林武也换上了套衣服,这么黑的天,如非很是注意,也没人会觉察到是假冒的,再说了,也不算是假冒,他们以前也是在这儿做守卫的,对于守卫的流程什么的肯定很熟悉不过。

    分配好寻找打探的人手,人都悄悄潜出祠堂散去做事,林武和另外两人却没散出去,或者他们有自己的事要做,至于我,林武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分配我,按约定我已做完了我自己的活,之后应该没我事了。

    林武迟疑了下道:“张忠,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出内城?到了外城你自己再看情况,至于是走是留,到时你自己看着办。”

    我点点头,心里也松了口气,能不与他们发生冲突是最好的,我最怕他们威胁我一起去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担心紫雨的安全,那我就左右为难了。

    看来这林武还算是守信之人。

    说完了也就没再多耽搁,一行四人也随着前面出去的人出了祠堂。

    林武带着我在城内穿行,他对于城内的暗哨时哨巡逻时间这些都很清楚,在内城就像如入无人之境般,我时不时也用灵觉试探着,发现都跟他所躲避的情况一样,也放了心。我们一会功夫就穿到了一个院子里,这院子外面就是围墙,翻过围墙应该就是出了内城了。

    果然林武说道:“你翻出这院子,再翻出围墙就到外城了,到时如何你自己看着办吧。对于地道和我们进来的事,希望你保密,不然后果是什么,我想你自己肯定清清楚楚。”

    我点头应是,也没再多废话,拱手与他们作别,翻出院墙,溜到围墙根,感觉了下四周无人,轻轻一跃就跳出了围墙。

    翻出围墙两丈远就是一片民房,自是没什么人在,我四处打探了下,看到不远处似有客栈酒楼似的楼房,走过去见门还开着,直接进去,叫醒了在打瞌睡的店小二,开了间房自己睡觉。

    睡在床上,却在想着这次林武来很是蹊跷,这十几人散出了一半人去寻找老城主,有一半人却是四处分散地似在找什么,林武自己带着武力值最高的两人,更是单独行动,他们似与其他人又是进行不一样的任务。他们对我的态度也很值得怀疑,要知道为防止他们的行踪泄露,他们要么灭口,要么就要带上我一起去执行任务,但现在却扔下我一人,自己去干自己的,这似是说不通。

    想不明白我就不再去想,现在我暂时是安全的,他们再控制不了我,明天逛逛城扬城商团或者是银行里看看,有认识的人,就从他们那儿寻找到帮助再回沈林城找紫雨。

    才睡下不到一时辰,只听到外大一阵阵吵闹声,仔细听去却是“不要放走他们!”或者是“你去那边,我从这边追!”等等,我一下子坐起来,有情况发生!

    我用灵觉延伸出去,只见外面大街上狼奔豕突,一队队火把从这奔向那儿,却是士兵正在到处搜索寻找人,不时见房顶上有人飞过,然后又传出“别跑”、“站住”这样的废话,一时只感觉整个铁林城都乱了起来。

    我这正在感知着远处发生的事,又听到近处传来了声音,我收回灵觉,只见一队人马正围在客栈门口,一个首领模样的正在分配任务,我扩大灵觉接听,只听那首领说道:“一定要彻查那些外来人和可疑身份的人,有可疑的,先抓起来送大牢里也不要放过!你们这队搜这个客栈,你们这队搜索对面那家,其余的跟我走。”

    一阵整齐的脚步声起,大街上到处都是四处奔走的士兵。

    留在我这客栈的一队士兵拿着兵刃就冲进了客栈里,吓得正在打瞌睡的店小二一个激凌,急忙跑去说话,我听去,那队士兵应该有认识这店小二的,正在问他有些什么人在这入住,这后半夜有没可疑人等。

    我听到这知道这客栈再不能呆,这后半夜住店的估计就只有我一个,人家肯定先就直奔我来了。起了床,我先用灵觉往后窗外探了探,没人,轻轻一跃就跳下了楼进了大街,灵觉延伸出去,向着没人的地方奔去,到了一家院子外,感知了下,院子里好像就一个人也被吵得坐了起来,这地方应该不错,我悄悄跳进院里,找了间堆杂物的屋子钻进去,又找了些东西掩饰好,也没管外面如何,一个倒立,只管运行着自己的落圆。

    这一运功就进入了忘我境界,也不知外面过了多久,我突然惊醒,看看天,天似已微微亮,这一夜马上就过去。

    惊醒我的是有人在大力地拍着院子大门,那唯一的一个主人去开了门,一小队士兵进来就问主人一些有没见陌生人的话,主人一夜没睡,自然是说没见到,然后士兵们四处看了看,应该也是认识这主人的,没说什么就出去了。那主人嘴里骂骂咧咧地关了门,没查看什么,也跑屋里睡觉去了。

    我听着他们说着话,直到士兵出去,我灵觉放出,只见几条大街上都是到处搜索的士兵,现延伸远些,每家每户都被士兵敲开门问话,有的不怎么熟悉的人、或者话不投机的,马上就被抓起来押走,有些士兵进了屋那就是四处翻找,有的士兵还把主人家的财物顺手就顺走了,主人就算见到也是敢怒不怒言。

    如此的搜索力度,看来这铁林城是出了大事,难道是林文被林武杀了还是这林老城主被救走?现在情况不明,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我知道这乱象肯定都跟林武有关。

    我灵觉感知了一会,城里还是一样的四处搜索,有的是搜索过了又再次搜索一遍,我没管这些,闭上眼倒立起来,继续修习落圆。现在我肯定没法离开这院子,到再搜索到时我看情况再说。

    或是这家主人在铁林城的地位挺高,刚才来看过一次后,就没再有士兵来搜查,直到晚上天黑尽,其他各家都被搜查了几次,然后才又重新来到这院子里搜查。只是这时候天已黑,我已出了这院子转到不远一个刚被搜过的院子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