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城主秘道

    林武知道的只是一般的逃生地道,不是城主独享的那条秘道。逃生地道一般出口都在城外,为保险起见都会有人在守着,当然这守卫的力道自然不一。

    林武带着我们悄悄潜入到那出口附近——作为城主的儿子,这样的地道自然知道,出口果然有一小队人在守卫,灭了这队人是不难,但进去后不知道还会不会遇上其他守卫,惊动了那就万事休也。林武离开铁林城后也不清楚这地道的守卫情况。

    我们自然不会惊动他们,偷偷潜回后林武对我道:“张忠(紫雨为我报的假名),现在就要靠你了,看能不能找到那条秘道,不然,我们要想潜入,只能是分批再化妆进入了,我们都是从铁林城叛逃出来的,这一出现在城里,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般明显。”

    我点头道:“我尽量试试,看能不能找到,但我寻找的方式比较慢,你们不能催促我,越急会更慢。”

    我查找地道,当然是只能靠我的灵觉了,这是要运用落圆才行的,而且长时间运用灵觉对落圆消耗巨大,我要随时留着大部份落圆保命,不能为寻找地道而消耗一空。

    我们还只能晚上寻找地道口,这当然会更慢了。林武也没办法,现在再急,他也只能耐着性子等我。

    其他人都找隐蔽地方歇息了,就我和他两人在城外看着。我想着幻月城地道和沈林城地道,按照他们建逃生秘道的方式,入口一般是在城主府,找到城主府,然后再结合地形,用我的灵觉,应该是能寻找到一些踪迹。

    林武跟我说出城主府的大致位置,我看了下那方位,非常周正的座南朝北,这又好办得多了。出口不会开在人多的地方,要么就是到荒山野岭,要不就开在方便出逃的方,如大道旁或是河边。我又问了下林武,铁林城近处没啥河,靠北有座大山,离城不远,那就先去这山的方位感觉下了。

    我们俩悄悄地潜去那方向,晚上走在野外实在难受,今晚天上没有一丝亮光,我又不想用灵觉探路,只能两人摸黑向前。

    这一绕过了一个多时辰才到了靠北面的墙,夜深天黑,除了墙头上站着守卫的士兵,城外没啥人,这倒是方便我寻找地道,只要把灵觉往地下探去,十来丈深在我面前就没有一点隐藏。

    我装模作样地在城墙边这儿轻敲一下,那儿摸摸,时不时还停下来休息,其实是用灵觉往下探道,我也没延伸太深,最多也就五丈左右,想来这秘道也不可能延伸到地下十多丈,那工程量就太大了。

    这样摸摸停停,一晚上就过去民,北面也就查了不到一半,只能先回去休息,晚上再来。

    林武虽然着急,也没法强求我一定能找到,这他自己都能不确定是不是真有地道,我才一晚找不到情有可原。

    第二晚我从昨天结束的地方开始查找,又一晚过去,没感觉到一点半点有秘道的可能,秘道没找到,倒是找到了几处藏金银的地方。

    我们回到休息之处,林武急道:“这个方位没有,那会不会说没有地道了?”

    我道:“不好说,一般来说不走野外避险,就是走大道逃逸,明天我们去官道那方位去找找。”我想了想又问道:“林老城主性格怎么样?”

    林武奇道:“你问这干嘛?”

    “这留不留秘道跟人性格有关的,有的人性格强硬,宁折不弯,那自然不会留秘道,就算留下秘道,也可能出口在交通要道附近,出去了很快能逃走,以后再从秘道杀回来,小心谨慎的人的话,那秘道自然是会开在最隐秘之处,那出口最可能的就是野外人迹不到之处,如果是胆大心细之辈,出口可能就在城内,一般会留一间安全屋,时常有一个心腹在那住着,用时直达,这样在敌人一时不查下,难说还能翻盘。”我信口胡诌,其实也就是说出人之心理。

    林武叹道:“我父亲性格刚强,又极细心谨慎,你说的这些他都占有,不然也不会打下这么一大片江山了。如非一时不察被我大哥钻了空子,怎么可能被逼禅让城主之位嘛。”

    “那就有些难了,这根本无法猜度老城主的心理,按常理去找地道那很不容易啊,没办法我们就只能各方位一寸寸搜索。明天我们先从官道这方搜索,但如果像我前面所说的出口就在城内,那我也没办法了。”

    林武也只能无奈答应。

    搜寻官道附近我也是按之前的从城东开始搜索起来,也幸好铁林城不算很大,如果像是落日城那样的超级大城,我这样探路怕十天半月弄不完。

    这次我们的运气好要不少,我才寻了两个时辰,就感知到了一条地道。这条地道位于地下三丈左右,宽两尺高三尺,这样的地道就适合一个人跑路,这就很像是城主专门用来逃跑用的。

    我当然不会就这样指出说地道如何,通向哪,只是跟林武说大致有了目标,又装模作样弄了一时辰,才指明了地道大致走向,就算是指出了方向,我也是走走停停,东望西看,似是在用心寻找,这样一来,差不多到了天亮才见到那地道的出口。

    地道出口距铁林城有个两里左右,离大路也就四五十丈的悬崖边,开出一个容一人出入的口,出口那还有块经过伪装的石皮,就算在一丈左右对着那洞口仔细看也不可能看到是个洞口,何况洞口距崖顶有两丈左右的距离,这高度,稍有点功夫的脚一用劲,手一搭就能跳上去。当然,现在知道那有洞口,吊根绳子就下去了。

    林武趴在崖上看了半天也不敢相信那是个洞口,这真是够隐蔽的,以至于他很怀疑我的判断,我当然不会跟他说我是看到了这就是出口,现在天已亮为安全起见,晚上才能进入洞中了。

    林武一个白天都是心神不宁的,也不好好休息,我可不管他,累了一晚,睡得呼呼的。反正到时带着他们进了洞,进了铁林城后那就是他们的事,到时我找个借口回沈林城汇合紫雨,至于能不能接到林老城主,那不关我事了。

    到了第二天凌晨,林武吁了口气,招集起所有人来到崖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垂下悬崖,我是第一个下去,这当然也是宽他们的心。

    下去我很轻松地推开那块石皮,露出半人高的一个洞口,林武看到黑漆漆的洞口,松了一口气。我轻轻招呼了声,自己先进洞里等着了。

    等所有人都下来后,上面也不用再留人,这样隐秘的地道,估计除了林老城主,不会再有人知道。我没说什么,进来地道,下面如何那是林武的事,我的任务应该也算是完成了。

    林武看着我,稍犹豫了下道:“你跟我们一起进去吧,进了城里你再看情况自己是留是回。”

    我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早知道会是这样结果,不等到看到入口找到老城主,估计我是走不脱的。我想了想,也没说什么,我如果真要想脱身,这儿没人能留得下我,我只是不想把沈林城推到我的对立面。

    林武在前面带路,我走在中间,之后是铁林城的人,一行人委蛇着默默而行,林武走得很小心,毕竟这样的秘道透露着未知,没人会知道前面会发生什么。

    我没用灵觉探路,白天休养了一天,现在我正好精气神都是最佳状态,要留着落圆去应付未知的危险,前面有林武开路我也没必要劳累自己。

    这一慢慢的走,几里路却走了近一个时辰,然后见一个台阶向上,走上去,见到一块铁板,应该已到了秘道的入口了,可是,如何进入?进入后那铁板后会是什么?有没有人?林武一下子不知该怎么办了。

    我稍用灵觉一探,外面没人,这是间空房,入口是在个木案下,木案上供着的林家的祖宗牌位,上面还敬着香火供品。这应该是间林氏的宗祠。开铁板的机关我用灵觉找了下,却一时半会没找到在哪,地道内地道外都没感知到。

    林武招手让我过去轻声说道:“张忠,你看能不能找到机关开关,嗯,你能不能猜测下这上面是哪儿?”

    我摇摇头:“这机关应该是只能从上面开,地道里是没法开的,我查看了半天也没见到。”

    林武一下呆住了,费尽心机寻找到秘道,却是无法使用,对于人的打击那不是一丝半点的。

    他想半天后道:“如果以武力破开,你想外面会是什么地方?”

    我假装想了想道:“按照方位和路程,我们早应该进入了铁林城的核心区域了,只是我不知道这铁林城是什么样,自然不知道现在是在哪儿。”

    林武听后更是烦燥,如果进入核心区域,那守卫自然是最森严的,暴力破开铁板,那后果不用说都知道是什么。

    我灵机一动,伸头往那铁板缝里闻了闻后道:“我闻到了香火味,林副城主,你来闻闻,这儿有很重的香火味从铁板缝里传来,你想想,在铁林城里哪儿会有香火?”

    林武精神一振,也学我趴在那儿闻了闻道:“其他地方我不清楚,但在铁林城核心的内城,只有林氏祠堂内会有香火。上面应该是林氏祠堂!这儿一般都不会有人守卫。”

    当然不会有人守卫,没人会派出守卫去守着一堆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