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再次分离

    我又道:“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说完我即想离开去自己房间。

    紫雨轻轻一拉我衣,脸有点红:“这么大房间我一个人有点不安全,清风,你在这陪我好吗?”

    我大是尴尬,虽然她没穿衣服的样子我也见了,抱也抱不少了,那也多是逃亡时被迫,但这样主动同睡一屋,这要是发生点什么事情,我与紫晴紫雨她们俩姐妹的关系该怎么算呢?

    尴尬是尴尬了,如果真不顾紫雨的眼神这样走了,那我估计也活不成,所以,同处一屋就同处一屋吧,同睡一床就同睡一床吧,我一晚上练习落圆不动欲念就是。

    只是紫雨偎在我怀里的一句话就差点让我崩溃:“我和姐姐早就约定了的,以后只会嫁同一个人。”

    这俩妖精!

    幸好一晚都是合衣而卧的,没发生什么,当然搂搂抱抱是难免,我男人不主动,她小姑娘自然也不知道该按怎样一种模式发展。不过按这情节继续下去,发生点什么那是迟早的事,我不禁心里嘀咕,在发生什么之前是不是要先通知一下紫晴知道?万一是紫雨这小姑娘骗我,她们俩姐妹从没说过要同伺一夫的,结果我这一发生了事情,与事实不符,未来我如何面对丹儿她妈?不如我先自己“卡嚓”得了,还省得紫晴动手。

    虽然我心里对于她们姐妹的约定万分期待。

    这一日沈碧霞和林武都没来找我们,想必他们对于寻找支援的事很慎重,也没阻止我们在城里闲逛,只是我们到城门口时守卫拦住了我们,一些重要的地方当然也不可能让我去逛了。

    我们也没在意,白天俩人像情侣般随意逛着,晚上在床上磨磨蹭蹭,这日子倒也还舒服,间中我还向他们提议把收容我们的马队老板放了,沈碧霞二话不说就把人放了,只是反复地叮嘱不要泄露所见秘密。想来这是看在紫雨的面上了。

    这样舒服的日子过了三四天,我们又被叫到了城主府,看来他们终于有了决断。

    沈碧霞一看到我们就开门见山:“紫雨妹妹,麻烦你让你这下属修书一封到扬城,就说我们希望他们人来我们沈林城商谈一些合作事宜,具体的等商谈好了再拿出方案。不知道这样会不会让你们为难?”

    紫雨故意转头问我道:“不知道你现在还能与扬城的周道丰联系得上吗?”

    我假装犹豫了下道:“联系是联系得上,他现在是扬城城主府里的红人,要找他应该是容易,只怕我们这儿一点名声不显,他们不感兴趣。”

    沈碧霞道:“你只管修书即可,至于来不来,后续是如何,那是我们的事。”她对我倒是不客气,如果她知道你求的人就在面前,不知道会怎么想。

    紫雨道:“扬城人最注重得利,只要有利益可沾,他们肯定会来。”

    我假意道:“好吧,我写封信试试,至于成不成我可不打包票。”

    沈碧霞点点头,也没妄想通过一封信就能让扬城高层巴巴的就赶来,只是有这么个由头,然后再往深里去才好讨论。只是他没想到的是,我想要这事成,那肯定是一点问题没有。

    于是我随意地写了些沈林城的情况,然后提出城主大人希望扬城派出人员来考察什么的,当然,中间会用上暗语,最后的花押当然是我这骆大城主的,周道丰一看自然知道这是我写出来的,

    紫雨问道:“碧霞姐,你们商量了这些天,是达成共识了就要去寻找合作?”

    沈碧霞叹了口气:“没法达成共识,我坚持要发展,林武坚持着要去接回铁林老城主,最后没办法,只能是我去寻找合作,他带部份人暗中去铁林城救老城主。幸好铁林城也不是所有人都想着去救他父亲,他只能带走部份人去,我就怕他把铁林城原班人马带去了,那沈林城就真的要分裂了。”

    我斜眼看了眼紫雨,紫雨会意道:“碧霞姐,你和林武怎么会遇上一块的?还一起建了这座沈林城?”

    沈碧霞犹豫了下还是说道:“也不瞒你们,我本是沈城原城主沈金华的女儿,现在的沈城城主沈落燕是我父亲的养女,一直随着父亲姓,后来我母亲生病去世,不知怎么着,我父亲却喜欢上了她,并娶了她作为我后母,这我当然是受不了,就从来没认她。前两年我父亲死的时候原本很多人是支持我继承城主之位的,结果不知道怎么,她取得了北方很多城主的支持,特别是连城城主古措的支持,她当上了沈城城主,我气不过,就带着一帮子我父亲的部下离开了沈城,来到了现在沈林城这地方,遇上了林武也是争位失败躲到附近做山大王,大家同病相怜,就想着一起组合起来,那样才能生存下去,所以才有了现在沈林城。因为我带的人多,所以我成了城主,他成了副城主,开始还不错,后来随着时间推移,他总想着去接回他父亲来养老,为此我们都吵了很多次。现在沈林城遇到了大麻烦,我们这还在闹分裂,唉。”说完她眼睛里忧色渐重,想是不看好沈林城的未来。

    这来龙去脉简单一说,我算是明白了,跟我们前面猜的一样,不外争权夺利,只是父亲娶养女这样的事,还是让我们听得大跌眼镜。

    紫雨说道:“沈城主,这信我们是写了,是不是也该放我们回去了?”

    沈碧霞道:“信写了是没错,只是你们总要有人在这儿等着扬城的人来了后一起商讨吧?毕竟是你是我们的联系人。”

    “这儿到扬城再回来、如果还要等扬城商量好再派人来怕要近二三十天了,我们怎么能在这儿等这么长时间?我们去铁林城还有重要事情的!”这样无所事事地晃这么长时间,别说紫雨了,就连我都会受不了。

    沈碧霞微一笑道:“我们商量好了,你们可以先随着林武去铁林城,然后再来回,这样时间也差不多。明天就出发去铁林城。如果一切顺利,你们十多天应该就能完成任务回来。”

    我很奇怪,问道:“去铁林城接回老城主为什么要叫上我们一起去?我们可是没法在中间发挥作用。”

    沈碧霞道:“你不是从小在地道机关上有特长吗?关押老城主的地方我们要寻找到铁林城的逃生地道进入,然后再寻找到关押老城主的地方,再带着他从地道撤退。不然这十几人去铁林城,而且都是对方认识的人,那不是去救人,是去找死。再说了,你们本来就要去铁林城,这也是顺便了。”

    我暗暗叹了口气,那天被逮时随口说的理由,现在变成了我必须要跟着去铁林城的理由。果然这谎话是不能乱说的,马上就会有报应,现在我再说我说的是谎话,不知道会不会被乱箭射成刺猬。也罢,就跟着也看看也好,反正铁林城我也没去过。

    说定了这事,我的信也很快送往扬城,我和紫雨又被送回了住处,四处派人监视着,早知是这样,我还不如跟紫雨早早跑路,搞到现在逃跑的危险大大增加。

    只能到时随机应变了,想着如果我想逃,林武和跟着去的人拿我不会有办法。

    又抱着紫雨睡了一夜,很想突破最后那一关,心里又总有一根叫紫晴的刺在那儿梗着,实在下不去那手,回去还真不知道如何跟紫晴她们解释这事呢。

    第二天与林武汇合时,沈碧霞突然对紫雨说道:“我觉得紫雨妹妹你还是在这儿等着扬城来人更好,你的下属跟着去铁林城即可,你跟着去也没意义,反而增加不可确定性。”

    这是要分开我们然后以对方为人质了。我更是肠子都悔青了,这一分开,我想玩点什么猫腻都不可能,随时要担心着紫雨会不会受到牵连,还不如昨天晚上硬闯还不至于搞到现在这样不上不下。

    看着四周似是若无其事对着我们的强弩利刃,我还能说什么?

    紫雨笑道:“没事了,我在碧霞姐这儿做几天客也好,反正也就几天不见。”

    无奈之下,我只能与紫雨轻轻抱了抱——他们也应该知道我们睡一块了,估计也不会相信我是她的下属,与林武他们一起离开了沈林城。

    去铁林城还有三四天的路程,但那是走官道,我们这样根本不敢走官道,遇上铁林城官兵,那我们可就完蛋了。所以只能是走山路入铁林城,这一改道我们就又多了两天的路程。

    我和紫雨这一逃命逃的这是够远的。

    铁林城靠近金沙河西北,说属于金沙河流域,又感觉远了些,说不是,又与金沙河各城总有这样那样的联系,更与金沙城是世仇。据说他们是来自更远方的西疆外道,这个我就更不清楚了,在我的地下知识里,最远的城就是西方的铁林城,最东的是江南五城,最北是北方联盟,扬城在近南,这是我所知的地理,至于更远方,没想过要去那么遥远的地方,或许也没人去过。

    按林武所说,铁林城是有出城地道的,这是每个城市在建城之时都要考虑的事情,毕竟这是个乱世,你杀我我杀你,谁知道哪天这城市就被人攻破,没有条逃生的通道,实在是不科学,城民不说,至少城主要有一条秘道作为破城后保命逃跑的资本,我所知道的落日城、幻月城、沈林城都有这样的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