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无水之城

    <!--go-->

    林武拿着刀示意我走出去,我没敢反对,走出了石头向前走去,一会就走到了他们会谈的地方,我看去,除了沈碧霞,还有五六人,平时我也在城里见过,想必就是这沈林城的高层,而紫雨见到居然是我时,眼睛都睁圆了。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用茶水写着“石后有人”四字,水渍都还未干,应该是我刚才不小心咦出来让林武听到了,其他人故意继续聊着麻痹我,他绕后把我逮了。

    沈碧霞看着我问道:“你是谁?”那日广场要一千多人,她高高在上,自然也不会注意到站在台下的小人物。

    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难道我能说这是个误会?潜入了人家秘密地点能说是误会吗?说我是扬城城主,谁知道他们会不会与我有怨呢?

    我正不知道如何回答呢,那边紫雨吭声了:“清风,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只有回答:“几天没见你,我到处找,今天晚上无意中见你,然后想着这么天没见了,担心你,所以跟过来看看了。”

    紫雨扭头向沈碧霞道:“沈姐,这是跟我一起送来沈林城的人,几天我没回去,估计他才跑这来找我了。”

    沈碧霞奇道:“他也是你们金沙城的人?”

    紫雨点头道:“他是我的下属,上次跟着马队和我一起被送来的。”

    “你怎么进来的?”

    这让我有些难答了,我犹豫了下道:“我从小学过地道机关之学,一些地方一看我就知道有没地道,我见你们跟着旗主在这附近出现,我留意了下就找到了地道山洞了。”我估计这地道和山洞的入口不可能只有沈碧霞床上那个,肯定会有其他的入口,不然这些大老爷们从姑娘床上下地道那算什么回事?

    林武问道:“既然进来你鬼鬼祟祟躲在边上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对旗主不利啊,没敢出声。”

    我巴不得他们多问我问题让我拖延点时间,我正在慢慢恢复着落圆,能让我恢复到八成,这儿的人随便我就能放倒,只是刚才灵觉探路的时候用去了太多落圆,现在恢复还不到平时的一半。

    沈碧霞问紫雨道:“紫雨妹妹,我当你是上宾才容许你一直跟着我,你不能在这事上骗我啊。”

    紫雨笑道:“沈姐姐,我骗你有意思吗?你问问那些送我们来的士兵就知道了,当时我们是一起的。”

    沈碧霞将信将疑:“紫雨妹妹,你知道我们沈林城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不希望我们沈林城过早泄露于世,所以……”沈碧霞顿了顿又道:“暂时你这下属我们要单独看管一下,过后我们搞清楚情形后看是放是留吧。”

    紫雨点点头:“其实沈姐姐,你们如果要联系扬城拿到他们的支援,我这下属可是关键人物,他与扬城高层中的人是拜把兄弟关系,我这次带着他也是为了在扬城用得上他。”

    沈碧霞看着我,有些疑惑:“你和扬城谁是拜把兄弟?”

    我只有乱吹了,反正到时真到了扬城也不可能会有人说不是:“扬城主管之一的周道丰。”我没说落日城的旧部,说的是土生土长的扬城人周道丰,也是留了心眼。

    沈碧霞点了点头,看来她听过周道丰,只是她一时也没说话,或许与扬城联系只是他们一时的想法,还没达成共识。不过这样一说,他们暂时没问我是不是真的是自己找到地道的。我这一打岔,他们刚才讨论的事也不了了之了。

    沈碧霞道:“紫雨妹妹你刚才跟我们说跟扬城联系的事,过后我们再议,还是麻烦你带着你下属先下去休息吧。”

    紫雨自然没话说,于是由两个沈林城的人带着我和她出了山洞。

    这次没带我回院子,也没带着紫雨去城主府,到了一个应该是驿馆般的地方,给我和紫雨弄了两间房,也没管我们回去复命了,我灵觉其实知道有人在暗中守着我们,虽然对于我来说那些暗哨就跟明哨一般。

    我问出了几天来的疑问:“你怎么和那沈碧霞弄一块去了?”

    紫雨笑道:“也是巧,我那天下田时正好林武来视察,以前他在铁林城与我们金沙城交战的时候曾经见过我,见我出现在这儿当然奇怪了,问话后才知我是路过这儿被抓的,幸好这林武与铁林城有仇,按以前我可没可能幸免了。我当时也没敢说是从沈城逃出来的,后来见沈碧霞后才知道她也是从沈城分离出来的,所以才把与沈落燕的仇说了,仇人的仇人就是朋友,所以我现在成了他们的座上宾了。”

    紫雨又接着说道:“现在沈林城并不像沈碧霞说的那么好,什么资源了,土地了,这些都是假的,现在他们是内忧外困,就靠着去抢劫财物和掳掠人口来建设,不然早垮了,不过现在也快了,如果再不寻找到其他的资助,那么这个建成才一年多的城市就要崩溃了,因为他们现在出现了个最大的问题——缺水。”

    我愣了下,缺水?我一直都生活在金沙河和冷蓝河中间,从没想过会有缺水之夷,没想到这地方却缺水,怪不得护城河里都没见一滴水。要知道水是生命之源,没有水,这城市发展就是空中楼阁。但我想不明白的是,当初建城选址时应该要考虑到水源问题,为什么没想到这问题。

    我问紫雨,紫雨道:“我当时听沈碧霞说这事的时候,她说当时见这儿盆地宽阔,土地平整,而且真的有黄金和铁矿资源,所以就觉得这儿会是个建城的好地方,而且之前虽然地上没河,地下水资源还是比较丰富的,就想着如果能利用地下水资源也算不错,虽然没有地上水源方便,只是没想到,到今年时,这地下水下降得很厉害,很多水井打到十来丈也没有水,目前能有水的只有四五口。想再探新水源,没钱没人,抢到点钱都扔去找水了。没了水,那些土地虽然广阔也没啥产出,金矿铁矿也需要水去冶炼,没水连城砖都没法烧制,其实他们今天争论是不是要打铁林城的原因也有水的问题,与其这样等死,不如去博上一博,只是谈何容易,投入这么大建了座城,哪说不要就不要的;去攻城,哪是说攻就攻的,铁林城也不是纸糊的。”

    “我刚才听到他们断断续续说的,好像他们跟沈城和铁林城都有关,这又是怎么回事?”

    “具体的沈碧霞没说,我想不外乎争权夺利这样吧!”

    我听着也像是如此,林武与林文争城主,棋差一着没争到跑路,沈碧霞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从她的姓来看,估计是与沈落燕的问题。我想着这乱世真的是够乱的,种种事情的发生发展都与争权有关,就是不知道这两人怎么会相遇又在这建城。因为都是天涯沦落人?我乱想。

    我想到一事问道:“那你怎么会在他们那儿与他们讨论这问题了?这样重大事情你外人怎么也能参与进去了?”

    紫雨笑道:“他们还不是看到我身份,想从我这儿联络到金沙城,从那儿拿些好处,或者做些交换,我假意的在考察,没多说。他们让我参与,也是想着如果要与铁林城开战,这金沙城与铁林城是世仇,难说真从我这儿能拿到好处。”

    我摇摇头:“他们这情报做的,不知道你和你姐早脱离了金沙城和‘夜林十六旗’了?”

    紫雨呵呵笑道:“他们呆在这山沟沟里,外面世界的变化知道些就不错了,怎么可能知道这些比较隐秘的事嘛。后来看那沈碧霞还算不错,所以提个意见跟他们说去扬城寻找帮助,我想着或许你也想趁现在打入这座新城。”

    我点点头:“感觉沈碧霞是保守建设为主,而那个林武那就是个粗人,就想着杀入铁林城,解放老城主。如果一直是沈碧霞做主,给点支持不是问题,我们要想的是给了支持后,我们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紫雨也道:“不错,没有好处给支持那是有病。其实他们也在犹豫着,怕到时让沈城和铁林城知道他们发展的事,来灭了他们,毕竟现在他们还不是很强大,或者人家早知道他们了,只是抽不出空来抽他们脸、或者觉得这脸不值得远道来抽而已。”

    我想了想道:“给他们支持好处肯定有,你想想,我们现在跟北方联盟那肯定是大大的对头,现在有这么一个北方联盟的仇家——暂且说是仇家吧,那我们当然要支持,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自然要帮助沈碧霞跟沈落燕对着干。至于铁林城那儿,以后总会有对立的,不如趁现在就打下钉子,扶持林武,就算搞不下铁林城,也能消耗他们搞乱铁林城不是,反正我们扬城现在有的就是钱,不就是给钱嘛,人也可以支援他们些搞建设,一个强大些的沈林城对我们好处要大于坏处。”

    紫雨斜眼笑道:“清风,没想到你现在也会搞阴谋诡计了,看不出啊,我听说你以前可是很纯洁的人。”

    我干笑两声:“这不就是被环境所逼嘛,当上一城之主,这不会点这些阴谋,不会点损人利己,那这城主怕也当不长。”其实本来当这城主也不是我愿意,我也是被逼的啊!

    “那这如何向沈碧霞他们提出来还是个问题啊,等他们提出来最好,今天在他们面前所说的就是打下了伏笔,我看沈碧霞心里最是意动的,搬迁他们肯定是不乐意,动武也不是时候,所以,寻找支持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我点头应是:“那我们暂时不要动作,看他们所想,等他们奈不住吧,这事不用我们着急。”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