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新城旧事

    我避开巡逻人,来到府门守卫看不到的地方,轻轻一跃,落圆随着涌到脚下,我跳上了院墙,我手轻轻一搭,就跃进了院里,要落地前落圆在脚下一托,落地悄然无声。

    院内也有人在巡逻,比着外面少些,但也有不少暗哨隐藏在眼睛看不到的地方。我很小心,藏在暗处把所有暗哨寻找出来,找到他们眼光的死角,没怎么费力就进了屋内。

    沈林城城主府不算大,整个院落有个二十来间房的样,我灵觉扫去,有的屋住的是下人,有的睡着守卫,我找到之前灵觉感知到的那间院落,看看四处,轻轻跃入了院内。

    这院子就没一个人了,他们的所有守卫都是对外不对内,在城主睡觉的地方自然就不会有什么守卫来打扰,我到了沈碧霞睡觉的那间屋,轻轻一推房门,却是从里面闩住的,我一愣,那是不是说他们离开时,里面还有人?

    我灵觉扫过整个屋子,没发现有其他人,这就让人奇怪了。

    我灵觉锁定了门闩,落圆稍稍涌出拔下门闩,门轻轻一推即推开一条缝,我进去后又顺手把门闩上了。

    屋里比较简单,这样一个新城,城主的房间也很简朴,除了一张八仙桌几个凳子,就是一张古式大床,这大床现在帐笼是放下的,里面当然没人在睡觉。

    我很奇怪,怎么没人还把这门闩上?想到在幻月城的时候左不右房间里的秘道,我灵觉往地下探去,果然在床下发现了一条地道。

    我走到床前打开笼帐,到处看了看却没发现地道入口,我想搬动下大床,那床却似是与地面合为一体,根本没法搬动。

    我又把灵觉延伸去,终于在床头一处感觉到了古怪,我摸向那地方,似是一个手柄样的突出,做成床沿的样子,不注意根本不知道。

    我伸出手去拉了拉没反应,又左右掰了掰也没有动静,我用力向上一提,才听到一阵机刮声音发出,然后大床轻轻向右滑开,一块石板也跟着打开,我就看到一条地道出现在我面前。

    地道不宽,最多也就能容两人并排而行,有台阶向下,我灵觉延伸出去到极限,感知到这地道很长,一时我也没感知到头。也没发现有人的迹象。

    我跨进地道顺着台阶走下去,到台阶心头时脚下稍稍一沉,头顶声音轻轻一响,地道口已悄声合上。

    我顺着地道走去,感觉一直斜斜向下,之前用灵觉探过,知道这一段都没人,我走得很快,走一段路,我又探出灵觉,一会功夫就走出了这段地道,进入一个山洞内。

    这是一个天然的溶洞,虽然不大,却感觉很深,我顺着山洞一直前行,走了很久都还没有走出这个山洞。我更是大惊,这样走法,这山洞怕是很广大,也不知道是通向哪里的,而且时不时有岔道出现通向未知的地方,我也没管那些小的岔道,只顺着大的这洞的道路向前走着。

    幸好在走了半时辰左右的时候,听到了前面传出了人声,听着人不算少,声音很是嘈杂,我小心地用灵觉寻找着,看到在一大间天然溶洞形成的一间石屋般的洞内,感觉到了那个城主和副城主,另外还有几个人是沈林城的城守,这几天我时不时也能见到的,我居然还见到紫雨跟着他们同坐一起,在听他们在争吵。

    我悄悄向前,寻找着能躲藏我人的地方,我不能总这样运用灵觉去感知他们所说的,前面探路我已用了很久时间的灵觉,现在也已感觉心胸烦闷头发晕,再用下去,那我估计就会晕倒在地。

    我勉力用点灵觉寻找到一个还算安全的石笋,小心地躲在背后,虽然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但细细听还是能听到他们说的话,到这时候,我灵觉已让我稍有透支,我不敢再用灵觉,躲在石后,一边耳朵听着几人所说的话,一边轻轻调息着。

    我刚藏好就听到沈碧霞的声音道:“不行,我们才迁移到这儿不久,人心思定,现在就要再去攻打铁林城,我觉得现在实在不宜去动武!”

    然后边上副城主林武的声音道:“但我们不去攻打铁林城救出我父亲,我怕跟着我出来的这些旧部会有意见,说我根本没打算去救我父亲,人心散了,那我想再聚拢就难了。”边上我听到有人在附合着他的话,应该是刚才他说的那些人了。

    “我们现在才稳定在沈林城这儿,当初来的时候就说了,一切都以城市发展和人口发展为目的,等我们休养生息十年时间,军队也稳定了,再考虑去攻占接回老城主的事,目前不能操之过急。”有人的声音再响起,与林武唱的是反调。

    我在边上听得愣了,这林武怎么跟铁林城的城主扯上关系了?我印象里铁林城的城主现在是林文,天下大乱时迫使老城主禅让了城主之位的,难道说里面还有什么猫腻?

    “我也同意,不说能不能攻下铁林城接回老城主,接回来了,那如何安排林老城主?是让我这城主退位呢还是你让出副城主之位?”沈碧霞的声音又响起来。

    “但当初我聚拢这批铁林城的旧站的时候,打的旗号就是要救回我父亲的,如果不去,我如何交待?而且我父亲现在还在冷宫里受苦,我做为儿子的不能救他于水火,我如何甘心啊?”

    听到这我明白了一些,原来这城主禅让还有一些不同意味在里面啊!林武应该和林文是兄弟,这林文逼宫退位,那林武自然有意见,有点像当年的宋家兄弟,好在的是,没有像宋家兄弟那般你死我活,不过现在也差不多要打了。

    这权力之争真是争个你死我活啊,子逼父,兄杀弟,如此不一而足。

    我心里感叹着。

    沈碧霞声音很坚决:“这我是坚决不同意的,要知道现在沈林城内军队,多是跟着我过来的,你们铁林城旧部只有三分之一,就算我同意了,他们也不会同意,虽然我是城主,我也要为他们考虑一下,为一个现在看来无关紧要的人大动干戈,实在是得不偿失!我想所有人都会算这笔账的。”

    “沈城主,当时共同建城时,救回老城主是我们合并建城的条件的,难道你要反悔不成?”

    “我没有反悔,我只是说时机未到。凭我们手上这几千人想冲进铁林城救人,那是自杀!”

    “沈城主你如此说就不太厚道了,现在我们也是兵强马壮的,虽然人数比起铁林城是少,但铁林城才与金沙城交战不久,自顾不瑕,我们现在去正是大好时候。难说还能因此占领铁林城呢?”

    沈碧霞冷笑了两声:“我就说你为什么这么热衷于去接老城主,原来是打这目的。那是不是我现在说,我们北上夺回沈城,你也必须同意?”

    听到这儿,我不禁轻咦了一声,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听着像是沈城和铁林城联合建造了这沈林城呢?这真是奇怪,我还是头一次听到联合建城的,这不一样的两帮人不先争权夺利,哪可能先联合?

    林武的声音歇了歇然后又说道:“我们联合时是议定了要帮你夺回沈城,但也说了要帮我救回我父亲的,但你也知道,这是救一个人更难还是夺回一城更难,我们应该从易到难进行。”

    沈碧霞很坚决:“不行,现在首要任务就是建设城市、休养生息,不是搞穷兵黩武。”

    林武再不说话,似是被沈碧霞说服了,我竖着耳朵听着,没想到这个城还有这么多的故事。

    另外有人说道:“我觉得这问题还是要从长计议,毕竟我们这城建起到现在不过一年时间,什么都是空白,中间的困难险阻我想大家都是经历的,我们不能一下就把自己的家当打没了。”

    突然有个女声说道:“如果沈城主因为钱和人的原因不能好好发展,我建议,您可以联系下扬城,现在这天下,讲有钱,我想就算是江南各城也不敢说比扬城更有钱,只要条件合适,我想他们也会给予你们帮助的。”

    我愕然,这是紫雨的声音,她居然也能在这样重要的场合发言?这太不可思议了,我还以为她就是个和我一样的监下囚呢。

    我这愕然还没愕然完呢,忽然心有所感,背后有人袭击,我还来不及动作,就看到自己脖子前寒光一闪,一柄刀伸到我脖子前,只要我稍一动,那必然是身首异处的下场。

    后面有个声音道:“慢慢站起身,转过来。”我听闻,居然是林武的声音,他不是在我前面正在议论着事吗?

    我按他所说慢慢站起来转过身,连个多余的动作都没有,果然是林武,正拿着一柄利刃比划在我的脖子上。

    我叹了口气,我不用落圆不用灵觉,我这警觉性和感知力连一个最差的武夫的不如,让人这样潜入到我后面用刀割脖子了我还不知道,看来林武早就发现我了,前面一直在说话麻痹我,歇了一会功夫,林武就潜入我身后逮住了我。这也可看出我灵觉并不是万能,我不能时时运用着落圆来支撑灵觉的运行,那样我肯定早就吐血身亡了,当我没有灵觉,我的感知力就跟普通人一般无二,我不用落圆,我的武技就是一个寻常武夫。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