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巧妙脱身

    我才说完,突然就听到对面机弦声响起,然后就是嗖的一声,似有利箭向我射来。黑夜里如非我灵觉能感知到箭从何处而来,那这真的是想躲都不知道往哪躲。

    我有些恼怒,既然你们不在意沈落燕的生死,那就要让她受点苦才行,反正对于这个女人我是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心的。

    我感知着箭射来的方向,把沈落燕轻轻一带,她的肩膀正好向着利箭,只听“扑”的一声,沈落燕的肩膀就被对面射来的强弩箭射了个对穿,最后我还是心软了,只是让她肌肉受伤,没让箭射到骨头,不然这一下她以后就算伤好,这胳膊也要落个残疾。

    我适时的又解开沈落燕的五识封闭,沈落燕痛极,“啊”的一声惨叫出来,我嘿嘿两声道:“古城主这是要篡权夺位啊,这一分钟都等不及就想趁黑杀人?可惜啊,偏了点,如果你看不清楚我跟你说,再往右一寸半左右,那就是心脏位置,保准你一箭毙命!“

    古措大惊:“不要放箭,不要放箭!谁放的箭?没有命令不许放箭!”他四处看看,刚才所有心思都在我们船上,这谁放的箭一时也查不到,四处看看只是一种心理威胁。

    其实我灵觉已锁定了刚才放箭的那个人,我不清楚他是真想杀我还是只是下意识的行为,更不确定,他是不是为了激怒我,我也没必要帮着古措找出这人来,有这样一个反骨仔在他们联盟里对我只有好处。

    我于是又笑道:“古城主,这才一箭,想弄死我还是差些,要不你再试着多放几箭,看是我先死还是沈盟主先死。”

    古措怒极:“骆城主,就按刚才你说的,你带着盟主先走,到时按约定我们再去找盟主,我相信你。”他现在也怕了,这漆黑一片的,后面不知道还会有什么妖蛾子出现,他现在也对自己能不能掌控这船上的人有了怀疑,这夜长梦多,不如相信我之前不会拿沈落燕如何,过后也不会如何。

    我吃吃一笑:“那谢过古城主了。就此别过。”

    我拉着沈落燕倒退几步到了刚才紫雨下水的地,我已用灵觉找好了哪儿礁石可以通过。

    我还没入水,又是机弦一响,“嗖”又是一箭向我们射来,我呵呵一笑,手一拉用沈落燕一挡,又是一箭射在沈落燕身上,这次是另外一只肩膀。

    古措反应很快,机弦一响已锁定了射箭的人,一步跃到那人面前,伸手一点制住了那人,然后说道:“李副城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趁着古措出手制人,我带着沈落燕轻轻滑入了水中,也没管沈落燕这一入水会不会失血过多而亡,反正她受伤失血可不是我的错。

    入水冰凉,我一入水就用灵觉潜行,顺着礁石之间来回川行,这拐来拐去几下即到了岸边,轻轻上了岸,这时还在听到古措问那李副城主的话。

    在水底我已封住了沈落燕的五识,再轻跃出七八丈后,感觉这箭已射不到我,我用灵觉探识去找到紫雨,轻跃过去与她汇合一处才对着海上说道:“古城主,兄弟这就走了,一会你到正南方向找你们盟主吧。”说完把沈落燕扔在一块石边藏起,他们上岸应该就能见到,这沈落燕半死不活的,带着走也是麻烦,现在进入密林想找到我们那是难上加难,也没必要再拿她做挡箭牌了。再说,这沈落燕以后可是要在北方联盟里取大作用的,没有她在,那相互猜疑就会少一些威力,反正对于我来说,北方联盟是越乱越好,爱咋咋地。

    放下她,没再管北方方联盟他们的乱战,我与紫雨两人迅速钻入林里夜遁而去。

    在密林里也没方向感地乱走,哪儿容易些就拐哪儿走去,感觉是越走越往上,应该是上山,这一走算算是两个多时辰,也不知道走到了哪儿,我灵觉发出,感觉到有山洞可以歇息,走过去感知了下,没有野兽,拉着紫雨就走了进去。

    山洞还算干净,没有异味,也不是很深,进去找了个干燥的地方坐下,也没管什么,四处找了些枯枝来生上火,靠洞壁坐在火边,紫雨也没管没顾,偎我怀里一会功夫就睡了过去,我看着她美丽的容颜,轻轻抱紧了她些,也陪着她睡着了。

    一夜无事,醒来时天光已渐渐照进了洞里,我轻轻推了推紫雨:“醒来了紫雨,天亮了。”

    她揉了揉眼伸了个腰醒来,现在该是逃命的时候,要认清了方向跑路。

    我们小心地换着方向到处跑,或许是古措他们正在忙着处理沈落燕伤口,也或许是正在处理自己内部不听指挥的事,我们这样逃了几个时辰,我也感觉不到有人在追我们。

    我长吁了口气,总算又逃过一劫了。现在最主要的是,该往哪儿去。往南走还是按计划去江南五城再转道回扬城?还是向西走躲避北方联盟的追捕?

    我想了想,带着紫雨还是不要冒险的好,难说他们就想着我们要往南跑,在路上堵我们呢。往西吧,逃一段时间,再向南走。

    这往西一走就没个尽头了,一走就四五天时间,感觉一直在上山,我们就穿行在山间的小道上,还好的是这一带山林里山野食材比较多,随便采点野果里菌,打点野兽,我们也能对付对付,只是我有些心疼紫雨这逃命逃得都花颜失色了不少,可看她的样,反而是很喜欢这感觉。

    一直又走了十多近二十天,我们才见到一条大道,应该是曾经的官道,我们大喜,只要有官道那就好只了,慢慢走着总会遇上人,而且这应该已出了北方联盟的范围。

    当天下午,我们就见到一只马队,打了招呼,幸好看到我们就像是落难的,紫雨虽然憔悴却有着如花容颜,马队倒也没当我们是歹人,就允许我们跟着他们行走,这个马队是往铁林城而去,这个城我从没去,跟他们也没打过交道,想着到了那儿后再从扬城银行找到回去的方式就是,于是就随意地跟着他们就出发了。

    到铁林城要再走十来天的样,一路甚是荒凉,人烟稀少,我们帮着马队干活,换点吃喝,他们也大方,我在考虑着是不是到了银行后给他们个什么贵宾待遇。

    才走到第五天,到一处山林平地休息,我正给马喂马料时,呼拉一声,四处就围上了一群人,手拿兵器,凶神恶煞的样,想着上次逃命去沈城时跟权真一起遇上的那些人,这次莫非我又遇上了山贼?

    果然是山贼,这群人一跳出来,几十人围着十来个护卫马队的人,护卫队见反抗也没用把兵器一扔保命,马贼把我们全赶一处去,到处搜刮着东西,马队的老板也光棍,见这次估计是逃不掉了,也放任他们拿走财物,只求能把命保住就是。

    我拉着紫雨躲在人群中间,我现在事情复杂,不想节外生枝地与这些人冲突,如果这次无事逃脱,那到了铁林城或是扬城,这马队老板的损失,我也可以帮着赔偿些。

    我在人群里感知着,听这些马贼说些什么,也没听到什么太有用的消息,后面应该是马贼的头领在吩咐人要把我们带走,我想了想,这几十上百人的马贼,我和紫雨要逃走是一点问题没有,要杀光他们麻烦些,不知道其他地方还有没有马贼,而且很麻烦的是很可能连累了马队的人,这是我不愿看到的,毕竟对于帮助过我的人,我是很懂得感恩的。

    马贼们把财物全捆在马背上,车也不要,把我们一围,五六人看守着,带着我们就向山里走去。

    我与紫雨慢慢靠向马队老板,我轻声问他道:“你们在这一带经常会遇上马贼吗?马贼抢了东西会把人也带走?”

    老板摇了摇头道:“这一带很少有马贼,各城都知道,发展商业了,城市才能够发展强盛,对于官道上一带的治安非常注重,铁林城时时都会有巡逻的人,所以很少会见在官道上有强盗马贼,我走这段路近五年时间,小股几人打秋风的遇上过一两次,像这样一下子几十人的,头一次见到,更别说劫财又劫人的,闻所未闻。”

    我在跟权真聊天的时候也知道,强盗们多是图财,一般只要你不反抗太剧烈造成他们的伤亡,都会抢了财即走不伤人,而且是只会抢部份财物,不会全部劫掠走,要知道如果抢得太狠,还杀了人,那没人经商走道,或者都是大马队雇佣军队护卫,马贼强盗们除非去抢城市,不然非饿死不可。马贼们也是聪明人,知道不能竭绝而渔,像这样抢了财还把人掠走,除非是有所图了,要不,这根本就不是呼啸山林的马贼。

    我疑惑着,但也没说什么,这时候以保存自身性命为主,要知道这些不解的谜团,在马贼窝呆长了慢慢就会知道了,看这情况,马贼们掳掠了人去,不会是去吃干饭的。

    走了近一天的山路,第二天中午时终于到了马贼窝,离官道这么远的马贼窝,还真是比较奇怪,虽然说近了被剿灭的可能性大,但想抢东西,这也太不方便了吧?到探子看到商队再到窝里去通知人,那一天就过去了,你随时在路边枯等,这么多人的给养如何保证?几天没大商队,抢一次亏死了!这么多人,也只会是冲着大商队来的。如果是长期的抢劫制度,这是要把这条道变成绝道了,他们也不怕铁林城出兵围剿?